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有道

第47章 审!

“谁?”

蓝衫女子冷眼瞥过面前几个黑衣人,一手持着通体白色的凝血剑,透骨的冰冷剑气横扫过地面之时,留下一道道凝结的冰。

为首的人桀桀笑出了声:“小丫头,不让开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轻澜,他们不简单!”段君寒提醒道。

“嗯。”沈轻澜暗自提高警惕。

“药人我是一定要得到的!”为首的人此话一出,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应该是我们得到才是!”

竟又是几个黑衣人,似乎并不是同伴,只是目的相同。

“错了,应该各凭本事!”又有另外一路人出现!

沈轻澜神情冰冷,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她面不改色,也没有等那些人动手,直接先发制人,抬手之间,一道剑气凭空而过,朝着那些人而去!

“找死!”

凌乱的人影,交错的剑气,凛然的杀意,丝丝血的味道弥漫开来!

阴暗的角落里,身着一袭黑袍的莫天静静看着一切,心中冷笑不止。

“不过添了一把火,就引出了如此多魑魅魍魉!”莫天在心中暗暗道。

“虽然极力隐藏,但,里面可不止有魔修。”苍老的声音在内心深处响起。

“师尊的意思是……有道修?”分明同为正道修士,莫天却毫无一丝对同道做法的指责和痛心,反而玩味一笑,讽刺意味十足。

“没错,而且都是趁着云域域主和四宗门掌门不在之时,看来早已经有所图谋!”

“没想到不过是放出了段君寒是药人的消息,这些伪君子就忍不住了!”

“看来你对正道没什么好感啊!”

“自然,我虽名义上是林隐的徒弟,但他最重视的徒弟还是凌子尘,我取不取得名次不重要,只要凌子尘能够做到就好!”莫天冷笑,“我本不想对段君寒下手,但他偏偏救了我最恨之人!要怪……”

“就怪他自己多管闲事!”

“今夜会很热闹,我很期待还能出现个意外之类的。”

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将段君寒困在其中的光罩已经碎裂,也不知是谁用了什么法宝击碎的,但见此情景,来者无不心中一喜!

糟糕!沈轻澜神色一变,想要阻止那几个已经率先朝着段君寒而去的人,却被其他人围住,修为的差距令她已经有些挡不住。

如此动静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虽然云域以及四宗门门下陆续赶来,但来劫狱的人也在增多,且个个都是高手,一时之间,竟是僵持不下。

交错的人影,剑光凌乱,映着段君寒不知何时变得冰冷的神色,眸底的冷光泛泛,透着冰冷的杀意,对已经朝他而来的几人毫无在意,不过——

他到底没被带走,只因为有人挡在了他面前!

袁溪!

看着袁溪拼命阻拦那些人,段君寒眸底的杀意悄然散去,他问:“你怎么来了?”

“你出事了,几乎是天下皆知,我本就是要来救你,不巧赶上了!”

“可是……”段君寒还未说下去,就听到了凌子尘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上官睿!你想干什么?”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的动作不由得顿了顿,他们皆是修士,自然把那句话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

“上官睿?上官?”有人疑惑。

“上官睿?难道那个孩子没死?”有人清楚一些东西,言语间带着几分讶异。

“看来是那上官琰的孽种!”

……

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了呢?

在一步步走上审判台的时候,段君寒心中只觉得好笑。

发生什么?

不过是他让袁溪赶紧离开!

“袁溪,快走!”

然而,即便他出声劝袁溪离开,有人却不愿意!

是凌子尘拦下了袁溪!

不过是很不巧,师尊他们就在那时回来了,正好撞上了刚好到来的上官琰!

“上官琰,你究竟想干什么?”云苍愤怒不已。

“本尊只是来寻找自己的儿子罢了!”上官琰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知道的人几乎以为这只是个寻找离开家的儿子的普通人!

“上官睿?袁溪就是上官睿?”当云苍发出这样的疑问时,语气已经是十足的冰冷,脸上的神情是段君寒从未见过的阴沉。

“对!袁溪就是上官睿!”凌子尘的一句话几乎把袁溪逼到了风头浪尖上,也令下方一片哗然,场面一片混乱。

“段君寒!”上官琰开了口,“本尊等着你加入半步天!”

上官琰的一句话刚落下,所有焦点已经集中到了被绑在镇魂木上的他身上,那一刻,他只觉得心中一阵冰冷!

其实,现在回想——

不过是……

又被扣上一顶与魔道勾结的帽子罢了!

当触及到凌霜那带着怨愤的目光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心酸。

如果不是他,袁溪不会孤身犯险,被凌子尘一语道破身份,以至于不得不出逃,凌霜就是恨他,也并不奇怪!

如果不是他,陆少明不会被关禁闭。

如果不是他,沈轻澜不会受伤,众多正道修士不会受伤。

他,是不是就那么该死?

“你可知道,东云子前辈并没有醒来,反而彻底死去?”

“没想到你的血反而害死了东云子前辈!”

师尊的话在脑海中回响,段君寒淡淡勾唇,这又如何?他从一开始就说过,他体内有离心散之毒!

他是药人又怎样?他的血可以救命,也可以杀人!

“段君寒,你可知你错在何处?”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段君寒猛然回神,锁灵链已经取下,但他本就身上有伤,就是没伤,他也没那个能力逃!

聚仙山上,审判台的前方坐着的,中央赫然是云域域主白秩,左边是云苍、林隐,右边是萧筠、无果大师,各门各派则是在审判台的左右两边落座,无一不把目光放在那孤身一人站在那里的段君寒!

有来自陆少明、温倩等人的担心,有被段君寒打伤的人的愤恨和幸灾乐祸,也有一些惋惜感慨。

“错?”段君寒呢喃着这个字眼,然后,他勾了勾唇,“我错在误伤别人!”

“只是这样?”白秩脸色一冷,“段君寒,你不仅杀了莫轩,对同道下手,而且还同上官琰那个魔道妖人的儿子有所关系,你可知罪?”

“知罪?我段君寒没有杀人便是没有杀人!”

一听这话,白秩猛的起身,怒斥道:

“莫轩死于极影流光诀,而偏偏只有你修炼此等上乘功法!你还敢抵赖?”

“众目睽睽之下,你还维护上官睿!”

“身为天澜派弟子,你非但没有做到秉持正心,还残害同道,勾结魔修……”

“你,罪无可恕!”

这番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或惋惜,或幸灾乐祸,或同情,或痛恨。

在这一刻,蓝衫女子步步走出,竟是走到了段君寒身旁。

“弟子沈轻澜请求各位掌门和云域域主明察!”她这样说着,竟是朝着前方座上的几人跪了下来,“段君寒行事坦荡,此前又多次救弟子性命,面对上官琰,尚且毫不畏惧,甚至险些死于上官琰手上!”

“段君寒待同门极好,与莫师兄更是如同手足,他并无残害同门,勾结魔修之心,此事一定有所误会,弟子……”

“愿以性命担保!”

此话一出,段君寒瞳孔微微睁大,他看着跪在他身旁的女子,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弟子陆少明,也愿以性命担保!”陆少明也走了出来,在沈轻澜旁边跪下,丝毫不顾及从上方传来的萧筠那不赞同的目光。

“弟子温倩,也以性命担保!”温倩不顾自己师尊的愤怒,毅然走出,也同样跪下了!

“弟子陈光/谢宛青愿以性命担保!”陈光和谢宛青同时走出,同时跪下。

几人的行为令段君寒心中一暖,却也很是担忧,他知道,光是“残害同道”这个正道禁忌,他已是在劫难逃,他们根本不该也卷入这件事!

而他,本已辩无可辩,世人只知道他身上的罪名——残害同道,勾结魔修!然而,这一刻,看着跪在他身旁的几人,有朋友,有同门,也有……

他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沈轻澜身上,微微勾唇,然后,他跪了下来,一字一顿道:

“师尊,弟子无罪!”

“你们!”白秩脸色铁青,旁边的四人脸色也同样不好看!

萧筠有些后悔,他就不该放陆少明出来,就该一直关着,做什么不好,非要把自己也扯进去?

云苍眼神冰冷,林隐眼神复杂,无果大师则是默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而周围的人惊骇之余,也等着看接下来的发展。

凌子尘没有感觉到手心的疼痛,他只知道,他的心,痛了!

看着沈轻澜毫不犹豫说出“愿以性命担保”这句话时,那一刻,他恨极了段君寒!

为什么?母亲护着上官睿就算了,为什么他心中所爱,竟以性命护着别人?

段君寒,宗门第一你要同我争,就连心爱之人,你也要跟我抢!这一刻,凌子尘几乎恨不得杀了段君寒!

在这时,云苍站起,朗声开口:“很好,你们有维护同道之心,但……”

“身为天澜派弟子,段君寒残害同道,更与魔修有所勾结,已是人尽皆知,罪无可恕!”

“身为师尊,云某教出如此徒弟,云某确实有罪!”

“段君寒为云某亲传弟子,故而,这孽徒由云某亲自处置!”

话音刚落,灵力化剑,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中,在沈轻澜几人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在段君寒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匕首大小的光剑眨眼之间已经刺入了段君寒的丹田中!

噗呲!

迅速惨白下来的脸色,被粉碎的丹田处强烈的疼痛袭来,段君寒一时之间险些就此昏过去,心中一片冰冷,仅残留的一丝清明让他明白一件事——

十年修为,一朝尽废!

而让他的心变得更加冰冷的是云苍接下来的话:

“自今日起,段君寒不再是我天澜派弟子,也不再是我云苍的徒弟!”

“段君寒残害同道,勾结魔修,罪无可恕,现修为已毁,并已逐出师门,之后,罚段君寒入无间之渊,受百年之苦!”

程序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