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嫁到:冷傲王爷追妻记

第6章 万画楼

侯海棠双膝跪地,哭的梨花带雨:“父亲,女儿知道此事要你为难,但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求父亲像皇上解除婚约。”

陈公紧促着眉头,一脸为难,侯海棠跟太子乃是皇上赐婚,还有半个月婚期就要到了,他这个时候他提出悔婚,那不是成心跟皇上过不去。

侯海棠之前一直心仪太子殿下,陈公真的想不明白侯海棠为何要悔婚。

“棠儿,你可否给为父一个合理的理由。”

侯海棠攥紧手帕,强忍着抽屉:“父亲,前几日女儿撞见太子殿下与长孙姑娘在一起,你侬我侬,太子殿下对女儿无意,女儿就算嫁过去,也不会幸福。”

“况且长孙姑娘身份尊贵,乃是长孙皇后的侄女,若是她心系太子,到那时女儿就算是嫁过去了,也不会被扁为妾室,难道父亲希望女儿一辈子都寄人篱下,无法扶正吗?”

听闻侯海棠的话后,陈公面色阴郁,好你个太子,如今找到了更好的靠山,看来他陈公对他没有什么用处了,竟公然与长孙无忌的女儿你侬我侬,将他陈公府颜面抛之于外。

陈公搀扶起了侯海棠,到:“棠儿,你告诉为父,你可喜欢太子殿下?”

侯海棠低垂着眼帘,忍痛到:“妾有意,郎无情,与其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为何不寻求一个爱自己的人。”

陈公长叹了一口气,到:“也罢,既然太子无情,这女婿,老夫不要也罢,来日,为父在为你寻求一桩好婚事。”

“多谢父亲成全。”

陈公轻轻的拍打着侯海棠的肩膀,眼底满是哀愁之色,是他没有考虑好,草草的定下了这庄婚事,说起来都怪他:

“洁儿,扶小姐下去休息。”

“是!”

洁儿缓步走来,搀扶着侯海棠离开了书房,朝着静宁轩走去。

出了书房,洁儿终于忍不住的抱怨:“太子殿下眼睛真是瞎,小姐你这么爱他,他竟然辜负你的一片好心,真该死。”

侯海棠不由觉得好笑,亏得这丫头什么都敢说,也不怕被有心之人听了去,最后惹来杀身之祸:

“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当着外人的面千万别这么说,知道了吗?”

洁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脸心疼的看着侯海棠:“小姐,你真的要跟太子殿下退婚吗?你那么爱他。”

爱?

是恨吧,她对李乾承只有无穷无尽的恨,哪里来的爱。

李乾承不是一直想着与她接触婚约吗,她成全她就是,不过并非是他不要的她,而是她看不上太子。

若是李乾承知道她这么做,想必一定会气死吧。

单单这样还不够,侯海棠还要李乾承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小姐,小姐,你在想些什么呢?”洁儿伸手在侯海棠的眼前慌,轻声的叫到。

侯海棠摇了摇脑袋,勾了勾唇角:“无事,走吧。”

小洁“哦”了一声,默默地跟在了侯海棠的身后,她家小姐,当真越来越神秘了。

万画楼!

万画楼是江湖上最具有实力的一个门派,虽然说创建仅有十余年,但万画楼的根基,就连那些百年老臣的基业都无法比拟。

万画楼神秘莫测,他们有一个规矩,不给朝廷做事,不与朝廷沾染任何关系。

因为万画楼的强大,皇上很忌惮,却不敢轻举妄动,只要万画楼没有做出威胁他的事,他是不会与其为敌。

当然,这不过是外人所看到的罢了,私下里皇上有没有派人暗自铲除万画楼,就无人得知。

万画楼的上一任楼主是一位小姑娘,虽然她年纪轻轻,但万画楼的根基,就是她一手打下来的,却在前不久被人算计,斩首。

如今的万画楼主,是一名红衣少年,名曰,姚晔,据闻他与太子李乾承走的很近。

姚晔,正是那日在侯海棠手中吃瘪的红衣男子。

自从姚烨接管万画楼后,万花楼被打理的仅仅有条,并没有因为女子的死,而像想象中的那么紊乱,众人心不齐。

万月阁!

在万画楼的后楼,建立一处别院,名为万月阁,是每任万画楼主的住处。

刚迈入万月阁,花香扑鼻,四处种满了各种名贵的花,足矣见得这里的主人是位酷爱花草之人。

万月阁装饰的精致,还有一些妖娆,跟这里的主人极为相似,美得不可方物。

西厢院!

姚烨亦如往日一席红衣,站在花丛之中修剪花草,明明是一名男子,可看在人的眼中却是那般的妖艳,每一个动作都足矣风靡万千,堪比女子都要惹人喜爱。

在姚烨的一侧,站着一名玄衣男子,因为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其容貌。

此人就是万画楼上一任楼主的军师,黑崎。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静美的场景。

“你可知,若没我万画楼的庇佑,你每日要承受的是怎样的日子?”

“纵然在万画楼中,每日过的不也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黑崎不答反问。

姚烨放下了手中的剪刀,从花丛中走了出来,站在了黑崎的面前,与其对视,许久悠悠开口:

“在万画楼我可保你不死,至少有那么多死士为你挡刀,但你若离开,便无人替你挡刀。”

黑崎勾了勾唇角,笑到:“也许你眼中的我,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望着那渐渐行渐远的背影,姚烨开口叫到:“你可是还在为她的死怪我?”

黑崎脚步微顿,眼底晕上了一层阴郁,他只字未言,狠绝离去。

姚烨抬眼望像远方,心中苦笑,曾想他们三人日日把酒言欢,聊天下趣事,如今偌大的万画楼仅剩他一人。

他虽为她手下,但她从未将他视为下属对待,只可惜他被利欲蒙蔽了眼眸,亲手将她推入断头台。

他错了吗?

姚烨不知,他只知道,如今他作为一阁之主,得到了无上的权利,但他,却一点都不开心。

他得到了权利,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如今孤零一人,仿若被世界抛弃,独守这空荡荡的万画楼。

持棋布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