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少年邪徒

少林少年邪徒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返样再述久消再现大小姐身有孕于景一路追去

葱花听了,看了看惠联,惠联见了,看了看,对方丈说:“我看不早了,方丈,我们还得赶路”。方丈听了说:“那好吧”。说完,看了看葱香葱花二位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赶路,先走了”。葱香葱花听了说:“好吧,三位还要赶路,我们二位就不耽搁了,三位慢行,一路注意”。方丈听了,向二位看了看,说了声,我们先行了,不打搅二位了,说完迈步向前走去了,葱花葱香二位听了,

说:“好吧”。说完,惠联惠合随方丈跟在身后,一路同行,葱花葱香二人一路向前看着三位离去。惠飞惠纵二位,这时已成略中年,比年轻那时显老了些,惠飞站在寺塔前沿向左看着惠纵说:“方丈和二位师兄一同出寺去往,这时不知到了何地”。惠纵听了说:“也许到了该到的地方”。惠飞听了说:“也不知惠凌如今变成怎样了,当初你我,师父三人将他救起,看着他那胖嘟嘟,惹人欢喜样,真是开心,

这到如今已形成陌路生成了对立,而且师父还,记得在八达客栈时,那名青纱女子说的话”。惠纵听了,说:“是呀,还是她一语言中,但也奇怪,那名女侠那么久远就能看出,也真是江湖识人术老手,早知会成孽缘,不如提早做防范,以免师傅他”。惠飞听了说:“好了,谁又能知呢,这也许就是宿命”。二人说完,抬头看了看前方,看了一会,意味深长的慢慢向下收回抬望的头,慢慢合闭眼,冥想着去了,天色渐渐黑下,天边阳光云彩渐渐淡合。

第二天,早晨的天边阳光云彩浮现,江湖行旅八达客栈中,出现的青衣侠女剑山,已然站在仔晶山之顶斜望天边,依然让人那么神秘或猜疑语自言,望向天边一会,剑山拔剑舞挥耍演起剑法来,剑力劲挥温温声响,起跃身飞翻翻有肃,剑山,剑法演练完,双手搭合驻剑,站在仔晶山顶向北面顶崖边,凝望前方说:“我练剑武,不为名利,江湖扬名,只为终极伏魔,人生至此,得意莫过于这年少邪徒”。

说完,崖风嗖嗖吹撩着剑山青衣侠女服,依然只闻其声不见其容。江湖行旅八达客栈,依然现时客鹏满坐,人声鼎沸,餐宿之客进出无尽,热闹非常,高侠之女,簌参手携一把刀锋上乘宝剑独来于此,雅坐悠厅边旁客座上,一人独自饮着小白杯盛装的茶水,衣衫素素轻轻飘飘,一口茶饮入嘴下喉后,簌参放下茶杯叫了声店家,店家侍务员听了,应了一声,回答的问道,说:“唉,客家有何吩咐”。

簌参听了说:“小二,你们这店,听说经常都是人来人往,人客不断,想必天下奇事,江湖人士传说也是很多吧,有没有好听的说来听听”。小二听了说:“对不起客官,我们只做食宿生意,不做江湖故事传讲,要想听好听的只能姑娘自行去找专门从事这一行的专业人士”。簌参听了说:“哦,店家还有这规矩,不是不讲,是怕,不敢讲吧”。小二听了说:“姑娘错了,不是不敢讲,是没事间讲,

我们这人来人往,食客不断,时时忙忙在服务上,那来时间来讲,所以,我们就不讲,服务好各位餐宿之客起食饮居就行了”。听了这话后,坐在客栈内靠进出门口边的食客,嗖嗖(男),起身走到簌参身边,站着看着簌参说:“哦,这位姑娘要听有趣好听的江湖故事,我这因有一大把,不知讲了姑娘爱不爱听”。簌参听了,抬眼睁眼看了看走到自己身边站着的食客嗖嗖,对嗖嗖说:“先生如真有好听的”。

嗖嗖听了说:“真有,那怎么会有假,只讲给听,又不收你钱,听听何妨”。簌参听了说:“既然公子有,那就讲吧,不妨坐下来聊”。嗖嗖听了说:“那好”。说完,坐下了,对簌参开始讲着,簌参听了,叫了一声客栈伙计,说:“唉,店家伙计再来一碗白开水,给这位盛上”。说完,店家伙计哎了一声说:“好勒”。说完拿大白碗给嗖嗖盛白开水去了,嗖嗖一边饮喝着,一边和簌参讲着,簌参专注听着。江湖武林太傲堡外围镇街上,人来人往,各个目的(di),

各路人,穿着装扮各样,注意行往江湖人士的太傲堡堡哨们,依是时刻专视思维绘形着所见一切,好回差(chai)精挑主要所见不同细节报讲上级,传入惠凌耳中,镇街上各种热闹场面盛盛齐现。歇来客栈,于景,先京,大小姐,自上次一聚,暖花姑娘此时也已嫁人,于景现时,独自一人蹲在大小姐家喻龙赢府上府外外沿北边屋角方向路边杂草簇生绕围着的一块凸略圆形石堆上,散望着北连南略北范围尽边角处,嘻笑着。

大小姐,大着肚子,一看已有身孕,迈步刚出府门,一眼看到于景,叫着于景说:“于景啊,独自一人蹲在那角边干嘛,一大清早的”。于景听了,没回头的答说着,说:“哦,大小姐,没干嘛,只是这大清早的空气清馨,晨露湿湿,凉嗖嗖,吸收一下这湿淋凉感,充淡舒缓一下鬓热脑力累感”。大小姐听了说:“没想到于景今天还这么有文素感,说出来的话语,新鲜又带意境感”。于景听了说:“也不是,只是大小姐家,现在不是很忙,闲的没事做,

只能早出嗖晨来鬂鬓凉风”。大小姐听了说:“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了,你自己琢磨吧”。于景听了说:“那好,大小姐一路小心,于景就不陪送了,自己孕有在身,路上注意点,”。大小姐听了,嗯了一声说:“那好吧”。说完,转身向左迈下台阶顺路向东横去了。大小姐独自横去前行没多久,于景想起什么了般,愕嗤了一下,连忙起身,向大小姐方向跑去,不多久,追上了大小姐,两人一路有说有问有答有笑的向前行去。

银龙艺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