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界之缘起

第202章 再次踏进仙城

河流的水,还是那样的流淌着,他不想一直都蒙在鼓里,也做不到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阳光撒在了河面上,河面不断的起伏着,也跟着不断的泛起了耀眼的光芒来。

云凡继续朝前面走,走向了林子之中去,今天有一阵微风,微风拂面而来,让人觉得冷丝丝的。

去仙城一趟,他已经下定了主意,他一定要弄清楚,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是不能清楚,他是不会甘心的,他不希望雪儿一直这样委屈的生活着。

可是既然要去仙城,那该要一个怎么样的借口呢,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借口,但是他又不能直接就告诉灵儿,自己所怀疑的事情,要真的告诉她,她一定坐立不安的,怎么都好,必须先瞒着她再说。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像忽然做错了什么事情,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下来,那个傻女孩,真的敢这么做的。他想起了很多很多过往的事情来,不由的激动,这一段时间来,的确是缺少了对她的关注。

原本想简简单单的重新开始生活了,以为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今天才发现,自己还是忘记不了她。

不死的心,还在跳动着。走向密林之中,这一处地势比较的高,在一个小山坡上面坐下来正好可以看着山下的魔都,看到一些农田,一览魔都的所有景色,一下子都浓缩到自己的眼中来。

吃早饭的时候,灵儿问道:“今天云凡一大早就在院子里了吗?”

“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在院子中的,我一起来打开房间门,他就已经在院子之中发呆了。”

灵儿疑惑着,又继续吃起东西来。

“怎么了,你觉得他有什么心事吗?”

“应该是有心事,但具体到底是什么心事,我现在还不知道。”

白碧笑道:“他那几件烦心的事情,你不是都知道的吗!”

“感觉这猴子,的确心里藏着什么。”

“吃饭吧,慢慢的就可以弄清楚了。”

灵儿继续吃东西,这时候的阳光已经爬升的老高。

云凡在林子之中转了大半圈,爬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上面去,这样可以看得更加远了。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观看山脚之下,好像上一次是在雪儿还受伤的那会,背着她爬上了山顶去,那一幕还在脑海中回转,像是永远挥不去的一张画,那张画埋藏在心底之中,忽然像是拿出来了一样,变得越加的清晰起来。

山顶的风越来越大了,人赶紧捏了捏衣角,免得被大风吹进来。

心里想到,如果事情真的是那样子,那怎么办才好,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像是一下子不知道该往那里去了。

林子中的动物在不断的叫着,溪水缓缓的流淌着,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有半个多时辰了,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忽然身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正是灵儿和白碧。

云凡回过头来,笑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猜的。”灵儿说道。

“呵呵,那你真就快要成为我肚子中的蛔虫了。”

“我才不愿意成为你肚子中的蛔虫呢!”

白碧看着山下,这时候阳光还在不断的给大地添加暖意。在洒满阳光的大地上,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可以看到城外的小村庄来。笑道:“真是太美了。”

云凡点点头,说道:“是呀,不过很快就秋天了,秋天以后山里的景色会更加的美。”

“怎么今天忽然就想来爬山了?”灵儿问道。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来看过,就想上来好好看看,也让自己放松一下。”

“我觉得你有心事。”

“我,没有呀,是不是看到我忽然不爱说话了,就觉得我有什么心事。”

灵儿看了他一眼,说道:“不,你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没有,你不要乱想了。”云凡擦擦手掌。

灵儿在他身边坐下来。看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是不是忽然觉得我变帅了,特别的让人迷恋。”

“呵呵呵,还是一只猴子。”

“那当然,而且是一只迷人的猴子。”

“屁。”

“难道我说的不是,你还蹦哒哒的嫁给了他呢!”

灵儿呵呵的笑着,问道:“有什么心事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吗?”

“没有,不过就是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噩梦,什么噩梦。”

“梦见你纠缠着我不放。”

“我会纠缠着你不放,怎么可能呢。”

“别说的那么自信。”

灵儿微微的笑了笑,问道:“梦到我变成了魔鬼吗?”

“是呀,而且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之中,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只有魔鬼的叫声,死了很多人,就只有我一个人是活着的。”

“呵呵,那你的雪儿呢!”

“我都说只有我一个人是活着的了。”

“那你的梦中一定有她吧?”

“只有我一个人。”

灵儿道:“一定是你白天的时候想太多了,才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嗯,我估计是那样的,要不然怎么会梦见你变成了魔鬼呢。”

“你梦到的是嗜血邪王,而不是我。”

“你和他差不多啦,都已经进入我的黑名单之中。”

灵儿一掌劈过来。

云凡啊的叫了一声,说道:“这就是家暴对吧。”

灵儿看着远处的湖泊,若有所思,享受着暖暖的阳光,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说道:“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今天一样爬上这里来。”

“那你应该经常爬上来,好好的看看,对你的心情会好一些。”

“呵呵,这还用你说。”

“秋天里,一个好的季节。”

“那么这么多季节最终,你最喜欢的是什么季节呢?”

云凡沉默了半会,说道:“也许所有人都特别喜欢春天,但我觉得秋天也不错,秋天就像一个回忆的季节。”

“就像在此刻,特别的想雪儿吧。”

“你就不怕我说,我在此刻真的挺想她的。”

“你想她,我又拦不住你,那是你的自由。”灵儿说着。

云凡看了一眼正前方,这时候太阳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头顶处,到了中午之时,几个人在四处转了一圈,就下山去了。

晚上天黑的很快,云凡和她们待了一会,但很早就已经睡下去了。

经过一天的思考,他决定那天晚上离开魔都,要到仙城去,认认真真的弄清楚这一件事情,他心里放心不下,深怕雪儿出了什么更加糟糕的事情,其实这一件就已经足够糟糕和让人心疼的。

云凡花了一天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但他还是决定今夜动身,离开魔都去往仙城。他留下了一封信来,信里面只说要找江宏博有事情,又说自己会好好的练习武功的,别的什么也不提,让她放心,自己办完事情就回来。

三更的时候他就醒来了,因为昨夜早就睡了,所以此时还算是比较精神的,他的包袱和别的东西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背上天剑,趁着黑夜,四更的时候就下山了。

这时候的天还没有完全的亮。

早上,灵儿和平时一样的醒来,太阳已经火辣辣的爬起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云凡的房间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灵儿喊了几声:“猴子,吃早饭了!”

却没有见人回应。

在摆东西的白碧也跟着疑惑了起来,说道:“这猴子不会睡得这么死吧。”说着来到云凡的房间,敲了敲,还是没有人回应,一推开,里面空空如也。

白碧进里面看了一眼,就匆匆的出来了,手中拿着一封信。

灵儿还问:“云凡不在吗?”

白碧把信递给她,灵儿打开一看,整个瞬间疑惑了几分,都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问道:“他离开了?”

白碧点点头,说道:“是的,剑也不在房间之中,原本有个包袱的,也已经带走了。”

灵儿慌张的跑了过去,进房间之中看了一个究竟,一时之间还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儿更加疑惑的是信件之中的内容,什么找江宏博有事情,怎么也不曾听他说起过,这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似得,更加确定这猴子一定心中有什么事情。

灵儿有些着急的说道:“该死的猴子,怎么能留下这么一封信就离开了呢。”

“灵儿,还是吃完早饭,然后再想办法吧。”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白碧摇摇头,说道:“他应该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离开,今天早上都没有什么动静,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看来他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一切都准备好了的。”

“不对呀,这猴子也不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怎么离开也不说一声。”

“他从来都是这样子的,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也不管别人的感受。”

“你别着急了,先吃完东西,去问一下燕都主,或许他会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灵儿匆匆的吃了早饭,就到大殿之中去找燕玄风,结果燕玄风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加疑惑的灵儿,有些不知所措,但她认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什么事情,就着急得连和自己说一声都不行呢,她脑海中充满了疑问,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来。

结果到大门中问了那些守卫,才知道云凡是四更的时候离开的。

灵儿回到房间之中来,整个人的心情受了很大的影响,但又是摸不着头脑,相信去找江宏博肯定是个借口,那么除此之外,那他就是去找雪儿,在魔都这么久,也不曾听他说要去找雪儿的,怎么忽然就动了这个念头,她更加的不明白这里面的原因。

白碧看到灵儿在院子里犯傻,问道:“燕都主到底怎么说。”

“他都不知道云凡离开,要不是问了那些守门的侍卫,还不知道云凡是在今早四更的时候离开魔都的呢。”

“怎么能这样,离开也要打一个招呼吧。”白碧说道。

一旁磕着瓜子的白露说道:“估计他真是不想让你知道,才悄悄的离开的。”

“有什么事情非得这么神秘。”灵儿有一些生气。

“起码他已经告诉你,他是去仙城了,没有那么不负责任。”

“你们觉得这会是什么事情,连一声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呢?”

白露摇着头,说道:“这样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能知道呢。”

一头雾水的灵儿,真的有些慌神了,嚷着:“这该死的猴子,总是这样,一直都没有改变,想怎么就怎么,从来都是这样子的。”

白露听了,却道:“也许他是怕你担心。”

白碧问道:“不会他去仙城也是假的吧。”

灵儿却道:“不会,这应该不会是假的,猴子从孤山之中出来,也就是大半年时间,认识的人并不是很多,唯有仙城和魔都,除非他还想回孤山之中。”

“或许他真的是回孤山中,那里有他闭关修炼的环境。”磕着瓜子的白露说道。

白碧说道:“你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在胡说八道。”

“怎么能我的话是在胡说八道呢,云凡不是要修炼天魔秘笈吗?这么厉害的武功秘笈,就应该找一个地方好好的闭关,要不然怎么可能修炼成功。”

白碧道:“那魔都就没有好的闭关之地啦?”

“这倒也是,也许是他怕受到影响吧。”

有些不耐烦的灵儿嚷了一声:“你还是继续嗑你的瓜子吧。”

白露呵呵呵的笑着:“要是真的离不开,可以启程到仙城看看,看看他是不是要找雪儿私奔去。”

白碧踢了她一脚,说道:“你这大嘴巴,越来越会胡说八道了。”

“唉,知道我胡说八道,别信就行了呀。”

白碧看了一眼灵儿说道:“灵儿,你要去一趟仙城看看吗?”

灵儿琢磨了一下这件事情,最后还是摇摇头,要是云凡想让自己去的话,一定会提前和自己说得,让自己和他一同去的,但事实说明,云凡,并不想让她知道,应该也不想她跟着去。就这样还没有离开半步,就跟上去,十分不和自己那性格相符。

“你是在想,猴子不愿意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跟着去对吗?其实你大可不用这么去想,毕竟你们已经成亲了,你想知道就去,没有什么好想的。”

而这一刻,灵儿更想弄懂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云凡会这么早就就离开魔都,连告诉自己原因都不肯,这是他最为弄不懂的事情。趴在石桌上面。

白露看了过来,说道:“白碧这句话,我倒是支持的,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云凡到底去仙城干什么,你就跟着去,别在这里犯傻,胡思乱想了。”

灵儿没有说话,还是那样的沉默着。越想越觉得昨天的云凡有很重的心事,说道:“你们就不觉得昨天云凡心事重重的吗?”

白碧点头道:“觉是觉得他是有心事的,但是却看不出来。”

“我怎么一点也想不出,他的心事在哪里呢!”

“你别着急了,过两天就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白碧又道:“到时候就让燕都主写一份信,问一问云凡是不是真的到仙城去,又问问他们云凡去干嘛,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无精打采的灵儿此刻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白露笑了笑,说道:“我看猴子也不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和你成亲这一段时间,对你的好,我们都看到,他应该是迫不得已的,才不告诉你到底去仙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灵儿却道:“他回来也就三天,醒来也就两天,除了昨天怪了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心事。”

“是呀,我们也是一头雾水。”

白露看了看既要下山的太阳,说道:“好了,准备晚饭吧,别在这里琢磨这些了,只会给自己添加烦恼。”

“你不是还在磕着瓜子吗!怎么会饿。”

“我嗑瓜子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嘴巴停下来罢了,一样会肚子饿的。”

白碧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灵儿,你也别胡思乱想了,云凡不是说,处理好了事情就会回来吗!你也别担心了。”说着站起来去弄晚饭去。

院子里又安静了下来,灵儿也是无精打采的,这时候西面的彩霞已经开始形成,火烧云以不同动物的形状不断的出现,那霞光把地面也染成了淡黄的色彩。

灵儿有节奏的玩着手中的一颗石子,说实在的,她真的很想也启程到仙城看个究竟,但就是不能坚决一些,问嗑瓜子的白露:“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启程到仙城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那就看你怎么想的了,你要是真的想弄清楚,非弄清楚才会开心,那你就去弄清楚,别给自己心里负担就行。”

灵儿沉默着。

已经过了两天,这天黄昏,云凡来到那个曾经来过一次的地方,越是靠近那个地方,脚步也变得沉重了几分,他呼吸了一口气,喝了一口冰冷冷的水,有些树木开始落叶了。

经过几天的路程,对激动的心情起到了一个缓冲。

云凡踏上那个阶梯,来到了正义大门,很快迎来了几个人,大喊一声:“你是谁?”

云凡这抬起头来,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人也松了一口气,心里说着,总算到了,真恨不得找一个地方睡上一觉。舌干口燥,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咕噜噜的就是几冷水下肚。

在这时候,身后闪出一个人来,他在几天前参加了围困青龙峰的任务,围困青龙峰的人之中,又有几个人不知道云凡的。

这个人窜过来,笑问:“可是云凡。”

云凡点头的回过头来,他不知道竟然还有人认识他,抬头疑惑了一下,站起来,想起在大战嗜血邪王前一夜,自己睡不着,出来转的时候,见过的那个哨兵,笑说:“你是那天晚上和我喝酒的那个哨兵。”

那个高个子呵呵的笑起来,说道:“就是我,就是我,难得你还记得我。”

“记得,只是走得太急了,还欠着你们一顿酒。”

那个人呵呵的笑了起来,赶紧对身边的人说道:“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那个打败龙城北的年轻人,后来又大战嗜血邪王。”

那几个人一听了,瞬时眼睛就张的大大的,一时亲近了许多。

云凡笑着道:“呵呵,侥幸罢了。”

“可不是侥幸,那是真本事,要真的是侥幸,又不见别人侥幸的打败龙城北。”高个子说着。

那群人听了都纷纷点头,这些在仙城,虽然没有曾加那场大战,但是早就听说了云凡的事迹,都用佩服的眼光看过来。

云凡站了起来,问道:“你们回来可都好。”

“嗯,活着回来,都不容易,受伤的人都得到了救治。”高个子又道:“幸好那天你牵着嗜血邪王,要不然,可能还要死更多的弟子。”关心的问道:“对了,我听说你也受伤了,伤可还好?”

云凡道:“嗯,都是一些轻伤,不值得一提。”

这时候后面有一个当班的首领,听到有人在说话,也过来看个究竟,一下认出了云凡来,好像一场聚会般,开始客气的唠叨几句,也许因为共同经历过生死,这种亲切之感,就像老乡见老乡一般。

高个子好奇的问道:“对了,猴子,这么晚,你不是在魔都的吗?怎么忽然出现在仙城来?”

云凡说道:“嗯,是的,我来仙城是要找雪儿的。”

那些人当然知道雪儿的情况,也听说过他们的事情,但是江宏博下过一道令,就是不准随便说灵儿的事情。

一说到这个,那群人变得严肃了几分,没有多说雪儿的情况。

云凡见他们不愿说,也没有多问,但已经猜测出几分。

那个首领说:“好了,来了,先进来再说。”

这样云凡一下子被迎进来了,高个子问道:“云凡,你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仙城了吧?”

云凡点点头,看到身后的人散去了,问道:“灵儿的眼睛!”

“你既然不是第一次来,那一定知道雪儿住在哪里,你自己进去找她。”

云凡见他不愿多说,也没有多问。

十三浪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