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轮回之随机系统

第39章 很懂人心亚瑟王

这一休整,就休整了整整一天,直到翌日清晨众人才行动起来。

士郎和远坂凛负责去布置结界,而陈帆则拖着saber进行搏斗训练,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试试恶鬼缠身的性能。

“打人不打脸,我事先说明这点。”陈帆小声嘀咕道,也不在意saber有没有听见。

紧接着,恶鬼缠身的钥匙,也就是短剑形态出现在他手里。

saber见此愣住片刻,疑惑道:“你会用剑?莫非你生前也是剑士?”

先是弓兵职介的红a打的一手好近战,再者狂战士职介的陈帆掏出一把短剑,她开始怀疑起圣杯战争的平衡性。

然而陈帆并未回答,直接启动恶鬼缠身的战甲形态,在saber惊讶的眼神中,他瞬间就被纯白色的盔甲所包裹,如同中世纪骑士一般。

“剑只是钥匙,这副铠甲才是真正的宝具。”陈帆的声音从其内传来。

第一次使用恶鬼缠身,他觉得还不错,舒适度非常的好,简直就像是为他完美定制的一样。

视野和呼吸也没有任何问题,他试着走出几步,各个关节没有任何不妥,也并未感受到战甲的重量负担。

“既然这样,准备好我们就开始吧。”saber手握圣剑喊道。

当然圣剑仍然被魔术遮掩住,这是saber的坚持,陈帆也对她约法三章,不得使用风王结界和解放圣剑的真实威力。

其实不用他说,saber也不会在这用出绝杀,只是切磋而已,还不至于弄得天翻地覆。

“我上了!”

陈帆已摸透恶鬼缠身的基础情况,不再做些多余的举动,直接朝saber袭去。

saber也变得凝重起来,在陈帆击出一拳后忙用长剑去挡,结果却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虎口发麻。

“如此强大的力量,比起之前更加令人惊叹,不愧是狂战士!”她下意识地称赞道。

口中虽然说着话,但并未停止战斗,在用剑技逼退陈帆后,她抓到破绽一横劈过去,丝毫不因是切磋而留半点情面。

在她看不见的战甲内部,其实陈帆早已开启写轮眼,而这一击也被看穿,但他却不躲不退。

恶鬼缠身非但能提供巨额的力量,还拥有着固若磐石的防御,他想要硬吃saber这一击,来试试恶鬼缠身的防御力。

saber的一击如同闪电般击中陈帆,在他的注视中,没有看见恶鬼缠身出现任何裂痕,自己的身体也仅仅只是略感疼痛。

因余力的原因向反方向踉跄几步,就是这一击所造成的最大伤害。

陈帆示意saber暂时停手,并让系统把恶鬼缠身现在的耐久报出来。

“主人,恶鬼缠身总耐久60点,现在还剩56点。”

系统的回答让陈帆满意,可以说是很完美,如果恶鬼缠身吃这一击,耐久就剩个二、三十点,那么这件装备将毫无意义。

身为肉搏战专家,并不能像法爷那样几乎不被伤害,恶鬼缠身的防御极为重要。

“再来吧,saber!”陈帆调整一下状态,大声说道。

saber点点头,这次换她袭向陈帆,两人瞬间便再次扭斗在一起。

直到午时,两人才罢手朝城堡中走去。

此时正直午餐时分,所有人都汇聚在城堡中,除去某个一直处于放哨状态的从者。

在塞拉的热情招待下,大家都有说有笑,显得极为融洽。

“狗狗,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卫宫士郎?”伊莉雅突兀问道。

前一秒还略显嘈杂的餐桌,诡异地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盯着陈帆。

也不知道是因为狗狗这个可爱的称呼,还是说找卫宫士郎这件事。

至于士郎本人,他本来就好奇伊莉雅为何知道卫宫切嗣,现在对方又说要找自己。

出于过度老实的性格,他便主动问道:“请问你找这个叫卫宫士郎的人做什么呢?”

伊莉雅毫不犹豫地回道:“当然是杀了他!”

士郎像是没有听清般,再度问道:“杀…谁?”

“卫宫士郎!卫宫切嗣的养子!”伊莉雅喊道。

餐桌的气氛瞬间冷下来,陈帆能感觉到好几双质疑的目光,让他不由得汗如雨下。

“咳,我御主是外国人,她以为杀是请别人吃饭的意思,想想看这么大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会知道杀人吗?”陈帆耐心解释道。

同时也在不停地给莉洁莉特打手势,让她赶紧拉走伊莉雅这个坑爹货。

莉洁莉特作为清楚双方真相的人,自然能看出他的窘迫,于是在塞拉耳边嘀咕一阵,两人不由分说地就要带走伊莉雅。

“唉?狗狗你在说…”

伊莉雅还未说完,塞拉就将她一把抱起,小声说了几句就让她安静下来,接着向大家致歉后,便和莉洁莉特带着伊莉雅离开餐厅。

“喂,解释解释呗?”远坂凛的脸色不太好看。

不但如此,她已经将几颗魔术宝石抓在手上,不停地抛抛接接,就等合理的解释。

陈帆若无其事地摆摆手,说道:“别提了,我的御主以为我是狼人,所以才一直喊我狗狗之类的,鬼知道她怎么会把狼人和狗扯上关系。”

言语之间满是无奈,像是受不了自家孩子的无理取闹一样。

“我不是问这个,别装傻,你应该知道我在问什么!”远坂凛已经有些怒气,处于即将暴走的边缘。

陈帆还未想到如何搪塞过去,士郎却连忙从座位上站起,安慰道:“远坂,别这么难为陈帆了,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好人,士郎要是个女的或者性转了,自己一定要娶他,陈帆心中感动不已。

“哈?你都要被杀了还替别人说话?拜托你别这么天真好不好?榆木脑袋!”远坂凛对士郎的举动感到恼火。

她一拍桌子,力道之大使得瓶瓶罐罐都发出碰撞的声音,随即再度和士郎争吵起来。

士郎当然吵不过她,只能讪讪地笑着来面对****,看上去很是尴尬。

“那是伊莉雅吗?”沉默很久的saber终于开口。

她记得这个女孩,只是没想到这十年来竟然没一点变化。

“嗯,她这次的使命本来和母亲一样,但被我强行改变了,从今年开始,她会逐渐长大的。”陈帆隐晦地道出实情。

远坂凛和士郎一脸茫然,完全搞不清楚这两人的对话。

saber则彻底明白陈帆为什么说圣杯已经被毁了,也知晓对方当时竟然违背真名而撒谎。

她不生气,而是开心地笑了。

“凛,士郎,相信这个男人吧,他虽然满嘴跑火车,但绝对值得信任。”

莫心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