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暮歌

时光暮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不堪重负的往事

你把自己的心锁住,让心筑成一座城,阻挡后面的所有来者,而这一切,就只是想保住心底某个人不被淹没。

两人走在热闹的广场上,周围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她随意的找了个凉亭坐来下。

心安望着夜空,说:“静嘉,你知道吗?我感觉人活在世上很痛苦,每次快被绝望淹没时我都望着夜空,希望它能带给我勇气,希望能看到韩林的身影,而不是就这样死去。”

静嘉知道她在挣扎,望着远处跳舞的大妈,缓缓地说:“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自己是在逃避,逃避这个世界,你想解脱,你害怕面对,但你有没有想过,有多少人在和你一起承担?他们或许比你还要胆战心惊,比你还要害怕,他们害怕再失去你一次,你凭的是什么这样过了七年?你才多少岁,人生才走过短短的四分之一,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要想站起来,还得自己给自己机会,没有人会被痛苦羁绊一生。”

她听完静嘉的话,在夜晚显得格外的铿锵有力,不容反抗。

这些道理她何尝不懂呢?

“以前,我有两个好朋友,顾安和韩林,我们在一个院里长大,从小在一起读书,一起玩耍,我们的父母都做了点小生意。七年前,父亲因为金融危机,加上经营不善造成资金链断裂,四处借钱勉强把空洞填上,他认为只要撑过危机形式就会变好,拿出大量钱财投资,造成严重的亏空,最后投资人卷钱跑了,父亲遭人逼债,一天到晚四处借钱奔波,不幸发生了车祸,那晚星星也很多。母亲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医生当即下了病危通知书,她接受不了当场晕了过去,我独自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痛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打电话给韩林,她知道后只说马上过来,可我不知道她会在来的路上车祸身亡……”

“我是真的不知道……”

心安哭得像个孩子,静嘉紧紧的抱住她说:“一切都过去了。”

心安就像没有听到,一直断断续续的讲着当年的事情。

这些压抑在她心里多年,如今像是找到宣泄口。

她说当年韩林送来时和父亲同一个医院,她看着韩林被推进手术室,看着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摇头说:“颅内严重损伤,病人送来时已经没有生命特征,节哀。”

她说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结局,医生的宣判也宣判了她的死刑。

她跪着求医生再救救她,求到韩林的父母来到了医院。

看着韩父韩母脸上的泪水,唯一能说的只有对不起。

苍白而无力。

韩母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遭遇车祸身亡,直到韩父签下死亡确认书她才相信。

她不知道是怎样站起来的,韩母看着她狠狠地说:“林心安,我不想要再看到你,请离我们家人远远的。”

静嘉很难想象当时的场面,父亲的病危,好友因她去世,千万的债务全都压在这一个小小的家庭里。

她说那一天已经哭得太多了,哭到后来尝不出泪水的味道。在医院的走廊里熬到第二天,看着父亲从手术室转到重症监护室,她抱着林母说:“韩林走了,永远的离开了。”

“是我害死的……”

“我是罪人。”

她无法面对不堪的自己,从医院跑出。

她一直往前跑,林母害怕女儿想不开,追着跑了出来,看着女儿跑到马路中间,那一刻林母的世界都崩塌了,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

心安站在道路上,想象着韩林被撞的画面,朝着天空说了句:“韩林,我来陪你,不要害怕。”

林母看着飞驰过来的车辆,将女儿抱在怀里,哭着说:“心安,你是爸妈今生唯一的寄托了,你死了要爸妈怎么活下去?”

她抱着母亲痛哭,哽咽着说:“我接受不了,好痛。”

“真的好痛……”

她没有停下来,讲了韩母始终不能接受女儿去世精神失常,韩父带着妻子远走他乡,移民去了瑞士再也没有回来。

而心安欠的这一句对不起再也没能说出口。

公园里人已散得差不多了,静嘉看着睡在自己肩上的人,心疼。

大树后的人不知道听了多久,走近对静嘉说:“我来。”

静嘉看是他松开了手。

顾安拿出手帕擦净心安眼角的泪水,眼底充满无限的柔情,抱着她小心翼翼地走到车旁,一路无言地送回了公寓,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对着静嘉说:“照顾好她。”

静嘉看着他走到门口,说:“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顾安转身,颔首。

静嘉看了心安房间一眼说:“我想知道后来她为什么来了金陵城?”

顾安沉思,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说:“韩林去世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还是不能接受,林叔醒后宣布了公司破产,变卖了所有资产基本还清债务,搬出原先的大院子,那时她绝食、自杀,靠着营养液维持生命,林叔整天守着自己的女儿,而她也害怕见到身边熟悉的人,因此林母拒绝任何人探望,爷爷心痛孙女提议换一个地方生活,一家人默默地搬来了这里。”

静嘉看着顾安的眼睛,见他没有不耐烦,继续问:“这几年你一直往返两地,为什么不要她知道?”

“我深爱她,不想她因为看到我而痛苦。”

静嘉听完他的话,完全没有感到吃惊,斟酌后问:“她发生这些事的时候你在那里?”

顾安听到这个问题时,眼中闪过一丝伤痛,这是自己一生的遗憾。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静嘉没有强求,随意地摆了摆手。

“你还有要问的吗?”

“没有了。”

顾安点头,道:“那我先走了,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静嘉嗯了一声,快要关门时着急地问:“你不打算和她在一起吗?这样就满足了吗?”

他转过头,缓缓开口说:“不是不打算在一起,而是准备打长久战,我会永远陪在她身边,相信有一天她会想开。”

以亦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