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称尊

真武称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8章 威胁

袁达做生意,深知关系的重要性,所以他不仅跟学校的部分高层搞得关系很好。

当地捕快衙门的陈捕头,也在他的金钱和酒肉公关之下,和他成了铁哥们。

至于混迹这一片的混混们,袁达更是经常免费教他们一些功夫,结下了不少香火情。

就连这些混混的老大,奎哥石大奎,面子上也会叫他一声师父,虽然他从师父这儿,也没少收钱。

于是袁达袁大馆主觉得,像江父江母这种社会底层的屁民,他是有着随便收拾的能力的。

在与陈捕头和石大奎的商量下,他们便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以要债的名义,闹得江家做不成生意,逼他们转让门面。

江家因为江父的病而债台高筑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很快他们就选定了黄建设为目标,让他出头。

原因无他,像黄建设这种烂赌鬼瘾君子,他们有大把的手段将其控制,一旦出了问题,还可以推出去顶包。

于是,这才有了今天江风所看到的一幕。

“袁达!远达武馆!”

江风眼中厉芒闪现,已经将这两个名字牢牢记在了心中。

有仇不报,非君子也!

为了一间小小的门面,竟然如此处心积虑,用上了如此龌龊的手段,这分明是要把江家往绝路上逼啊。

“袁达,你给我等着!”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达了捕快衙门,一进派出所,陈捕头立刻又嚣张了起来。

“来人,将所有嫌疑人都单独羁押,分开审讯!”

陈捕头一声令下,便立刻有捕快走过来,要将江风和李芹分开带走,单独羁押。

“陈捕头,我劝你一句,最好能够文明执法,否则,后果自负!”

看着李芹略显惊慌的表情,江风沉声道:“你记住,李嬢只是证人,不是什么嫌疑犯。”

“我做事,用得着你教么?”

陈捕头阴恻恻的冷笑道:“小子,有那工夫,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因为我会亲自审讯你。”

“哼!”江风冷哼一声,对陈捕头的威胁置若罔闻。

他只是安慰李芹道:“李嬢,不用怕,等下他们让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就算他们要章阳的手机视频,也答应他们。”

“可是,那是证据……”

李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江风打断了:“没事儿,刚才我让章阳已经发给了我一份儿,阳子那个,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呗。”

“噢,我知道了!”进了捕快衙门,李芹早已经没了主意,闻言点点头,就跟着一名女捕快走了。

江风则是被带到了一间单独的审讯室,不一会儿,陈捕头就带着一名年轻捕快走了进来。

看着江风毫不在意的坐在椅子上,陈捕头阴阴的一笑,和小捕快一起坐到了审讯桌后面。

“姓名?”

“江风。”

“年龄?”

“18岁。”

“职业?”

“锦城大学学生。”

“大学生啊!”

陈捕头盯着江风冷笑,突然猛地一拍桌子。

“身为大学生,竟然聚众斗殴,蓄意伤人,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学校处分你?”

“陈捕头,你吓唬谁呢?”

江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从容的说道:“你以为到了这里,就可以随便往我头上扣帽子了?这种手段,未免太小儿科了。”

“手段?”

陈捕头闻言冷笑不已:“手段有的是,你是不是想见识一下?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你也不用威胁我,那对我没用。”

江风摇摇头,讥讽的一笑:“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弄这一出,不就是想帮着袁达谋夺我家的门面房么?”

“聪明!”

陈捕头竟然也不避讳,坦然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说白了吧,只要你父母痛快的在转让协议上签字,一切都好说。”

“否则,这个春节,你恐怕只有在衙门监牢里度过了,而且档案上如果有了污点,对你的前途也是影响极大的。”

“再说,人家袁达袁馆主又不是不给你们转让费,孰轻孰重,你自己想清楚吧!”

“为了帮袁达,你还真是不遗余力,赤膊上阵啊,连最起码的掩饰都不要了。”

江风嗤笑着,突然貌似不经心的问道:“对了,一直叫你陈捕头,你的全名怎么称呼?”

“陈立军!”

陈捕头回答之后,忽然怪怪的一笑:“江风,我知道你是在套我的话呢,不过你以为,我会让你把正在录音的手机带出去么?”

“看来,陈捕头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啊!”

江风哈哈一笑,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你说,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看我究竟能不能把手机带出去?”

“嗯,对受害人进行非法审讯,审讯的过程中不按规定进行录像,勾结不法商人和黑涩会谋夺他人商铺,威胁陷害……”

“嘿嘿,这些录音如果流传出去,陈立军陈捕头,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江风,不要觉得会几手功夫,就可以在这儿撒野!”

陈立军勃然变色,呵斥道:“我告诉你,这里是捕快衙门,不把手机交出来,并让你父母签下转让协议,你休想离开。”

“我如果说不呢?”江风冷冷的一笑。

“那可由不得你!”

陈立军再次大力的一拍桌子,命令道:“小张,去,没收嫌疑人的手机。”

“是!”小捕快应声而起,向江风走来。

“我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们无权没收我的通讯工具。”

江风冷冷的看着小张,淡定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是滥用私刑,抢夺我的手机,我会进行正当防卫。”

“到了这里还敢嚣张,你反抗一个我看看?”

小张却是丝毫没有把江风的警告当回事,大咧咧的靠近,劈手就去抢夺江风手中的手机。

江风手一缩,轻松避开,同时另一只手一推,把小张的手推了回去。

“哟呵,还敢还手,信不信老子废了你?”

小张一瞪眼,抬腿就踢,锃亮的皮鞋直奔江风的膝盖,看他那熟极而流的动作,这种事儿一定没少做。

乐乐山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