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者纪元

第6章 快到极限的时候

“不出来了呢。“

不过在等了许久后,刚刚被扔进屋子的魔动傀儡竟然就这么没了动静。这让夏伦歪了一下头,脸上露出了些许困惑的表情,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紧接着又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眨了眨眼睛,抬脚再次走向了前方。

“小心点,能够轻易的挡住我的斩击,这个魔动傀儡看起来不简单。”

“是吗,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这家伙……”

“开玩笑啦小欧琳,不过就算是如此,你一直在原地站着,事情也是不会得到解决的哟。”

不理会欧琳那再次咬紧又松开的一口尖牙,夏伦站在屋门口抻长了脖子向着里面张望了一下,虽然黑漆漆的环境没有一点友好的意思,但是好在夏伦早已经习惯了各种情况和各种形式的不受欢迎。不过奇怪的是,就算黑暗无法构成阻挡,他依然什么也没有看见。

到底去哪里了?

夏伦舔了一下嘴唇,心中刚察觉到些许不对,身后却突然传来了欧琳充满凶气的一声惊叫,以及熟悉而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欧琳被袭击了,这是夏伦瞬间做出的判断,而且听声音正是那刚刚的魔动傀儡没错。但是问题是——不可能啊,它是怎么越过自己从屋内出现在庭院门口的呢?

这个问题夏伦并没有想太久,因为几乎在下一个瞬间他就得到了答案。就在他下意识的准备去看欧琳状态的回头的瞬间,眼角却突然瞄到了一道残影,目标正是自己的脑袋。

“砰!”

夏伦当然不会让自己宝贵的脑袋就这么离自己而去,而且几乎是在它反应过来并向身体下达指令之前身体就自己动了起来,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瞬间抬起挡住了那打向自己的攻击,二者相交间发出了沉重的碰撞声。

“喂喂喂……这下事情可是有点好玩了。”夏伦左右眉毛同时向上挑了挑,因为他发现刚刚被自己当下一拳的家伙竟然正是刚刚被自己甩到屋内后一时消失不见的那个魔动傀儡,虽然浑身有些狼狈的样子但是却和预料的一样毫发无损,而现在在庄园门外与欧琳相对峙的赫然是一般无二型号相同的又一具魔动傀儡!

不过夏伦惊讶的却不是魔动傀儡会有两具的事情,而是它们刚刚那令人细思恐极的作战手段。无论是躲藏偷袭还是分开后再逐个击破,这已经是超出了战斗技巧而属于战术的范畴了。

换一句话说……

“莫比乌斯第六型号运算矩阵,军用魔导器。”

脑中瞬间判断出了最糟糕的情况,夏伦手上却是丝毫不慢,左手单手五指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扣住了魔动傀儡的手腕用力一扭,虽然魔动傀儡的身体是铁打的,但是夏伦左臂的力量却是非同小可,竟然硬是将魔动傀儡的胳膊在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钢铁扭曲声中给生生的拧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看上去颇有些惨不忍睹的样子。

不过既然对手是傀儡,那么当然不会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夏伦也不会对一个非生命体谈什么手下留情。在将形势强势掌控的下一刻的将魔动傀儡的身体向自己的身边一拽,右手探出一把掐住了对方的咽喉部分,向上一提然后向下一摔,狠狠的摁在了地上,左手五指张开扣住脸部用力一拽,直接将傀儡的脑袋给整个的扯了下来,破碎的零件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然后,解决战斗的夏伦向另外一边的战圈瞟了一眼,站起身将手中的铁头用力丢了出去。

本来以欧琳的实力解决一个魔动傀儡还是费不了多少力气的,只是没想到记录在对方运算矩阵内的格斗技巧有点出乎意料的高超,配合上那硬度有点异常的双臂和完全没有情感的完美战斗状态,虽然浑身上下已经破破烂烂的但却硬是挺着没有倒下。

直到一个不明飞行物突然飞过来砸了它一下,而欧琳则趁机一个近身突刺顺着它的眼睛刺透了它的脑袋,它才终于一下瘫软的倒在了地上,胸口的红光也随之熄灭。

“看来传言说的没错,你果然是因为诅咒而获得了远古木乃伊的力量。”

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反手收剑入鞘,转身看向夏伦的欧琳瞄了一眼夏伦身旁那破烂的样子有些惊悚的魔动傀儡,轻哼了一声,显然对自己和夏伦表现的差距十分不满。

“准确的说是诅咒的副作用才对,而且能够完整发挥出远古木乃伊之力的只有这一条手臂而已,身体其他部分只是相对的稍有提升。”

夏伦活动了一下左臂,对于欧琳的言语不以为意。

“如果全身都能够发挥出远古木乃伊完整的力量的话,恐怕也就代表着你被诅咒彻底的侵蚀了。但是即便是现在的你,力量等级也已经是远超常人了……起码也是和‘夜王之裔’一个级别了吧。”

“虽然的确曾经和几个夜王之裔先后有过交手,不过能赢都是因为一点意外因素,真正较量的话还真不好说。”

本来欧琳只是试探性的随便一问,没想到夏伦竟然还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并明确的给出了答复,令欧琳一阵意外。

“如果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下手还真是干脆利落啊。”

“拖拖拉拉可向来是战斗的大忌,我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能赢的战斗是因为废话太多而被对手翻盘的例子了,所以我的原则一向是能谈话就少动手,要动手就别废话,只有这样才能……”

夏伦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同时欧琳也很快发现了不对。二人看着四周慢慢的背对着靠在一起,欧琳重新抽出了自己的刺剑,夏伦则摇头舔了一下嘴唇。

不知何时,以莱瑞的庄园为中心,四周像是鬼影一般悄无声息的围满了眼冒红光的魔动傀儡,或蹲在墙上或站在地上,光看数量足有三十余只。

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喂喂喂……这下事情可是更加好玩了。”

“我说你这家伙真的是个疯子啊,究竟是在哪里看出好玩了。另外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专门冲着你来的。”

“你不也一样吗?”

“别把我和它们混为一谈!”

欧琳再次咬紧了一口的尖牙,而夏伦则是少有的出声笑了起来,显然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与欧琳的斗嘴依然令他感到了少有的愉快。

“接下来怎么办?”

“还用问,当然是跑了!”

打一个出两个,打两个出一群,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在等着没出场。总之今天找人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不但连莱瑞的人影都没见到,还前前后后接连不断的遭到刺杀,这简直是太不正常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夏伦的心里升起了疑问,同时心中将所有的可能性都列举排查了一遍,不过无论哪个都对他来说太不友好了。而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必须要先逃出去再说。

“看在同为拾荒者的份上,前辈就先教你个小窍门,小欧琳。”

“哈?”

“当你觉得快到极限的时候,闭上眼睛深呼两口气,会有奇效的。”

“在说些什么呢你?”

莫名其妙的被讲了一句,欧琳还没有搞明白夏伦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四周的魔动傀儡们就已经从四面八方的扑了过来,好像一群饥饿嗜血的恶鬼。

“走!”

很明显夏伦也没有继续为后辈讲课的意思,他的脸上明显带着有些不正常的兴奋红晕,在躲过一名傀儡的抓击的同时脑袋后仰,然后再向前一倾,头对头结结实实的将对面的铁家伙撞飞了出去,自己则是脚步踉跄的晃了晃。

“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即便是背对着欧琳也清楚刚刚后面这个疯子都干了什么,但是她也根本没有时间分神。对于武器是刺剑的她来说魔动傀儡这种钢筋铁骨而且没有脑浆的对手简直是再难缠不过了!不过好在值得庆幸或者说不幸的是,她有一个让她可以将担心的问题方向大幅度偏移的临时队友,而她还将后背交了出去。

老实说在将欧琳抓着扔出魔动傀儡的包围圈时夏伦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铁疙瘩会不会装备中远程火力的可能,不过好在就在那个体重意外的比想象中要沉上不少的丫头一边愤怒尖叫着夏伦的名字一边消失在围墙另一边的最后她也没有受到任何带光亮的攻击。

所以现在,夏伦再一次只剩下自己了,这简直是再好不过了。对付大群的敌人其实要比想象中轻松不少,因为就算敌人再多它们的力量也不会一加一式的增长,同一时刻能够进行攻击的和能被攻击的数量都是有极限的,太多的人挤在一起反而会有掣肘之处。

夏伦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才会有恃无恐。在刚刚情况发生变化的一瞬间便认清楚形势后,首先需要解决的便是身旁的欧琳,而然后,事情就简单多了。

如果在这里的数字不是一就是二,那么无法相加的一再多也大不过二。有时候,看起来越困难的事情,解决起来越简单。

当被扔出去的欧琳急急忙忙的顺着围墙跑回庄园门口的时候,刚好看见夏伦一脚踹飞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具傀儡,连带着旁边的几个傀儡也一并被蹭倒在了地上,而夏伦就那么强势的顺着缺口直接冲出了包围,顺便还单手甩了反应迅速冲上来的另外一具傀儡一拳,将它整个打翻了一个个儿。

“要动手绝不废话,干脆利落!”

欧琳的眼中闪起了光,但是下一刻她便被在身边冲过的夏伦给一把抱起夹在腋下没命的顺着小巷向着这个黑暗的街区之外跑去,对欧琳几乎震破耳朵的尖叫和挣扎选择性无视。现在的他脑中除了日后再找莱瑞算账外只想着赶快离开这座倒霉的城市,以免那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跑!

跑!

跑!

身后如同狼群一般的魔动傀儡们穷追不舍,夏伦可以清楚的听到他们金属的身体冲过地面时掀起的呼啸,一些在上方顺着怪异的建筑飞跃移动试图包抄的更是不停的发出“砰”“砰”的金属撞击声,还有那由内而外避无可避的,自己的心跳声。

全部都混在一起了。

“怕什么来什么……不妙啊……太不妙了……这样下去的话……”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脑中一幅幅或模糊或清晰的画面压抑不住的剧烈翻腾了起来,夏伦感觉自己的眼前闪过了一道道的白光,耳边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对他低语,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不受控制的扭曲了起来,不过他的意识却随之愈发的清醒。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喂,你怎么啦?!”

最先察觉到不对的是被夏伦夹在腋下抱着跑的欧琳,本来一直在愤怒的大叫的她不经意间的瞄过了夏伦此时的侧脸,然后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不过就在这时,夏伦原本前冲的身体突然猛地停了下来,而他前方不远黑暗街区出口处的空地则是在下一刻伴随着耀眼的红光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

“轰——”

剧烈的爆炸混杂着黑色的烟雾升天而起,而就在那幅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背景中,两条长长的赤红色双马尾显得额外显眼。

“果然不难找呢,疯狂猎人。”

单手持着一把造型好像手炮却同时配有刀刃的古怪魔动枪,艾瑟脸上带着熟悉的张狂笑意,瞪着大大的幽蓝色双眼凶狠的看向了巷中那熟悉的身影——她这次倒是没戴着墨镜。

“让你逃跑,行动失败,按照赌约我确实是输给了凯斯。但是,向他认输不代表向你认输!抢走铁之枭的耻辱我一定……”

还没等说完,艾瑟忽然脸色一变,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夏伦将手中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金色短发小妹像扔皮球一样向着自己一把扔了过来。

“喂!”

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的艾瑟一时间有点乱了手脚,不过令她心安也感到意外的是,那个金发小妹在半空中自己就稳住了身形,然后稳稳的翻身落在了自己的身旁。

“别告诉我你也是冲着疯狂猎人来的。”

轻喘了两口气的欧琳脸色有些发白,不过还算是镇定。看着不远处的夏伦,握紧了手中的刺剑。

“除了我还有别人对吧?”

此时的艾瑟也已经注意到了在夏伦身后停下的大批黑影,这让她脸色也跟着出现了变化。情况似乎有点和自己预料的不太一样。

“而且不少。”欧琳的目光根本没有因为魔动傀儡的到来而出现半点偏移,“不过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那个!”

此时的夏伦在再一次——性质却完全不同的扔出欧琳后就没了动静,只是一直站在原地念念叨叨的说这些不明不白的话,但是欧琳却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虽然她已经对夏伦的疯言疯语见怪不怪了,但是她知道这回是不同的。夏伦这一次,是真的“疯”了!

“极限了……这么快就……兴奋过头了……没有莱瑞果然不行吗……”

“莱瑞,你到底去哪了……你再不出现的话……可就不妙了啊……”

当注意力从魔动傀儡军团上转移时,艾瑟也终于注意到了夏伦的异常,而且和欧琳一样,在看到夏伦样子的瞬间,浑身上下瞬间紧绷了起来。

就好像感受到危险气息出现时本能的野兽一样。

“这家伙……”

此时的夏伦双眼已经不能够用“清澈透亮”来形容了,甚至说是玻璃球也已经不再贴切。那是彻底的空洞,看不见任何的东西,连瞳孔都已经扩散模糊,失去焦距。仅仅只是注视,都有种要被吸进去的感觉。然而与之相对的,他脸上那时不时会露出的有些古怪的诡笑则比平常更加的夸张,夸张到了一个有些可怕的程度。

他现在只是光站在那里,那股极度不妙的气息就已经快要不稳的溢出来了。

……

而另一边,夏伦等人刚离开不久的庄园外,一个有点瘦小的身影慢慢的从小巷的另一头走了过来。他有着一头亚麻色的蓬乱头发,戴着一副大大的圆形眼镜,个头中等,穿着优雅得体,手持一根在顶端嵌有一颗红色宝石的手杖,肩上还蹲着一只尾巴和身体一样长的黑色小猫,眯缝着眼睛像是还没睡醒。

而当他不急不缓的迈着淡定的步伐走到庄园门口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擦了擦镜片,然后又重新戴上,当然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我大门呢?”

badsir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