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有琉璃映暖光

第379章 番外2:冷竹萱苏遍凉(完)

第二天,苏遍凉和冷竹萱商量好之后在小区买下了一个停车位,自己则出门提车,顺便买两台高配置的电脑。

手里有这么多的本金,不一定要去企业里打工,完全可以用这些钱做投资,或者进入股市。

他和冷竹萱两个人生活,其实用不到太多的钱,但是他必须积攒更多。

苏遍凉没想到前一天刚见过,第二天夏临川就找到他。

两人选在一家咖啡厅二楼靠窗的位置。

苏遍凉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冷凉的眸子,没问他找他是有什么事,镇静自若地坐着等他先开口。

继昨天之后,夏临川又把人认认真真打量了一遍:“说实话,我怎么也没办法把那个泄露商业机密的囚犯和苏先生您想到一起。”

原来是把他查了,苏遍凉抬了抬眼皮,姿态有些懒:“这是见面的主题?”

“你在耽误竹萱。”夏临川一改随性的态度,彻底沉下脸:“你的案底摆在那,以后很难在企业找工作。照现在竹萱工作室的发展势头,她以后势必会被很多上流知道,到时候查出你这个男朋友的案底,她会陷入什么样的境地你想过么?三年的辛苦你一个污点就能把它给毁了。”

夏临川这些话可以说是诛心了。

苏遍凉睫毛颤了一下,脸色隐隐发白。

“你入狱三年,竹萱就等了你三年,一边等你还要一边辛苦建立她的工作室,你呢?你有付出什么吗?”夏临川越说越激动,他替冷竹萱感到不值,“有这样好的人爱你,还有什么值得你心术不正去做那些事?”

苏遍凉觉得喉咙很干,心脏也在被什么东西灼烧着。

可即便这样,他看向夏临川的眼神也没有丝毫退缩怯懦,开口的嗓音沙哑冷冽:“你是谁?”

你是谁?就算你说得全对,可你有什么资格来评论我和冷竹萱的感情,又有什么资格痛斥我的罪行?

夏临川被这简单的三个字噎住,脸色变得很难看。

夏临川:“就算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我也不愿看到你毁了竹萱的事业。”

“你认识她几年?”苏遍凉又问。

“工作室建立的第二年起我就一直陪着她。”夏临川再也不愿意念出工作室的名字。

“难怪……”苏遍凉轻笑:“你不了解她,算不上什么好朋友。”

说完他站起来:“你的意思我已经收到,辛苦了。”

苏遍凉走出咖啡厅的时候,意外发现外面下雪了。

天上乌云密布,好似集体灌了铅似的,昏沉地开始飘飘洒洒抖落雪花,一片一片,像鹅毛。

苏城的冬天阴冷,苏遍凉看着渐渐被雪铺白的树梢和地面,景象无疑是美的,可冷意就这么突然钻进了心里,刚好黏在残缺的那个口子上。

他不动声色的拉紧大衣,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刚把暖气打开,冷竹萱的电话就打进来。

冷竹萱:“苏遍凉,你快看看外面,下雪了。我去年都没见到这么大的雪,你一来它就下了。”

苏遍凉望向窗外:“嗯,我在看。”

“那今晚我们吃火锅怎么样?就在家里。”冷竹萱建议。

苏遍凉:“好。”

因为他从出来到现在都是这样寡言少语,所以冷竹萱一时间没察觉出不对劲,只是问他:“那你有空去超市买食材吗?还有锅也得买,我一个人住没在家做过火锅。”

后半句苏遍凉听得心里一疼,下意识应了好。

“嗯,我今天早点下班,回去和你一起看雪。”冷竹萱明显很开心。

被这种情绪感染,苏遍凉轻起牵起嘴角。

“那我先挂电话了?”冷竹萱问,问完又叹气:“唉,我现在就想回去。”

苏遍凉:“先去忙吧。”

等那边挂电话了他才放下手机,看着车盖上落的雪,出神很久。

在客厅安装电脑的时候,屋外已经是一片白,看起像是整个世界都干净了。

人们喜欢雪,也许是喜欢它这种无暇的干净吧。

苏遍凉坐在那儿,看着雪片一点点往下落。

冷竹萱说离不开他,他也舍不得她的依赖。

为了这点私心,他放任那些不好的可能性,也不顾可能在未来的某天,自己的污点会给冷竹萱的努力带来重创。

他不是完美的,他是残缺的,给冷竹萱的爱也是残缺的,但对于他来说,这些是他的全部……

最后是手机铃声把他唤回神。

冷竹萱:“你在家吗?”

苏遍凉:“嗯。”

冷竹萱:“快走出来,走到阳台。”

苏遍凉照她说的走到阳台,视野跟着脚步变得开阔,外面的银装素裹真真切切映进他眼里。很壮观,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冷竹萱:“低头,往下看。”

苏遍凉走到围栏边往下看,只一眼就被楼下的画面吸住了心神。

地面早就被雪花铺满,此刻完整的雪面上突兀的多了一串脚印,冷竹萱站在脚印的尽头,身穿米白色大衣,手里捧着一束腊梅花,正仰头冲他笑得明艳。

苏遍凉瞳孔颤动,他没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觉得心脏被什么给击中了,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

她怀里的腊梅没有用彩纸包装,只是用一根白色彩带缠好,鲜黄的腊梅花艳丽娇俏,抱着它的人笑得同样明艳绰约。

苏遍凉深吸一口气,退出阳台快步下楼。

地面上很快多了两排脚印,他走到冷竹萱面前,喘着气,说不出话。

“怎么下来了?”冷竹萱笑着往前一步:“花好不好看?我在徐大爷院子里剪的。不想剪太少,多了又怕他生气不给我带走。”

苏遍凉看着她说笑的样子,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四年前,他和她在江边初遇的场景。

那时候她也是笑着跟他说一些趣味经历,只是没有像现在这样饱含情意。

他做不到的,苏遍凉想,他做不到离开她。

“怎么不说话?”冷竹萱去碰他的手,被他反手握住,苏遍凉抿着唇,一言不发地把人牵上楼。

冷竹萱拿着花很茫然,这是怎么了?

门还开着,苏遍凉牵着她走进去,在冷竹萱踏进门的一瞬间将她压在门后。

动作太大,以至于嫩黄的花瓣抖落了好几片。

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冷竹萱微微睁大眼,不明白此刻是什么状况

苏遍凉低头凑近她耳边,呼吸有些不稳,他把手伸向那束花:“花很好看,但是……”

他吻住她,急促又热烈,关押了几年的情感在这一刻全部被释放出来。

冷竹萱还没听到但是后面是什么就迷失在他的亲吻里。

花束掉在地上,她攀着他的肩膀,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湿热起来。

冷竹萱听着耳边渐沉的呼吸,闭上眼,脖子后仰,模糊地念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这一次,她终于听到了某道屏障碎裂的声音。

高跟鞋落在门边,大衣半挂在卧室门口,缠着柔软卷发的酒红色发带落在浴室前的地毯上,水声阵阵,雾气裹着香气,濡湿了洗漱台上的玉镯。

……

苏遍凉帮冷竹萱吹干头发,摸了摸她泛红的脸:“今晚先不吃火锅。”

“为什么?”冷竹萱皱眉,她很困,几乎睁不开眼。

“因为你撑不了吃那么久。”苏遍凉道出事实。

冷竹萱还在飘的神智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撑那么久,不过既然他说了不能吃,那就不吃了吧,“嗯。”

苏遍凉帮她盖好被子。

把买回来的整只鸡放锅里熬汤,好了之后把鸡肉撕下来拌上酱料,因为汤熬得比较久,所以弄完这一切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

苏遍凉把人从床上抱起来:“先吃晚餐再睡。”

“嗯。”冷竹萱下床,刚站起来就踉跄了一下,苏遍凉上前一步把人扶好。

冷竹萱吸气:“有点腿软。”

苏遍凉偏过脸,有些不自在:“我扶你出去。”

“嗯。”

冷竹萱吃饭的时候心情很好,一来是饿了,二来是终于满足了。

在那之前她总忍不住觉得,她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她完了。

所以当被温柔抱着的时候,冷竹萱真的感动。

其实她何尝不知道他那是对自己的珍重,在没有心爱之人的时候自己也根本不会有这种纠结和烦恼。

冷竹萱看向他身后,发现那束腊梅花被他插进了电视旁边的白色瓷瓶里,颜色仍旧娇艳热烈。

“苏遍凉。”她唤他。

“嗯?”

“以后我会经常给你买花的。”冷竹萱认真承诺。

你装点了我的世界,我也要寻美好的事物来装点我们的生活。

“好。”苏遍凉笑着点头,眼底漾开清晰的温柔:“小萱。”

“嗯?”

苏遍凉:“选了我,就不能回头了。”

冷竹萱一怔,笑了:“为什么要回头?所有的可能我都想到了,除了你之外,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所以我都不怕的。”

比起你为我付出的,那些都不算什么。

冷竹萱:“也请你不要怀疑,经历了这么多,我现在只想和你好好生活。”

苏遍凉看清她眼底的认真,终于也释然了。

既然是彼此的共同选择,他怎么样也会努力经营下去。

他低头,笑容温柔惑人:“要不要过来?我抱着你。”

“好。”冷竹萱起身坐进他怀里,然后仰头道:“选个动漫电影吧?”

“嗯。”苏遍凉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找电影。

冷竹萱靠在他怀里看着他找电影。

如此简单的画面却让她突然怔了一下:“苏遍凉。”

苏遍凉将下巴轻轻搭在她头顶:“嗯?”

“我们这几天找个时间去领证好不好?”

换台的手猛地顿住,苏遍凉心跳加快:“这几天?”

冷竹萱感受着他的心跳,发现自己的也跳得很快,但说出的话仍旧坚定无比:“嗯,我想要红本本。”

苏遍凉咽了一下口水,嗓音微微发颤:“嗯,我带你去领。”

薰薰巨爱猫猫

作家的话
这一对的番外写到这里,剩下的其他番外还没写,我会不定期更新。
爱你们。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