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刘阿斗

第1067章 曹魏各方

蜀汉军在雍州方面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那么多支的军队,在偌大的雍州境内,全部向着一个冯翊郡境内接近,沿途之上要经过的地方那么多,还有各种军事物资的补给,也在同时向着冯翊郡境内运送,这样人仰马翻的情况,只要是有心人,肯定不难察觉得出来。

何况,蜀汉军这次的行动,一丁点都不准备有想要隐藏自己的军事动向的想法。

蜀汉军的意向,就是要通过并州方面,暂时拖延住幽州的司马懿所将要统帅的军队的后腿。所以,他们把动静闹得越大,并州方面就越容易发现,也许就会越感觉到紧张了。

只要并州一感觉到来自雍州方面的巨大压力,毕竟要如同以往一样,首先要就近向幽州求援,然后才是向洛阳求援。

并州这个地方真的是个多山区的地方,这个因素,能够保证并州成为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但是这同时也是一个缺点,那就是造就了并州极其狭小的地界范围,应该是天下最小的州之一。

同时,并州的形状还有一个特点,南北狭窄,东西两边较长。这是一种什么的形状,有些类似于不规则的炸鸡腿吧。

而很糟糕的是,更并州接壤的雍州,则是正好位于并州的南面。这也就意味着,并州其实是把地区纵深最浅的部分,直接暴露在了雍州的敌军的面前。

与此同时,并州还有一个很要命的地方,那就是它的北面与幽州之间的边界,那里是著名的太行山区。

并州境内太行山附近大部分城池,都是依太行山而建。故此不论大城、小城,都是易守难攻,而且并州境内还多关卡,虽没有蜀中关卡来的凶险,但拦下数万大军不是难事。其中以与冀州交接的壶关以及北面与幽州交接的雁门关最为重要。

北面的雁门关是阻幽州与草原胡人的要地。而且由于地形狭窄大军难以展开,即便是十万人围攻,也只能分批攻打,每批数千人,故此兵力优势在雁门关前基本无用。

要取雁门郡,雁门关是其中为重要一地。不过自古以来,雁门、云中以及幽州的代郡三地都是紧密相连。代郡属幽州,以拱卫雁门关与长城边境。

如此一来,也就可以看得到了,蜀汉军一旦成功攻陷了并州的话,其实非常很容易利用太行山的险要地形,轻易阻止住从幽州方向,乃至于东面的冀州的曹魏军。

这样的一个地方,绝对是一个会让曹魏充满忧虑的地方,一旦失去了,想要夺取回来,真的不知道又要花费多少力气。对于蜀汉军而言,这是一个攻取有些难度,但是防守方面却没有难度的地方,而曹魏方面的情况正好相反。

所以,今后若是蜀汉军一旦北伐准备完毕之后,攻取并州最大难度的因素,那就是能不能及时赶在幽州的军队入关,然后就是冀州的曹魏的援军,这两个敌对的因素了。

并州刺史郭淮,先前在三辅附近的蜀汉军部队有所动静的时候,他们的密探就已经及时把情报,送到了晋阳城了。

当时郭淮对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嘱咐自己的手下,一定要加紧关注而已。

但是后来随着雍州境内,几乎所有的军队都根本出现了异动,而且居然是全部向着冯翊郡集结,郭淮立刻就意识到事情可能要糟糕。

冯翊郡那是直接跟并州接壤的地方,边界线几乎囊括了并州南面大部分地区,想不到蜀汉军沉寂了这几年之后,终于又要对曹魏动武了。

事关自己的下辖治理的地方的生死存亡,郭淮当然不敢就此掉以轻心,随即传令曹魏潜伏在雍州境内的密探,全部都行动起来,一定要多多收集精确情报。

同时,西河郡和上党郡两个边境的郡的驻扎的军队,也全部都行动起来,边境的所有斥候队全部出动,实行昼夜轮替出去侦查情况,避免出现边境被敌军突袭的情况。

命令下达之后,郭淮立刻向洛阳上书,详细说明了雍州境内的蜀汉军的异动情况。同时也向洛阳城言明,虎牢关方面的动静不大,应该还是一直在由邓艾的军队在防守。可见,雍州方面应该没有想要向洛阳进兵的意思。

其实,有些人这时候真的有些担忧洛阳的安危,它现在实在是太过靠近战争的前线了,大可以将都城迁移到邺城。那里自从曹操时代就已经开始营建,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坚如磐石一般的城池,较之洛阳要安全多了。

迁都的事情,确实有好几次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但是曹睿都没有同意。这方面其实是有教训的。这件事还要提到曹操和关羽。

关羽当年从荆州发动北伐,差点就杀到了许昌去了,很多曹魏的大臣都被吓坏了,纷纷提出应该赶快迁都。但是这个动议,最终还是被曹操否定了,这样才极大的稳定住了人心,成为后来成功逼退关羽将军队退回襄阳郡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曹睿这个时候,所面临的情况,其实跟曹操当年遇到的情况比较相似。他一旦同意迁都了的话,那就意味着他承认,雍凉二州的沦陷动摇到了曹魏的统治根基,人心必然因此变得浮动,边境的那些少数民族,也可能借故又开始变得不稳。

其实,在曹睿看来,洛阳的防御相当稳固,不是个可以轻易能够被攻陷的地方。同时,蜀汉军想要北伐的话,也不可能走洛阳这个方向,最可能是走并州方向。

即使后来洛阳遭受到了进攻,那么曹睿觉得自己再办到邺城去也不迟,甚至更近的许昌也是可以的。有这样的因素在,干吗着急着要迁都呢?

所以,曹睿在看到郭淮从并州送来的文书之后,根本就一点儿也没有为洛阳城的安危担心,他最为担心的,其实还是并州本身的安全问题。

曹魏为了保证并州,已经在那里投入了不少的资源。同时,也非常积极地鼓励那里的匈奴人加入曹魏军的军队之中。陈群之子陈泰,就是在并州出任护匈奴中郎将。

但是曹睿是一个懂得大战的君主,这可绝对不是一个懦夫和无用的二世祖。他经过判断,觉得雍州方面的情况虽然看似很严重,但是动静似乎是太大了一些,也许就只是如同前年发生的,他们只是在进行大规模的军队调防而已。

所以,曹睿只是要求并州方面一方作好作战的准备,同时也必须继续收集情报,并且及时上报给洛阳。

因此,曹睿也就没有再召集更多的官员商议这件事情。

应该说,曹睿确实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君主,要不是因为遇上了刘禅这个对手,他手下的军队,将会打更多的胜仗。可惜,历史是改变了。

郭淮得到了洛阳的及时回复之后,自然是不敢有丝毫地松懈,同时就召见了护匈奴中郎将陈泰。

陈泰现在的这个职务,其实就是管理并州境内被曹魏迁移入并州定居的匈奴人的部落。若是了解历史的话,历史上导致西晋灭亡的匈奴人,其实就是来自于这里。那个首先称帝的匈奴人刘渊,就是这里的匈奴的头领。

所以,这里的匈奴人其实还是很有势力。这也是为什么刘禅至今还迟迟未认为,他们驻扎在雍州境内的那么多的军队,已经能够攻入并州的原因了。

而郭淮在这个时候召见陈泰,应该说是一个很及时而谨慎的处置方式。他在暂时得不到幽州方面的帮助的时候,当然是要向距离最近的陈泰寻求支援。

而陈泰很快就到了晋阳城,拜见了此时郭淮。

这是因为,那些匈奴人的部落,其实就在晋阳北面不远的地方而已。

应该说,让胡人的居住地距离一州的治所如此之近,不能不说是一件颇为危险的行为。

这个时候,大家都认为匈奴人的实力,已经被极大削弱,同时他们的汉化也已经极为严重,不至于会再对汉人构成威胁了。

但是,恰恰就是这种骄傲自大的想法,最为可恶,也是最为可能给自身带来致命性的伤害。

陈泰方面,自然也是时时刻刻在留心着雍州方面的情况,所以对于陆逊之下的冯翊郡的大规模地调兵遣将也是有所耳闻。

同时,陈泰个人对于冯翊郡也是极为关注。这主要是因为冯翊郡的太守,现在是由陆逊在担任。当年郭淮率军忽然杀入雍州境内的时候,陈泰率领的军队在冯翊郡境内被陆逊指挥的军队,直接从正面击败,让他至今还是耿耿于怀。

所以,这次郭淮的召见,陈泰心里一动,大概就明白了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了。因此,他这次并非是单独一个人前来拜见郭淮,他还带来了匈奴人的右贤王去卑。

说到了右贤王,就不能不提及鲜卑人的单于。现在定居在曹魏境内的鲜卑人势力,属于原来的南匈奴,曹操后来将他们现在的单于呼厨泉软禁在了邺城之内一直到了现在,然后将他们的势力分成了五部,每部设立司马治理,陈泰这个护匈奴中郎将则是他们的最高主管官员。

可见,陈泰这个人想的还是很周到,自己是官方代表,右贤王去卑则是鲜卑人的民意代表。

陈泰是并州的刺史,所以跟去卑之间并不陌生,三人见面之后,也就没有再怎么客套。

他很快就把详细的雍州境内蜀汉军的最新动向,全部跟陈泰和去卑交代了一番之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忧虑。

陈泰一拱手说道:“郭大人不必太过忧虑,以末将看来,蜀汉军这次的军事调动,未免弄得太过高调了一些了,其中似乎另有隐情。”

“哦?”郭淮捋了捋自己的须髯,问道,“玄伯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玄伯是陈泰的表字。

陈泰颇有自信地说道:“是的,末将确实这样认为。以末将的看法是,蜀汉军若是想要再度进行北伐的话,则前期并不见他们有什么大的动静,如今忽然采取了行动,就显得准备时间不足,行动就显得太过仓促了。”

应该说,陈泰的这个看法,一下子就击中了要点,让郭淮不得不对之刮目相看。

但是郭淮还是说道:“虽然陈将军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并州的地域狭小,兵力对上蜀汉军稍显不足,总是需要借助幽州的军队才能够进行有力协防。但是现在洛阳方面,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所以这时候就要先借助匈奴人的力量了。”

去卑问道:“刺史大人主要还是为了以防万一吧?”

郭淮点头说道:“正是。”

去卑很郑重地保证道:“只要陈将军和刺史大人发话,我们匈奴人的军队立刻就可以采取行动!”

去卑的话,让郭淮听起来非常之顺耳,忍不住笑道:“如此甚好!请陈将军赶快将匈奴人都动员起来。”

陈泰点头,说道:“可以。末将和右贤王这就回去处理。”

二天之后,匈奴的各部都得到了陈群的命令,纷纷被动员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最新的情报,也被送到了郭淮的手里,那就是陆逊方面,已经开始在向那些集结到冯翊郡境内的各部队,在下达各自的作战任务了。

郭淮长年跟蜀汉军打交道,当然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蜀汉军已经是真的已经要出兵并州了。这可是个了不得的情报。

郭淮立刻毫不犹豫地,催促陈群方面加快行动的速度,一旦匈奴人的军队组织起来之后,直接开赴到边境去。

同时,郭淮也发信向曹魏的幽州刺史毋丘俭求援,请求他和司马懿暂时停止出兵辽东的事情,优先救援并州要紧。

最后,向洛阳求援的文书,也以最快的速度被发送了出去。

毋丘俭得到郭淮的求援信之后,心里也是感觉大为紧张。他治下的幽州的地位非常之重要:向西,防御草原的鲜卑人的南侵;向北,威慑住公孙渊的辽东军队;向南,帮助并州的军队防御并州。

而这三个任务之中,只怕并州方面才是最为重要的。

所以,毋丘俭立刻拿着信件去找到了司马懿。

司马懿看过之后,想都不想,就对毋丘俭说道:“雍州的蜀汉军根本不必太过在意,他们是不可能真的会对并州构成威胁,他们只是想要拖住我们出兵的时间而已。”

司马懿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执意要继续进攻辽东,果然是战略眼光不同于一般人。

毋丘俭急道:“辽东方面的情况并不紧要,并州方面才是最为紧要的,请停止出兵辽东吧?”

但是司马懿坚持己见,始终不同意毋丘俭的建议。

但是洛阳方面,这时候的态度则是跟司马懿完全相反,经过商议之后,曹睿暂停了司马懿的出兵辽东,让幽州军分出部分人马进入并州。

司马懿不由得大感郁闷。

觅红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