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情仇录

第70章 龙城主舍命相护,李三郎痛心疾首

当李三郎三人刚准备离开时,一苍老声音宏亮有力,震撼着他们每一个人。

李三郎脑中闪现一人,大感不妙,立声叫道:“石英!给老子滚出来。”

一白须干瘦老者闪现在他们面前,诡异地笑了起来,道:“李三郎,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李三郎眼光蔑视,寒颤几句,道:“托福,老石头,你是赶来送死的吗?老子刚刚解决掉刘谨这个死太监,现在正好腾出手来。”

石英大笑,道:“臭小子,你现在站起来都成问题,还敢大放厥词,真不知死活,想吓唬谁呢?”

李三郎松开梅艳红,向崇光使了眼色让他俩赶紧离开,当石英出现时,就知自己再劫难逃,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示意他们离开,朝石英道:“不信,老石头,你可来试试,看看老子不打得你这老家伙满地找牙。”

石英道:“是吗?那老夫就随你愿。”

石英手中立即聚集大量真元,真元相互摩擦,形成一道道闪电,嗞啦声振聋发聩,并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奔向李三郎。

此时的李三郎站起来都费劲,哪有力气抵挡,刚刚只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硬撑一下,希望能振住对面石英,可石英是谁?当今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大乘境高手,为人狡猾异常,阴险狠毒,话说人老成精了,这句话一点也不错,早就来到京城,秘密潜伏起来,待抓到机会,铲除异己,当看出李三郎大战刘谨时,便想来个坐山观虎斗,待两边分出高下时,便灭了他们,今见李三郎气息衰弱,机会难得,便现身除之,岂会因李三郎三言两语而退缩,让他担心的只有:迟则生变,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于是瞬间出手,当石英的奔雷手离李三郎只有七尺远时,崇光飞身来到李三郎面前,用尽全身真气将九把*字飞刀合成一把挡在李三郎面前,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只求能替李三郎挡住眼前劲敌,但石英的奔雷手无坚不催,再加上两人功力上的差距,事实可想而知,只闻“嘣”地一起响,飞刀悉数落地,崇光手掌发黑,全身抽搐,颤抖不己。

李三郎怒道:“石英,你!”

石英饥笑道:“不自量力,老夫只用三成功力。”

梅艳红忙上前扶住崇光,慌张大声叫道:“二哥!”

崇光咬紧牙关,硬生生的站起来。

李三郎道:“石英,你的目标是我,别乱杀无辜。”

石英坏笑道:“老夫不杀他们也行,你自尽吧!”

李三郎道:“你让他们先走。”

石英道:“你没资格跟老夫谈条件,受死吧!”

一触闪电击向李三郎,李三郎用尽最后气力,推开梅艳红,崇光,就在李三郎倘然面对死亡时,龙啸声起,说时迟,那时快,一条真元所化真龙袭向石英。

石英自知这掌必可了断李三郎这祸害,但凭借肉身硬接斗转龙啸波的话,不死也残,只好收功,以电光神行步避开龙内堂斗转龙啸波。

石英跳出了三丈远,而龙内堂转身而现,站在李三郎身旁,怒斥道:“石英,你也是成名人士,怎么能干出这种小人伎俩。”

石英诡笑道:“什么是君子,什么是小人,那只是说书先生骗人的鬼话,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老夫只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放眼天下,也只有李三郎配做老夫的对手,今天李三郎不死,老夫寝食难安,特他恢复,必将成为老夫的后患,龙城主若插手,休怪老夫无情。”

龙内堂道:“李三郎对我龙家有大恩,老夫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石英道:“多说无益,看招!”,双手合上,慢慢分开,双掌之间聚成一道闪电,比刚更为闪亮,更为耀眼,发出的声音让人更为害怕,被如此波动的掌心击中必亡,龙内堂也不示弱,使出盘龙掌,双臂之上犹如蛟龙缠绕,力发千钧,随着一声吼,两人交上手,徒手之战,双手动作之间不停的相互转换,你来我往,打得是轰轰作响,二人所练都是至刚至强至猛的功法,石英的奔雷手每当打到龙内堂时,都被他的龙转身躲过,却将到处炸成坑,而龙内堂的盘龙掌就要快打到石英时,却被他的电光神行步闪过,就将回周轰成渣,斗了三十回合未分胜负,石英自知时间不能再拖了,本想留下三成自保,应变后面突发情况,没想到的是龙内堂已达到大乘境界,再这样战下去,最多跟龙内堂打平,这边的对打之声肯定会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定会纷纷赶来,那就不妙了,更别谈能除掉李三郎,脱身都难。

于是迅间将自己功力提到十成,比起先前更快,更猛,更狠,龙内堂渐渐感到吃力,本想拖延一下时间,待有人赶来,好救出李三郎,可也等不到那个时间了,就算有人来,也未必能胜得过石英,只白白牺牲而已,必须重创石英才行,就在石英一招袭来时,龙内堂使出龙转四象功,四个龙内堂分别从东南西北四方攻来,石英见一招扑空,迅速跳到空中,闪出龙内堂的包围圈,没想到的是,下面四个是龙内堂的虚空残影而已,只见龙内空早早就在空中等候,以电光独龙钻攻向石英,石英被连续踢中几脚,就在两人着地之时,石英擦尽嘴边血迹,无业之火烧起,周身及上空聚集大量真元,瞬间形成大量闪电,迅时间,天地失色,滚滚乌云密布,紧接着雷声不断,响声彻耳,只听石英立声叫道:“龙内堂,你受死吧,雷破天惊。”

龙内堂看见石英有如此之势,深知石英使出了看家本领,想一招结果自己,好为他争取时间,是怕耽搁了时间,又有人来增援李三郎。

而此时自己必须硬接下此招,如果这招轰向李三郎,李三郎必死。

龙内堂再无丝毫犹豫,赶紧燃尽毕生功力,使出龙玄功,将全身真元容于骨骼中,化身成龙,迎向石英。

此时的石英也深感不妙,知道龙内堂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自己又不好撤功,否则必遭雷电反噬,更有甚者会让龙内堂趁虚而入,自己非死即残,也只得硬着头皮上。

李三郎看见如战情景,大为担惊,大声叫起了来,道:“龙老爷不可,龙玄功为禁功,就算您挡住雷破天惊,也会死的。”

而龙内堂含笑道:“老夫一把年纪的人,早就看透了生死,死也就死了吧,后面的事,可以没老夫,但不能没有李三郎。”,说完,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电光闪电与真元所化的真龙交织在一起,发出的声音,响彻天际,感觉大地都为之颤抖,整个空间都为这种场面振撼,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激烈的打斗声响天动地,早就引起众多人士的注意,陆陆续续有人赶来。

随即一声巨响,石英与龙内堂分开,石英累得气喘吁吁,胸口被龙内堂的龙爪手抓伤,厉声道:“哼!老夫虽输你一招,但你整个命都输给老夫了,哈!哈!哈!”,狂笑几声,随即化作电光火石,离开此处。

而龙内堂却紧闭双目,站在那一动也不动,李三郎叫道:“龙老爷!”

龙内堂未作声,龙西湖,孟庭湖最先赶了过来,看到一动不动的龙内堂,甚是担心,连忙来到他的身边,看着龙内堂含笑的闭着双目,连忙查看气息,气息全无,龙西湖“啊!”的一声惨叫,惊愕叫道:“堂哥!堂哥…。”

孟庭湖也失声大叫:“龙城主!”,李三郎一听他俩的叫声,立即感觉不好的事发生,龙老爷殒命了,自己连滚带爬地过来,不时的叫道:“龙城主!龙老爷…。”,泪水早就像开了河堤的洪水,不停的往下流。

龙内堂的噩耗一传开,龙氏家族的人纷纷往这赶,龙外宅,龙啸龙玲也赶了过来,龙外宅大声哭道:“大哥!”,人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龙玲大声喊道:“爹!爹…。”,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泪人一般,龙啸暗然失色,人恍惚起来,轻轻地道:“爹,您醒醒,醒醒啊!别睡了,家里还有好多事等您决定,娘还等我们回去吃饭了。”,不时擦着眼泪,又轻轻地言道:“爹,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说着说着抱起龙内堂,一步步往回走,经过李三郎处时,龙啸言道:“李三郎,我龙家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从此我们两无相欠…。”

此时的李三郎因龙内堂的死,心情低落,悲痛万分,自责之心顿起,喃喃言道:“要不是我,龙老爷也不会死,为什么好人没好报,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为什么让我承受如此悲痛,苍天不公啊!”,又大叫了一声:“苍天不公啊!”。

失落的心情,精神的恍惚,让李三郎口吐鲜血,晕死过去,随之而来的是众人的呼喊。

后起之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