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少年邪徒

第143章 边路中路深夜再探纯波蓝剑二庄只身被围

江湖武林默默暗动已久,受邪王惠凌祸害过七位庄府大小姐均已嫁人,每位都嫁给了自己钟爱的人,娶这七女子作妻七位富家公子们没有嫌弃七位庄府大小姐她们过去经历,相程相伴,好生恩爱欢趣,说聊频频,相敬互待。

时间久了庄府七位大小姐七女子所嫁七个家庭,七户人家,各自为各就添了新生儿,有男孩有女孩,每家见了,乐不可开交,欣喜过望,大摆酒宴,热闹非凡,看着自家这新生儿,都是乐的开心不已,在宴席逢宾客就抱去给看看,边给

看边对宾客说:“看看,看看我这孙儿,我这孙女出生长的多可爱”。宾客们见了,看了,听了,礼貌恭迎回说:“是啊,看这孩子长的多可爱,笑笑盈盈的真是惹人可爱极了”。

比婚娶宴时还更加热闹非凡,每户人家虽娶进日期先后不同,新生儿出生天数日期相差不远,同年娶进门,过了娶进门这年第二年相继新生儿降临,每位女子对自己嫁的这家境,成的这家庭,生的这孩子,虽说一年暂时才生一个,也许在这一年里生一个又会再怀一个,等待明年再生。

邪王惠凌迫驾七庄府七位大小姐,不在意中莫名为自己生下七女儿,七女儿相在天下武林盟都会习武暂安了家,与母亲相分,与父亲邪王惠凌不相识,正预练预计习学武功到成功时,替武林铲除邪王惠凌,不是不知,

是武林,自己母亲,母亲家人根本没让知,也没告诉。有时七女中有的和自己夫也经常去看自己在盟都会的女儿,包括其几位一起看,每次去为她们带去好多好吃的,好看穿的,一去都要陪上好几天,自己夫也没在意这些,反倒像待自己亲

生一样。七女子,并不是个个都会去,毕竟不是每一位男性都有广大广阔胸襟,更不会是有开朗包容心,不见世俗流言,不记心中不快,也不是每位女子都有不为世俗绯语所忌,每次看完,离去时都会有些不舍,但女儿们很懂事,

没有难缠的举动,只是在自己母亲离去时站在远处静静看着,直到见不到人了便开始练武。天黑了太傲堡三人也有所行动,中路,边路两人各去了两王庄,中路去了纯波王府,边路去了蓝剑山庄府打探,前路一人去了官府打探,

出行时都换了夜行衣,到了三人各自目的地,都飞身上了庄府官府,跃过府围顶落下地,在地面上轻跑着,中路很快来到了纯波王府,在纯波王房外用手弄穿了纸墙,伸眼向里面看去只见纯波王正坐在书桌旁看着书写着字。

边路也已到了蓝剑王山庄府,中路用手指戳穿蓝剑王房外墙上纸窗格,向里面看去,只见蓝剑王正坐在床边背靠西床头,面向东床头看着书,前路在官府,官府也没有任何举动,三人在各自所去府园穿行了一会,飞出府。

三人相聚在庄外,官府外一主要去的树林中,各问各对方打探到了什么,三人听了,对相互都说:“一切平静没有动静,没打探到任何异常”。说完,三人起身快速回了客栈,回到客栈各自脱下了夜行衣,三人夜行在蓝剑山庄府,

纯波山庄府内留下的行为,被发现了,蓝剑山庄一丫鬟,走到蓝剑王屋旁房前,一抬头无意中发现在主墙上,纸穿了个洞,不由叫着说:“哎呀怎么穿了个洞,蓝剑王听到了,起身打开房门站在门口问说话丫鬟说:“发生什么事了”。

丫鬟听了说:“蓝剑王快看,墙上穿了个洞,蓝剑王听了,顺着丫鬟指向方向地方,走近一看,看到果然穿有个洞,不禁疑惑起撕下纸,闻了闻,感到有点味儿,没表露出什么,对丫鬟:“没事,

可能被风吹的”。说完,蓝剑王警觉起来了,心中想到,定有人闯过山庄,又心想,闯山庄者能在如此把守下,不露声色,也真是高手。想罢,蓝剑王对丫鬟说:“好了没事你下去忙你的去”。说完,丫鬟被蓝剑王吩咐走了。

纯波王山庄府,在太阳升起阳光从纸洞中照进纯波王房中,纯波王一睁眼发现有一柱细小光照了进来,开始没觉得,看了一眼又扭头回躺着,躺着躺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快速一骨碌从床上爬起,

赶紧穿好衣裤,走近光柱照进处一看,用手轻轻一抵纸,将洞边纸顶起了,以经验,想到有人来过,想完,又想要是有人来过,如此严密防守都没被发现,为什么,想完,也觉得来人不可思议。中路,边路,前路三人在客栈内全然不知自己昨夜行为留下的痕迹已

被发现。第二天夜里,三人又如此而去,前路在庄外相合树林里等,中路,前路二人各在纯波王山庄府,蓝剑王山庄府从房外专注看蓝剑王,纯波王房内时,一把刀不声不息中架在了自己脖子上,

中路,边路二人顿感身抖,江湖老经验,身虽抖,反应很快,速度更快,一下子闪躲出远离了架刀,讯速向外飞身去,起空在飞,一阵箭射来,中路,边路二人慌忙拔刀乱舞,打掉向自己飞射来的箭,不停留向庄外前方飞去,刚要外飞,只见前方已被架刀人蓝

剑王,纯波王持刀挡住了,纯波王问中路,蓝剑王问边路说:“深夜来我庄有何事,来的悄无声息,去的如此仓促这是为何,像是做贼,又不是像做贼,做贼盗东,你却只在墙面偷窥,这做的偷事也是奇葩”。

中路听了,边路听了回答说:“没事,只是好奇想看看纯波王,蓝剑王睡姿,我夜行此府就为爱好这一口”。纯波王,蓝剑王听了说:“真是胡言,当我是不知世事人,看来不给点历害于你是不行了”。

说完,相互打了起来,高手过招果然非比一般,斗的天花乱下,不分谁是谁,只有官府处没有发现有任何偷闯行为,只因前路去往是在屋顶揭开瓦片从顶往下看,离去时前路将揭开的瓦片挪回盖好。

中路,边路二人各自正与自己去往对应的庄王开打,一时间脱不了身,前路一人在树林原处等着,只见久等,中路边路二位迟迟不见来,前路有些怀疑的说:“二人这么晚不见来是不是被发现了”。

银龙艺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