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后驾到之邪帝有请

狂后驾到之邪帝有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罪证

没有细问赵晓雷,之后几天里芸娘就在王府外转悠。等着赫连柒出府,奈何昨日才遇上。

之后所发生的事,就是被京兆尹抓住。现在堂上指认的罪证,是自己杀了赵晓雷!

孙绍涵翻动宗卷文书的手指微微颤动,书卷上的一页是赵晓雨和妻子刘氏的供词。

“你这毒妇是要本官将你作案的经过说出来,你才能罢休,才能签字画押。

好,本官今日就当着灵慧郡主的面,还有堂下这些为你喊冤的父老乡亲说个明白。”

堂下寂静的氛围被打破,一道道目光盯着堂上的京兆尹。赫连柒也对他接下来的话,有些期待。

“那日,你与赵晓雷发生口角之时。你就把厨房的菜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与他。

第二天,赵晓雷去福源当铺赵李掌柜拿回了红玉珊瑚镯子。可他并未交还于你,而是自己藏着。

你又和他吵起来,不过他好似发现了你不可告人的秘密。反而硬气的回敬你,最后无迹而终。”

芸娘听着孙绍涵的叙述,和实际相差无几。可为何大人就确凿的认定是我杀的,心里不解。

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赫连柒,也对孙绍涵下文所知晓的真相好奇。

“而你却做贼心虚,你害怕偷窃王府珍品的事东窗事发。当晚趁他熟睡,你用飞凤金钗刺死了他。

你当时很慌张,将手中杀过人的飞凤金钗丢失在地。渐渐你恢复理智,才惊醒过来。

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衙门投罪,而是极力的掩饰罪证。因为你还有儿子,不能以命偿命。”

听到着,赫连柒倒是对这个芸娘有了一丝心疼。芸娘在世上活着的唯一盼头,就是儿子。

话罢,孙绍涵像是想到什么痛心疾首的事。将案台上的宣纸宗卷用力扔在芸娘跟前,身体站起来。

“你就将赵晓雷身上染血的衣服换成干净的,把染血的衣服扔收拾好。

第二天一早,你就匆匆忙忙的把衣服扔到城南的乞丐窝中,染血的地方被你剪下埋在家中菜院里。

之后,你就一直没有回去城西家中。害怕被人发现赵晓雷已死,更害怕官府怀疑到你头上。

就一直在赫连王府外转悠,直到昨日下午你才撞上出府归来的郡主。”

孙绍涵一口气把芸娘作案的经过说得明明白白,饮了几口茶水才又站起。

兰诗拿起桌上的青花瓷茶杯就要往跪着的芸娘身上砸去,幸好兰溪手快拦住。

“兰诗,你这是要做什么?这芸娘还没定罪呢,再说她的罪行自有京兆尹定夺。”

出声的是赫连柒,脑袋中刚想清楚芸娘的事。

转眼就见着气红眼的兰诗,以为她是气不过芸娘杀死赵晓雷的事,就呵责道。

赫连柒不说话还好,这毫不知情还维护芸娘的话把兰诗给弄哭了。

伴着委屈的重重鼻音,“郡主,奴婢就是气不过。这支飞凤钗是世子送给郡主的生辰之礼,她…

她怎么能偷出王府,还作为她的行凶物件。亏郡主还对她这么好,真是应该偿命。”

兰诗说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兰溪轻柔拍打她的后背。心里心疼妹妹,更是为郡主不值当。

长安陌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