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第105章 心里长了草

谁知这货在他背上还不老实,动摇西扭的而且还唱歌,唱妹妹找哥泪花流。

恨的万峰很想把她扔进水里,让她到水里去泪花流。

过了河万峰就把栾凤扔在了沙滩上,然后大步流星地上了河堤。

栾凤在后面连滚带爬地追了上来。

两人刚一走到从喜成家门前就看见南方那条通向小树屯的大路上开来两台老式解放卡车,车尾弥漫着滚滚尘烟。

万峰第一时间就想到这是张海把砖厂的设备买回来了。

“一定是张海买的设备来了,去看看。”

拔腿就往西沟里跑去。

当万峰和栾凤气喘吁吁跑到砖瓦厂时,洼后队的大人小孩几乎都聚集在这里。

那年头一台汽车在乡下都会引得小孩疯了般追着看,就别提这回洼后一下子来了两台。

其中一辆车的驾驶室后面还有个吊臂,这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疑惑。

万峰目测了一下卡车上的机器,能被两辆老式解放拉来的切坯机应该是最小型的那种,一个小时能切一千多块水坯。

似乎小了点。

但回头看看那座六孔的小窑倒是挺匹配的。

张海红光满面地跑前跑后不时地大声吆喝着,并安排人员去做饭。

万峰看到诸平也是含笑微微,眼光在人群里似乎不经意的巡视。

他一定是在找江雪,离家七八天一定是饥渴难耐了。

两台解放车中有一台带着那种五吨的车吊,用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把这些机器被从卡车上卸了下来,然后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把机器吊到提前搭好的工作台上。

随车还来了三名工人,当吊车把机器吊到工作台上,这几个工人就开始安装。

万峰就隐藏在人群里没有靠前,这个时候他什么作用没有,充其量也就是一观众。

到底机器小,在车吊的配合下三个工人三捅两捅到中午时分就安装完毕。

张海带着工人师傅们去吃饭,大队的电工趁这时候给机器接上了三相电。

吃完饭后就紧张地开机试车。

切坯机由两台机器组成:搅拌机和切坯机。

搅拌机负责把粘土和水进行搅拌然后通过绞龙输送到切坯机,切坯机则切割出一块块的水坯。

机器的试运转一切正常,切割出的水坯非常的标准。

连续切出几百块水坯机器没出现任何问题后,这就算交易完成,那些师傅就打道回府了。

张海送走了那些师傅后,就在人群里把万峰扒拉出来。

“外甥!现在机器也有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干了?”

“切水坯倒是可以干了,提前多切制些水坯阴干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光有水坯也没什么用呀,没有煤炭这些水坯是变不成红砖的。”

张海一拍脑袋:“把这事儿忘了,这不是问题,我明天就去公社找领导。”

“还有水泥!我估计明天肖德祥就应该把模具送来了,有了模具没水泥也白费。”

这些都是张海该忙活的,万峰帮不了忙。

“好,那就明天一起解决。”

张海这货要是发起疯来还真有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第二天一大早就急匆匆地去公社了到中午时候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肖德祥把模具送来的时间是第二天的下午,张海正好回来进行了验收。

这些和万峰就没什么关系,他在学校什么也管不了。

公社是如何支持村办企业的万峰不清楚,毕竟这事儿他没参与都是张海经手的。

反正公社还真是尽力支持了,因为星期三那天上午,煤炭和水泥都进入了砖瓦厂的场地。

老式解放带拖斗一共来了五车,水泥则只来了一车,五吨。

水泥这东西的保质期是相当短的,尤其眼下马上就进入雨季了,这玩意储存多了可是会变质发硬的。

因此只要了五吨,但这五吨水泥也足够他们实验水泥砖瓦了。

虽然砖瓦厂有了机器也有了煤炭,但并没有产出一块红砖,因为切制的水坯还达不到进窑的程度。

水坯切制出来是蓄含很多水分的,如果不把这些水分蒸发掉到一定的程度,这些水坯进窑后烧制出的红砖砖体比较软,也就是硬度不够。

硬度不够那还叫砖吗?谁会买这样的砖用。

八零年烘干机这玩意还只是一个传说,就算不是传说市面上能买到,以洼后砖瓦厂的实力也不会舍得掏这笔钱。

因此这些水坯就只能采用古老的办法,通风阴干。

从机器里切制出的水坯被整整齐齐地码在场地里,每块水坯之间要留出一定的间隙以便于通风,距离通常在三公分左右。

水坯垛一般是六层水坯的高度,若是再码高受重力的影响水坯会变形。

然后加盖草帘子遮挡雨和阳光的直射。

通常这些水坯要晾晒到进窑的程度在天气良好的夏天需要五到七天,冬季则需要十天到半个月的晾晒时间。

不出万峰的所料,这台切坯机一个小时只能切出一千一百块水坯,一天也才出一万左右的水坯。

洼后那座六孔小窑一次可以入六万水坯,这台机器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也要连续工作六天才能装满一窑。

但这不是问题,一窑砖从入窑到出窑要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没出窑之前这台切坯机足以制作出充足的水坯了。

这些天洼后的机器几乎从早晨一直响到晚上,以每天一万的速度制造着水坯。

其余的人则在用模具实验水泥砖瓦。

今天是八零年六月十一号,星期三。

星期三的下午学校照例的要放假的,放学回家吃完午饭跑到河里冲了一个澡后万峰突然就感觉有点百无聊赖了。

心里烦躁燥的感觉像长了草一样,不知犯了什么邪就想起了栾凤。

好像有三天没有见到这只猴子了,是不是去看看她?

这个念头吓了万峰一跳,怎么会想起她?难道我喜欢上她了?

这不科学呀!

为了抵消心里这个念头,万峰开始历数栾凤不好的地方。

她办事冲动为人粗鲁脾气火爆还爱对他动手动脚爱掐人有暴力倾向…

咦!特么的怎么越说她不好,这心里怎么就越想见她?

该死的!老子被她迷惑了?不行,为了检验一下是不是被她迷惑了,万峰决定去看看栾凤,就说去看她学的怎么样?

这个理由不错。

金01

作家的话
收藏!收藏!收藏!求收藏!求推荐!球吐槽!留言必复。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