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审计官

你好审计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财务部的“生存法则”

当简桔拿着检查表走进财务部,看到专门放凭证的档案室时,瞬间觉得这家公司的管理还挺正规。

放账册的架子高到屋顶,旁边放着专门的梯子,里面凭证摆放得整整齐齐,像一个个等待检阅的骄傲士兵,房间有专门的阅览区,放着桌椅、书架还有文具。

档案室是财务部办公室里的一个套间,打开门可以和外面相连接,关上门就是自己的小天地。

这个办公地点还挺不错的,简桔心想,她是个天生的乐观派,很容易满足。

就算是遇到了艰难险阻,也必定能想出,劝慰自己高兴起来的方法,她一直觉得“阿Q精神胜利法”未尝不是一种,值得学习的人生态度。

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随机抽检出一些会计凭证,核实一下相应的业务处理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及时。

她一开始当然不会知道,她将会越来越喜欢去翻凭证,因为这里面隐藏着无穷的乐趣。

简桔认真核对着检查表上抽出的相应凭证,确实有点机械、有点枯燥,但是自从她发现几张记账凭证后面,附着的原始凭证后-----

她就要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音来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公司的会计也太有才、太嗨皮了。

一张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凭证后面,附着一份欠款公司董事长的《濒临死亡通知书》。

上面还有这位董事长的1寸照片,这样真的好吗?算不算侵犯肖像权?

还有张同样业务处理的凭证后面,附着起安公司1个员工满脸淤青的照片,照片后面的解释说明是:

我公司员工去欠款公司追讨,不但未讨回账款,还被当场打伤、扔出厂外。

也有扬眉吐气的凭证,有笔应收账款全部收回,当初的坏账准备也相应冲回,后面居然附着讨债公司的《追债报告》!

大意是,讨债公司他们是怎样“坚守职业道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还有很多讨债的细节、手段。

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简桔顺便了解了,不少这一行的方法。

顺带还幻想了好几出,电影里黑社会老大带着一群“杀马特”发型的小弟,去讨债的剧情。

还有报销LV、Chanel、Prada、Gucci、Fendi奢侈品女包的,“这应该都是老板的老婆、女儿们买的,或者,还有情人?”

简桔有点嘲笑自己,怎么这么八卦?

她津津有味地翻着凭证,还是很认真仔细地,唯恐错过每一个细节。

当她查出几处微小的错误,去告诉刘晓庆,并问需不需要审计调整时,刘晓庆却说:

“做审计,不要局限于细枝末节,重要性水平以下的可以忽略,关键是要把握大方向。”

她后来才懂,这句话含金量很高,审计的工作太繁杂、数据太多。

如果真是一丝不苟、死磕到底,结果会是自己被累死,同时还会被客户骂死、被老板拍死、被同事鄙视死。

审计是没有办法做到完美的,对于重要性水平以下的小漏洞,要适可而止。

过了几天,简桔就基本和财务部的会计们都认识了,这里只有财务部经理――万易村一个男人。

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女会计们密密麻麻、弯弯绕绕的心思,演100台戏都绰绰有余了。

她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为这次年报找到,会计凭证的证据支撑,最好不要和这些会计们,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所以,她就一直尽量少说话、低头干活,对谁都是见面带着微笑,恭敬礼貌的。

对于起安公司女会计们的小帮派、小争论视而不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在财务部最好的“生存法则”。

当然,对于起安公司的一些八卦,简桔还是很乐意,在旁边默默倾听的:

谁跟谁好了、谁又对谁有意思了、新来的这个帅哥、销售部的那个美女、、、、、、一些半真半假的谈资,被描述地绘声绘色。

有时她还会被问关于项目组的事,齐凡,当然是首当其冲的焦点,比如-----

“小简,你们齐经理真是一表人才啊,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他谈过几次恋爱啊?”这是被问频率最大的问题。

“不好意思啊,我是新来的,不知道。”她每次都微笑着回答同一个答案。

幸亏有“我是新来的”这个护身符,回答什么问题都能屡试不爽。

“别说我真的不知道,就算我是天上管齐经理姻缘的‘月老’,我也一个字不能说啊。”

简桔心想,此时此地,不要搬弄口舌是非、守口如瓶,踏实干活、实践审计知识,才是有利于自己的。

“小姑娘,你还挺认真啊,一直埋头干活。可别让人折腾了都不知道,有必要这样翻凭证吗?”

她正聚精会神思考某个凭证分录时,耳边传来张会计的声音。

张会计是负责资产的会计,40岁,染着紫红色的头发,每天都化着浓妆,穿着大红色+大绿色鲜艳的衣服。

她是公司里的“元老”级人物,据说起安公司当初还是一个小作坊的时候,她就在车间里当统计员了。

她是财务部里的“小灵通”,或许,以她的年龄应该叫做“老灵通”。

她是传播各路消息,还免费给添油加醋的主力,同时也是“老油条”,有活能甩就甩,多一丝也不干。

财务经理万易村是5年前起安公司筹备上市时,董事长从别的公司挖来的,算是“空降军”。

对于像张会计这样的“老资格”,就算她什么也不干,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必要去招惹她。

否则,张会计真有可能去起安公司的高董事长那里,搬弄是非地告状。

高董事长一来为了稳定老员工的人心,二来为了自己“共患难、同富贵”的好名声,肯定会表面上支持张会计,万易村才不会让自己陷入,那种被动的状态。

所以,张会计平时如果心情好、又百无聊赖的时候,就自己干点活;如果不想干,就直接去找万易村,把工作推出去。

她无论怎么推活,万易村都不和她计较,她在财务部里真是顺风顺水、快乐齐天。

可是,在去年年报期间,她自己被罚了三个月工资,万易村因为她被罚了一整年的奖金,审计刘晓庆却被华诚事务所奖励了双份年终奖。

事情起源于,刘晓庆去年也是做的固定资产科目,因为要确定一下第2车间的价值,需要张会计提供一份当初修建车间时与工程方的合同。

张会计当时听了,一边剪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指着一个文件柜说:“就在里面,你自己找吧!”

刘晓庆早就听说过张会计的秉性,也不多说,就自己在文件柜里找了起来。

里面的合同真多、也真乱,这都是公司的重要文件,让张会计管理得乱七八糟。

不同项目、不同年份的合同杂乱无章,就像一个筐子里红豆、黄豆、绿豆让人眼晕得混在一起。

这些合同也是公司的“看家宝”啊,它们在柜子里拥挤着,一定每天都哭泣,为什么它们在这个公司里这么命苦啊?

看看隔壁公司重要文件的待遇,整齐的分类、宽敞的专用文件格,它们摊上张会计这样的管理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无处哭诉啊。

不过,这些文件的“新仇旧恨”让刘晓庆歪打正着地给报了。

刘晓庆找合同,看哪个都像是要找的,一打开又不是,一份文件足足找了两个小时。

“天哪,终于找到了,再找下去就要原地晕倒了!”她喜不自胜,站起来重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查看合同的数据,“不错!确实能合的上,也不枉这一通苦找啊!等等!这是什么?”

她刚轻松一刻的心,因为看到了不经意同时拿起的另一份合同,提了起来。

“这是正在修建的第3车间的合同,怎么和给我的那份不一样?

如果按照手里的这份合同,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要减少400万左右。”

刘晓庆一边想着,一边连忙起身向项目组办公室走去。

因为证据确凿,起安公司管理层只好承认:

他们将第3车间的合同金额造假,以便提高在建工程的预算,然后又将报表上虚增的利润,以在建工程的形式注入了企业资产。

审计A部张经理,连夜坐飞机赶来重庆,商谈结果是:

公司同意了利润下调的审计调整,同时给华诚的审计费增加了20万元。

其实这件事,任何一个审计如果遇到刘晓庆那样的状况,都会选择告诉项目经理,这涉及公司舞弊,也涉及整个项目组的风险问题。

她这样做,不是针对的某个人,而是她的工作性质决定的。

但是张会计却不这样想,她认定自己被罚三个月工资的原因,就是刘晓庆。

而且,她的损失不仅仅是工资,还有自己“老资格”的价值,当起安的高董事长亲自来到,由张会计管理的文件柜前面时,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怒骂了她:

“工程文件的事我不怪你,那不是你能决定的。但是,这些这么重要的文件,你是怎么保管的?

对,你是老员工,我平时也敬你三分,但前提是工作要做好啊!你这样,是给老员工们丢脸啊!”

张会计这些年积攒的脸面,几天之内就荡然无存,她在万易村面前也不能摆架子了,份内的活全部要自己做了。

她还感觉整个公司的人都在背后嘲笑她,然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刘晓庆!

张会计是个看不清事情、又钻牛角尖的人,刘晓庆就这样很倒霉地,成为了她的“仇人”。

月明乔

作家的话
才写了5章,居然收到邀请签约的站短了!
高兴地一天都觉得很不真实,我要加油!再加油!
亲们,可以放心地追下去了,我会去签约的,也一定会写完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