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霸天下

第22章 劫后余生

“小林子!是你吗?”

正在路上走着的石林,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茫然四顾,终于在一堆倒塌的废旧房屋中,看到四婶一家,正期盼着的望着他。

石林快步走到跟前,看见一身狼狈的四婶,和哭的像个泪人的其他人,心中不由得一阵心痛,环顾一圈唯独没有发现四叔,他便犹豫着问道“四婶,家里。。。。是不是。。。。有人。。。。?大叔他是不是?”

四婶听到这,不由得鼻子一阵的发酸,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石林站在那里,听着四婶撕心裂肺的哭声,已经明白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这场劫难当中,每个人每个家庭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妻离子散的比比皆是,如果当初,村长能采取有效的措施,听一听三叔的意见,就不是现在这种局面了。

可是这怪谁啊?哎。。!希望,村长他们别因为这个而想不开。

石林见四婶哭的太伤心了,安慰了几句“四婶,四叔走了大家都很难过,但是现在问题是还有孩子们,村里现在好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家园也要重建。人死毕竟无法复生,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日子还是要过的,这么冷的天,孩子们还小,再这么下去容易生病的,回家吧!魔兽已经被赶跑了,不会再来了,放心回家吧!”

四婶眼睛通红的看了看石林,又回头看了看同样双眼红肿的孩子们,心中的悲伤之情不是一句两句话就可以打消的,这需要时间的冲刷才能一点点的把对亲人的思念降到最低。现在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一家人的担子都压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孩子还小,不能让他们刚遭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又承受身体上的打击,他们今晚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四婶摸了把眼泪,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孩子们,我们回家。”

石林在四婶一家走了以后,也步履蹒跚的往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不时的有哭喊声传来,每一声都代表着一个不幸的家庭,有劫后余生发现亲人还在的喜悦,也有对死去亲人的哀悼,更多的是对心情压抑的一种发泄。恐惧,悲伤,仇恨各种负面情绪的打击,反映出人是那么的脆弱,珍惜眼前人,活在当下,人活着的时候不懂得珍惜,死了遗憾又有什么用!

石林默默的走回了家,静静的院子中,悄无声息,巨大的魔兽尸体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三叔的屋门丝毫不曾开启半分。

石林来到三叔门前,敲了敲“三叔我回来了,魔兽已经被打跑了,估计不会再回来了,你还好吧?”

过了会,屋中淡淡的传来一句“知道了”就再无声音了。石林无奈的看了眼屋子,轻叹口气,幽幽的走回了自己房间。

想来三叔,这会心情也是十分的不好吧!纵然有对村长他们的不满,可是真出现这一幕时,不免有些恨其不争。

第二天,凤栖村进入到了战后重建的工作中去,可是有两个人却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就是伏击小队的队长宋慈和老村长李叔。

早上,当失踪多天的四人完完整整的站在宋慈面前时,多日来阴沉不定的脸上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笑容和喜极而泣的哭声,抱着赵家兄弟连说对不起,不应该弃他们于不顾。他们的平安归来,可以说将宋慈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不然他非得抑郁了不可。

反观村长这边就没这么好运了,战后清点,凤栖村一下损失了4分之一的人口,倒塌的房屋和损失的钱财粮食不计其数,有很多人这一个冬天都要借住到亲戚家过了。更要命的事,村民的指责和谩骂,说:为什么不采纳三叔的意见而放任民兵散漫,从而导致魔兽袭击而没有采取应对。同时民兵们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他们不仅要面对亲人的逝去还要承受村里人的责备,压力可想而知。可以说整个凤栖村是在一片咒骂声中,开始了自救工作。

“三叔,我们现在怎么着啊?一直在家待着吗?”

早上天一亮,三叔就过来询问昨晚石林出去之后的种种遭遇,并且开始给他处理伤口,他知道,以这家伙变态一般的恢复速度,过来顶多就是简单包扎一下,估计这时候,伤口可能都已经快结咖了。

“外面不用你操心,你才几岁,这事是你一个小屁孩儿该管的吗?一会吃完饭把院墙修修,至于倒塌的那间屋子开春了再说吧!”

“三叔,那你怎么办?还有昨晚我注意观察,始终没有看见那只领头的虎狼兽,这么大一只如果还在村子,会对村子产生极大的破坏的!”

“我你就不用操心了,至于那只领头的已经在后院等着当你的晚饭了。”

“不是吧,三叔?那只领头的咋死的?不会是自杀在咱们家后院的吧?”

“屁话,你给我自杀个看看,我也是早上起来看见的,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好了,你的伤没啥大事,这几天好好休息,顺便修修那堵墙,等过段时间这事解决以后,就要开始继续锻炼了。”

石林根本就不相信三叔说的那些个鬼话,在他看来那都是骗小孩的,就像是在说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这都哪跟哪啊?真是服了。

三叔走出屋子之后并没有去村长家,而是转身朝幸存的那4人伏击小队成员住处走去,他很好奇这帮人是怎么躲过魔兽的追击的,又为什么跑了之后不马上返回村子。

“当当当”

三叔首先来到了赵家兄弟的家,因为他们几兄弟住的近,找到一个就差不多找到其他几个了,尤其是现在大雪封山,天又这么冷,估计都会在家。

“谁啊,这大冷天的,等下,就来了!”听声音应该是他媳妇,还好这几家住的是村西头,不至于那边好不容易脱离了虎口,回来却看见自己家人丧生在魔兽嘴中。

“嘎吱”有些破损的木头大门拉开以后,果然是赵家老二的媳妇。

“呦,这不是三哥吗?快,屋里坐,屋里坐,屋里暖和,老二啊!三哥来了!”

“三哥啊!你怎么来了?来屋里请”赵家三兄弟,这里是老二赵水的家,本来他们的父母想生4个,分别起名叫山水人家,可生完老三赵人之后,年纪大了,就没有再生老四,一直就是这么三个兄弟。

几人都是村里的猎户,平日里以打猎为生,射的一手好箭,那晚救石林的就是老二赵水。

进屋落坐,在相互寒暄完之后,三叔也不拖泥带水,问出了此行的目的“我说赵水,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们是怎么从魔兽嘴边跑出来的?又为啥成功逃脱后不马上回来呢?”

“三哥,这事你不来找我,我过几天还想去找你呢!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他们4人都是弓箭手,那天撤退的时候,因为当时都在树上,所以下来的时候慢了半拍,被魔兽追了上来,东躲西藏之间,跑到了一个山洞中,正好那山洞口比较狭窄,魔兽钻不进来,所以才保住了一条命。

“那你们摆脱了虎狼兽以后,干嘛不回来呢?”

“三哥,不是我们不想回来,是因为我们回不来了。那天当魔兽走了以后,我们才发现这个地方以前从来没有来过,周围到处都是参天大树,因为下雪原因,天空被遮的严严实实,分不清楚东西南北,而且不光我们,那头虎狼兽也迷失在了森林中,在找寻回家的道路时,不止一次和他打过照面,每次都是跑回山洞才侥幸逃生。而且那山洞,深不见底,因为太害怕,我们都没敢往里走。”

三叔摸着胡子,若有所思一言不发,赵水接着说道“一开始,我们每天就是吃自己带的干粮,你知道,当猎户的,习惯在每次进山的时候,都随身带些应急的物品,也幸亏这个习惯救了我们一命,不然,饿都饿死在那里了。后来,食物越来越少,我们就想着赶紧逃出去,一边走,就一边在树上做记号,趁着白天稍微有点亮光,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走了出来,出来以后找准回家的方向,就直奔村子来了,刚到进山出,就远远看到你们家小林子,边跑边大喊着放火箭,这才有了树林伏击这一出。”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头虎狼兽还有可能在那片树林里吗?”

“这个就说不准了,在最后几天,我们就没有再发现那头魔兽的踪影了,跑了也说不定。”

“嗯,这样啊!你刚才说有做过记号,那你们还能再沿着记号找回去吗?”

“可以的三哥,只要记号没有被破坏,我们就能再找回去。只是那里邪门的很,人进去就迷路,没有特殊情况还是不要去的好!”

“哈哈哈哈哈”三叔听完大笑了起来,“赵水兄弟,这个你尽管放心,我心里有数,如果哪一天我想去了,还请你们给带个路。你只需要把我们带到入口处就行了,剩下的我们自己会有办法的。”

“你们?三哥,你说的们?还有谁啊?”

“我和石林!”

三叔出了门之后心情大好,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事情和他猜测的基本吻合,等过段时间,村子事情逐渐平息以后,他就准备动身去那里一探究竟。

苹果蔗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