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后驾到之邪帝有请

第47章 线索

梅婶在地上磕着响头,赫连柒倒也没有觉着她可怜。

能与芸娘感情好的人在府中不多,看来这梅婶平日也没少掺和芸娘的所做所为。

现在才是磕了几个响头而已,赫连柒把绿豆糕放回瓷碟中。

“行了,别在这里磕了。本郡主可不想真落下个欺辱奴才的名声,有些话要问问你。

你是何时收留芸娘在家中,芸娘身上可带有什么东西,和你说过什么?”

梅婶回想,“回郡主,芸娘是在五六天之前找上奴婢的。身上只带着几两碎银,给了奴婢一两。

那日,奴婢做好晚膳回家。在大门前碰上了睡着的芸娘,而后细问。

才知芸娘是与家中夫君起了口角,有些气不过。在门外等了奴婢整整一天,见她可怜才让她住下。

之后的两三天里,她总和奴婢问着郡主的出行。奴婢不知便没说,不过听说她在府外转悠。”

努力回忆着发生的事,梅婶老实交代赫连郡主问的。

“几两碎银”,“询问我的出行”,还有在府外转悠。

这些基本符合,这样说来芸娘就更不可能是杀死赵晓雷的人。

映月凉亭内,赫连柒向水中扔着金鱼的吃食。

对芸娘一案仍是毫无头绪,赵晓雨夫妇也仅是怀疑。没有人证物证,真是头疼。

水面因赫连柒扔去的吃食,而有圈圈水纹向周围扩散。

“兰溪,让你去查的事可有音讯?”

觉得一颗一颗的扔着没有兴致,赫连柒把木碟向下一翻。

吃的全都散落在水中,一只只耀眼的金红色争向而来。有几只鱼尾越出水面,把赫连柒逗乐。

“回郡主,今日时间太急。只查到一些街邻都知的琐事,这赵家兄弟一直是互不关心的。

赵晓雷本就是毫无作为的人,赵晓雨一直念着他的养育。对赵晓雷一家恭敬有礼,口碑不错。

而他内人就差远了,一天只会与街坊四邻拉家常。爱财善妒,还说赵晓雨和芸娘有情。”

兰溪收下木碟,兰诗递上锦帕。赫连柒对这些事可是感兴趣的,催促着兰溪。

“不过赵晓雨行君子之礼,洁身自好,只是听一听没当真。

这赵晓雨是中了进士,后来因为赵晓雷的缘故没有做成官。仕途毁了,在私塾中当个教书先生。”

兰溪有些为赵晓雨不值,能中进士说明他是有几分真才实学。可惜啊,她面露惋惜。

“兰溪,如果你是赵晓雨,可会恨自己的哥哥?”

赫连柒饶有兴致的问着,下意识的。“回郡主,会恨的!”

兰溪咬牙切齿的回话,赫连柒转过头问兰诗,“你呢,可会恨?”

兰诗还在看着水下的金鱼,却是听着两人的谈话。

“回郡主,这肯定是会恨的呀!就算是把自己养大的哥哥,也不能毁了自己仕途。

就算是平日不会流露出来,每当夜深人静时。肯定会有些怨恨,这是人之常情。”

赫连柒十分认同她俩说的话,若是自己,也是一样的回答。

那如此说来,赵晓雨也一定是有些怨恨的。埋怨可大可小,就不知他是真情还是假意。

手指放在石桌上,若是赵晓雨真是杀害自己哥哥的。那现在唯一说不过去,就是时间。

他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杀死赵晓雷,一定是有非杀不可的理由。

他的动机是什么?这是赫连柒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

长安陌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