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暮色余晖

第9章 10.天使的奏鸣

世川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对眼神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是那么熟悉的脸颊,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而此时…真正的她就站在自己面前,世川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似乎是精灵力量的作用,她平时那淡紫色的头发化为了银白色,眼中也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她冷冰冰的看着已经不会说话的世川,缓缓伸出手去。

“你…对我做的一切。”

一如往常冷淡危险的气息。

“我都记住了,我都将把它们还给你…你必须为自己做出的事付出代价。”

“真…”

在云暮暮的注视下,世川终于张开颤抖的嘴唇,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字。

云暮暮看着紧张的世川,忽然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话。

“是被我的变化吓到了吗?是以前的我给你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导致你忘不掉呢?人类”

“不…世川碳,你不会…是忘了‘我’吧。”

云暮暮轻笑着。

夕阳也在云暮暮的光辉下黯然失色,世川的眼中逐渐从迷茫化为激动,他伸出颤抖的双手,向着云暮暮伸了过去。

“你真的…真的是你…云暮暮…”

世川紧紧握住云暮暮的肩膀,那触手可及的实感,那小巧的身体都让他确信,云暮暮真的已经回来了!

“当然是我啊,你的小暮回来了,不…不如说一直都没有离开,我清楚的记得你在这段时间里做的一切,包括我自己做的……”

说到这里,云暮暮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想必是想起了在水上乐园和世川亲密的那一幕。

“该不会是幻觉吧…”

看到云暮暮脸红,世川揉了揉眼睛,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他没想到那个动不动就要毁天灭地的云暮暮……居然还会脸红什么的,这简直是太颠覆他的认知了。

“唉,看来想证明我的身份还有一点困难,好吧,那就特别的说句话吧………”

云暮暮踮起脚尖,伏在了世川耳边。

“垃圾,就该待在垃圾该待的地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玩味的微笑,隐隐间透露出了她那原本小恶魔的一面。

这句话,世川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上一次,的云暮暮是用忍着痛苦的语气说的,而这一次,则是用无比轻柔温和的语调。

“小暮啊!”

世川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猛地一把抱住面前的云暮暮,在折纸和十香的注视下,眼泪终于不争气的从他的眼眶里涌了出来,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似乎是怕她一撒手就会跑掉似的。

男生不应该这样轻易的流泪,世川是知道的,可是现在的他却抑制不了自己,他笑着,却又哭着,这两种表情凝聚在他的脸上,这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引人注目。

“诶…”

云暮暮突然被世川拥入怀中,本能性的抖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停止了抵抗,而是靠在了他的怀里,收拢起腰间的翅膀,让世川抱的更加舒服一些。

两人相拥着,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

好想永远不要放手。

云暮暮终于微微叹息了一声。

“世川君,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再抱下去,我就要死掉了,被你这种人给勒的窒息而死可不是一件说出去长脸面的事。”

世川猛的回过神来,他“啊”的一声,连忙放开了怀里的云暮暮。

他退后两步,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究竟做了多过分的事情,他手足无措,只能紧张的站在原地,戳着手指。

“对不起…云暮…我,我失态了…”

“怕什么?我又不惩罚你。”云暮暮一愣,随即摊了摊手。

“而且呀,我又不是讨厌你,你在我失去记忆时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

云暮暮的语气放缓了下来,她用从未有过的温柔语调,对着面前的世川说着。

此时的她,真的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和以前的小恶魔是两个性格,至少像这种温柔的语气,世川就从未听过。

“我刚刚说过吧,我记得这期间发生的一切事情。”云暮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所以无论和世川君一起约会,还是和折纸战斗,躲开狂三什么的…我都有记忆。”

“啊…啊…”

世川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啊,世川君,你还真是个迟钝的人呢…”

云暮暮叹了口气,双脚缓缓离开地面,悬浮在半空中。

世川终于从她的话语中察觉出了,他抬起头,鼓足勇气直视着云暮暮的眼睛,从她的眼瞳中,世川读出了一种莫名的感情。

“回答我,世川。”

云暮暮缓缓走上前去,将世川的手握住,用双手从里到外的,虽然因为手掌很小所以没法包住,但是她还是握住了世川的手,她就这样握着世川的手,樱唇微启。

“你,愿意让我认可你吗?愿意让我认同你…超越了人类吗?”

“那样,我会选择你的…作为超越友谊的方面,我希望得到你的答案,你真的…对我…”

云暮暮突然开始结巴。

“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说这些。”

…………………

世川默默无语。

他并不是不愿意说话,而是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情,喜欢?当然喜欢!不如说云暮暮第一次见面,世川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她,但是,想要让他说出口,这简直是困难无比…

世川不敢开口,他害怕,害怕说出后云暮暮脸上忽然露出嘲讽的笑容;他害怕,害怕说出后收不到确实的反馈,他不敢对云暮暮表白,这种情感,他害怕去面对,他害怕表白这件事。

“云暮暮…我…”

他艰难的张开嘴。

“我…”

世川挣扎着,他始终说不出那个词语。

云暮暮静静的等候着,她并没有因为世川的磕磕绊绊而放弃,而是紧紧握着他的手,始终凝视着他的眼睛,即使她也慌张。

世川缓缓抬起头来,看到云暮暮的这副面容,然后,他看见了云暮暮的眼睛。

纯粹的眼神,如同曾经的她,纯净到了极点的眼神,而此时的她眼中,充满的依旧是纯净,那种纯净的眼神,顿时让世川充满了信心。

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曾经在内心发过誓,要给予云暮暮“幸福”,他要做保护云暮暮的人,聆听她的任何一句话,帮助她渡过任何难关。

“我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

世川内心自嘲的想着。

“我…”

世川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深吸一口气,凝视着云暮暮的眼睛,随即大声的说道。

“我喜欢你,云暮暮,不是那种朋友之间的喜欢,是希望与你成为相互依存的人…”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理应永远也不会和你交集,但是,我却遇见了你。”

世川缓慢的,但是却有力的说着,云暮暮则是静静的聆听,世界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一般,只剩下他们两人。

“你给我平凡的生活带来了波动,也让我无趣的人生产生了色彩,可以说…我真正的生命就是起源于那天,是你来到我家的那天,你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

“在那天,在你受伤的那天,你救了我…但是,我不愿让你受到伤害,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等价交换的问题,我…我就是不愿意让你受伤,即使让我受伤也好,我想保护你,我想给予你幸福。我知道对于我来说这会比登天还要困难,但是…小暮,请给我力量…只有你能指引我前进的路,只要见到你,我就有着幸福的心情,我想把这种心情传递给你,可以吗?”

……………………

世川闭上了眼睛。

很久,很久,面前的女孩子再没有说出一句话。

世川等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始悲伤叹息了起来,这一番告白终于石沉大海了吗?果然………

世川叹息着,自嘲着,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只是普通人中的一员,明明应该是这样平凡的生活中度过一生,但是究竟是为什么会有这种非分之想?居然喜欢上了天使一般的她?

“果然,是白日梦么……”

就在世川的悲伤达到顶点的时候。

“什么?”

世川猛然间觉得,自己的嘴唇,沾上了一丝冰冷与温暖,温暖的是一种说不清楚的,软软的物体,而冰冷则在逐渐流入他的口中。

“云暮…唔…”

他感觉自己的头被人按住了,被固定在了那里,他想要把头移开,但是做不到,云暮暮紧紧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按在那里。

而且,在唇上的那一丝温软,也彻底的证实了这一点…

云暮暮,主动的和他接吻了…

这是比任何话语都要真实,都要强烈的回答。

云暮暮的呼气吹在他的脸上,世川的大脑混乱无比,不如说是,太过于激动而出现的思维断线。

他此刻,沉浸于巨大的幸福之中。

酥酥的,麻麻的,就像被电击着。世川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灵魂仿佛即将升天一般。

这就是…接吻的感觉…么?

…………

“我没有必要说什么…”

世川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云暮暮的声音。

“正如你所说的一样,我拯救了你……但是,你也拯救了我,虽然你可能不认为那是拯救,你可能不认为那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

“我起初,是为了报恩才住在你家里的,为了报答你救了我,如果那天不是你,我会不会被狂三杀死,我也不知道。”

“但是…在与你相处的过程中,我越发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长久下来,和你在一起,我甚至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感情,是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暖……”

云暮暮梦呓一般的声音在世川的脑海里响着。

“正因如此,我才能看到被我自己掩埋已久的,我脆弱的一面,我终于意识到了,我需要一个人来保护我,我渴求这种温暖,这是我从来没有在别人的身上体会到的这种感情。”

“我救了你,但是我不后悔。因为在这几天里,你看见的,全都是真正的我,纯粹的我,脆弱的我…………现在的我对世川的心情,是真的,绝无虚假的真实,能够让你意识到这一点,我已经很幸福了。”

“所以…我承认你的心超越了人类,世川,在你的面前我已经再没什么可以对你隐瞒的了,无论是你曾经做过的一切,还是以后的日子里将会做的一切,我都会感到非常幸福……我的身体和心灵,从此便托付给你了………”

云暮暮缓缓的松开抓住世川头发的手,嘴唇也缓缓离开了他的嘴唇。

她感觉到了,世川在听到她的那一句告白的时候,身体强烈的振动了一下,似乎是痉挛一样的抽搐,让她忍不住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云暮暮的脸颊红通通的,却还是仍然低声说着。

——————————

十香立在一旁,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从世川和云暮暮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纯净的感情,那是互相对彼此的爱恋,完完全全不参杂任何其他成分的,绝对单纯的感情。

她愣在了那里,她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云暮暮和世川,眼中忽然幻化出来了自己和士道的样子。

如果,士道真的能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只保护自己一人,那她…会比现在幸福百倍吧。

“不对不对!明明我喜欢的就是士道无私的这一点,就是他想要拯救所有精灵的愿望,才让我………”

十香猛然意识到这一点,随即脸颊通红,拼命的摇着头试图否认自己。

“才让我…”

十香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

如果士道真的…真的…真的不再拯救精灵了,她会喜欢那样的士道吗?

十香不清楚,十香只知道,她不是云暮暮,士道也不是世川。他们很像,但是绝不是同一个人,她们的命运,也绝不会一样。

………………

而在另一旁的折纸,正在不断的颤抖着,她同样也感受到了云暮暮和世川的爱恋之情,而正因如此,她的内心此刻正在进行痛苦与无助的挣扎。

精灵的纯洁与自己内心的执念在抗争,就在刚刚,世川和云暮暮手牵手的时候,她有无数次机会能够刺穿云暮暮的心脏。但是她没有这么做,一次也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不愿意再次伤害云暮暮了,不…不如说,折纸开始对歼灭一切精灵的这种信念,产生了动摇,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折纸无法理解这究竟是什么感情,只能痛苦的和自己搏斗着。

“蠢货!父母的死是由精灵造成的啊!精灵是恶的存在,这样的怪物必须被歼灭…”

折纸在内心咆哮着,她颤抖的手举起了光剑,她凝视着手中足以夺走精灵生命的力量,却觉得此刻的自己,无比的脆弱。

“我究竟,该坚持什么?”

折纸眼中毫无神色,喃喃自语着。

云暮暮好像也感受到了自己身后气氛的微妙,她放开了世川。转过身去看了折纸一眼,微微一笑,然后对世川做了个“立定”的手势,飘浮在空中向折纸缓缓的飞了过去。

“她是…”世川连忙拉住云暮暮的手腕,脸上带着紧张之色。

“没关系的。”

云暮暮轻轻的说着,挣开了世川的手,向折纸飞去,然后,向着折纸伸出右手。

折纸猛然的感觉到,自己的手上被搭上了另一只手,她迷茫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身影。

云暮暮悬浮在她的面前,她的小手搭在折纸的手指上,脸上仍旧挂着那种纯净的微笑。不过,现在云暮暮的微笑,似乎是少了些纯洁,而多了一些歉意。

“对于你父母的事,我深表歉意,虽然不知道是谁,是哪位精灵伤害了你的父母,我都在此替她致歉,我相信她…精灵并不是出于仇怨,要杀死你的父母的,说不定,她也很悔恨…”

折纸的眼神中流露着迷茫和混乱,她缓缓的举起光剑,但是…举不起来,手臂就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举不起来。

“我不是想要为伤害你父母的精灵开脱,我只是想为所有的精灵公平、公正的说一句话而已。”

小暮松开折纸的手。

“精灵们,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她们不是怪物,他们只是渴望幸福的人罢了。我能感受到你的内心那份痛苦,如果你伤害无辜的那些精灵,她们也将陷入那种痛苦中,她们什么也没有做,就这样被一个人恨上了,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你们…这些怪物…每一次的出现,都会带来大规模的人员伤亡,我…我必须杀掉你们。”

折纸缓缓的站起身来。

“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目标,我已经做好了觉悟,为了父母…AST的她们,我的执念不允许我放过你们………”

折纸脑海中闪过了那她永远也不愿意回忆的那一幕。

父母被从天而降的光束吞噬,而在天空中绽放的光层里,是毁灭的天使。

〈精灵〉

她就是〈精灵〉,毁灭一切的存在,这个世界上,人类的“敌人”。

折纸的心中永远都有着一股执念,这股执念让得她一步步的走到现在,正如同他说的一样,为了父母,为了朋友……

“如果真的是你的执念让你走到这一步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会为她赎罪的,杀了我吧,鸢一折纸。”

云暮暮伸开双手,毫无防御的站在折纸面前。

“什么…”

折纸身体猛的一震,她颤抖着抬起头,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云暮暮,手中的光刃垂落了下去。

“为什么,要替代一个陌生人承受她的罪孽…为什么,明明我曾经杀死你,但是你却一点也没有怨恨我……”

云暮暮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折纸,轻柔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说出。

“因为我理解你…你和我一样,把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披上所谓恶的盔甲,背叛了自己的内心。”

“我,曾经也是一样,背叛了我自己,憎恶人类这个种族。但是现在,我决定相信内心的自我,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的救赎,现在…鸢一折纸,你会理解这种救赎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折纸猛然站起身来,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随后,她高高举起光剑,带着风声向云暮暮的头上斩去。

“云暮暮!”

十香和世川同时惊呼。

云暮暮凝视着砍来的光剑,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任何防御,而是缓缓垂下了手,任由光剑向她的头上砍去。

“嚓………”

折纸手中的光剑陡然凝固,随着几缕银色的发丝飘落,云暮暮身体一震,缓缓抬起头来。

折纸的光剑就在她的头顶一寸处,离切开她的头只有一寸的距离,但是她的剑就凝滞在了那里,再也没能挥下去。

“谢谢你,折纸…”

鸢一折纸的身体剧烈颤抖着,站在云暮暮面前,她的右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左臂,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辉。

“你理解了,对吧?折纸?”

云暮暮展颜一笑。

“我不理解…我不理解……”

折纸拼命摇着头,随即,她猛地向空中跃起,显现装置爆发出巨大的魔力,让得周围的空间都几近扭曲,随后折纸双腿并拢,操纵着显现装置,以风一般都速度冲着南边飞去。

云暮暮微笑着看着飞远的折纸,然后,就在确定再也无法看到她的时候…………

云暮暮当时就像瞬间萎缩的气球一样,瞬间瘫倒在了地上,狂喘着粗气。

“呼…呼…吓死我了,还好…事情顺利,我没什么事儿。”

她大口喘着气,脸颊红通通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世川和十香跑过来,世川拉住了云暮暮的手,一脸的担忧。

“没事吧?”

“呼…呼…没事,真是吓死…吓死了,这样对心脏不好啊,这么多来几次的话我会减寿的吧,折纸太可怕了那表情…”

云暮暮喃喃自语着,她本来就白净的小脸也被吓得更加煞白,世川一直握着她的手,在世川的陪伴下,云暮暮终于逐渐的平缓了下来,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好啦,回去吧,今天过的也算是很充实的一天了。”云暮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哦…哦…”

十香倒没有先走,而是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云暮暮的灵装。

“这…也太纯净了吧。”

这是十香心里浮现出的第一个想法。

“纯净?啊…说起来我自己还没看过呢。”

云暮暮愣了一下,随即张口说道。

十香顿时大吃一惊,向后退了两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云暮暮。

明明是我在心里想的,怎么会…

“啊…是啊,自从刚才开始,我就好像能听到世川的心声,十香的心声,还有折纸的心声…”

云暮暮挠了挠头,看起来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情况。

“是能读心了吗?小暮好厉害啊…”

世川在一旁赞叹着,随即视线不由自主的向云暮暮所着灵装的下半身看去。

“这边也好…厉害…”

“诶?世川君?有什么不对劲…”

云暮暮发觉世川的眼神有些怪异,自己一边说着,一边顺着他的眼神,向自己的下半部分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云暮暮的脸颊“嘭”的就红了起来。

她的灵装下半部分本来应该是裙子,不过前半部分由于光之羽翼凸显出来的缘故,还有服装本身的原因,导致它们不像普通的裙子一样完全的围成一周,而是在前面分开了两截,而这一分开…小暮那胖次,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白色蕾丝边的。

虽然这种设计貌似也是灵装的一部分。

“呜嘎嘎咕嘎啊啦呼啊咕嘎…”

意识到这一点后,云暮暮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她双手颤抖的紧紧捂住下半身,然后整个身体逐渐向前倾斜,口中发着莫名其妙的音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终于叫了出来,巨大的羞耻感向她袭来,一想到刚才她是保持着这个样子和世川抱在一起…………

云暮暮再也没法在世川和十香面前待下去了,她猛地一个转身,小脚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身子直冲云霄,像刚刚的折纸一样,瞬间消失在世川等人的视野中。

“这是什么鬼灵装啦!!!”

空中只留下她凄惨的叫声。

“呃…呃…”

十香看了看旁边的世川,尴尬的说不出话。

“回去吧,回去吧…”

今天,真的是太充实了,各种意义上的,各种各样的………………

九九灵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