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夫人

华阳夫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章 一碗暖心

次日,吴月听从宋玉之的话呆在府中,但她并没有闲着而是又光顾了枇杷树,再一次熬制了枇杷水,等待宋玉之到来。

她未时等到申时,又从申时等到酉时,终于等到想见的人,当见宋玉之踏入院门那一刻,她兴奋跑上前,那模样像是娇妻等待晚归的相公,直到跟着宋玉之走入屋内,便将桌上包裹好的药盅打开缓缓开口道:“这是枇杷水,宋大夫尝尝。”

宋玉之一愣,心中说不出的感觉,既是意外又是期待,其实他也不知为什么会到这里,先前是为了伤者需要医治所以要来,现在人已经完好,却总能将他想起这里,有时候吸引的人,有时候吸引的心,总能莫名其妙的想起,如今想来也许是因为这暖人心脾的枇杷水,当他一口饮下,当机断言,就是因为这碗枇杷水所以期待。

“怎么样,是不是还热着。”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宋玉之,他望了望四周并没有瞧见炉火,那么在不知自己何时会来的情况下,如何还能让药盅是热的?

“嗯,你是怎么办到的?”宋玉之喝完之后,望着对面而立的人问道。

“奴婢也不知宋大夫何时会来,就每隔一炷香去温热一下,然后就用厚重的衣布包裹好抱入怀中,这样热气溜走就会很慢,这个方法很有效,我只热了一遍, 宋大夫就过来了。”吴月灵动双眼似会说话般,那浅浅一笑彷佛花开,让宋玉之一时间移不开眼,然而这种感觉却又很熟悉,似在哪里见过。

“明日我一定不会让你等。”

吴月望向离开背影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勾起,饶有兴致的看着桌面上已空的药盅,仿佛那药盅里装着他需要的东西,因得到而满意。

这一夜吴月睡的很安稳,但宋玉之却是辗转难眠,无奈之下他挑灯夜读直至深夜。

翌日,当吴月朦胧中还未睁开眼,一阵嘈杂的敲门声就将她扰的清醒,从敲门声中吴月听得出那人很急,吴月犹豫了,她拖着步子走到门边,用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心中暗叹道:该不会是来催她去墓地吧!

敲门声还在不停,且越敲声音越大,门外的人听着里面无反应,高声起来。

“里面的可是叫吴月,请开开门,我是真姑娘的婢女,真姑娘有事找你。”

真儿找?吴月脑中一转,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不死心还想要她做婢女吧!

敲门声未停重复着。“里面的可是叫吴月,请开开门,我是真姑娘的婢女,真姑娘有事找你。”

吴月眼看无法逃避,只好开门随着那个女婢跟了去,一路上她旁敲侧击的问着真儿要她过去的目的,但也不知道是这丫头真不知道,还是搪塞自己居然一问三不知,这倒让吴月忐忑了一路。

真儿住的地方与听雨院相隔不远没一会就到了,初次到真儿所居,吴月还没入院就被圆形拱门上的三字吸引了,望南阁倒是个别具的名字,这时候的吴月还不知望南阁的缘由,之后知道嘴角抽搐不已。

吴月一路随着婢女低头前行,穿过拱门走过回廊终于到了真儿住的地方,当她刚踏入内屋,就见到铺着白狸皮的美人榻上正躺着一位睡美人,美人衣衫不整,任由着衣襟滑落胸口,随着**的酥胸起伏着,且襟口上下而开,一条不老实的白皙大腿偷偷的逃出长裙之外,蜷在榻边,这模样让吴月想起好似戏中所唱妖狐,可妖媚祸国,由于场面太过香艳,惹得她顿时闭上眼转过身。

吴月噎了噎口水,不由得暗想:我是女子都如此,若是男人见了即使知道被挖心也会自愿吧!

“呦,你这丫头得罪的人还真多。”吴月正想着,忽然身后传来娇媚的声音,也许是刚醒的缘故,真儿的声音里带了些沙哑,显得声音极其柔媚。吴月立即转身福了福身,低眸间见真儿已经合好了衣服,便不敢再抬起头。

“会梳髻吗?”

吴月点点头。

“那就帮我好好梳理一番,等会我要玩玩。”

吴月顿时心中一颤,她懂得真儿口中的玩玩,绝非寻常的玩法,不见血腥不叫玩,只是这一次会是谁呢?

虽然心中惧怕,但吴月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盘了一个适合真儿的灵蛇发髻,真儿拿着铜镜左右看了好一会,对着吴月赞不绝口,随着真儿又倒弄妆面,又选了一款高腰襦裙,才终于出了门。

经过了今天,吴月终于知道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人就是无论从发髻、面部妆、还是衣服,那都是极其有要求,有讲究。

吴月跟着真儿一路从西侧走到南侧,越往前走吴月就越感觉到熟悉,最终停下来时不禁脚抖,眼前的地方再熟悉不过,那不是审问巧娟的地方吗?

为什么会到这里?

“走吧!放心今天主子不在,莫怕。”真儿笑着推开了门,吴月顿时感到一阵寒风从内而出吹在她身,她甚至感觉这风中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令她很不舒服。

“丫头,快些。”真儿见吴月驻足,便朝着她招了招手。

吴月无奈抬脚踏入,随着深入吴月见到里面站了两个熟悉的人,一个是木章擎一个是宋玉之,木章擎虽然没有说过话,但吴月看的出此人不坏,另一个嘛,可是很熟悉的,熟悉到吴月情不自禁靠近,站在宋玉之的身边,宋玉之朝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像是在说:这一次我等了你。

“丫头,这个人你可熟悉?”真儿说话间从不远处拖来一个人,可以说是一个满身是血毫无反击能力的废人,也不知怎么,平日里娇滴滴的真儿只要遇到所谓的玩时,就特别的狠辣,犹如换了一个人,这会她也不顾裙子是否会沾染血,一步步将不远处的血人拉进吴月。

吴月低下头努力回想是否认识地上的人,最终摇了摇头,她确实不认识。

“怎么,不认识?那这一个呢?”真儿有些意外,转身又从不远处拉来一个,问道。

吴月又低下头,仔细确认了一番还是摇了摇头。

“玉之,这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两个人要为了兄弟的事情找丫头报仇吗?怎么这丫头不认识。”真儿掉转头望着宋玉之。

不仅是她,连吴月也看向宋玉之,只是两者的眼神不同,前者是询问,后者是感激。

衣寒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