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第42章 42,命运的终点

天已经快要黑了。

森林环绕之间,密林上的斑驳天空呈现出了一种怪异的红色,一阵风吹过,几片干枯的树叶随风飘起,翻滚几转后,贴在了霍法的裤脚。

他在风中抬头转身,这才发现树冠之中,密密麻麻的挂着上百颗刺球。

就在两人震骇之际,树冠上,一颗果实缓缓打开,它张开绿色的翅膀,露出潜藏其中的青紫相间的身躯。

嘶!

它伸出长舌,对霍法吐了个信子。

原来是它!!

霍法立刻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它眼熟了。

蜷翼魔,施密特.鲁特罗夫的宠物,以脑液为食物的危险生物,这生物为什么在这里?

它在这里,施密特还会远么?

乔伊:“这是怎么回事?这种4X级别的危险生物,为什么会在这里!”

“记得上一次霍格莫德的袭击事件么?”

霍法面色苍白,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袭击……什么?那个携带危险生物的黑巫师居然躲进了禁林?你确定么?谁告诉你的?”

乔伊问了很多,霍法却一个都没有回答......他止不住地后退。

嘶嘶!

树冠上,数只蜷翼魔张开了自己的翅膀,一双双绿色饥饿的眼神在黑暗中亮起。

想到那封信,霍法咬牙切齿。

该死,这是陷阱!

蓄意为之的陷阱!

霍法看向乔伊,乔伊也是一脸懵逼和骇然,他弯弓撘箭,侧首说道:“你带那女孩先走,我殿后。”

霍法毫不犹豫,他冲过去一把将阿格莱亚拽了起来,阿格莱亚还在石头旁边阅读,丝毫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

被霍法打断后,她怒气冲冲地说道:“干什么,你知道我正解读的东西有多重要……?”

“闭嘴!福尔摩斯。”

霍法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他拖着阿格莱亚走向马匹,他不知道施密特在哪儿,但他必须在黑巫师出现之前离开这里。

可他刚刚走到马匹的位置,却发现阿格莱亚骑乘的那匹马在原地晃来晃去,喝醉了酒一样。

阿格莱亚十分担忧,她立刻想上去检查马匹出了什么状况。

但霍法敏锐地看见马匹后脑勺一个摆动的尾巴,他面色一变,立马拽住了阿格莱亚的手腕。

就在这一瞬间,一只浑身鲜血的蜷翼魔直接破开了马匹的颅骨,带着马儿的脑浆激射而出。

“啊!”

阿格莱亚高声尖叫,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咄!

一只利箭转瞬而至,将那只飞扑的蜷翼魔钉死在了树干上。

那只可怜的马整个脑子都被钻没了,它轰隆一声砸到在地,抽搐着死去。

乔伊:“别管它,骑另外一只。”

阿格莱亚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面色惨白,浑身颤抖。

霍法要镇定很多,他把阿格莱亚拉到了另一匹马身边。抽出了魔杖,说道:“上马。”

阿格莱亚往马背上爬,踩了好几下都没有踩上去。

霍法只能连抱带推地把身体颤抖的阿格莱亚推上马背,扶好她之后,霍法飞身上马。

此刻,黑暗的森林中,嘶嘶声和扑棱棱的声音不绝于耳。

霍法调转马头,迅速往来路奔踏而去,必须要快点离开这里。

他没有回头管乔伊,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优柔寡断,只会给对方添乱。他是成年巫师,又当了这么些年的猎场看守,自保肯定不是问题。

果然,乔伊在霍法身后连续开弓射箭,一只只蜷翼魔被他在空中射杀。

蓝紫色的血雨一蓬蓬地飞溅下来。

然而越来越多的蜷翼魔从四面八方的树林中扑棱棱的出现,弓箭逐渐显得捉襟见肘。

乔伊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魔法玻璃球,猛地往空中一扔。

轰!

一声巨响。

玻璃球触及蜷翼魔,在天空轰然爆开。

马背上的霍法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剧烈爆炸声,还有冲天的火光。

他稍微侧目一看,整个后方的森林都化作了一片火海。爆炸中心的树干瞬间化作齑粉。冲击波裹挟着树叶和泥土砸得霍法脸皮生疼。

来不及多担心乔伊,在冲击波的推送下,霍法看到好几个蜷翼魔翻滚着撞到了自己前方的树干上。

这些生物生命力极强,它们倒在地上摇晃了几下后,复又跌跌撞撞地爬起,对着霍法疾飞而去。

霍法不敢回头,只盼快点冲出禁林,回到学校。

可就在他驾马狂奔之际,两个蜷翼魔一下抓住了阿格莱亚肩膀的衣领,将她整个人从马背上拉了下来。那生物体型不大,力气竟然奇大无比。

“巴赫!”

阿格莱亚只来得及伸手尖叫一声,转眼之间,她就被蜷翼魔拉着凌空飞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靠!

霍法没来得及拉住对方。

他连忙调转马头。

拔出魔杖。

指着阿格莱亚大吼一声,“统统石化!”

魔杖一道红光闪过,阿格莱亚和两个蜷翼魔同时被石化在了天空。

然而事情并没有好转,被石化之后,蜷翼魔和阿格莱亚同时从近十米米多高的天空迅速坠下。

地面是密密麻麻的荆棘林!

这摔下来不死也得落个残废。

怎么办?

“羽加迪姆勒维奥撒!”霍法情急之下,他使用了漂浮咒。

然而漂浮咒对有生命的物体并不起作用,白光击中阿格莱亚,她依然不停的下坠。

该死!

霍法大脑转的飞快,快想想,快想想!

突然,一道魔咒划破迷雾出现在他脑海。

霍法抬起魔杖猛地一挥。

“倒挂金钟!”

一道金光闪过。

混血王子的魔咒果然和原著中描写的一样,简单而可靠。

阿格莱亚猝不及防一下被拉着脚脖子倒挂了起来,头朝下直接挂在了半空中。校服底的底裤和学生长袜全暴露出来,袍子把她整个上半身都盖住了。

霍法可没心情欣赏这一幕。

两个石化的蜷翼魔掉在了地上,这些生物魔法抗性很高,掉在荆棘上不到一会儿便拼命挣扎弹跳起来。

霍法跳下马背,快速跑到阿格莱亚倒挂的位置。踹开了几条最为尖锐的刺棘,顺便把两个挣扎的蜷翼魔狠狠踩死。

“金钟落地。”

霍法再挥魔杖,读完咒语,他伸手接住了下落的阿格莱亚。

整个人下坠的冲击力让霍法手臂一沉,他和阿格莱亚滚做一团,她那碍事的长袍把霍法整个人和荆棘都缠到了一起。

“咒立停。”

霍法解除了石化咒。

刚一解咒,阿格莱亚就直接在校袍里掐住了霍法的脖子。

“我要杀了你,霍法.巴赫,你那都是什么咒语!!!”

她发出一声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叫。

霍法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救了她,她竟然立刻翻脸不认人。

他暴怒地推开对方:“如果你以为尊严比命还重要,你他妈就别拉老子下水。”

阿格莱亚不说话了,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气得咬牙切齿。

霍法根本不想安慰她,他顾不上其他任何事情,三下五除二把校袍扯开,一个空翻跃起。

周围黑咕隆咚的,光线极度微弱。

霍法拉着气呼呼的阿格莱亚,试图跑回马匹的位置。

然而那匹和自己相处了一个月的小黑马却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它惊恐的四面看了一眼,自顾自地就跑掉了。

“靠!”

霍法怒骂一声,突然,他脚下一滑,不得不扶住树干才堪堪站稳。他踩到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

一股鲜血的味道弥漫进了他的鼻孔。

他下意识的弯腰看了看,地面上,一丝丝蜿蜒崎岖的红色缓缓流淌。看不真切。

“荧光闪烁。”

霍法点亮了魔杖。

鲜血到处都是,已经汇集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

他吞了口唾沫,将阿格莱亚护在身后不断后退,可越退,刺鼻的血味就愈发浓郁。

后退穿过一排冷松,阿格莱亚猛地肘击了霍法一下。他先是恼怒,随后当他转过身。

眼前的一幕让霍法从头凉到了脚底。

顺着阿格莱亚颤抖的手指,只见森林间,在惨淡的初生之月下。

一排排马人如石雕一样,站在地面上。

它们昂着脑袋,看着天空,数量至少有十几个。

它们颜色不一,毛皮光滑却黯淡。他们姿态看似高傲,但双手都无力的下垂。

一滴滴鲜血从它们脑门流下,流过它们欣长健硕的身躯,缓缓地滴落地面。

微风拂过它们的鬃毛,让它们的影子在地上微微晃动,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幅诡异惨烈的画面。

十几个马人,全都死了。

知晓未来的它们,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灭顶之灾,在他们每个高昂的头颅上,都包裹着数只吮吸脑浆的蜷翼魔。

空气中有着令人心悸无比的进食声。

霍法后退了一步,撞到了阿格莱亚,阿格莱亚死死地抓住了霍法的胳膊,她站都站不稳了。

马人是神奇生物,但它们和人类一样聪明,在某些方面甚至犹有过之。

能让这么多马人毫无反抗能力的死去。毫无疑问只有法力强大的黑巫师才能做到这一点。

施密特.鲁特洛夫必然就在附近。

“不要发出声音,和我离开这里。”

霍法用极低地声音说道。

阿格莱亚点点头,在死亡的阴影前,她已经完全顾不上和霍法的那点间隙了。

两人拿着魔杖,缓缓向反方向退去。

就在这时,眼前的黑暗突然分离出了一块。

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从马人之后的树林中站了起来,来到了林间的月光之下。

他这次没有带兜帽,一张日耳曼人的长脸上,一丁点表情波动都没有,他一边缓缓走动一边轻声说道:

“我还以为这些骡子有多受重视,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多了,没有人会在乎这一群低劣的物种。”

他走到空地中央,几只蜷翼魔从马人脑袋里钻了出来,停在了他的肩膀。

施密特歪了歪脑袋,平淡地说:“又见面了,等你很久了。”

那模样和邻居见面打招呼没什么区别。

但霍法却如坠冰窖。

毫无疑问,他掉入了陷阱。

施密特.鲁特罗夫已经以逸待劳,在此恭候多时。

霍法退到了空地的边缘,说道:“就这样安静地离开英国不好么,为什么还要来霍格沃茨这种危险的地方?”

施密特轻声说道:“我也很想离开,但我还有很重要工作没有完成,况且,小男孩,你拿我的东西还没有还。”

霍法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阿格莱亚一声惊呼。

“小心!”

危机感瞬间占据了霍法的大脑,他看到左右两边同时亮起莫名的光芒。

魔咒袭来!

在施密特分散他注意力的瞬间,他的两个伙伴同时对霍法发起了进攻。

纠结于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