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在重启

末日在重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4章 怒火

女人完全被火焰吞噬,化作一滩灰烬散落四方,就在那孩子即将落到池底的时候,曾南甩过去一团黑气接住了他,并把那个孩子带到了他的面前。

那孩子的身体很弱,很瘦,几乎就是一个皮包骨,曾南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接住了他,他也不哭不闹,在他的身上,曾南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而那个舍弃生命保护自己孩子的母亲,可不就跟他妈妈一样吗?

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呐喊,半个时辰之后城堡里又恢复了平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但是墙壁的四周却似崭新的一样,没有任何烧灼的痕迹。

这便是怒火,来去无影,毁灭无形,但却足以置人于死地,焚烧万物。

怒火一点点变小,然后变成了拇指大小的火焰飞回到曾南的额头里,成了一个红色的图案,他的眼睛一闭一睁,还是冒着慢慢黑气的瞳孔,看不出丝毫异样来。

曾南腋下夹着的这个男孩,成了这群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他正准备离开,城堡紧闭的大门却被人打开了,许岸和陆斯走了进来,闻着那一股斥鼻的焦味儿两人都不禁齐齐的皱了眉头,陆斯左右瞅了一眼,也没有发现城堡里有任何的异样,不禁问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焦味儿?还有……人都去哪里了?”

许岸进屋之后视线便落到了三楼的那个缺口处,曾南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苍白的小脸上波澜不惊。

“你是谁?”许岸试着问道,曾南却没有回答。

“你把这里的工人都藏到那里去了?”许岸又接着质问道。

曾南转过身走到护栏边,手扶着护栏诡笑着道,“他们就在这个城堡里,与他们呕心沥血建筑的城堡完全的融为了一体,你们呼吸的空气里夹杂着的,也有他们的尸体!”

这一席话,吓得陆斯连忙捂住了鼻子都不敢呼吸了,“你把他们都烧成灰烬了?”

曾南嘿嘿的笑了两声,表示默认了。

“你是曾南,对不对?”许岸沉这脸问道,他对声音比较敏感,只要是听过的声音都会记住,再次听到的时候只需要稍稍辨析,便知是不是认识的人。

而这个声音他就在不久前听过,而且非常感确定,就是曾南无疑。

曾南咯咯的笑了两声,抬起了藏在帽子下面的脸笑着看着许岸,漆黑空洞的双眼里好似散发着某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让人瞅着畏惧,“好叔叔,你们几天,我还以为你们回不来了呢!”

本来是一句问候的话语,但搭着曾南怪异的声音,却让陆斯听着毛骨悚然。

许岸相对平静,他质问曾南道,“曾南,你为什么要杀死这些工人?”

这句话戳到了曾南的痛楚,但他却是极力的掩饰不想辩解,“我乐意,就杀了他们咯!”

对于曾南这般风轻云淡的描述,许岸不由得愣了一下,“那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了,你母亲会怎么想?我想他不会希望他的孩子是个杀人的恶魔!”

“她已经看不见了!”曾南低声说了一句,声音有些哽咽,不过却足以让许岸和陆斯听得明白。

“她死了,你们知道吗?她明明可以活下来的!”曾南大声的吼道,嗓子几乎都要撕裂了,两行黑色的泪水从他的眼眶子里流了下来,“都是这些愚蠢的人,他们该死,该死!”

随着这声怒吼,他身上的黑气也越加的浓烈起来,许岸见状连忙安抚道,“曾南,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给叔叔说,千万不要再陷得深了!”

“来不及了,叔叔!”曾南嘿嘿的笑了两声,一改面容,脸上的泪水消失不见,又换做了阴恻恻的模样,“我的手上已经沾了上千条人命,回不去的!”

“啊哈哈哈哈!”

曾南仰天大笑了一声,声音逐渐变成了坏人一贯爱用的重音,城堡里起了重重的黑风,飞“沙”走石,许岸也被吹得站不稳脚步,陆斯蹲在地上紧紧地抱着顶梁石柱,恍惚间,他好似看见了站在周围密密麻麻的“人”

但是他们的影子很薄,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许岸被围绕的沙石吹得睁不开眼睛,不得已和陆斯一样退到了柱子后面,睁开眼,便看见了站在假山旁边的一个身影。

是区修。

他佝偻着背,眼睛呆呆的望着他这个方向,嘴巴一张一合,会读唇语的许岸立即明了他的意思,他是在说,“出去,我要出去……”

许岸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区修看的并不是他,而是他们背后的大门。

可是,为什么城堡里会出现这么多人的虚影?而且看着还有一些脸熟的,难道说曾南把他们杀死在这里之后,他们的魂魄就被困在这里了?

还不等他思考过来,狂风就已经熄灭了下来,他快步跑到假山旁边,那里根本没有人的影子,当他再看上三楼的时候,曾南也不见了。

走了,他用体内的能量感受了一下,周围空荡荡的,平淡无奇,连一丝黑暗气息都没有发现。

许岸不甘心的跑上了三楼,护栏缺口处没了人影,他跑了整楼最后回到曾南方才站的地方,护栏口边放着一块铜镜,他拾起来看了一眼,发现竟是他们从鲁西身上夺过的那块铜镜,不过后面又被呲嘛给拿走了。

它怎么会在这里?是曾南留下的吗?

许岸把铜镜拽进了袋子里,老者的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我感受到了怒火的味道!”

“怒火?”许岸有些不解,“那是什么东西?”

“可以焚烧万物的恐怖存在!”老者轻轻叹息了一声,又隐逸了下去。

可以焚烧万物?

许岸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好奇,陆斯在下面寻了一圈又回到假山旁边,叫道,“许岸,你在上面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许岸答了一声便下了楼,道,“走吧,这里算是废了!”

“废了?为什么?”陆斯连忙跟了上去追问道,“那些工人呢,真的被曾南杀死了吗?”

许岸没有说话,陆斯又想起了方才看见的那些影子,又问道,“刚才刮风的时候你看见那些影子了吗?”

辜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