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刘阿斗

第736章 最后援军

江东人忽然从立场分明的争斗之中,一下子变成了团结一致地要与蜀汉的军队战斗到底。于是,所有的分歧几乎全部都被消弭于无形之中。

那么,接下来可就是要进行商议,究竟要如何去与蜀汉军队开战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确实比较难以解决。那就是如今扬州本土的军队,几乎已经被孙晈给征调了个精光,也就只剩下了秣陵及其周边还有一万多人的禁卫部队,可以最为快速地进行集结了。

这些禁卫部队被划分成为很多的番号,被统称为“中军三典军”。它仿汉制建屯骑、步兵、射声、越骑、长水五校号为五营,人数超过一万人之众,绝对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不过,这是一支守卫秣陵的终极力量,非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轻动的。

所以,孙权面对着兵力方面出现的窘境,感觉是非常之难以决断的。但是,确实已经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射到了拱卫秣陵的禁卫军身上来了。

张昭很强烈地要求孙权,现在的形势已经是十万火急,必须将禁卫军派出去支援荆州南部的战场。阚泽和严畯方面虽然不敢如同张昭那样言辞激烈,但是如今的形势确实不容再多做犹豫了,他们很快地就附议了张昭。

孙权显然是不太愿意将禁卫军抽调出去的,毕竟缺少了他们的保护,秣陵的安全就可以出现危险。面对着主公的犹豫不决,有人终于是出来彻底打碎了孙权的犹豫。

顾雍再度扮演了关键先生的角色,也继续扮演着他那“张昭第二”的一贯角色。他立刻出来,对孙权说道:“主公,如今已经不是犹豫的时候了。若是孙晈都督率领的军队被消灭的话,则对于我江东而言,便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到时候,秣陵徒留下这一万的人马,又有何用呢?”

孙权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了下去。

诸葛瑾这时候也站出来对孙权说道:“主公当清楚,本来我们是可以迅速从长江以北,把与曹魏军队进行对峙的部分我军抽调回来应急的。但是,随着长江水道被全琮的水军和江州水军所封锁住,此法已经行不通了的。”

孙权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但是仍旧暂时不愿意松口。

阚泽看到孙权居然在这个时候犹豫,似乎是忽然之间患得患失起来,真的是很不像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市场进行御驾亲征的主公了。他的心里当真是有着较之张昭更加激进的建议的,那就是请求孙权能够御驾亲征,到前线去激烈起士卒们的士气。但是看到孙权现在的表现,他知道成行的可能性是在是微乎其微,也就不准备将这个想法说出来了。

表章里面说,如今丹徒以北的长江水道上面,已经开始集结起来了不少全琮水军的舰船。他们显然是要发动什么新的进攻,目标极为可能就是曲阿港!

曲阿港的地位非常之重要,乃是一处极为具备战略意义的港口,而且还是秣陵最为重要的物资中转站。一旦这个港口被全琮的军队大肆破坏掉,将来即使重新夺回来,损失依然是非常之巨大的。

甚至,若是全琮能够得到足够多的兵力的话,他的军队一旦直接在曲阿港登陆作战,则无异于是在江东的心脏部位插入了一把锋利至极的钢刀。

他们向东北方向可以直接攻击秣陵,向南则是江东的经济和军事腹地丹阳和余杭等地,甚至如毗陵屯田校尉,也是在曲阿港以南的粮食生产重地。总之,曲阿港的周边地区,都是是事关着江东来意生存的地方,所以曲阿港是不容许出现疏失的。

(其实,毗陵的屯田校尉乃是在公元234年设置,较之如今的时间应该是要在九年之后才出现,这里就提前出来了。毕竟,现在连诸葛恪都提前横空出世,这个毗陵的屯田校尉又跟诸葛家大有渊源。再者,这个屯田校尉是郡一级别的行政区,里面包括了多个县,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乃是郡一级别的都尉。)

于是,孙权不再犹豫了,也更是在心里把全琮恨得是牙痒痒的。

孙权随即展露出了他雷厉风行的一面,立刻向镇守毗陵屯田校尉的都尉陈表送去了征调令,让他立刻将屯田校尉区的军队全部组织起来,开赴曲阿港和丹徒附近随时备战。而孙权这边,则是会亲自率领两营禁卫军亲自出征曲阿港。

陈表,此人乃是东吴大将陈武的庶子。这个人很有才华,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江东崭露头角了。历史上,他后来还会担任太子中庶子,和诸葛恪、顾谭、张休一同在太子孙登的东宫侍奉,时人称这四人为“太子四友”。此时,陈武已经亡故,陈表被拜为翼正都尉,出镇毗陵屯田校尉的重任。

主公既然能够抽调出去两营的禁卫军,那么事情接下来就好办了,也就几乎不可能再拒绝将禁卫军抽调出秣陵的建议的。

于是,“中军三典军”之中的步兵、射声、越骑三营人马,加之用来拱卫秣陵的两营布防部队,人数凑足了一万人之众,被同意派出去支援孙晈的军队作战。

然后,孙权便又紧急向江东的各个郡县下达了加紧征兵的命令,让大家赶紧调集军队向豫章以南地区集结起来。看来,孙权是要在那里集结军队,以应对孙晈大军的突然战败了。

然后,接下来就是要商议,这支援军应该交给什么人去统率了。

由于这支军队之中包括了大量孙权的禁卫军,其分量当然是不容小觑的。再者,这是一支用来救命用的军队,是绝对不容有失的,所以这个统兵主将的人选是绝对要慎重去选择的。

大家经过一番商议之后,确定下来了如今秣陵城内就近可以征调的两个比较合适的人选:张昭的长子张承以及诸葛瑾这两个人。

张承虽然是个十足的文士,但是一直以来在军队之中的表现都是颇为活跃的。当时陆逊出任江东军三军大都督的时候,他就是出任了陆逊的监军。

至于诸葛瑾那就不必说了,那是经常以将军的身份,独自统兵作战的,其军旅的经验更是丰富之极,在军队里面更是素有威名,很得士卒们的倾心。在这一点上面来看,张承显然是比不上诸葛瑾的。

所以,大家在商议了之后,几乎都是一致认为,那支援军这次还是应该交给诸葛瑾去统率。至于张承,则可以出任诸葛瑾的参军。这样的话,也算是给了张昭一个面子。

孙权见大家终于是好不容易取得了一致意见,加之他对诸葛瑾的能力是很信任的,所以便想要立刻同意大家的建议,给诸葛瑾加官左将军,以张承为参军统率一万人大军向豫章方向进击。

但是就在孙权准备下令的时候,又一个搅局的人出现了——阚泽。

阚泽是最为台面上的主战派,他当然是不可能去阻止孙权向豫章郡派出军队。但是阚泽却是对大家的这个人事案,存有不同的看法。

于是,阚泽提出了一个最具争议性的人事案。他向孙权建议,应该重新启用原三军大都督陆逊,来出任这支援军的主将。

于是,在阚泽胆大妄为地提出这个意见后,一时间整个朝堂上面顿时就陷入了死一般寂静的氛围之中。大家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都看向了阚泽这个总是喜欢特立独行的家伙的身上。

然后,所有人全都骚动起来了。

他们这里当初赞同陆逊上位的人,本来就没有几个。所以,后来大家或明或暗地帮助了步骘,成功地将陆逊给扳倒了。这件事大家表面上不说,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是跟明镜似地。所以,在现在并不缺乏将军的情况之下,他们怎么都不可能赞同阚泽的。

张昭立刻跳出来,指着阚泽怒道:“德润,你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陆逊现在乃是戴罪之身,岂可再有资格担任统兵的大将军!大家都知道,你是陆逊的至交好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也不应该这样糊涂啊!陆逊已经大败过多次了,主公怎么可以再启用这样的一个人呢?”

阚泽的脾气一向不错,说话也从不刻薄,但是现在这样被张昭说自己是在徇私,顿时气得脸色通红。

孙权见到本来已经要尘埃落定的局面,居然就这样有被阚泽给搅黄了,他心里虽然非常喜欢阚泽,但是现在却也对阚泽有些恼怒起来了。

孙权内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跟张昭一样,也是觉得陆逊现在是不可能再重新启用,否则他自己的权威将会受到极大的削弱。毕竟他可是刚刚将陆逊剥夺了军职不久,也一直受压在宗正府里面的监牢并未定罪。如今再临危启用陆逊的话,岂不是说自己没有识人之能吗?

于是孙权终于是下定决心要任命诸葛瑾以左将军的名义,出任这支援军的统兵主将了。

孙权便让大家不要再这样无端争议下去,他这边已经有了定见。

孙权便对阚泽说道:“德润,子布刚才所说是不无道理的。”

孙权还未说完,阚泽的心里却已经大急,道:“主公,陆伯言实乃是大才啊!您应该……”

孙权当然知道陆逊的才华杰出,但是即使如此又如何,帝王的下面总是应该有很多不能够被启用,而只能够一辈子默默无闻的人才的。

孙权摆摆手,打断了阚泽的话,说道:“德润,你不必再替陆逊说话了。在孤看来,陆逊虽然杰出,但是子瑜(诸葛瑾)方才是时下的大用之才!所以,孤现在是心意已决了,就让子瑜以左将军的名义,统兵出征吧。”

阚泽当真是无奈,这恐怕是最近以来,他所能够为陆逊争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可惜,主公硬是不能够接受陆逊啊!

阚泽现在也只能够在心里叹息着,上天真是不保佑我江东啊!

这时候,孙权忽然想起来了诸葛恪。他就询问顾雍道:“元叹,诸葛恪那小子不是正在丹阳郡内征兵吗?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呢?”

顾雍回答道:“根据消息,诸葛恪的征兵进行得还算顺利,如今大概已经征收了大概七八千人的队伍了。”

孙权点点头,诸葛恪的手脚倒是快的可以。一般的将军的话,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能够征收到三千人的规模已经是很厉害了的。

于是,孙权便点点头,说道:“你便代孤传令给诸葛恪加官昭义中郎将,让他再加快一点手脚征兵。等到军队更多的时候,便征调他率军进入秣陵,代替空虚的秣陵的城防部队。”

顾雍立刻领命。

于是,异常争议了数天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终究是尘埃落定了。应该这样糊涂啊!陆逊已经大败过多次了,主公怎么可以再启用这样的一个人呢?”

阚泽的脾气一向不错,说话也从不刻薄,但是现在这样被张昭说自己是在徇私,顿时气得脸色通红。

孙权见到本来已经要尘埃落定的局面,居然就这样有被阚泽给搅黄了,他心里虽然非常喜欢阚泽,但是现在却也对阚泽有些恼怒起来了。

孙权内心里的真实想法是跟张昭一样,也是觉得陆逊现在是不可能再重新启用,否则他自己的权威将会受到极大的削弱。毕竟他可是刚刚将陆逊剥夺了军职不久,也一直受压在宗正府里面的监牢并未定罪。如今再临危启用陆逊的话,岂不是说自己没有识人之能吗?

于是孙权终于是下定决心要任命诸葛瑾以左将军的名义,出任这支援军的统兵主将了。

孙权便让大家不要再这样无端争议下去,他这边已经有了定见。

孙权便对阚泽说道:“德润,子布刚才所说是不无道理的。”

孙权还未说完,阚泽的心里却已经大急,道:“主公,陆伯言实乃是大才啊!您应该……”

孙权当然知道陆逊的才华杰出,但是即使如此又如何,帝王的下面总是应该有很多不能够被启用,而只能够一辈子默默无闻的人才的。

孙权摆摆手,打断了阚泽的话,说道:“德润,你不必再替陆逊说话了。在孤看来,陆逊虽然杰出,但是子瑜(诸葛瑾)方才是时下的大用之才!所以,孤现在是心意已决了,就让子瑜以左将军的名义,统兵出征吧。”

阚泽当真是无奈,这恐怕是最近以来,他所能够为陆逊争取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可惜,主公硬是不能够接受陆逊啊!

阚泽现在也只能够在心里叹息着,上天真是不保佑我江东啊!

这时候,孙权忽然想起来了诸葛恪。他就询问顾雍道:“元叹,诸葛恪那小子不是正在丹阳郡内征兵吗?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呢?”

顾雍回答道:“根据消息,诸葛恪的征兵进行得还算顺利,如今大概已经征收了大概七八千人的队伍了。”

孙权点点头,诸葛恪的手脚倒是快的可以。一般的将军的话,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能够征收到三千人的规模已经是很厉害了的。

于是,孙权便点点头,说道:“你便代孤传令给诸葛恪加官昭义中郎将,让他再加快一点手脚征兵。等到军队更多的时候,便征调他率军进入秣陵,代替空虚的秣陵的城防部队。”

顾雍立刻领命。

于是,异常争议了数天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终究是尘埃落定了。

觅红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