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莲花

蓝莲花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5章 诱饵

绿都市政府大楼气势恢宏,颇有美国白宫的风范,数百亩绿地、园林、假山、喷泉环绕其中,占地面积之大,建筑之豪华让人叹为观止。

张啸天和李心洁却无心观赏,步伐轻快,直奔主楼而去。

“来市政府这里,你想查些什么?”李心洁终于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查我们那位秦大副市长。”张啸天的语气里颇多嘲讽。

“他的办公室我们已经派人搜查了好几遍了,还有……”李心洁话没说完,就被张啸天打断了。

“谁说要去他的办公室?”

“那是去哪里?”

“人事局。”

李心洁笑了起来,讥讽道:“你该不是破不了案,想换工作了吧?”

“真是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我问你,你以为蓝瑜为什么要和这位副市长大人上床呢?”

李心洁倒没有想到这一层,不过还是嘴硬的回道:“切,不是为钱就是为权呗。”

“据我了解,蓝瑜只是艺术学院的临时聘用人员,她的原单位是琴州县文化馆,而她找秦副市长是为了能调动到艺术学院。”

“就算是这样,和凶案又有什么关系?”

张啸天这次却是很有耐心,继续解释道:“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了,我刚得到消息,人事局今天早上下文,通过了蓝瑜调动的申请。这实在太不合情理了,秦副市长死了,但蓝瑜的调动仍旧通过了。我非常感兴趣,究竟还有谁帮了蓝瑜一把?”

“你想调阅人事局的会议记录?但这要向市委申请才能拿的到,你就这么上去,人家不可能给你。”李心洁对这些工作流程倒是熟悉,这人事局的会议记录属于机密文件,岂是一个小小的刑侦队队长说看就能看的。

“所以才让你来帮忙啊。”张啸天此时已经站到电梯口,笑嘻嘻的看着李心洁。

“你想干什么?”李心洁有种不祥的预感。

“偷!”张啸天把李心洁拉到身边,在她耳边直言不讳的说道。

人事局在七楼,这层楼有二十多个办公室,但是真正用到的也就不过八个,大多数房间都是空置,张啸天和李心洁以调查询问的借口摸了进去。

不过整个人事局只有一个办公室是开着门的,张啸天和李心洁走了进去。办公室里有三张办公桌,但现在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他手上拿着早报,桌上有一杯绿茶,飘着淡淡的香气,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你好,我们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张啸天敲了敲房门,然后开口说道。

中年男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搅,有些惊讶,不过他看到穿着警服的张啸天和李心洁,还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热情的站来了起来,满脸笑容的看着他们,说道:“两位请坐,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你们?”。

“我们主要想向你了解一下有关秦副市长的事情。”张啸天直言道。

中年男人闻言,立刻收敛起笑容,有些紧张的说道:“局里的领导都去开会了,他们可能比较了解情况。”

“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走访调查一下,心洁,你帮他做个笔录。”张啸天摆出领导的架势,吩咐身旁的李心洁。

李心洁虽然不赞同张啸天处事的方法,不过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唯有硬着头皮,笑着脸,开始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同志,这里厕所在什么地方,我想方便一下?”张啸天突然打岔问道。

“哦,出门右转走到头就是了。”美女很管用,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眼睛一下都没有离开李心洁红扑扑的脸蛋。

“谢谢。”张啸天忍住笑,溜了出去。

过了大约五分钟,张啸天才回来,给李心洁使了个脸色。

“谢谢你为我们提供的情况,有需要我们会再来找你。”李心洁心领神会,立刻结束了谈话。

“不用客气,有需要尽管来找我,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留个电话,如果有想起什么事情,我也好找你们。”中年男人倒是大胆,色迷心窍,竟然想向李心洁要电话。

“好说,有事直接打110找我们。”张啸天说完,拉起李心洁就即刻闪人了。

“东西拿到了?”两个人走出政府大院,李心洁才问道。

“全在这里。”张啸天摸出口袋里的卡片数码相机,晃了晃。

宇田从蓝瑜家里走出来的时候,嗅觉里还飘荡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心里有点陶醉,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而现在却发现自己对蓝瑜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境况。宇田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用力扯了扯头发,他现在要去找赵鑫,如果事情真的如两位特派员所说,最大嫌疑的人就是他。宇田早就想到一个方法,来试探赵鑫。

宇田约了赵鑫到“福临门”吃饭,他赶到的时候,赵鑫已经到了。

“老郭真的出事了?”赵鑫拉着刚刚到的宇田坐到自己身边,小声的问道。

宇田没出声,不过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的呢?现在的歹徒实在是太猖狂了!”赵鑫愤愤不平,神色里流露出悲伤的情绪。

“先别说这些了,陪我喝两杯。”宇田敲敲桌子,喊来服务员,点了三个小菜,要了两瓶白酒。

两个都没怎么再说话,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大半个时辰过去,两个人脸红了,脖子也粗了,话开始多起来。

“兄弟,我告诉你,郭胖的死不简单。”宇田的眼已经快眯成一条线,他用手搂着赵鑫,朦朦胧胧的说道。

“如果让我抓到凶手,一定不会放过他!”赵鑫一边说一边又下了一杯酒。

“我告……告诉你……胖子是被人害死的……”宇田把嘴凑到赵鑫的耳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兄弟,你喝多了。”赵鑫全然没把这话当真。

“啪”宇田把桌子一拍,借着酒劲吼道:“我没醉,清醒着呢!”

他这一嗓子,把其它桌子的客人都吸引了过来,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赵鑫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赔礼道:“是兄弟我说错话,罚!罚一杯!”

宇田却不理会赵鑫的话,又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胖子死前给我发了一封加密的电子邮件,说哪天如果他出事,就把邮件交给警方,我当时以为他开玩笑,哪知道没过两天,他就……”

“真有这事?那你把邮件交给警局没有?”赵鑫见宇田说得煞有其事,也不得不信了半成。

“我是想交,但是邮件加了密,没办法打开,我想先看看,确认一下究竟是什么东西。”宇田拿起酒杯,狠狠的灌了一杯下去。

“需要帮忙吗?我认识个电脑高手。”赵鑫自告奋勇的说道。

“嗯,那我明天打电话你。”宇田心里暗自高兴,看来赵鑫一点都不紧张,还主动帮助自己,应该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如果是这样,难道真是和蓝瑜有关?他心里忽然一沉,决定再找个机会,用同样的方法去试试蓝瑜。

宇田买了单,拉着赵鑫走出了酒楼。

“你怎么又出去喝酒了?”陈佳看着一身酒气的丈夫,满脸的不悦。

“有点应酬,没办法。”宇田打开冰箱,拿出一罐橙汁。

“郭远都出这么大事了,你还有心情出去应酬,以后不准再出去喝酒,听见没有?”陈佳怒气冲冲的走上去,一把抢走宇田手里的易拉罐。

“好的,我知道,下不为例。”宇田在妻子面前一贯都是忍让为先。

陈佳这才消气一点,把易拉罐放到一边,然后脸色严肃的说道:“你坐下,我有点事和你说。”

“什么要紧的事?我还有工作要做呢。”宇田嘴上说着,但人还是坐了下来。

“我妈明天早上过来,你陪我去机场接她。”陈佳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不过找你哥借辆车吧,方便一点。”宇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烦透了,这位丈母娘超级难伺候,刚结婚那会就因为一些琐碎的事情闹的很不愉快,现在又过来,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恩……我晚点给他打电话,问问看。”陈佳有点犹豫,他大哥周军跟她是同母异父,小时候并不在一起长大,感情淡薄。不过周军却混得很不错,这两年,陈佳家里面也有不少事情全靠他帮忙。

“应该没什么问题,也是他妈啊,人不到,派个司机派辆车总是可以的。”宇田酸溜溜的说道。

“去忙你的吧,我心里有数。”陈佳也难得再理宇田,自己打开电视,看起了韩剧。

宇田求之不得,拿起易拉罐,进了书房,打开电脑,一边喝饮料一边开始伪造一份原本就不存在的电子邮件。

第二天一早,宇田和陈佳就出门了。周军为他们安排了一辆车,司机提前半个小时就到门口等他们了。这司机似乎知道陈佳和周军的关系,所以显得特别殷勤,满脸笑容,嘘寒问暖。宇田和陈佳也装模作样的应酬着,一路说笑着到了机场。

可是没想到飞机却误点了,等了大约一个多钟头,才接到人。

陈佳的母亲赵春燕,身体有些发福,一头的大波浪,穿着花色的大连衣裙,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看起来还是挺时尚的。

“妈,这边!”陈佳老远就看到她,远远的在候机口那儿挥手。

宇田看着陈佳挥手,他也举起手,笑眯眯的看着远处的岳母。

赵春燕看到女儿女婿,连忙拖着箱子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去。一年多没见女儿,她心里不知道有多想念,来不及多说什么,就搂着女儿左看右看。

“让妈看看,哟,瘦了,工作太辛苦了吧?”

“哪有,你是太久没看到我了。”陈佳在母亲怀里撒娇道。

“妈,我们上车再聊,这里人多。”宇田从岳母手里拿过手提箱。

赵春燕对这个女婿并不喜欢,不过倒不是因为什么大事,都是结婚那会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弄的不愉快,现在隔了一年多,怨气也小了些,不过总还是有点疙瘩在心里。

“不急。”赵春燕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妈,司机还在门口等着呢。”陈佳还是不忘帮着老公说话,宇田依旧还是在一边赔笑。

“又麻烦你哥了吧?”

“安排一辆车而已,也没多大麻烦。”陈佳不以为意的说道。

“走吧走吧,也别让人家等太久。”赵春燕终于迈动了脚步。

上了车,赵春燕又拉着女儿问长问短,说了半天,不过终于还是把话题扯到了宇田的身上。

“小宇啊,你也工作好多年了,有没有想过在仕途上发展一下?”赵春燕坐在后排,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宇田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这方面我没什么兴趣。”

“没兴趣还是没本事?”

“妈,我们现在就挺好的,图那些多累啊!”

“你们两个快三十的人了,没车没房的,以后有个小孩怎么养活?我看啊,小宇把现在的单位辞了,我让周军帮他安排个工作,至少工资比现在高。”赵春燕白了一眼女儿,继续说道。

“妈,辞职这可不是小事,我和佳佳再商量商量。”宇田也不想刚一见面就又惹起矛盾,虽然心里绝对不可能同意岳母的安排,但嘴上还是委婉的应付。

“是啊,妈,你才刚来,先好好休息,这些事情以后再说。”陈佳也怕宇田不高兴,立即拉着自己的母亲把话题扯开了。

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却因为堵车,足足走了一个多钟头才到家。

司机停好车,就抢着拿了行李,宇田争不过只好作罢,陪在陈佳身边,耐心听着岳母的教诲。

走到门口,陈佳拿出钥匙去开门,却发现门竟然没有锁。

“老公,你出来的时候没有锁门?”

“不可能,我锁了。”宇田的回答很肯定。

“该不是有贼吧?”陈佳连忙推开门,只见房间内一片凌乱,被人翻了个底朝天。

于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