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情仇录

第47章 白头翁规劝南偷,飞天鼠道出实情。

陈见仁一群人护着叶明珠与海夜叉一群人逐渐汇合,叶金珠看了又看,找了又找,没有发现宋教人,于是寻问陈见仁,道:“姐夫,老牛呢?”

陈见仁听到叶金珠寻问,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李三郎这小子太邪呼了,我们一群人都不是对手,眼见他就要杀到大姐了,老牛他冲在前面抵挡,让我们护着大姐撤退。”

叶金珠气道:“什么!你们丢下我家老牛,自己跑了,老牛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娘跟你们设完。”,说罢,气冲冲朝来路返回。

叶宝珠慌忙叫道:“四妹!”,见叫不住,转身对海螺,海贝道:“你们两个跟上去,别让她出什么意外。”,海螺,海贝领命而去…。

叶金珠一路跑,一路大喊大叫,完全不顾自己往日的形象,那种高尚美荡然无存,倒像死了丈夫的寡妇在低嚎,就在不远处,看见宋教人灰头土脸的往这赶,叶金珠破涕为笑,待宋教人走近时,一股恼地扑在宋教人的怀里,低泣起来,嘴里还嘀咕,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双手不停轻声捶打于他,倒是宋教人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脸顿时红通通,言道:“夫人,别这样,有人看着了,俺身上脏,把你衣服弄脏了。”

叶金珠娇嗔道:“我不嘛!”

宋教人此时觉得无比幸福,自从第一眼见到叶金珠,就跟丢了魂似的,好不容易娶了她,也没有过什么好的待遇,叶金珠对自己非打即骂,虽然自己娶了个天仙极品的美女,可心里受的气还是有的,没有像今天这样,她如一个小姑娘一样依偎在自己怀中,想想就感觉一个男人的无比自豪,一切委屈都可烟消云散,跟今天一切,此时一刻相比,所受的苦都不那么重要了,心里美滋滋的。

叶金珠在宋教人的怀里,轻轻地敲打他,含情脉脉的问道:“你受伤没,赶紧让我看看!”

宋教人含笑地摆了摆头。

叶金珠亲切地问道:“我看你没回来,吓死我了,你是怎么脱险的!”

宋教人微微一振,然后言道:“俺当时被李三郎这个臭小子的血煞之气包裏住了,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可就在时,一个小姑娘从他后面抱住了他,慢慢地他也收了手,血煞之色散了开来,等俺从里面走出来,他也被人护送走了。”

叶金珠道:“不幸中的大幸,以后不准再这么鲁莽,你出了事,我怎么办!”

宋教人听见叶金珠的话,嘿嘿直笑,叶金珠娇嗔道:“笑什么笑,跟我回去!”,宋教人:“哎!”,答应一声,跟着叶金珠后面走…。

话说一头:叶明珠等人已经移回三珠帮的秘密会所:杭州分院。叶明珠看了看浑身是伤的海夜叉燕青枫,又看了昏迷不醒的叶琉璃,想了想死去的渔公渔婆和其他的帮众,心凉了半截,一狠心,一跺脚,立即飞鸽传书,招叶琥珀,叶玛瑙,叶水银和叶水晶来见她…。

话谈另一头:李三郎在白头翁等人的护送下,往外跑了几圈,又秘密遣回杭州府,藏在一个废弃的古庙中,安置好李三郎后,白头翁对随行的一群人(梅艳红,白鹭,崇光,铁牛,王小五,燕小六,朱小七,韩小八,宋小九)道:“刚刚老夫瞧过,李三郎伤得很重,身体上的创伤还是其次,心里的影响恐怕更大,能不能活下来真不好说。”

崇光忙问道:“贫僧观李三郎气息尚存,不知白老何出此言。”

白头翁道:“人能否活下来,心态很重要,心要死了,人也活不长,陈小四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现在虽晕迷,但你们想想也该跟他说些事,让他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他会听见的,他会有反应的。”

梅艳红道:“多谢前辈,我们知道!”,随后每日一直由梅艳红,白鹭,朱小七三女陪在李三郎的床前,小心地照顾首李三郎,而王小五等众多少年都留在屋外随时候着,崇光大师和铁牛则留在庙门口警戒。

某一日,梅艳红在厨室发呆,崇光大师走了进来,看见她若有所思,便问道:“小姐,在想什么?”

梅艳红道:“小四没了,三郎就像发了疯似的,要是哪天,我死在刘谨手上,三郎会为我疯狂,为我拼命,替我报仇吗?”

崇光惊愕,立即好声劝道:“小姐,万万不可做傻事,您要是出了什么事,您叫我们五兄弟死后哪有脸去见死去的老爷和夫人啊!报仇的事情必须一步步实施,急不来,要杀刘谨的不只有我们一家,只要不死,定能报仇!”

梅艳红道:“我只是说说而已,您别当真。”

不知不觉已过三日,第四天清晨,梅艳红刚转身出来就听见李三郎在屋内嚎声大哭起来,梅艳红赶紧打开门,看李三郎双腿拱起,偎坐在床角痛哭不止,忙上前安慰,可李三郎仍嚎声大哭不止,嘴里不停念叨着:“我家小四没了!我家小四没了!小四没了…”,这样的李三郎,梅艳红还是头一次见到,看着现在这样的李三郎,梅艳红心里难免有些苦酸,伸出玉臂紧紧地抱着李三郎,任何他的泪水鼻涕沾到衣裳上,自己也不免掉下泪花。

李三郎的嚎哭声早到惊动了庙院内的各位,众人不知什么事,都赶了过来,正要进去安慰李三郎一二,却被白头翁父女俩挡在门外,白头翁道:“你们的心情老夫能理解,先等等吧!让他哭出来也好,要是长时间闷在心中,人会出事。”,半个时辰后,白头翁敲响门,和一群人走了进来,白头翁来到李三郎身边,坐了下来,道:“三郎,多的话不会讲,安慰你的话老夫也不会说,失去就失去了,看看你还剩些什么,还有些什么,不想失去更多,只有振作起来,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又该干些什么!”

白鹭道:“李大哥,奴家知道小四死了,你心里难受,可你这样,也不是小四想看到的。”

白头翁警告道:“以后不准再用血影七杀掌对敌,此道功法阴狠歹毒至极,以人的寿元为代价,驱动人体的血煞之气,伤人更伤己,再有一次,神仙也难救活你。”

梅艳红拿出贴身手帕擦掉李三郎的眼泪,道:“三郎,你晕迷三天了,现在肯定饿了,妾身去给你弄点吃的。”

白头翁道:“我们也都出去了吧!让三郎好好休息。”,众人也都逐一出来,李三郎也慢慢站了起来…。

话说另一头,龙内堂父子和宏门六位师兄妹聚齐在徐府,在前厅,龙内堂二话不说,直接让龙啸龙玲跪了下来,一边训一边举起炼龙鞭,就要打,还好被韩追拦了下来,韩追道:“你们!唉!”,失望摆了摆头,又道:“你们可知晓天道子师叔为什么将天行九剑传给李三郎?”,谈明道:“我们只知道师父老人家有个师弟,因不满师父当上宏门掌门,愤然离开了天山,去向不明,却不知道是谁。”

韩追接着言道:“师叔临终前跟我说过一些话!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会有自己不可摆脱的宿命,而李三郎的宿命跟我们不同。”

徐娇问道:“有什么不同?”

韩追道:“在这个世上,能治得了叶明珠,能杀得了刘谨,能灭得了宁王的人,只有李三郎一人,所以把毕身功力传给了李三郎,并解掉了他身上的血毒,且将另外两套功法也传给了他。”

韩追不紧不慢的一句话,震惊了在场所有人,龙内堂立即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阻止韩追别再继续说下去,道:“韩少侠,慎言,此话如果不经意传了出去,三郎会面临多大的危险啊!”

韩追道:“龙城主不必担心,李三郎既然宿命如此,怎么会轻意死去。经此一事,李三郎必会突破上乘,直至大乘境界,到时江湖格局必会大变,我们这些人将来会怎样,现在不好说,不是我们能预想得到的。”

韩追又接着言道:“还有就是三年前的李三郎和天地人三剑客决斗事,当时情形跟今天的情况差不多,两边斗了整整三个时辰,天地人三才剑阵配合不默契,让李三郎抓住机破除,所以他们不敌,败下阵来,而且天剑客为救地剑客受了重创,地剑客则护着他迅速逃离,人剑客则留下来断后,拖住李三郎,三人都不是李三郎对手,何况一人,到了最后,李三郎却放了他,不管李三郎出于什么原因,但并未杀掉你兄长,更从未利用你们接近乾坤八剑。他要是想出手对付乾坤八剑,乾坤八剑早就被灭了。”

徐娇道:“可我兄长确实被抓了。”

韩追道:“他被抓了,只能怪他不小心,多次在杭州府出现,行踪早就被人察觉,更有可能是因为是地剑客董平的原因。”

徐娇不解地问道:“这跟董大哥有什么关系。”

韩追道:“我也是猜测,董平可能暴露了,别人跟着他,找到你哥他们。”

徐娇道:“那我哥他会死吗?大师兄,你能出手帮师妹救出我兄长吗?”

韩追道:“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和你们救出人剑客,这点你大可放心。”

徐娇道:“我们要不要先和董大哥汇合后,再想办法,人多力量大。”

韩追道:“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我刚刚不是说过他可能暴露了,很可能他的一切都在别人的监视中,我猜得没错,他们也会出手救你哥,让他们打头阵,我们再紧随其后,必会救出你哥。”

徐娇道:“董大哥他们岂不会很危险。”

韩追道:“所以我们要兵分两路,一路协助董平他们,吸引敌方大部分注意为,另一路则暗中将你兄长救出。”

谈明道:“大师兄的方法不错,那我们该如何!”,随即,韩追给每个人都分派任务,众人点头同意…。

后起之男

作家的话
多提意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