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暮歌

第11章 小心翼翼地深爱

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都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收当前,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今留下的只是满目苍凉。

唐父再提离婚无疑激起了盛母心底的仇恨,现在,她不想要离婚。

李娜死了,终于熬到头了。

盛碧大笑说:“那个贱人死了,为什么又留下小贱人再来祸害我的家庭?”

唐母坐在楼梯上朝着外面大吼:“唐清明,你想离婚,绝对不可能,想守着狐狸精生的女儿,你怎么不想想静嘉,静嘉也是你的女儿。”

“离婚,别想了,你这辈子只能和我过。”

“那个贱人早就该死了。”

“只要我盛碧还有一口气,你休想过好日子。”

……

……

静嘉楼梯上坐了很久,看着盛母的模样,鄙视了世间所有的爱情。

盛母所以不愿意放手,因为他还爱着唐父。

回忆从前的誓言,为何走着走着反悔了?

为何?

托付终身,不得善终。

爱得惶恐,为爱疯狂。

静嘉累了,看着这个家,疲惫不堪。

那个小时候带自己去游乐园的父亲不见了,那个以前低头给自己做裙子的温柔母亲也不见了。

他们爱得卑微,爱得小心翼翼,却还是走不到白头,是什么骗了他们?

是自己,亦或是岁月。

是不忠,时光是见证人。

它见证了誓言,誓言多么可怕。

誓言见光就死,誓言毁了期望。

陈亦阳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静嘉,打电话不接,留下一条消息就杳无音讯。

他给心安打电话,她说:“你过来,她很需要你。”

心安看着静嘉,从未落泪的她哭得完全不顾形象。

她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什么也没有问。

陈亦阳拿上车钥匙就往外跑,顾安准备问他事情,走出办公室的门就遇到,问:“怎么了?”

“她出事了。”

顾安抬手看时间,说:“我也过去。”

陈亦阳点头,他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直接去了蓝湾小区,到后敲门。

心安开门见陈亦阳,示意静嘉在卧室,正准备关门时,看到倚着墙壁的人,脸色瞬间苍白。

顾安望着她的眼睛,手紧握。

他直起身子,说:“好久不见”。

她愣住,想过万千种见面时的情形,但绝对不是这样唐突。

唯一没变的是那句“好久不见”。

久到她快记不清他的面容。

还好他又出现了。

心安胃在翻腾,她跑进浴室,对着马桶吐个不停,吐到眼泪都掉了出来,一直掉个不停。

她心里这座城谁都不能进。

顾安站在门口,看着她的无力,走过去将拥在怀里。

见她没有推开,说:“慢慢走出来,我不着急。”

她听着他的声音,眼泪不停地流。

他把她抱出了浴室,把空间留给陈亦阳。

心安没有挣扎,她沦陷在他温柔的怀抱中。

还是以前的味道。

以前?

以前早就不在了,还有什么以前。

如果还有以前,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

她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回韩林。

陈亦阳看着熟睡中的静嘉,看着她红肿的双眼,俯下身子亲她的额头,擦净她眼角的泪水。

静嘉思绪很乱,一直都睡不着,为了不让心安担心,装出熟睡的样子,听着她关门出去,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知道他来了很久,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装睡。

陈亦阳坐在床边,在他俯下身子吻她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再也没能藏住。

静嘉紧闭眼睛,以为这样就会阻止眼泪流出,可她低估了它,你越想要逼回它,它越要四处横流。

陈亦阳耐心地擦眼泪,他没有说话,关掉床头的灯,让她哭出声来。

静嘉何尝不知道他的用心,她哭出声来,眼泪打湿了枕头。

有多久她没有这样释放过感情了?

所有情感都压在心里,早已忘记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

静嘉哭到双眼干涩,在黑暗里,她握住他的手,那一刻心找到归处。

陈亦阳握紧她的手开灯,见她不适应,俯身替她遮挡了大部分的光,看着她红肿的双眼,轻吻。

静嘉望着他,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感又起来了,眼眶微湿。

他看着她又要哭了,轻声说:“别哭了。”

静嘉起身,躺在了他的怀里,说:“陈亦阳,你能给我一个承诺吗?”

陈亦阳不知道是什么承诺,温柔地问:“什么承诺?”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对我变心,我能接受和平分手,但我不能容忍你出轨。”

陈亦阳是何等的聪明,一句话就听出了端倪,看着静嘉说:“我把自己的心完完整整交给你。”

静嘉听了他的这一句话说:“那我要藏好了,别让人偷了去。”

“好。”

静嘉不傻,怎么不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呢?

她明知道承诺陪伴不了一生,可还是忍不住要了一个承诺,哪怕以后有变故,她不后悔。

陈亦阳低头看着她欢喜的表情,吻住了她的唇,轻轻地把它含在嘴里,反复吮吸着她的甜美。

静嘉闭上眼睛慢慢回应他,紧紧地圈住他的腰不松开,想要与他融为一体,相拥到地老天荒。

这样的爱情,小心翼翼。

以亦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