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西门笔记

第17章 八极(plus章节)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又是天光大亮,从昨个下午一直睡到现在,晚饭都没吃,这一觉睡的是真美,精神头十足。

要说这端王府的床是真舒服,又大又软,木床,包括屋内的桌椅都是紫檀木的,不用任何的熏香,屋子里就一股子檀香味儿,檀香本身就有安神的作用,一整夜,连个梦都没做。

刚从床上坐起来,双脚还没着地,门外早就候着的丫鬟可就推门儿进来了。

先是躬身行礼,之后轻车熟路的帮他穿衣,梳头,洗漱一番之后把他引到正厅去用饭。

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早饭,德福也在一旁候着,看到西门庆进来,连忙上前见礼:“公子,您起了?快来用饭吧!”

“早啊福伯,你们家王爷呢?还没起么?”西门庆和德福打了个招呼,没看到赵佶,就问了一声。

“回公子的话,王爷正在洗漱,稍后就来,王爷吩咐过了,您先吃吧,不用等他。”德福听见西门庆客气的称他福伯,这一下把他开心的,脸上笑成了菊花。要么说花花轿子人抬人呢,面子都是互相给的,你敬人一尺,人家就敬你一丈。

别看德福个总管,职能和西门庆家的福伯差不多,可人家是王府的总管,那是有品级的。别看他一天到晚对赵佶和西门庆很是恭敬,出了王府,人家在京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的官员见了都得给几分面子。

“行,那我就先吃了!”西门庆也不客气,端起桌上的一碗粥就喝了起来,粥是米粥,里面放了桂圆莲子和红枣,鲜香软糯,粘中带丝,比后世五星大饭店里的粥品都好吃,而且不用介绍也知道,纯天然,无污染,无添加,无农残,真正的纯生态有机食材。

粥的温度刚刚好,腾腾的冒着热气,可是入口一点也不烫,喝了一碗,不太够,又舀了一碗喝完,感觉还差点儿,又舀了一碗,再次喝完,感觉差不多了,就没再喝了。

三碗粥下肚,感觉胃里暖洋洋的,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想活动一下,就向德福问道:“福伯,王府中有没有练武的地方?我每天不活动一下,浑身不舒服。”

“公子也是练武之人吗,王府里倒是有演武场,是王府里的侍卫练武的地方,我这就带您过去。”德福笑眯眯的说。

“不劳烦福伯了,您让人带我去就行了,您呐,就留在这等你家王爷吧!”西门庆客气道。

“不不不,还是老奴亲自带您过去吧,那群莽汉不认得您,怕冲撞了公子,公子请随我来!”德福说着率先走出门去,在前面带路。

绕过正厅,往后走,又穿过一个跨院,再往后是后花园,绕过几处假山,有个月亮门,进了月亮门就来到了演武场。

没进门的时候就听见演武场上有操练声传出,还有兵器相撞的声音。进门一看,果不其然,偌大的演武场上,二三十名军汉正在练武。看到德福二人进来,正在指挥操练的一个粗狂汉子走了过来。

“福总管,您老有何吩咐?”那粗狂汉子走到近前躬身行了一礼,笑着问道。

“钟离啊,快来见过公子!这是咱们王爷的亲如兄弟的至交好友,前日救过咱们王爷的命的,公子,这是王府中的侍卫队长,叫钟离。”德福介绍道。

“小人钟离,见过公子!谢公子对俺家王爷的救命之恩!”钟离这次没有躬身,而是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个军礼。

“钟大人快快请起!我与你家王爷一见如故,不存在什么恩不恩的。”西门庆上前把他脱了起来。

“钟离啊,公子刚用完早饭,想来活动活动筋骨,公子也是习武之人,你好生照料,告诉他们,鲁莽,莫要冲撞了公子。”德福对钟离说道。

“总管放心,小人知晓轻重!公子,请~”钟离单手一伸,做了个请的手势。

西门庆也不客气,径直朝着兵器架的方向走去,他这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王府的演武场。和他自己家的基本布局差不多,只不过大了许多,兵器更加精良和齐全。

让他惊喜的是,兵器架上,竟然摆放着两把横刀,一看之下,大为惊喜,不由分说,走上前抽出一把,略一掂量,脚下生风,舞动起来。

刀随目转,身随刀转,脚随身转,刀势势大力沉,却并不显得笨拙僵硬,迅猛之间还夹杂着灵动飘逸。几息之间已经出了数十招,刚开始西门庆还略有生涩,可是越舞动,就感觉越得心应手。

德福和钟离在西门青摆开架子的时候就已经躲开了数米,此时早已看的目瞪口呆了。神奇的是,赵佶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同样看的目瞪口呆,手上还拿着啃了一半的糕点。感情是他听说西门庆来了演武场练武,兴冲冲的抓了几块糕点就跑来了,饭都没顾上吃。

其实也不怪他好奇,他隐隐约约感觉西门庆功夫应该不错,但是当日救他之时,西门庆是从后方趁着那黑衣人不备,一枪捅死他的。所以,完全没法判断西门庆的武艺到底如何,如今一听说他在练武,哪能不兴奋呢。

除了这三人之外,演武场上本来正在演练的侍卫,也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约而同的围拢了过来。

西门庆一趟刀练完,发现周围为了二三十号人,颇为尴尬。

“好!好哇!大哥这刀法好生了得!”赵佶率先抚掌称赞,一众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开口叫好!

“哈哈,惭愧惭愧!”西门庆拱手向周围客气一番。

“公子,敢问您这套刀法叫什么名字,小人身在军伍多年,还从未见过这般神妙的道法呢~”钟离问道。

“这套刀法,叫八荒六合刀法,取自横扫八荒六合之意。”见有人问,他也不藏着掖着,反正这套刀法的确是叫这么个名字,只不过,不是大宋朝所有。

“大哥,我见你来时,身上只带了一杆长枪,莫不是你的枪法比刀法还要厉害?能否再练一趟枪法,给小弟开开眼界啊!”赵佶兴奋的说道。

“哈哈,不瞒你说,我最喜的兵器就是横刀了,其次是长枪,不过,由于一直没有机缘得到趁手的横刀,无奈之下,此行便带了一杆长枪。其实我来京师,也是想寻访高明的铁匠,打造一把趁手的横刀。”西门庆笑着解释道,这话说的其实也没错,但也不全对,尼玛,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来京的首要目的就是接近你吧~

“哦?大哥,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先练枪吧,稍后小弟给你个惊喜,哈哈!”赵佶眼珠子一转,笑道。

“公子,接枪!”此时钟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一杆长枪拿在手上,对着西门庆抛了过来。

西门庆淡淡一笑,单手一抄,便把长枪拿在手中,这时,一个侍卫识趣的跑上前接过他手中的横刀。

握住枪柄微微一抖,感觉质量还不错,看来是禁军中的制式武器,真正的军用品。

顺手挽了几个枪花,那漂亮的红缨随着枪头转动,像一抹红云。喜欢冷兵器的人都知道,枪上的红缨可不是为了好看,它舞动起来,有迷惑敌人视线的功能,让敌人眼花缭乱,不知道你下一枪要刺向他身体的什么部位。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防止枪头刺伤敌人之后,敌人的血液顺着枪杆躺下,引起手部打滑。

还是他在家中和王进比武时用的那套枪法,一时间,练武场上风声大作,周围观看的圈子又往外扩大了几分,毕竟长枪舞动起来杀伤范围远比横刀大的多。

此刻,没有人说话,连呼吸都变得小心谨慎,所有人再次沉浸在他精妙绝伦,却又凌厉霸道的枪影之中。特别是那些侍卫,看的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行伍之人,天生就崇拜强者,并且天生就具备对于武道的追求。如此精妙的招式,能记住一招半式,说不定将来在对敌之时,可以多一个杀手锏,也就等于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不多时,一套枪法练完,场中又是一阵喝彩之声,最兴奋的莫过于赵佶,这家伙眼睛里都闪烁着亮光,他没想到自己这便宜大哥,武艺竟然如此高超。

还有一个人此时确实目光呆滞,没错,就是钟离,他是个武疯子,练武成痴,看到高深的招式,便走不动道,他很肯定,如果西门庆愿意把刚才展示的刀法和枪法传授给他任何一套,让他拿老婆换他都愿意。

“大哥大哥,您还会什么功夫?”赵佶兴冲冲的问道。

“哈哈,你今日是要把我掏空啊,好吧,我还会拳法。”西门庆笑道,两趟练下来,他并不觉得累,反而是身上微微冒汗,感觉很是舒泰,就像武侠小说中描写的,突然之间打通了任督二脉。

“公子您还会拳法?方才观摩公子的刀枪,小人自愧不如,不过拳法却是小人所长,如若公子不嫌弃,小人愿与公子讨教一二。”钟离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一听西门庆还会拳法,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求之不得!”西门庆听到钟离擅长拳法,也想了解一下他的深浅,毕竟来到大宋,他也就和王进交过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知道自己须多接触,多了解这个时代的厉害角色,才能准确衡量自己的实力处于什么位置。然后再决定后续的事宜,不然的话,突然有一天遇到个厉害角色,莫名其妙的被人家给修理了,那死的也太冤了。

俩人拉开架势交起手来,钟离使用的套路,西门庆还真没有见过,不过钟离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大开大合,拳势势大力沉,一拳接一拳,就像潮水一般连绵不绝,好像有使不完的劲,颇有点少林长拳的影子。

他一直在格挡和闪避,并没有出手,目的就是想要看看钟离的套路。钟离一套拳法很快就差不多打完了,看到西门庆一直闪避,没有出过一招,不觉有些气恼,碍于身份不同,不好发作,只是瓮声瓮气的道:“公子!你为何还不出手,是看不起小人么?”

“哈哈,你误会了,我还没有和擅长拳法之人切磋过,又见你拳法精妙,所以一时间看的入迷了!”好话人人都爱听的,果然这话一出,钟离脸色好看了许多。

“我要出手了!你小心了!”西门庆大喝一声。

“公子尽管出手,小人早已饥渴难耐了!”钟离洒然一笑,高兴的说道。

这货,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脑海中浮现一个声音:“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正在闪避的西门庆看出一个空档,就在钟离一步跨出的同时,他身子一拧躲过一拳,然后一矮身欺身上前,单腿插入钟离的双腿之间,双手环抱,使了一招八极拳的贴山靠,肩膀后背部分,迅猛的撞在了钟离的胸前,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钟离感觉此刻的自己像被一头大象给撞上了,又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御空飞行的蝴蝶,管他姿势优不优美呢,反正老子飞起来了......

在一群人的目瞪口呆之中,钟离倒飞出去五六米的距离,然后撞在了人墙上,几个眼疾手快的侍卫想要用手接住他,谁知反倒被他给砸倒了四五个。

几人快速的爬了起来,尴尬的对视一眼,谁也没说话。钟离揉了揉胸口,发现自己没事,瞬间醒悟过来,赶紧上前单膝跪地,行了个军礼:“多谢公子手下留情!小人心服口服!不知,公子刚才,用了几分力道...”他不是傻子,在西门庆撞上他的那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那是一股柔劲,明显是西门庆怕伤害到他故意为之。

“呵呵,你没事就好,我方才,用了四分力道。”西门庆知道,越是面对钟离这样的武痴,这样的老实人,越不能玩虚的,实话是活并不是羞辱,反而是对他的一种尊重。

“天呐!公子这身功夫,恐怕在我大宋,不,整个天下,恐怕都难逢敌手哇!公子,你可否施展全力让小人开开眼界?”钟离由衷赞叹道。

“是啊大哥,你四分力气就这么厉害,不如施展一下全力让我们开开眼界吧!”赵佶也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起哄。

一群侍卫也是眼巴巴的喊着公子来一个,来一个。

看到这番情景,又勾起了西门庆的回忆,看到眼前这些目光热切的军汉们,他仿佛回到了前世的部队,那时候他手下的战士们也经常这样起哄,用热切、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喊着来一个,来一个!

忍不住心头一热,收起回忆,豪迈的答应道:“好!”

然后四目望去,盯上了不远处的一个练武用的碗口粗细的木桩,木桩上部还缠绕着一圈圈的麻绳,应该是练拳用的。

他对着木桩走了过去,在几米外站住,调整了一下呼吸,气沉丹田,双腿微曲,一跺脚,向木桩冲了过去,用臂膀和背侧闪电般的撞上木桩。

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咔嚓”一声巨响,木桩应声而断,远远飞出了数米,狠狠的砸在墙上,又是一声巨响,木桩又弹回一米多远方才落地,光滑的墙壁上,剥落一块土石,露出了内部的青砖。当下,全场一片寂静。

麟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