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湖梦

第136章 不可说

秦畴夜回府后,少不了与周寂云有一番你来我往的应对。其实他并非不欣赏这女人的心计与头脑,虽然她身上少了一种尤道漓那样浑然天成的山人隐士的朴拙率真,但娶她,确实比娶一般的士族之女有趣一些。

夜里二人宽衣解带,周寂云双手在秦畴夜身上游走,忽然,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

“这是……我的珠链?”周寂云笑盈盈看着秦畴夜,等他解释。

秦畴夜这一日过得浑浑噩噩,既忘了他胸口本有一块竹牌,也没发觉竹牌早已被人掉包。他再往胸口一摸,才确定那东西已不在了。

“你不是让那丫鬟当了珠链做嫁资么?我便替你赎了回来。”说话间,他把珠链系在了周寂云裸露的脖颈上。

周寂云轻轻一笑,把秦畴夜按倒在床,而后使出浑身解数,让他快活起来。

秦畴夜神志渐失,又度过了忘情的一夜。

尤道漓:“人说姑苏半城烟水,果真名不虚传。”

反正已经误了春节,尤道漓索性在苏州住了半月有余。今年冬天的寒气去得早,苏州城中尤其温热,这样的天气早早把柳芽和山茶花蕊诱了出来,使白墙黑瓦的古城倍添春色。

她此刻正坐在胥江岸上,右手边是一座拱形石桥,左手边是一轮满月。

“江南风景多如此,扬州、越州、杭州亦不遑多让。”漆则阳站在她身后,尽量用轻松的语气与她对话,“我说,你这是要伤感到何时?今日收到消息,说秦畴夜还是被封为太子了,周寂云因有身孕,提前被册为太子妃……他的命运原该如此,跟随他就需容忍三宫六院。你能及时抽身,理当庆幸。”

“你说得有道理……”尤道漓微微一叹,转了个话头,问,“诶,话说……你先是帮我混进了王府,后来又把王爷……太子爷打晕了,不怕他找你算账吗?”

漆则阳:“我从来都只是帮他的忙,不是奉其为主。他若要怪罪,随他的便。”

尤道漓:“哈哈,是啊,因为你法力高强,谁也奈何不了你。可我就奇怪了,你分明跟我差不多岁数,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修为?难不成你有什么修炼的秘诀?”

漆则阳:“有啊,一种事半功倍的捷径,你可想学?”

“想啊!”尤道漓瞪大红肿的眼睛,欢快地应道,“只要不是歪门邪道,我都想学!”

“等你哪天早上起来时、眼睛不是肿的,我便教你。”漆则阳敲了下尤道漓的脑袋,转身离去。

“是不是骗人的啊故弄玄虚!”尤道漓冲他背影喊道。

她也想站起来,但因刚才的坐姿不妥,压到了大腿下侧的神经,动了一动后发觉两条腿麻得厉害。

半个身子都像有蚂蚁在爬,尤道漓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漆则阳见她还未跟上来,只得大步回去,问:“你怎么了?”

尤道漓指指两条腿,说:“麻、麻!”

漆则阳无奈道:“可以抱你吗?”

尤道漓沉浸于大腿发麻的痛苦中,没听清漆则阳的问题,问了声:“啊?”

“没什么。”漆则阳再次迈步离开,一边说,“自己慢慢爬回来。”

谢瞻白自从无法忆起往世后,整个人都狂躁得很。

他大致梳理了思绪,猜想自己无法再进入往世梦境的原因,乃是因为他已看到了终局。

村民们,必是在向赤颈仙那妖道学法时,被其吸干了神魂。

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一切报告给居渊掌门,然后随两位掌门前去寻找妖道下落。等处理完此事后,他便去找尤道漓。

他相信,只要尤道漓也想起自己是苏杏儿,他们夫妻二人就能破镜重圆。

这一日,居渊与行崖终于出关了。谢瞻白迫不及待地奔赴西丘,不经门人通报,就莽莽撞撞地闯进了居渊寓所。

但居渊却似乎早已料到他会上门一般,没有露出丝毫讶异的神色。

今天的掌门有些特别,特别在于他没有缩坐成一团,而是昂首立在厅中。

谢瞻白俯身行了礼后,正要开始诉说自己于往世梦中所历。但他一抬头,忽感到一阵恐怖从头顶灌到脚掌心,浑身的寒意激得他牙齿打颤,筋脉中真气逆运,整个人险些昏了过去。

也不知自己愣了多久,他才勉勉强强开了口,但只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只字未提往世梦。

五日后,掌门下令召回下山游历的白发婴弟子。

谢瞻白站在山门处,见一道道散着绿光的玉令自太虚阁发出,向四面八方急飘而去。他瞅准了其中一个,纵身跃起,将之截下。

施法将之稍作修改后,才放其东去。

“也不知能否成功,你还是先别回来吧。”谢瞻白心道。

所谓近乡情怯,初至杭城的尤道漓,竟在家门口徘徊了一炷香的时间之久,才鼓起勇气跨进院中。

家里似乎没人,但整个院子都弥漫着浓重的草药味,显然当天有人煎过药。是谁病了?尤道漓无从知晓。

她不安地在院中等了一个时辰有余,才听到人声由远及近。奔出门外一看,但见父亲与母亲各从左右搀着一个浑身罩着纱布的女子缓缓地走着,后面还跟着两个提药的家仆。

“爹、娘……妹妹?”尤道漓不知尤世淡何时得了重病,当下吓得眼睛都红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尤世淡摸着黑道:“姐姐?是姐姐!”

父母见了大女儿回家,且惊且喜,但喜中又有悲,重重叹了两口气,一时间也不晓得从哪里说起。

“伯父伯母,可否……”漆则阳做出一个可以代劳的姿势,获得尤父尤母首肯后,他便横抱起尤世淡,在家仆的指引下把她抱回了卧房。

尤道漓调整好情绪后,先给尤世淡把了脉,但没诊出个所以然。换漆则阳试脉,他也暂无头绪。

以外在的症状看来,尤世淡是气虚体弱,外加周身溃烂,低烧不退。

“生死有命,姐姐不必过忧。”尤世淡说起话来气息恬淡,虽然虚弱,但好在情绪稳定。

尤道漓摸着她的手道:“生病了却不告诉我,等你病好了我可得打你一顿。”

尤世淡:“姐姐这不是来了嘛……我自从去年有这病症之后,常常会想起道家以死为决疴溃痈的比喻。这世上有多少人活得如疴、如痈,痛苦不堪?我总觉得,人人都得经历一些苦难,才能去幽冥地府报道。我活到这个岁数,都没受过什么罪,如果没来得及吃苦就走了,难道不是一种便宜吗?”

漆则阳:“不过是长点疮,就想到死了?满口歪理,跟你姐姐一模一样。”

“姐夫?”尤世淡怕自己的模样吓着外人,始终用布罩着脸。她因此而看不清东西,只能以听觉分辨着漆则阳声音传来的方向,唤道:“姐夫?是姐夫吧!”

尤道漓:“不是姐夫,是……唉,你就叫声大哥吧,他姓漆,漆哥哥,漆大哥,漆则阳,随便叫。”

“我就要叫姐夫。”尤世淡歪着脑袋起哄道,“我生病了,我最大。”

尤道漓感到有些抱歉地看了漆则阳一眼,却见他在笑。

漆则阳:“你要是听姐夫的话,就许你叫姐夫。”

尤世淡:“……你要我听什么话?”

漆则阳:“你精神虚浮,不宜消耗。每日需少吃多餐,每餐得吃最补的东西,不能挑食。吃完后于庭中走百步,然后立刻歇下,不准多动。每天说话不可超过五十句,多闭目养神。可能做到?”

尤世淡一条条记下,点了点头。

尤道漓眼中燃起希望,对漆则阳道:“听起来你还挺有主意的嘛!”

漆则阳:“我是有些猜想,但还需时日证实。你我先给她输点气。”

尤道漓:“她从没修过道,会不会承受不了?”

漆则阳摇摇头道:“不管她是否修过道,她体内都莫名有些根基,相信我,她不会有事。”

尤道漓转忧为喜,赶紧把尤世淡轻轻扶将起来。

她和漆则阳一左一右,分别输入阴阳之力。

秦畴夜取下墙上的佩剑,拔出一看,寒锋之上还有隐隐红光,那是一种火系修为。

这残留的灵力曾无数次助他沙场御敌。这是尤道漓送他的,在她十四岁那年。

当时为何要向她讨要赠礼?其实是因为尤道漓擅自取了他的玉簪而忘了归还。他那时候不好意思要回来,于是干脆想让尤道漓也拿些东西与他交换。

结果尤道漓给了他自己所有的修为。

至于那支玉簪,他还是要回来了……如今躺在周寂云的妆奁中。

父亲交代过,这是要给妻子的,他照做了。

他想起尤道漓在把簪子还给他之后,又曾向他讨过一次。他没给。

对了,就是那天,尤道漓扔了他的命牌,不告而别……原来如此!

秦畴夜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后知后觉。

那为什么二人“好上”之后,她都没有再问他要一次呢?也许是因为,她知道有些东西她要不来。

她并非无所求,她曾一再试探,她在试探中发觉了自己所处的窘境。

她知道到头来自己只是一个被金屋藏娇的小妾,谁知道这样的结局后还有继续投入感情的动力呢?所以她再没有向他要过什么。她在一次次的“清醒”中,算定了自己离开的时间。

她想错了吗?她没想错……

她亲眼见到的画面,也许比她所设想的最坏情况更坏。

她还亲耳听到了一句,“你不要以为你真有那么重要”。

如果此生再无机会相见,那就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想到这里,秦畴夜觉得自己心底开了一道口子,一点点向上撕裂,漏光了他半生黑暗中仅有的饱含温情与光明的岁月。冷风灌入其中,好像针扎一般。

蜀山卧月眠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