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为正室

穿越之我为正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伴读要入宫(上)

“大师傅说的故事好有趣,可妹妹们不听故事,在一旁吵闹,真是烦死人了。”大公主抱怨道,大师傅讲的故事多好听,可妹妹们在一边一会要吃点心,一会儿要乳母抱了如厕的,吵吵闹闹,让人根本没办法听大师傅讲课。

皇后看她一眼,佯装生气道,“妹妹们年纪小,你是姐姐,理当要让着些才对。大师傅说的故事你要是喜欢听,不是可以等下了学堂,让大师傅把你没听清楚的部分再说一遍的吗?可你下了学堂以后有追着大师傅问吗?”

大公主气馁地摇摇头,大眼睛求救般地瞄了一眼天顺帝,还指望着她父皇能帮着劝一劝。

天顺帝这会儿心中正感叹颜氏会教女,几个嫔妃所出的公主虽然一样长得玉雪可爱,可没一个像长生一样,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知礼的。那几个小公主闹起脾气来是个什么样子,他心里也是清楚的,这也是为什么几个女儿中他最宠爱大公主的原因之一。

“母后是怎么教你的,小小年纪倒学会背后说人了!知错了没有?”颜氏这会儿倒忘了自己躲在被子里的还是身无寸缕,正色训斥道。

大公主立时萎了脸,带了几分哭音道,“儿臣知错了,下次必改。”

其实她还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但每次母后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早些认错总是没错的。

天顺帝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时心里不忍。虽然颜氏这样不仗着位份偏倚大公主,反而从小教导孩子和其他嫔妃所出的皇子皇女平等相处,落在天顺帝的眼里无疑是极满意的,但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孩子一副如遭霜打的样子,心里也舒坦不到哪里去,便开口道,“长生,父皇上次许诺带你去江郡放风筝,一直也没去成,不如现在便跟父皇去吧,你母后也要好好休息,可好?”

大公主这才转了笑脸,欢欢喜喜地拉住天顺帝的手,叽叽喳喳地开始安排开来,等会她要骑哪匹小马去,又要小双带些什么点心去……

天顺帝不禁苦笑,朕的宝贝蛋儿,要放风筝也得等朕先换了衣裳啊。

好在这会儿刘嬷嬷等人已经低头捧着热水在外头候着了,皇后寻了个借口将大公主先支开来,帝后两人才终于避着女儿收拾妥当了。

“委屈你了。”天顺帝忽然转头对着颜氏叹道。

皇后还以为他说的是今日的闹剧,嗔了一口道,“下次再这般荒唐,可不像样了!”

天顺帝指的却是这偌大的后宫。当年若不是他执意要娶,颜氏或许已经嫁了她父亲的学生,一生一世一双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一想到刚刚长生抱怨的事情,天顺帝倒做下个决定来,左右伴读的人选都已经有了,早一天晚一天也没什么不同。长生早慧,跟着几个小公主一块上学堂,的确是不太妥当,不如就早些将几位大臣的女儿接入宫中,也好让她有个玩伴吧。

天顺帝这么一想定,第二天就下了旨意将各府的小姐提前接进明华殿,仍旧是那几个大师傅教了。至于小公主们,则暂时歇了课,另外寻了大师傅教一日歇一日地带着。

天顺帝带着大公主出去之后,皇后脸上慢慢收了笑容,由着刘嬷嬷重新整了妆发。待一切都整齐了,才揽了刘嬷嬷的手,柔声道,“刚才若不是你机灵,本宫今日险些丢了丑。不必理会长生说的,皇上要是真要责罚你,本宫第一个就不依。你之前不是新作了条天青色滚月白边的裙子吗,回头开了本宫的首饰盒子,把那套石榴石嵌金的头面拿去戴了,正好能配上那个色儿。”

刘嬷嬷也不跟她客气,笑嘻嘻地拜了,谢道,“那老奴就不跟娘娘客气了,谢娘娘的赏。”

皇后眼里又露出了些笑意,长吁了一口气,叹道,“如今总算能脱了那几个小的,没的让那些没教养的带坏了长生。”

刘嬷嬷一听便知道自家主子娘娘说的是芙蓉殿昭华殿所出的那几位。

当今圣上也是夺了兄长的位置做了天子的,刚登机那会儿,朝局不稳,而拉拢重臣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联姻。所以天顺帝刚登记不到一年,就选了好些朝臣的女儿做妃子,容妃萧妃等人便在其中之列。想当初她们刚进宫的时候,皇后都还有些管不动她们,也就这两年好些,容妃萧妃等人不再成为前堂在后宫的符号,而仅仅是后宫的一个妃子。

皇后能在后宫挺直腰杆,还是托了天顺帝的福。他们刚成婚那会儿,也正是天顺帝刚登上皇位不久,根基浅薄,朝政也被朝臣把持着。知道后来天顺帝渐渐理清了朝局,暗地扶持了一批寒门士子做自己的尖刀,才将之前留下的党派林立削割得支离破碎。又将素来不合的杨文忠和徐绍源两个都提成了阁老,隐隐有让两人互相制衡的意思。如此筹划布谋了整整三年,天启才总算是深深地打上了天顺帝的烙印,不再受朝臣的摆布。

后宫无疑是前堂的一个缩影。朝臣专政那两年,容妃萧妃等人敢当着人面就给皇后下脸子。再看看这两年,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要不是天顺帝摆明了还要用她们家的,皇后也不至于让长生受这么多委屈,明里暗里地吃了那几个小的好多亏!新得的玩意儿摆在房里还没摆热乎,被人看上一眼就满地打滚地耍赖要走了,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倒叫大公主房中都不敢摆一件像样点的东西,只怕到头来又生生便宜了别家的。

能把金枝玉叶教成这样的,颜氏也算是开眼了。说到底,这几家的女儿都还是嫡系的,字都不认识几个也就算了,连管教孩子都做不好,要不是当初的的确确是查验过入宫女子的身份的,颜氏都要怀疑容妃她们都是小娘养的,不过记了名在正房的而已。

天顺帝是很反对女子无知无学的。所以颜氏在长生三岁那年提出来,要像教导皇子一样给她找先生开蒙的时候,天顺帝是一口答应了的。好不容易拟定了大师傅的人选,萧妃容妃她们就抱着说话都还说不清楚的奶娃娃们过来,求着天顺帝也要让自己女儿跟着大公主一起开蒙读书。

人是他们家从深山中请出来的,事情也是颜氏自己一一做下的,临到头了,戏台子都架好了,蹭台的来了。

才两岁的孩子,能跟着学些什么?长生自幼由她亲自带着开蒙,又乖巧又懂事,手里有纸有笔,就能自己一个人在小书桌前坐上一个上午。她们的呢?颜氏简直都要冷笑三声了,别说一刻钟,便是一须臾,容妃萧妃她们生的那几个小的都坐不住。说得难听点,恐怕上面大师傅还在讲课,下面爬着的就尿了,这样胡闹还能上什么课?

可有些话她便是心里透亮,也是没办法说的。二公主她们不是她的孩子,却是天顺帝的孩子。但凡她透露出一点拒绝的意思,天顺帝心里恐怕都要不痛快地记她一笔,不够慈爱。这话也只能弯着劝了,让天顺帝自己拒了容妃萧妃她们。

天下人都道当今圣上是个痴情种,爱美人不爱江山,才舍了京城中这些大家族之女,独独挑了远在江南,出生与书香门第的她。各种内情如何,也只有她们这些局内人才冷暖自知。说白了,天顺帝一开始就存了提防外戚的心思,才不愿将这后宫之主的位置,留给朝中重臣之女。娶了谁,都不过是一时顺遂,后患无穷。哪里比得上娶个门户低些的她为后,然后将后宫嫔妃之位,一个一个地“卖”了出去来得合算妥当!

至于后宫这么多的女人中,天顺帝到底最喜欢哪一个,颜氏便是和他做了快七年夫妻,也不曾勘破。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错错错,这帝王之心,才是真正的海底针,恐怕便是与他相伴到老死,她也难猜天顺帝的心思罢。

不管天顺帝究竟爱哪个妃子,所幸的是,最后他还是将容妃萧妃等人的请愿,以孩子太小没定性给驳回去了。但没让她们放心多久,次年那几个小的就吸着手指同长生一块儿坐在了学堂里。不用说她们能学到多少东西,便是长生自己,也被吵闹得无法听大师傅讲课,平白浪费了一年光景。

今年好说歹说,皇后颜氏已长生也需要比她大的女孩子作伴为由,说服了天顺帝,开了金口准了从三品大臣以上的人家选几个适龄的女孩子入宫陪伴长生读书。原本觉得最快也得要等到四月下旬去了,没想到这次不用她说,天顺帝自己改了口将日子提了前,怎能不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mockangle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