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茶

小甜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1章

周末,黄春妮拎着给妈妈和弟弟的礼物和一袋苹果,找到在校门口等她的桂花姐。

鲁桂花在城里打工近十年。要不是老乡,黄春妮完全不会相信眼前的女孩和她一样来自山沟沟:丸子头,淡妆,米色裙子,白色运动鞋,简约、清爽又干练。

“桂花姐,你好漂亮。”黄春妮放下手中的拎袋,拉着鲁桂花的手,羡慕道。

“你才是咱们乡最美的姑娘。”鲁桂花双手捧着黄春妮的圆脸轻轻摇了摇,夸奖道,“整个乡第一次出你这么一个女状元,还在K大读书。姐姐真是好羡慕你。”

黄春妮家因为没有男性劳动力,她妈妈身体又不太好,是她们那一带出了名的贫困户。鲁桂花有一年多没见小姑娘了,她暗暗感慨大学对人的改造真是比整容还厉害啊。黄春妮虽然穿着旧蓝格子短袖衬衣,黑短裤,塑胶鞋,但整个人的气质和以前不一样,像城里的大学生,灵气,自信,朝气蓬勃。

黄春妮:“对了,我昨天在上海书城附近看见黎洪波了。可惜,他上了一辆公交车,没看见我。”

鲁桂花:“我也听说他在上海,送过外卖,做过高楼空调外机安装,现在好像在某个商务大楼做清洁工。他不大说话,也不跟我们这些老乡交流,我们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黄春妮知道,外卖员早起晚归,就算遇到暴雨雷电天气也要上班,很辛苦的。高楼安装空调外机,不只辛苦,还有生命危险……

黎洪波,你还好吧?你一定要加油啊。

黄春妮红了眼眶,鲁桂花抱着她,轻轻拍她的背。

黎洪波成绩很好,如果不是家里突遭变故,也不至于高一没念完,就随村里的叔伯到上海来打工。如果黎洪波参加高考,他们乡的高考状元也许是他了,可惜……现在黄春妮在K大念大学,而他,却在城里做清洁工。以前她还常常羡慕城里孩子,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现在想想,和黎洪波想比,自己不知道有多幸运。有人曾说,你抱怨鞋子不好时,别忘了这世上还有人连脚都没有。

黄春妮送桂花姐到公交车站。

很快,车来了,她把两包带给妈妈和弟弟的礼物交给桂花姐,又把一袋苹果递给她:“这是送给你的苹果,谢谢你,桂花姐,代我向婶婶和大伯问好。”

鲁桂花哪里肯接她递过来的苹果,黄春妮道:“姐,收下吧。快上车,都等着呢。”

鲁桂花只好接过苹果,两人挥手道别。

研发小组的成员们忙于学习和研发工作,一周时间很快过去。

这次去杭州参加综艺节目机器人擂台争霸赛的只有赵鹏、章晓迪和黄春妮三人。这样安排主要是因为赵鹏对综艺节目不感冒,参赛也是迫于领导的压力。另外,研发小组成员经常加班加点熬夜,赵鹏希望大家利用这次长假好好放松休息,为下半年的国际大赛冲刺作准备。

赵鹏没让节目组来接,他和章晓迪各开一辆车,带着黄春妮和参赛设备到节目组。

节目组助理先安排赵鹏三人进酒店休整,并通知他们下午一点参加彩排。

黄春妮洗完澡,正在擦头发时,听见敲门声。她以为是住在隔壁的赵鹏和章晓迪,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位不认识的男人。

对方也吓了一跳。节目组助理告诉他赵鹏住这儿,他过来看看校友,没想到是个女的。

“K大的赵鹏?”男人有些疑惑。

“他住隔壁。”说完,黄春妮放下手里的毛巾,带男人去隔壁找赵鹏。

前段时间章晓忙着“大哥”项目工程方面的优化,每天都要跑合作的工厂,有时忙到凌晨才返校。此时他正躺在床上休息,赵鹏不方便在他们自己房间接待客人,于是,三人来到黄春妮房间。

“我姓毕,叫国伟,是智恒科技市场部经理。”男人自我介绍道。

“毕经理,你好。”赵鹏和黄春妮礼貌地招呼道,他们不知道擂台赛的竞争对手,在赛前找他们有什么事。

“我也是K大计算机系毕业的,虚长你们几岁,”毕经理坐下后,解释道,“没啥事,就是过来看看你们几位小校友。”

“学长好。”黄春妮和赵鹏对视后,笑问道,“学长怎么在市场部工作?”

“哦,你们也许在网上了解过我们智恒科技吧?我们成立的时间比较短,这次和你们打擂台赛的‘霸王’,实际上是我们收购的一家创业公司的核心产品,我就是在那场收购时加入智恒科技的。我以前做技术,应聘智恒时,直接应聘了市场部经理,算是职业转型吧。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编程这一行,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今年32岁,在技术上只做到资深工程师,资质有限吧,基本没什么发展空间了,不转型就会被淘汰啊。”

技术型人才给人的感觉不是木讷,就是恃才自傲。但毕经理平易近人,而且很能讲,的确有市场型人才的特质。黄春妮想起杭州专访时,自己在镜头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暗叫惭愧。

“汪老怪最近还好吧?”毕经理问道。

“啊?”黄春妮不知他口中的汪老怪是谁。昨晚假大侠还在宿舍讲黑风老妖,今天就有人讲老怪,黄春妮怀疑毕经理是不是也是什么武侠迷、玄幻迷。

赵鹏:“就是他老先生逼我们来的。他还是老样子,刀子嘴,豆腐心。”

汪院长?呵呵,听两个家伙的口气,好像跟汪院长很熟的样子,不是八拜之交,那至少也是经常拍肩膀喝酒的哥们。黄春妮不再说话,淡定地看着两个“吹牛逼”的男人。

“我老婆是K大中文系的,比我低两个年级。读书那会儿,我有时会陪她上课。她们系有个助理教授,学生叫他‘肖古文’。那个年轻老师个子不高,每次上课都穿一双高跟皮鞋。就是那种,让补鞋匠在他皮鞋底订上增厚底,大概有五六厘米高吧。他上课喜欢在教室里走动,又怕重重的鞋跟落地发出声音,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地走,一走一蹲那种。他每次经过我身边时,我都能听见那种轻微绵长的‘叽——叽——叽’,就像谁捏着充气塑料小鸡仔,再慢慢放手那种感觉。”说完,学长站起身模仿他记忆中“肖古文”走路的姿势,嘴里还不忘配上鞋底的声音和老师摇头晃脑朗诵古文抑扬顿挫的声音。

赵鹏笑了。

黄春妮想,鞋底用那种质量不太灵光的塑料增厚垫高,是会发出“叽叽叽”的声音啊,这有什么好笑的?真是温室的小花朵,不知人间疾苦。但她看到学长卖力地讲,卖力地演示,连一贯高冷的鸭嘴兽都笑了,自己这样严肃不太好吧?

“哈哈——”黄春妮张开血盆大口也笑了,力争声音比鸭嘴兽还要响亮。

赵鹏睨了她一眼,一只手伸过来搭在她肩膀上,笑得肩膀不停地耸动,笑得花枝乱颤。

莫名其妙。

黄春妮推开某人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咬着唇,静静地看着他。

学长和鸭嘴兽又接着讲K大的趣事。

黄春妮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是赵鹏发给她的短信:麻烦不要尬笑好吗?

我去!懒得理你们男人之间的尬聊,尬吹!

玫瑰小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