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刘阿斗

第746章 给我追击

当沙摩柯率领着人马来到战场边缘的时候,他顿时就有些愣住了。他想象之中的蜀汉军队被江东军团团包围,损失惨重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

此时的战场上面依然显得很混乱,到处是断裂的武器,倒伏和残破的旗帜,鲜血、死尸以及不断传过来的伤者的呻吟声……

但是这里唯独缺少了喊杀声和军队的冲杀声、各种兵器的碰撞之声。因为,在沙摩柯的军队到来之前,蜀汉的军队与江东军之间的厮杀就已经结束了。

远处,可能也就是三四里左右的地方的天空上面,此时却漂浮着一些烟尘的样子。天气非常晴朗,阳光显得非常之灿烂和刺眼,天空漂浮的烟尘能够被看得到,说明那里的烟尘的浓度和厚度都是很高的。

也许就是可以立刻判断出来,那里显然就是江东军撤退的方向了。

沙摩柯面对着这样的一副景象,心里在吃惊之余,忽然也感觉到了一阵轻松。因为战事既然结束,他的军队也就不必硬挺着参战。沙摩柯忍不住在心里头第一次如此虔诚地感激老天爷的帮忙。

只是,沙摩柯的心里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弄明白。那就是蜀汉的军队为什么没有被江东军击败,而且他也看到了远处的营寨,也没有被敌军所抢夺,这些都需要解释。

盖猛和张苞等人,很快就得到了沙摩柯率领着五溪蛮的军队重新返回来的消息。本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但是亲身经历过被沙摩柯那样**裸的背叛之后,任何人都已经没有了想要欢迎此人率军回来的心思

冷淡与愤怒,这才是大家的最真实的心情。

当然,盖猛和孟溪两人的脾气还算是好的,特别是孟溪,他的自制能力是最强的。他对待沙摩柯回来的消息除了冷淡,便只是继续指挥着军队去救治伤患以及打扫战场。

但是张苞和熊平两人绝对不是让人省心的主,也都是脾气最为暴烈的两个人。他们的心里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恶气的,即使两人所在的地点距离颇远,居然都心有灵犀地同时操起了家伙,骑上自己的战马就向着沙摩柯那边冲了过去。看来,他们这是要过去找沙摩柯算账。

刘禅那边,也很快地分别从沙摩柯那边,以及他的军队的斥候队方面,得到了盖猛那边战事已经结束了的消息。

沙摩柯之所以这样积极地与刘禅通讯,肯定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的。因为他本来就并不想返回来继续打仗,当然很乐意把战斗结束的消息转告给刘禅。

面对着这样的消息,刘禅的心里虽然感觉惊讶,但是惊讶的程度肯定是比不上沙摩柯的,甚至早在心里隐隐的已经有了一丝预感。毕竟,他这一路上过来的途中,遭遇到了敌军的诸多斥候的刺探,行踪想必早就已经泄露,贺齐和双桓等人应该是可以算出自己的援军到来的时间。

不过,刘禅还是眉头一皱,并未召见于禁过去商议接下来对战事的处理办法。他只是让赵风派人去通知于禁,他这边要立刻过去见见沙摩柯、盖猛和张苞等人,于禁就要留下来继续指挥军队。

然后,刘禅便带着赵风和白耳禁卫一同向着沙摩柯那边冲了过去。

但是当刘禅来到沙摩柯的军队前方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幕让人有些生气,但是却又感觉有些暗爽的事情。

张苞联合了熊平,两人在一起在阵前跟沙摩柯火拼。

应该说沙摩柯是神勇的,但是他对张苞等人心里有愧,所以表现得很克制,手里的一条铁蒺藜骨朵只是全力进行防守,而不见对张苞和熊平两人展开反击。

但是,张苞和熊平两人因为心里怒火太大,对沙摩柯可以说是出手毫不客气,每一招每一式无不是都用尽全力。

张苞和熊平两人的武艺,当然都非常之高强。特别是张苞,他的一条丈八蛇矛绝对是得自张飞的独门真传,虽然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显得不够精纯,但是威力肯定是不同凡响。所以,这两人如此之拼命地相杀,沙摩柯即使再勇武,那当然也是感觉压力变得越来越大。

刘禅对于这样的场面,此时因为对沙摩柯这样的反复无常的性格的反感,也忍不住想要借着张苞和熊平两人的手,好好地再教训一番沙摩柯,也好让他以后长长眼。所以,本来以刘禅的性格,是绝对会立刻制止的,这次却是站在一旁看热闹了。

沙摩柯这时候显然也被打出了真火。应该说,他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蜀汉的将领所围殴。第一次是在刘禅的军队里面,由赵风带头,左甫、黄泉和实惠三人做帮手,而这次则是张苞和熊平两人一起上了。

沙摩柯本来性情就暴烈,能够忍耐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他终于忍不住爆发,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暴喝,手上用出了十层力气,。一时间,沙摩柯的铁蒺藜骨朵被他挥舞的虎虎生风,发出了如同是狂风过境一般的啸声。

场上的战斗顿时变得更加激烈,很多的五溪蛮士卒都忍不住又喊又叫了起来,显得是异常兴奋,如同眼前的,不是一场严重的主将之间的火拼,而是一场校场的竞技表演而已。

盖猛此时正在往这边赶来,显然是已经得知了张苞和熊平两人正在跟沙摩柯火拼的消息。刘禅看得很清楚,一眼就认出了盖猛那一身白衣白甲,以及正往这边驰骋而来的身影。

盖猛的上半身有些微微地伏下去,双眼之中显出一丝焦急,银白色的头盔上面有些泥土的污渍,显然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弄上去的。他的身上的衣甲也是脏乱的,有些地方的衣袍都破了。

刘禅一看就知道,盖猛一定亲自参加了战斗,而且战斗显然还是异常凶险。当然,刘禅也立刻知道,盖猛显然是违反了将戒令的。但是从盖猛的这副样子判断,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很危急,属于将戒令的之外的特殊情况。

盖猛很快就到了近处,他刚才其实在远处的时候,已经将前方的火拼看得是一清二楚,这时候立刻高声喊道:“住手,大家都赶快给我住手!”

但是争斗的双方此时都在上火,盖猛的叫喊显然还没有那样的威严,能够让他们全部都停手。

不过,沙摩柯忽然对着张苞和熊平两人高声说道:“怎么,你们两个难道还想要继续打下去吗?”

张苞眉头上挑,怒道:“我张苞今天要不把你这个背信弃义的蛮人打落马下,就不可能消去我心头之恨!”

熊平居然也附议道:“对,我今天要不让你吃点苦头,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付出代价!”

沙摩柯此时的脸色其实并不好看,但是却还未失去理智,冷哼了一声说道:“就凭你们两个人,也想要在这个时候打败我吗?”

当然,沙摩柯是有自己的优势的,因为张苞和熊平两人才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体力肯定是消耗巨大。否则以张苞加上熊平的实力,沙摩柯即使再勇武,即使再强悍,应该是不可能抵挡得住这两人的围殴的。所以,沙摩柯现在才会表现得如此之嚣张。

沙摩柯接着说道:“告诉你们两个,不是老子不想跟你们打下去,而是你们的世子已经在看着你们两个在发疯了!”

沙摩柯随即向着刘禅所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张苞和熊平两人立刻就看过去。

两人顿时都张大嘴巴,瞪着两双大大的眼睛,显得有些吓人,但是却全都说不出话来。当然,他们手里的动作肯定都停止下来,显然是因为看到刘禅居然真的在场,而感觉惊诧甚至是惊惧莫名。

盖猛见到张苞他们三人忽然全都住手,而且都看向了旁边,心里感觉有些好奇,也就跟着他们的方向看去。

盖猛跟着也傻了。

刘禅骑着一匹战马,身后跟着赵风和一群白耳禁卫,脸上似乎没有太多的表情,看不出是恼怒了还是怎么样,就只是显得有些严肃。

这下子,不只是盖猛,就是张苞和熊平两人都慌了手脚。他们纷纷下马,全都冲到了刘禅的马前下跪请罪。

看着眼前的这三个将军的样子,刘禅心里真的忍不住要骂上几声混蛋。但是其实他并未这样干,一则是因为这里是五溪蛮军队的阵前,他不可能去下了自己麾下将军的脸面;二则,这些人都是职位很高的将军,刘禅至少也要给他们留点自尊心的余地。

但是刘禅也确实表现出了自己对他们的表现的不满意,以至于都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地下马。

刘禅继续坐在马上,望着下面跪着的三员将军,淡淡地问道:“你们都在向本世子请罪,你们何罪之有啊?”

三人闻言,脸上顿时都显出了羞愧之色,脸色都涨得红了起来。特别是盖猛,他的肤色一向很白,不想张苞和小盘两人都是皮肤黝黑,所以也是红得最为厉害的。

盖猛道:“世子,末将指挥军队作战不利,这是大罪!”

刘禅看向张苞。

张苞低下头不敢看刘禅,但是当然明白刘禅的意思是要他也说话。张苞嘟囔着说道:“末将也一样犯了大错……”

熊平则是有些粗声粗气地,仰起头对刘禅拱手,非常愤怒地说道:“世子,前面的战败确实是我们的过错。但是今天的这场战斗,要不是靠了孟校尉的周全安排的话,我们都要因为沙摩柯那个混蛋的突然撤退,而全军覆没了!”

刘禅眉头一皱,看来熊平这个家伙还有些不知道自我反省啊!

应该说,刘禅不是不欣赏熊平这样的有话就敢直说的性格,其实官场上面最缺少的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这样的人其实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但是问题就在于,熊平这个人性格冲动而且缺少反省,所以限制了其成长性。

就在刘禅想要教训熊平两句,让他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表现的时候,赵风上前指着前方,对刘禅说道:“世子你看那边。”

刘禅顺着赵风指示的方向看去,东北方向的阳光之下漂浮着一阵淡淡的烟尘。

刘禅问道:“那是什么?”

赵风解释道:“以末将的判断,那应该是一支军队行军时候弄出来的尘土。如今这样晴朗的天气之下,还能够看到远处那样的尘土飞扬,说明那支军队的数量很大;再者,也可以说明军队行进的速度可能很快。”

盖猛这时候也扭头往那边看了看,说道:“世子,那是江东军撤退的方向,应该是他们给弄出来的。”

盖猛的这句话一出口,也就说明了一点意思,江东军其实也就是才刚刚从战场上面撤退,他们之间的战斗也才刚刚结束了而已。

刘禅眼珠子一转,也就没有什么心思再去跟熊平计较。他就问盖猛道:“江东军撤退的时候,你的军队难道没有进行追击吗?”

盖猛的脸上再度露出了惭愧之色,回道:“江东军虽然是仓促撤退的,但是其实当时战场上面的形势,还是他们占据了优势,所以末将并未组织人马前往追击。世子恕罪。”

刘禅却忽然点点头,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轻松,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

然后,刘禅扭头对身后的赵风道:“立刻派人传令给于禁将军,让他率领军队去追击江东军!”

接着,刘禅这边向沙摩柯那边招手,高声说道:“沙帅过来!”当然,声音是并未带着多少热情。

沙摩柯此时是留在了原地的,听到刘禅的话后,就策马向着这边走来。

刘禅对于禁下的新命令,当然是被盖猛三人听了去的。盖猛便说道:“世子,此时江东军已经去的有些远了,不知道于禁将军的人马追不追的上。”

刘禅却摆摆手,让盖猛不要说话,因为沙摩柯已经过来了。

刘禅向沙摩柯郑重其事地说道:“沙帅,赶快让你的人马让开一条道路,于禁将军的人马要通过。还有,于将军是要去追击江东军的,你便率领人马跟在他的后面作为策应。记住,你这次绝对不要再私自脱离战场,否则后果自负!”

刘禅队沙摩柯说的话里的语气,应该说是很严厉的,如同是在向他的麾下的将军下令一样。

沙摩柯此时根本就不想要再打仗了,立刻说道:“刘世子,此时敌人已经去的远了,而且我的人马都已经疲惫不堪,怎么还能够追的上的?”

刘禅冷笑一声道:“就是追不上的话,你们就是拼了命也要给我追上去!”

“刘世子此话何意!?”

刘禅冷笑道:“此次是你最后的机会,能不能够继续维持你我之间的同盟关系,就看你们这次的表现了!”

沙摩柯微微怒道:“要是追赶不上呢?”

刘禅继续冷笑道:“本世子说过,一定可以让你赶得上的。”

然后,刘禅就不再理会沙摩柯,转而对盖猛说道:“盖猛,你立刻组织骑兵队,先行出发去追赶江东军,一定要将他们给我缠住。”

盖猛脸上现出犹疑之色,说道:“世子,骑兵队经过一天的厮杀,体力消耗都已经很严重,您看……”

刘禅闻言大怒,手里的马鞭忽然就举起来,但是却并未落到盖猛的身上,而是指向了盖猛的鼻子。盖猛的身高很高大,刘禅即使坐在马上,手平举起来的高度,正好是盖猛的鼻尖。

刘禅立刻斥道:“一群败军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要求休息!告诉你,你立刻执行命令,若是不能够缠住敌军到于禁将军的人马到达,你和你的骑兵队都不必回来见我了!”

刘禅的这句话说的极重,盖猛和熊平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如同死人一样苍白。

刘禅又对张苞说道:“张将军,你这边组织步兵队,一路跟随在五溪蛮军队后面,他们若是敢再私自撤退,不必等待我的命令便可以直接向后方其发动进攻!”

张苞接下的可是一件美差,当然是毫不迟疑地就领命了,心里甚至还是喜滋滋的。但是,沙摩柯的脸色却是气得铁青。

觅红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