那个腹黑霸总想养我

那个腹黑霸总想养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一了百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当然,谷悦要是提前把刚才的通话录音了,那陆宝儿也只能认倒霉。

而事实证明,谷悦没有那样的警惕心,不然她也不会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过来质问她了。

至于许痕,那天他明明让谷悦提醒陆宝儿,叫她不要轻易相信王浣的话,但陆宝儿最后还是去了。

但他才叫谷悦打电话提醒陆宝儿不要迟到,五分钟没到就接到陆宝儿的信息,问他是不是把时间改到了十一点。

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即便是没理由证明她故意针对陆宝儿,许痕自然也是要问清楚的。

而且,听谷悦声音里的愤怒与不满,好像许痕冲她发了不小的脾气呢。

想着,陆宝儿嘴角的笑便又加深了几分,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描淡写:“谷小姐,您别生气了,我刚才真的没听清楚,这样吧,一会儿过去见到许导我好好跟他解释解释,另外再跟您当面道歉,成吗?”

听着谷悦因为气愤而压抑的呼吸,陆宝儿甚至都能想到她极其败坏的样子。

道歉不道歉的对于谷悦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许痕已经开始怀疑谷悦了,上次的事情谷悦说不清楚,即便是一会儿见了面陆宝儿当着许痕的面儿,把这次的事情所有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许痕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信任她。

陆宝儿实在是烦谷悦这种不干脆不直接的人,而且手段又不高明。

防着她吧?

费尽。

不防着她吧?

看她跳来跳去的,又实在是碍眼。

干脆给许痕提个醒,也省得以后有什么事情他还想着通过谷悦来跟她说。

一了百了,你好我好大家好!

但是谷悦好像曲解了陆宝儿意思,电话那头,她咬牙切齿道:“陆宝儿,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他今天可以宠着你,明天也可以宠别人,真以为捧你两天就是爱你吗?别做梦了?”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谷悦便直接挂了电话,陆宝儿一脸懵逼拿着手机,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陆司言握着餐具的右手食指漫不经心的磨蹭着餐刀刀背,好一会儿又沉沉的敛了眉眼继续吃自己面前的那份早餐。

陆宝儿眉眼里敛着轻柔的淡笑,明明将他所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却偏偏好像没看见似的,端了手边的果汁喝了一口,继而抽了餐巾纸擦了擦嘴巴才道:“我吃好了你慢用。”

说着便直接转身去了楼上,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出去穿的衣服。

陆司言还在餐厅吃早餐,只不过徐魏拿着文件站在旁边汇报工作,每天都是这样,陆宝儿也见怪不怪了。

徐魏听见陆宝儿从楼上下来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她看了一眼,正好,陆宝儿也在看他们。

视线交汇,有一瞬间陆宝儿是有些迟疑的。

以往他跟陆司言汇报工作的时候,即便陆宝儿跟他说话,没有陆司言的允许,徐魏也绝对是一副目不斜视的工作状态。

今天……的确是有些叫人意外。

不过,迟疑也只是一瞬间,下一刻,陆宝儿扬了扬嘴角,笑得温柔又惬意。

徐魏合上手里的文件,绅士的朝她欠了欠身子,随即便又是往常那副一丝不苟的工作状态。

至于陆司言……

陆宝儿视线扫到他身上的时候他脸色阴沉着,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又是从前那副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表情。

她眉眼微微敛着,走到玄关换了鞋子,然后从旁边的柜子里将放在里面的包拿了出来,直接出去了。

司机就在外面等着,车子也已经发动车子。

陆宝儿才走过去他便已经把车门打开,见她上车坐稳才关了车门朝驾驶室走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陆宝儿,语气温和沉稳:“陆小姐是直接去制作公司吗?”

“恩。”陆宝儿厌厌的应了一声,随即,眉心微微拧着,慵懒的语气里捎带着几分轻慢的反问道:“不然呢?”

她今天的行程安排一早就告诉陈延了,忽然间听他这么问,总觉得有些多此一举。

陈延笑了笑,与其说是回答陆宝儿的话,倒不如说是解释:“许导刚才打电话给我,让我送您去他工作室,他说他会带您一起去制作公司。”

陆宝儿一脸无语的转头看向车窗外面,嗤笑一声,嘴角扬着一抹嘲讽的弧度,不耐烦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多事!”

“那您……”

“不去。”

…………

许痕去到制作公司的时候迟到了半个小时,找到陆宝儿的时候她已经在化妆师做造型了。

男一跟男二已经进摄影棚拍摄了,因为陆宝儿在戏里的造型复古,妆容精致,所以化妆的时候花了点时间。

“不是让你先去我工作室等我一起吗?”

化妆师正在给陆宝儿画唇妆,不方便说话。

陆宝儿透过化妆镜看了他一眼,妆容虽然恰到好处,但因为戏里造型的缘故,她微微上扬的眉眼里比素颜的时候更多了几分冷魅。

也只是那清冷的一撇,许痕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握,随即,直接对化妆师道:“你先出去。”

化妆师自然不敢说别的。

许痕跟着过去把化妆室的门反锁了才走到陆宝儿跟前道:“看来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那时候我没想把你怎么样……”

沉默了一会儿,刚想要继续说的时候,陆宝儿便率先开口:“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

许痕无言。

陆宝儿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其实那个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记得也不是很清楚,”说着,抬眼看向许痕,嘴角敛着几分带有歉意的淡笑,缓缓说着:“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还请你……”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也知道的,那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很大,过了那么多年忽然又听见有人提到那天的事情,我……”

只是,她还没说完便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

沈不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