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昼1零境归来

第8章 四章续1

“根据曼切斯教授提供的报告,你的能力暂时无法使用,这可能与你超强的回溯能力有关。

但是每个新生入学的条件就是通过实习期,在这一点上我不能给你例外。”

儒泽在旁边小声嘀咕,这种偏袒新生的行为真的让他不服。

“这片古卷上面记载的古文字我也看不懂,可能是某种人类未知的古文字。”

儒泽知道学院的第一校董同时也是一位古文字研究者。

“我在中国的那段时间,中国的负责人差点丢了性命。

这片古卷得到的关注度超过了我的预料,我发布的悬赏令确实引出了心怀不轨的那些家族势力。

但是也引出了其他一些未知的势力。

所以你在实习期的任务就是前往中国做调查工作。”

“儒泽也会跟着你一起去中国的。”

亚伦补充道。

“我觉得调查工作他一个人就可以做好的,我就不用凑这个热闹了吧。”

看起来儒泽是真的不想去中国,毕竟他还要回学院参加炼金考试。

亚伦咯咯的笑了,这个老头总是能捕捉到一些小细节。

“放心,介于这次任务的随意性,我会安排一个基本的观察员跟随你们,而且你的考试我以校董的身份算你通过。”

这是在滥用职权啊,白童林都看不下去了,学院的校董私自给学生放假,这可以成为巨大的丑闻了。

儒泽等的就是老头这句话,这场中国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度假。

“带上古卷,它放在学院已经不安全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它的位置。所以不如让你们带去中国,反而更加安全。”

白童林接过那片有光泽的青铜片。

手上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它的抗拒,它已经沉睡了。

“中国那边的负责人已经在中国等着你们了,由他们指定观察员。祝愿你顺利完成任务。

同时关于那所医院,你还是忘了吧,因为我回英国之前已经得到消息,它消失了。

中国的负责人实地调查了那所医院,除了我们这一类人,全世界范围内的所有人都不记得这所医院了。

哪怕是从医院里出院的病人。

同时消失的还有你的母亲。”

亚伦说的很平静。

白童林的脸都黑了,之前曼切斯教授收到的短信都是真的吗?白童林有点恍惚……

中国BJ。

这是连续第九个夜晚了。

向曦曦听着窗外的雨滴声BJ干燥的气候在这几天竟然变成了多雨的天气。

躺在床上的向曦曦心神不宁,房间里的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都想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

她打开了房间的灯,灯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这里是公寓的第二十一楼,她的心处在亢奋中。

听力的范围也变得更广,楼道里轻微的声音都能够引起她的警觉。

电梯上升的声音,公寓的电梯正在向二十一楼靠近。

向曦曦平静的打开了窗户,今晚又将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眠夜。

……

白童林仔细端详着手里的青铜片,那么多人争夺的东西,就是这么一小块青铜片。

除了光泽好了一些,这就是一块普通的金属。

儒泽的单人宿舍里,加入了一张新的床,白童林端坐在上面,离开了中国十几天了,没想到又可以回去了。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儒泽耷拉着刘海,白童林被这个奇怪的造型吓了一跳。

“别踢我啊,好男不动手。”

白童林一脚踢在儒泽伸过来的手上。

“我这是动脚,麻烦你去中国之前收拾一下你的头发。”

白童林现在所有穿的衣服都是儒泽提供的,各种不合身。

最后只能找到一件儒泽几年前的衣服,白童林不由得感慨。

俄国大汉果然强壮……

突然一盆水淋下来,儒泽这个冒失鬼,走路的时候被绊倒了,白童林无奈的爬起来。

“sorry,看来今晚我们俩要挤一张床了。”

蹩脚的英语水平。

白童林咬牙切齿,忍住那种打人的冲动。

“不行,你今晚给我睡地上。”

白童林都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白老弟,你怎么能让学长睡在地上呢?我们还是分享一张床吧,我身材很娇小的。”

白童林默默的夺过儒泽手中的接水盆,走向接水处。

“我错了,我今晚睡地下。”儒泽看懂了白童林的意图,如果他不同意,另一盆水就会浇在自己头上。

贝尔法斯特时间凌晨三点。

好累,白童林睁开了眼睛,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抖动,这是过度透支体力的后果。

黑色的夜幕,但是这里绝不是儒泽的宿舍。

门!一扇敞开的门。

一束光仅仅照亮了整个框架,朴素至极的们,浅色的光无法照亮门内的黑暗。

“这是哪里!”

钟声响起,门内的黑暗被搅动了,有什么东西试图从里面奔出来。

累,好累,白童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肌肉瘫痪。

只有心脏还在跳动,将血液送往全身各处。

静谧的钟声,另一束光穿破了门后的黑暗。

破碎了,那道隔着白童林与门内的屏障,在这一瞬间破灭了。

门内的黑暗穿过们框向外涌出来,来势汹汹。

白童林慢慢失去了意识,他已经被黑暗包围了,它们在门内就闻到了白童林的气味。

一种能够让它们疯狂的气味。

可是他们无法逃出那道门的限制,直到这个男孩带来了那束光……

它们疯狂的啃食男孩的身体,直到所有的光都被覆盖。

……

“啊啊啊。”

白童林从床上尖叫着惊醒。

四下张望。

儒泽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从凌晨三点啊啊啊的叫到现在,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儒泽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昨晚确实没有睡着。

这里是儒泽的宿舍。

白童林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个画面真的太真实了。

应该是梦境吧。

白童林试图挪动身体,好累,就是这种体力透支的感觉。

“做噩梦了吧,整个夜晚都在床上滚来滚去,我还真以为你是小孩子了。”

儒泽的头发都凌乱了,一夜没睡着,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白童林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事实上白童林很少做梦。

阳光透过宿舍的窗台射进来,已经中午了。

儒泽直接从地上爬上床,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了他的鼾声。

冷水扑在脸上,白童林清醒了许多今天下午就要离开这里了,儒泽现在躺在床上和死尸一样,白童林不敢去吵醒他。

那道门,好像束缚住了门内的世界,白童林拍打自己的脑袋,不去想它。

宿舍的窗台上放着那片青铜片,白童林忍不住拿起了它。

变小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它的光泽依旧,只是体积变小了。

凌乱的花纹,在中间突然断了几条纹路,显然这块青铜片并不完整。

纹路的中央镌刻着几行像是古文字的字体。

这些纹路和古文字结合在一起就像是那条门的形状,虽然缺失了一角,但是没有错,形状一模一样。

或许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古文字,就是一种图形……

收起青铜片,白童林冷静下来,可能是想多了……

敲门声,白童林走出去打开了宿舍门。

门口站着曼切斯教授还有学生会主席洛莎。

白童林呆了一秒,瞬间“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一顿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宿舍门打开了,白童林和儒泽都穿好了各自的衣服。

“这里是男生宿舍,为什么会有女生进来啊。”白童林低声问儒泽。

“我怎么知道啊,教授都来了,还带着这个冷艳大小姐。”儒泽用飞一般的速度穿好了衣服。

男生宿舍的楼道里此时聚满了围观的男生,他们都是来看这位学生会主席的。

洛莎面无表情的扫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开门的白童林身上。

“我们是来接你们的,接到校董的信,恭喜你们获得实习期任务。”曼切斯教授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

这群学院的老头明明都在学院里,为什么通信都用接受信的方式呢?

老头就是老头,越古老的事物越会得到他们的关注。

尴尬的情况发生了,楼道里的所有男生都捶胸顿足的盯着白童林和儒泽。

“我们只是朋友,别误会啊。”儒泽感受到了楼道里的压抑的气氛。

朋友!杀人般的目光更加聚集在儒泽身上。洛莎几乎是整个学院的女神,多少男生试图靠近她。

但是冷艳美人的外号可不是白收到的,洛莎看待所有的事情都是以一种冷冷的态度。

正是凭着这种性格她一步步成为学生会主席,同时她也是同年龄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蝉联两届猎杀王,实力与美貌并存,更让全学院里男生羡慕的是她的出身。

法国公爵阿尔弗雷德的幼女,身世显赫。

这样的女孩,注定成为女生嫉妒、男生追求的对象。

“准备好东西,这次实习期除了中国方面派出的观察员,我特地说服洛莎跟着你们去中国。”曼切斯说话从来不观察在场的人员。

什么!还要一起执行任务!

男生们愤怒的眼神直接淹没了儒泽,一人一口口水都能吐死儒泽。

“不过,洛莎去执行的是另一项学院的任务,当然你们遇到困难,可是直接联系她。”

儒泽真的想让这个说话不合时宜的老头闭上嘴。

众目睽睽之下,白童林都感觉到了火药味,这个老头真的让人不省心。

墨迹夏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