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在何方

第9章 工地上的生活。

蜜月之后,何超凡就回到了工地,必竟只是平凡的普通人,不像那些言情小说和偶像剧中那些主角,不是富二代就是社会精英,不用为生话而烦心,对普通人来说,生存才是硬道理。离家的那一刻,何超凡心中是多么得不舍。他感觉依恋,不舍和酸楚。他想不明白,自已并不爱周洁,为什么却这么依恋。

“小何回来,喜烟喜糖!”

“你怎么舍得家中娇妻,这么快就过来了?”

“我乖乖的,一下子就瘦了一圈!”见到何超凡,工友们都过来打趣道。

“去去去,胡说八道,有你这么夸张的吗?当然,喜烟喜糖也都带来了。”何超凡微笑道。那时,我国的工业并不发达,就业机会很少,所以在苏北,多余的劳动力基本都是到工地上做瓦工。除非像周洁那样去发达地方,但也得凭关系。工地上的工友们一般文化素质都不高,所以有点粗俗,不过,却很纯朴。晚饭后,何超凡给工友们每人都发了两支香烟(取意“双喜临门”。)和糖果,就爬上了通铺。大家也就在铺上嘻嘻哈哈地开着彼此间的玩笑,用来打发着那一点点属于自己的时间。他们没有任何可娱乐的东西,那怕是一份报纸一本书。偶尔有人也带过报纸之类的,但也是大家轮着看。在那个时候,很多人为了那点少得可怜工资,把最珍贵的青春就消耗在了那里。

第二天,天还是黑漆漆一片,他们就被喊起了床,这个时候是人最难起床的时间,每个人都很困,但为了生存,所有人也都挣扎着起了床。早饭和晚饭是一样的,就是白菜汤就米饭。所谓的汤也就是把大白菜放水里煮开,放一点盐,一小勺油。当然,那时的工地上都这样。不过,也有运气好的工人会碰到大方慈善的包工头,他会买一点大头菜,萝卜干之类的咸菜。

“嘟嘟嘟……”半天过去了,带班吹起了吃午饭的哨子。所有人马上放下工具,飞快地奔向食堂。能够在工地上做活的都是青壮年汉子。而早上又起得早,往往做了一会儿事情后,太阳才刚刚露脸。到了此时,谁的肚子里还能有食物?

“妈的,又是大白菜煮豆腐。”

“豆腐豆腐,越吃越富!”

“我呸,我看富的也只能是那些苛刻的老板!”

“他爷爷的,打混疑土也没有荤菜,老子下午生病,要休息!”

“老板家死人了,所以要吃素。”

打混凝土现浇是工地上最脏最累的事情,而且开始了就不能停下,必需要加班加点一次性做完。但老板也不会多算钱,除非一天干到十八小时的,才可以加半天工钱。(那时的工地,十二小时为一天,然后以六小时为半天,十二小时一天,一天一夜不休息)多余达不到标准作废。但按惯例会连续荤菜(正常五天一次荤菜。而荤菜就是大白菜汤里把豆腐换成肥肉而已。

工地上的人都是卑微的,见到老板在该烧荤菜时却仍做了素菜,不由就开骂了。当然,也就是骂骂而已,渲泄一下内心的不满与无奈,这也是他们唯一可以平衡心理的方式。

“兄弟们,实在对不住了,今天一忙,忘买肉了!明天一定。你看,你们骂也骂了,当然,我也没少挨你们骂。不过,下午可不能不上班啊。”包工头老板刚好经过,连忙打着哈哈,他们什么都不怕,就怕工人闹情绪罢工。听到了老板的话,所有人都翻起了白眼,没人搭腔,当然,也只能翻翻白眼了。

“唉,你们平时怨我小气,抠门我也认了,因为我赚的也就就是抠你们的那点钱,你们不妨算一下,一段工程下来,经历了一包,二包,到我手里己经是四五包了,能有多少利,还得要喂“狗”!给你吃,我就没得吃了。不过,今天我真不是故意的。”老板叹了口气道。

明天中午,工人见到了心爱的白菜肥肉,都面带笑容,己经忘了了昨天得不快。一盆汤菜,五六个人,转眼间连汤都没了。而这时的何超凡,却是无法吃下这样白白的肉片,但他也知道,至多一个星期,他会和别的人一样,渴望这种冒着肥油的肉片。因为工地的生活太清苦了,又是体力活,而那点微薄的收入,是家里的日用开支,谁舍得补贴自己的肠胃。就是这样,在那时,仍然有很多没人性的老板,在克扣拖欠那少得可怜的血汗钱。

“怎么都让我倒水泥,这鸟活我不干。妈妈的,一天下来,带眼的地方都有水泥!”一个工人在发牢骚,也是和带班吵架道。这话虽然有点夸张,却也是事实,那水泥粉尘,真的会无孔不入,而中午时,大家又都挥汗如雨,汗水拌水泥,很多人皮肤都被烧破了。那滋味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同时,水泥之类的粉尘,还会通过呼吸进入肺部,严害威胁着身体健康!在这个世界上,就是现在,仍有很多人为了生存,出卖着体力,健康甚至生命。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患上这种病后,除了移植肺是无救的,可是,有钱做移植的,又怎么可能会得这病。

“我这是看你比较瘦小,让你轻松一点而己!”领班委屈道,但最后还是调换了工种。

何超凡外出了,依当地风俗,周洁也被弟弟带回了娘家,俗称过满月。

“姐,我恋爱了!”这天晚上,刚读高中的妹妹回家,偷偷兴奋地和周玲道。周洁一共姐妹四个,下面一个弟(重男轻女造成的)。周洁排行老大,周玲排老二,她们年龄间隔最小,所以也最亲。

“你才多大年纪,不可以谈恋爱的,读书才是你该做的事!”周洁劝导说。

“他很帅,美术画画也是全年级最高!”周玲闭上眼睛陶醉道。伤佛此刻,她的男朋友就在身边。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们去爱别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对方帅气,有艺术方面的特长,可结过婚后才发现,这些东西最不重要,因为这些东西只能娱乐而己,换不来钞票。一般来说,女性对金钱的喜欢程度是和年龄成正比的。即越小的女性越看轻钱财,但随着年龄增长看金钱的态度就会改变,所以年龄越小的爱情,越难修成正果。周洁也没当回事,认为小孩子闹着玩而已。

徐家二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