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女反派

第47章 翠玉楼

十几名黑龙帮帮众倒在血泊之中,剩下的人全都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唯恐被盯上。

他们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衙门的捕快杀他们就像宰鸡一样简单。

他们很是庆幸自己没有跟着老大去大牢救人,没有招惹这帮捕快。

杀完人之后,赵青桐没在这里久留,带着人扬长而去,直奔翠玉楼。

那名叫孙六的黑龙帮帮众她也很守信用的放过了,并没有杀死,至于黑龙帮是否会对这个背叛帮派,出卖兄弟的家伙实行帮规,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翠玉楼是庆陵最好的青楼之一,特别是在头牌张莺儿成为花魁之后,使得翠玉楼的名声更大,隐隐有为首之势。

翠玉楼的内部装潢也是极为华丽,张灯结彩,莺莺燕燕,令人眼花缭乱。

来这里消费的宾客自然也是众多,来往之人络绎不绝,而且非富即贵,大厅内充斥着富绅公子哥的大声欢笑以及女伴的娇嗔,喧闹声不断,好不热闹。

就在这种热闹的时候,翠玉楼上的阁楼屏风拉开,一位妙龄女子抚琴的悦耳之声便飘了下来。

抚琴的女子容貌娇媚动人,柳眉朱唇,腰肢盈盈一握,正是庆陵今年选出的花魁,张莺儿。

“看,是张莺儿!”

“是花魁出来了,她可不经常出来献艺的,今天咱们有福气了。”

“想不到今日有幸得见花魁抚琴,真是一件美事。”

大厅内的宾客全都仰着脖子望向上方抚琴的张莺儿,议论纷纷,看着这位穿着薄纱,露出雪白肌肤的花魁,不由得吞咽口水。

不过场上也有其它的声音响起,一个书生怅然说道:“其实说起来今年的花魁是有水分的,谁还记得花魁大会上的那名女捕快吗?”

“我记得!当时我真的是惊为天人呀,这张莺儿虽美,不过仍有瑕疵,但那位女捕快绝对可以称为绝色美人啊。”旁边一人接道。

“就是,小生也觉得,论花魁的话,那位女捕快才是名至实归!”

几人在人群中款款其谈,谈论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大,但不知为何却偏偏传到了张莺儿的耳朵里,她只觉得格外刺耳,笑容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

就连琴声也不像之前那般优美动听了。

砰!

忽然一声巨响传来,惊动了翠玉楼内的人们,只见翠玉楼的大门被撞开,一个负责在门外迎客的龟奴狼狈滚了进来,满脸是血。

紧接着一群捕快便冲了进来。

见到这个情形,宾客们全都楞了一下,只要是庆陵的人都知道,这翠玉楼的后台是黑龙帮,有黑龙帮撑腰,平日里根本没人敢在这里闹事,谁也不曾想到衙门的人竟然会这般闯进来。

“衙门办案,闲杂人等退避!”褚兴庆大步走进来,朝着在场众人大声喝道。

不过衙门的威势实在是不容乐观,听到这话非但没人退避,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就像在看耍猴一样。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更是指着褚兴庆的鼻子骂道:“退你娘的蛋,打扰老子的雅兴,赶紧滚!”

褚兴庆一听,不由狰狞一笑,“兄弟们,教教他怎么做人!”

“是!”

几个捕快立刻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从翠玉楼直接扔了出去。

没想到捕快竟敢动手,在场的宾客这才觉得惊讶,全都露出愤怒之色,一片哗然。

“够了。”

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一个人老珠黄的老鸨从楼中走出,身边还跟着二十来个打手,手持棍棒,虎视眈眈地盯着一众捕快。

老鸨冷声道:“咱是开门做生意的,和衙门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要砸老身的场子不成?”

“当然不是砸场子了,我等受班头之命前来抓人,所以才让闲杂人等退避的,免得伤及无辜。”褚兴庆笑呵呵地说道。

“那你要抓谁?”老鸨好奇道。

“一个叫马斌的狗东西,杀了我们衙门的捕快。”

褚兴庆笑着回道,“哦,对了,他是黑龙帮的一个小头目。”

“嘶~!”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全都吸了一口凉气。

马斌是谁他们不认识,毕竟黑龙帮的小头目多了去了,不过黑龙帮的名号恐怕庆陵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们不禁怀疑这帮捕快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抓黑龙帮的人。

老鸨的脸色更是变了变,皮笑肉不笑地道:“差爷,这种玩笑可是开不得。”

“好了,不用和她废话了。”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赵青桐从门外走了进来,“老鸨,你只要告诉我马斌在哪个厢房就好,抓了人我立刻就走。”

“哇,是那名女捕快!”

“果然是人间绝美的女子,老夫今日不虚此行了。”

“真的比花魁还要美上几分。”

“什么叫美上几分?张莺儿和她根本没得比好不好。”

一见赵青桐到来,翠玉楼的宾客全都炸开了锅,兴奋无比的议论着,没人在意之前捕快嚣张过分的举动了,都在注视着她的绝美容颜。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

不过听到赵青桐的话,老鸨就没什么好脸色了,阴恻恻地道,“今天老身就站在这里了,我倒要看看谁敢到我翠玉楼里抓人!”

黑龙帮是翠玉楼的后台,再加上影响生意,老鸨自然不能让赵青桐上去抓人,更何况,她也没把这群捕快放在眼里。

“就是,来我们翠玉楼抓人,真当我们翠玉楼好欺负不成?”赵青桐还未说话,又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来者容貌秀美,神情高傲,正是那位花魁张莺儿,只见她望向赵青桐的眼中透着一抹嫉恨与怨毒之色。

她一直记着赵青桐,花魁大会上正是这个女人让自己丢尽了脸面,很多姑娘都在私底下取笑她,说她这个花魁名不副实,比起那名女捕快来说差远了。

所以她对赵青桐断然没有任何好感。

张莺儿迈着小碎步走到赵青桐的面前,忍不住掩嘴嗤笑道:“你也是,你说你一个女儿家,不在家好好待着,居然整天舞刀弄枪,跟一群大老爷们厮混在一起,也不嫌害臊吗?”

“闭嘴,怎么和我们班头说话呢!”旁边的褚兴庆当即呵骂道。

“怎么,我说错了吗,这么维护她,还是说你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有了奸情?”

哪知张莺儿毫不畏惧,狠狠瞪了褚兴庆一眼,“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你!”

褚兴庆当即气得半死,但他还真拿张莺儿没什么办法,他不打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可是庆陵的花魁,要是真打了她相当于捅了马蜂窝,不知有多少人会来找他的晦气。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

张莺儿得意无比,还欲再言。

不过这时忽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拽着张莺儿的头发将她扯到自己的身边,左右就是一顿响亮的耳光,抽得张莺儿天旋地转,满嘴是血,雪白的牙齿都飞出去几颗,直接破了相。

妖七OL

作家的话
最近不少人在说主角是金刚芭比呀,汗,小七起名无力,我准备把莽牛大力拳改动一下,只改个名字,换汤不换药,大家懂得。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