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嫁到:冷傲王爷追妻记

王妃嫁到:冷傲王爷追妻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心头之患

侯海棠焦急的在地来回踱步,眼看官兵的脚步越来越进,心悬到了嗓子眼,若李乾承发现了她,不单单是她,就连李治也会被牵连与此。

将整个晋王府都搜了一个遍都没能找到侯海棠的踪迹,现在所剩下的也就只有李治的房间与他右侧的空房。

李乾承带着一大队人马停留在外,看着禁闭着的两间房门,眼中皆是得意:

“晋王,剩下这两间房,是你主动将人交出来,还是本王自己动手?”

李治面不改色,并未因为大敌来临而感到恐惧,害怕,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什么也没有。

“皇兄尽管搜查便是,臣弟行的端做的正,并无畏惧。”

侯海棠被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淡定了,在听到门外李治与李乾承的对话后她才发现,她根本不及李治的万分之一,在这种惊心动魄的情况下还能淡定自若,她真的很佩服。

不过她现在更担心的是一会李乾承带人冲进来怎么办,难到她就要这样认命吗?不,侯海棠不甘心,经历了这么多,她好不容易走到现在,如今大仇未报,她不可以就这么死了。

李乾承不屑的冷哼,他倒要看看,一会搜查到了侯海棠,李治要如何狡辩:“给我搜,每一个角落不得放过。”

官兵破门而入,谁也没有看到,在隔壁的空房被打开的那一刻李治眼中流落的一丝不安,他并非是圣人,无法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心无旁焉,不受控扯,他只不过是善于隐藏罢了。

每个人从小生活的环境不同,所经历的事情也不同,所承受的能力自然也不同,有些人之所以能够容忍,是因为他知道,若是不忍,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若是学着忍耐,韬光养晦,迟早有一日会将敌人踩在脚下,成为人上人。

李治在赌注,他在赌侯海棠这个女子可否值得他去利用,若是连这一点点的难关都过不了,那么他护她何用,他晋王府从不养废人,虽然心里透着一丝担忧,却被他压制下去了。

“快走。”

侍卫一面走着一面伸手推着被面纱遮挡住脸的女子,一脸嫌弃的样子,自从女子出现后,李乾承大老远便闻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让人不忍作呕。

李乾承皱眉,冷声到:“将面纱摘掉。”

女子扭扭捏捏,眼神不停的躲闪,许是因为害怕,连带声音也跟着结巴了起来:

“官,官人,民女不敢。”

李乾承不耐烦到:“你若是不摘,信不信唔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女子本能的打了一个冷颤,伸着颤抖的手摘掉了面纱,巴掌大的脸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疹与黑记,虽然她穿着打扮的都很精致,但那张脸却彻底的毁了她所有的修饰。

李乾承一脸嫌弃,却不甘心,他明明派人盯着李治,探子报侯海棠就躲在晋王府,为何今日搜捕什么都没有。

李乾承忍耐心中的恶心,审视的看着侯海棠,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面对李乾承的注视,女子心中越发的焦躁不安,若非不是上一世做杀手心里素质强,她怕是早已控制不住恐慌暴露了。

李治上前一步,怒视着女子,冷声道:“是谁允许你呆在这里的,本王不是叫你滚了吗?弄得如此恶劣,也不怕玷污了我晋王府,将病毒传染我府上中人。”

在听到病毒二字,官兵像是商量好了一样,纷纷退离几步,怎奈李乾承在,他们也不敢走的太远。

“九弟,你是不是应该与唔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李治收回了怒视女子的目光,到:

“此女子是前几日臣弟在青楼带回消遣玩乐的,怎奈几日前她忽然得了怪病,太医束手无策,为了避免府中之人遭殃,臣弟派人送她出府,怎奈她不愿,以死相逼,无奈之下臣弟只能将她关在这里不允许踏足半步,就在昨夜太医诊断,说此女子得的是天花,臣弟吓坏了,派人将她送走,谁知她竟然还在府中,为臣弟思虑不周,还请皇兄责罚。”

天花二字无疑不是一道惊雷,这种病的厉害在场的人心里清楚的很,若是沾染上那可是无药可救。

李乾承虽心有不甘不愿这样放弃,怎奈天花这种病太过霸道,他不敢招惹,虽然不愿相信李治的话,可李乾承不敢用性命做赌注,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赔上自己的性命,那可多不值得。

“九弟还是注意好身子才是,莫要年纪轻轻就因为沉迷美色而陨落了。”

说着李乾承拂袖离去,虽然这次失败了,但他仍旧不会放过李治。

他们是同胞兄弟本不应互相残杀,怎奈他们天生不和,注定无法像普通兄弟一样,举杯畅饮,聊天下之事。

院中的人走尽后,女子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刚刚好险。

李治双手负在身后,目光阴冷毒辣:“你可知你的存在对本王来说就是威胁?”

侯海棠深深地注视着李治,浅笑到:“怎么,莫非你怕了?”

怕?长这么大他还从未知道怕为何物,若真的怕,当初他就不会将侯海棠留在这里,若真的怕,在李世民逼问时,他就会将侯海棠供出来,而不是陪着她做赌注。

李治捏着侯海棠的下颚,唇角微微勾起,明明笑起来很美,却要人发自骨髓的冷:

“你要知道,成为本王的威胁就要时刻的留在本王的身边供本王差遣,如若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侯海棠一楞,李治这是要收留她吗?可是这样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他真的不怕?

李治自然猜到了侯海棠在想什么,松开了捏着她下颚的手,冷声到:“本王护你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本王保你三年无忧,而你,在这三年内,要帮本王杀了李乾承。”

李乾承的存在一直都是李治的威胁,怎奈他无法下手,只能借助他人之手来解决心头之患,然而这个人,非侯海棠莫属。

持棋布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