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遥不可及的你

致遥不可及的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新春伊始,他被爸妈通过关系转进了一中。

夏末秋初的时候,我通过了小毕考,也进了一中。

彼时他已是初三,我还在一群幼稚鬼里读初一。初一与初三最近的班级也隔了两栋楼,而我与他,是四栋楼的距离。隔得这么远,打照面的次数自然少之又少。

只在开学时,爸妈临时有事出差,他请了半天的假帮我收拾宿舍。那半天里我一直跟在他身后,看他老城地帮我交钱,领日用品,熟稔地将我的床铺好。就在这时我才留神到,这个仅比我大两岁的少年,已经成熟而稳重的很,都说苦难令人成长,他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那时自认为我很早熟,已经扑棱扑棱翅膀变成了一只花蝴蝶,不屑与这些毛毛虫般的存在为伍。那时我看张爱玲,看杜拉斯,看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那句台词:“I need love,or death。”幻想着有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过来,说要带我去天涯海角。

于是,在别人懵懵懂懂还不知什么是爱情的年龄,我已经和一个又一个学长谈了一段又一段,长则一两个月,短的只有数十天。但我并不懂为什么要恋爱,是为了满足心中对爱情的期待,还是仅喜欢别人围在我身边转。我不知道。

名声也渐渐坏了上来。在我答应做庄梓羌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女朋友的时候,他找上了我,规规矩矩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清爽,与一身破洞的我形成鲜明对比。

“他人不行,不适合你。”

这样的开门见山一针见血,实在使我有些恼怒,草草地给最后的小拇指涂上暗棕色的指甲油,我学着他的口气,冷冷地问:“适合与不适合,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少……不能对不起叔叔阿姨吧。”

“他们?你和我如果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你想告诉他们呢?”

许是我的声音太过尖锐,他微微滞神了片刻。

“这样吧,我和你打个赌。如果那个人跑得过我,你随意;如果相反,那你就听我的。”

“好啊。”我估摸着庄梓羌一心沉迷学习,身体素质定是大不如别人,所以一口应了下来。

但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放假那天,我因被留下来打扫卫生所以去的有些迟,到哪儿时,他们的比赛已接近尾声,形式很明显,庄梓羌领先了他一大截。结果毫无悬念,希望中振奋人心的大反转并未出现——像人的一生平稳无趣,更还有人不允许我掀起涟漪找乐子。

理所当然的,我当众宣布分手的消息,和庄梓羌一同去公交车站那等车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同他一起回家,谁都没有说话,我低着头走在他的身后,走得慢了,他不知不觉间已等在站台上,高瘦的身影看起来像几笔线条。我想我是追不上他的脚步了。

车来了。我坐在窗边,风从开了一点的隙穿进。我问对面的他:“为什么?”

他的目光硬邦邦地忽略过我,落在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上,好像万千世界尽入他眼中,用空荡荡的什么也无。他回:“没有为什么。”

希诺大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