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此一剑

只此一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3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大家都说人的寿命有一百年。

可实际上,能活到七八十岁都算的上是高寿了,在东鞘州人们安居乐业,生活要比其余三州的人要安逸不少,可惜除了少数“天赋异禀”的人之外,大多也就活到七十岁刚刚出头。剩下三州本就生活艰难,天灾人祸不断,能活到六十就已经烧高香了。

能活到一百岁甚至往上的真的都是个顶个的妖孽,人数极少,少到大部分都会被世人传颂记载的地步。

当然这些说的是不修炼或者修为不高的普通人。

修炼内力的武者本身而言要比普通人长寿不少,不算平日里经历血雨腥风横死或是带伤带病的情况,很多天纵境巅峰都可以活到一百岁以上。

至于无涯境,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能活多少岁。

一来因为无涯境大多本就孤高于世外,不染尘埃,流传的消息极少,最为确切的情报大概是神剑州上一任州主莫氏的最后一位掌权者莫永顺,他是所有已知的无涯境中活的最久的一位,活了有一百八十岁左右,当然他未必是活的最久的无涯境,因为无涯境大多生卒不详,莫永顺也就是因为被宁国忠篡位,他的生平才得以流传出来,大多都是些污点。

二来无涯境就是目前修炼内力的顶峰,换言之无涯境大限就是人类的大限,很少人有闲情去探究这种事,达不到的人没有研究的必要,达到的人又多是像南仲田那般一心放在更高更远的地方。

三来有两个人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活着还是死了,他们两个人都早已过了两百岁。

一个人叫做薛仁华,是无名山庄上一代唯一还活着的人,本就云游天下踪迹成迷,又是单论武力的天下第一人,这些年不显山不露水,也没有人敢去或是能去确认他到底是死是活。若是他还活着至少也要有二百岁出头了。

还有一个人,说人或者有些不确切,因为准确来说是一座坟。

这座坟存在的时间甚至还要往前追溯到前朝之前,那个“巫”还存在的年代,那个无名山庄还被误认为是仙人所在的年代,大约有八百多年了吧。

那是一个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门派,其名声在当时甚至可以匹敌现在的无名山庄,它的名字叫做“拜血庙”。

拜血庙的最后一位庙长梁血巫是一个奇怪的人,在当时以拜血庙的实力势力,无论是一统天下还是独善其身都绰绰有余。

梁血巫却选择了最为诡异的选择——覆灭拜血庙。当时鼎盛至极傲视整个剑洲大陆的拜血庙就因此灰飞烟灭,连带着“巫”的统治力也极大的衰退,才渐渐有了内力,有了武者。

妖兽森林里就有这么一座比大多数山丘还要高大的坟头,这里面不光埋葬了梁血巫还埋葬了盛极一时的拜血庙的全部。

梁血巫覆灭整个拜血庙的故事也在整个剑洲大陆上流传很广,故事也很简单。

梁血巫提议搬迁拜血庙的宗祖庙并建设全新的宗祖庙,这是个很合理的提议。拜血庙的修炼之法最为重要的就是历代先祖灵位所在的宗祖庙,每到一个时期这宗祖庙就会翻新并且寻找风水宝地进行乔迁。

虽然费时费力,但以当时拜血庙的势力而言还不值一提,更何况当时拜血庙执剑洲大陆牛耳,这般大动作也算昭告天下此代庙长无意搅动江湖血雨腥风,各家门派也对此事鼎力相助,算的上当年的一大盛事。

新的宗祖庙正是现在的那个坟头。

具体梁血巫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无人知晓,但当时拜血庙宗祖庙乔迁大典,整个拜血庙和当时各家门派观礼的人全部都埋葬于此。

这件事虽然透着诡异,但也不至于因此就让人觉得这梁血巫八百年之后还能活着。

还有更诡异的事。

这座大坟纵然再诡异,但不可否认其中埋藏着令整个剑洲大陆八百年来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巨大的财富与力量。

总有人会去一探究竟,而且一代又一代趋之若鹜。

无一人生还。

其中甚至还有无涯境的绝顶高手不止一人。

这座坟再大也是有限的,里面的机关也是有限的,纵然有再多机关能产生的威力也是有限的,可它埋葬的人目前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似乎都远远不到极限。

人们觉得这座坟是活着的。

渐渐也没人再去找死了,这座大坟也成了人们心中的禁地。

整个剑洲大陆与这座大坟相安无事了很长时间,剑洲大陆这一代人甚至根本不了解这座大坟,早就把它遗忘了。

南仲田虽然不能算是这一代人,他也仅仅只是对这座大坟有一点点印象,但现在不一样了,不然他也不会刻意去看这一眼。

陨落在这座大坟的其中一名无涯境复姓慕容,和其一同被埋葬的还有绝世名剑——天舞剑。

这条信息在这几天伴随着各种天舞剑的传说和这座大坟的传说引爆了整个江湖。

也就在刚刚南仲田得到消息,两个月之后,神剑州东鞘州和三座大城将联手共同探索这自古以来整个剑洲大陆最为诡异的坟墓,同时广发英雄帖邀请各路豪杰共襄盛举。

单是天舞剑还不足以让南仲田去关注此事,即便这柄剑确实要比他的佩剑强上一些,即便据说这剑也暗藏了可以指明争夺南鞘州失败的慕容家族的大笔财富所在的讯息......

这天下很多事南仲田早就不放在了心上,可不代表没有事可以引起南仲田的好奇,比如那座大坟,比如无名山庄,还比如神剑州与东鞘州。

刚刚应底下官员的请求多看了一眼,却意外的发现这些东西全都汇聚在了一起。

南鞘州此时或许没有掺上一脚的必要,但并不妨碍自己过去看一看。

一个人经历了五六年漂泊,回到故乡都会有物是人非之感,很多留存于记忆中的东西都会渐渐改变,年轻的时候还好,更多的是新鲜感,越老越是留恋,越是对新东西感到厌恶。

这道理即便南仲田算是无涯境里比较年轻的他也很是明白,毕竟再年轻他也已经有七十多岁了。

甚至他还明白活的越久,看的越多整个世界都变得物是人非,没多少令人感兴趣的东西了,甚至一个个都变得讨厌起来。

七十岁如此,八十岁,一百五十岁,两百岁,甚至八百岁又该如何呢?

老而不死是为贼,自己虽然也不小了,即便有很多厌恶,但其实自己能对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有所包容,而比起厌恶对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好感自己更有好感。

无论他们想干什么自己都应该去好好看着。

缘了夜不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