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第65章 65,不可逆转的改变

连滚了几十米,他才堪堪在湿滑的猎场上停了下来。他一个大字躺在草场上,任由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自己脸上,他却一点都没感到不快。

相反,他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快慰。

这种感觉并非来自环境,而是来自他的内心。他有了一种真实感,他感觉自己现在,才是真正的活着。

天空之中的乌云和暴雨在失去了霍法的精神力场后,逐渐平歇。

远处,一只大鸟盘旋地落了下来,她立在霍法身边,脑袋亲昵地在霍法脖子上蹭了蹭。

是玛雅。

霍法躺在草地上,侧头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说道:“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玛雅低鸣一声。

这时,高处,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爬了上来。

“喂,霍法?你在哪儿?”

玛雅昂头嘶鸣一声。

阿格莱亚终于看见了他,于是她也冲了过来。

可能是暴雨使草地太滑,也可能是刚刚经历的大起大落使她站立不稳,奔跑时半路上摔倒在地,也咕噜噜滚了下来,最后脸贴着草皮从霍法旁边蹭了过去,一脸污泥,狼狈不堪。

霍法头虽然疼痛,却也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这一笑牵动肌肉,肋骨疼得难受。

太真实了。

阿格莱亚起身后一抹脸,恼火地打了霍法一下,随后有些忍俊不禁。

终于,她跪坐于地:“喂,这是怎么回事呀!?”

霍法躺在草坪上,揽着玛雅的脑袋,微笑地转过头。

“没什么,只是在变形术上有了一点心得罢了。”

“一点心得!”阿格莱亚恼火地抱起了胳膊,撅起嘴巴。显然是非常地不开心。

霍法用肘子把自己撑了起来,说道:“快,帮我去看看米兰达,还有邓布利多。”

见霍法并无大碍,阿格莱亚爬起身,刚想回球场。

米兰达就扶着邓布利多从高处出现了。

玛雅在霍法耳边轻鸣一声,拍击着双翼离开了猎场。

看见躺在草地上的霍法和远处一群被电到昏死的神奇生物,邓布利多露出一丝惊诧的神色。几秒后,他对霍法点点头。

然后,他将米兰达往霍法的方向推了推,示意自己并不需要搀扶。

邓布利多独自走向黑巫师和神奇生物们倒地的位置,挥舞着魔杖,猎场的地面隆起,钻出一个又一个石头人,它们把施密特和他的宠物全都束缚起来。

随后,邓布利多带着那群石头人缓缓的离开了猎场。

米兰达显得十分踟蹰,她站在原地,低着头不敢看霍法。

阿格莱亚却已经怒气冲冲地蹦了过去,她开始走得跌跌撞撞,随后大步行走,步伐越来越大,最后猛地扑向米兰达,掐住了她的脖子,前后晃动起来,她满腹不甘地吼道:

“我的魁地奇啊!我的比赛啊!你为什么一定要挑今天来搞事啊,迟一天不行么!?”

米兰达小声说:“对不起。”

阿格莱亚:“我一年级,你知不知道一年级获得魁地奇冠军到底意味着什么!?”

米兰达被她晃得眼镜都掉地上了。她小声辩解道:“对不起,你明年再加油好了。”

“明年!!二年级?”

阿格莱亚气得跳脚,一瘸一拐的在草地上追着米兰达打。

“二年级的找球手一抓一大把,一年级的找球手可是几百年一个,一年级的找球手获得魁地奇杯的更是有史以来都没有.......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等我二年级再获得奖杯,那有什么稀奇的啊......”

霍法看着远处的两个女孩,他没有再撑着自己,再度躺在了草坪上。

乌云被阳光驱散,一抹光芒照射在他的脸庞上。

没有等他放松太久,阿格莱亚就气势汹汹地拖着米兰达来到了霍法身边。

“你自己和他说吧。”

说完,阿格莱亚抱着胳膊站在了霍法的右边。

米兰达低头走来,默默地扶起了霍法,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

霍法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示。

雨歇云散,米兰达没有在意地上的积水,坐了下来,坐在了霍法左边。

三人一同坐在古老的霍格沃茨猎场,看着远处苏格兰碧绿的群山。

这一次,他们进行了第一次正常朋友间的交流。

阿格莱亚:“你们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从开学第一天你和你爷爷就不大对劲。”

霍法叹了口气,“历史遗留问题。”

米兰达缓缓说道:“我们家族是一个移民家族,1870年普法战争时来到英国。对于德国巫师界而言,我们是背叛者,逃跑者,怯弱者。可对于英国巫师而言,我们又是外来者,窃密者。”

她用平静地声音说道:“我父亲一直有回到故土的想法,后来在遇到格林德沃之后,更是被他人格魅力所折服,成为了他的死士。

但我爷爷并不这么想,他经历过很多战争,认为秩序高于一切,所以后来.......”

霍法拍了拍她的手背,摇摇头,示意她不用继续这个话题。

米兰达笑了笑,沉默了片刻后又说:“其实阿德贝对我挺好的,父母去世后,他带我去了很多国家游玩,试图给我找到新的朋友。”

米兰达抱着膝盖,直视前方,但霍法知道,她在和自己说话。

米兰达轻声说道,“我可以理解他的痛苦,还有他的追求,但在格林德沃告诉我事实之后,他对我施加了遗忘咒,他不信任我,我实在没法原谅他。”

阿格莱亚倒吸一口凉气。

“遗忘咒?”

米兰达:“嗯。”

霍法默默地听着,没有再下什么评论。

他只是问道,“米勒呢?”

“我知道米勒的存在,事实上,他的诞生是我的期望,我曾希望有一天,可以把生命转交给他,然后从我厌憎的过去中解脱出来。”

她平静地说,阿格莱亚瞪大了眼睛。

“很多时候,我会把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交给他。他就像我的弟弟,很多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下不了手的事,他都会帮我做。”

“比如说虐我?”霍法咧嘴笑。

“嗯,”米兰达没有否认。

“还有杀渡渡鸟,告密。等等等等。我不是推卸责任,他做的和我做的没有区别。如果审判来临,我会和他一起承担。”

“你能控制他么?”霍法说。

“之前我没有和它交流过,也许我已经放弃了,不过今天以后,我会尝试和它沟通,就像你对我说的那样。”

她就这样坦然地承认了一切。

霍法觉得她挺可怕的,但又莫名觉得挺新鲜。

不过,来日方长,自己能战胜米勒一次,必然可以战胜他数次。现在的他,并不害怕挑战。

稍微一动,霍法觉得全身的骨头没有一处不酸痛的。他叹了口气。

“劳驾,你们能把我扶回学校么?我想,我应该去校医哪里躺上两天了。”

两人一人拉着霍法的一只胳膊将他扶了起来。

突然,阿格莱亚惊呼。

“霍法,你的眼睛怎么了?”

“眼睛,什么眼睛?”

米兰达挥动魔杖,用水滴变出了一块小棱镜,往霍法眼前一递。

霍法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瞳孔由黑褐色变成了淡金色,和雷鸟一模一样了。

这......!?

霍法顾不得两个女生在旁边,也顾不得身体疼痛。他赶紧挣脱出来,在身上到处摸了起来。

万幸,好像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么?

他问两个朋友,希望得到一些解答。

阿格莱亚叹了口气:“不知道,这种情况几乎闻所未闻。不过,你真的非常大胆,变身成为魔法生物很少有巫师敢去尝试。

只有眼睛发生了不可逆的改变,这已经是非常轻微的后遗症了。说起来,你真的应该感谢你那位雷鸟朋友。”

“怎么说?”

霍法不解。

“一般来说,阿尼玛格斯变身只限定于非魔法生物,魔法生物变形将带来很多不可预期的后果。因为巫师魔法和魔法生物的魔力运作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即使是变成普通阿尼玛格斯,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更别说是变成力雷鸟这种生物。

但是在你变身的时候,你那位朋友响应了你的精神,来到了你的身边,将自己的一部分能力和魔法转移到了你的体内,这才帮助你完成了变形的过程。否则的话,具体会变成什么样子。完全就是未知了。

毕竟,你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变身成为魔法生物的存在。”

......

霍法在两个朋友的搀扶下回到学校,首先去的是校医院。

此刻,校医院内人满为患。不少吸入毒囊豹毒气的学生都在接受校医莱纳的治疗。

在医院的消毒室,霍法洗澡检查的时候还特地检查了全身(特别是禁忌领域),然而并没有在身上发现任何其他的变化,除了眼睛变了颜色之外。(也有可能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指甲变尖了一点)

因为身上没什么大伤,只有眼睛变色的霍法直接被校医扔到了一边,给他开了张病床后,便不管不问。

周围有很多伤患,但是由于那场暴雨来的十分及时,所以并未有人受到太过致命的伤患。

只是很多人都是面色青紫,呕吐连连。

而那些坐的位置比较高,没有受伤的学生们则在议论纷纷,每一个人说看到天空有一只神奇的大鸟飞了过去。

有人说那是一只鹰,有人说那是一道神奇未知的魔咒,甚至有人说那是某人的守护神。

总之,众说纷纭,但谁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这种场面就好像一群麻瓜聚在一起讨论ufo一样。

不过,真正唤来暴雨的那个家伙,此刻正一动不动的坐在角落里,听着他们各自神侃。

刚开始,霍法还有些暗爽。但时间一久,他也就习惯了。

说起来,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已经是阿尼玛格斯的事。毕竟让别人知道,自己还得去魔法部登记,少不得又是麻烦事一桩。

除了两个朋友,霍法谁也没告诉。

不过,说起来,他虽然已经可以变身雷鸟,不过那是在巨量魔法恢复药剂的支撑下,才可以做到。

霍法本能的觉得,其他阿尼玛格斯肯定不是这样,因为他们都只是变成普通动物,而自己则需要花费大量的魔力和精力来改变自身的魔力性质,变成魔法生物。

如果按圣芒戈医院对次级魔力恢复药剂20加隆一管的报价,那么自己变一次身就需要100金加隆。

简直烧钱得可怕。

虽然有阿格莱亚这样一个魔药天才作为自己的同伴,霍法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可能并不太需要为魔药的事过于发愁,但霍法觉得自己没事还是少变身。

一方面没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二是他有感觉,如果变身次数过多,他真的会不可逆转的成为一只鸟人。

那样就太可怕了。

纠结于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