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旭兰舟映斜阳

第37章 余生悦西席(大结局)

若兰离开后的第二天下午,艾瑞克在酒店大厅里等着什么人。

阳奕舟一进酒店就大步走向艾瑞克,今天一早他跟艾瑞克像往常一样去看她,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后来才知道昨晚她就离开了“怎么样,找到没有?”

“两天前,白订了两张机票分别是阿兰达到大理和阿兰达到XZ,据我所知白近期没有在中国的生意,所以我怀疑这是白为她订的”

“两个路线一是大理,二是XZ!她是早有准备了,XZ有太多的故事了,所以她一定认为我会选XZ,是大理!她在大理!”阳奕舟说完就要往外跑。

“你去哪里?”

“机场!”

中国泉城

随着“嗤”地一声窗帘被拉开了,阳光照进房间里,若兰用手挡住眼睛“你干吗?现在还早好吗?”

“早什么早啊,这都九点了好吗?”莫妮卡不客气的斥责床上的人“你回来了几天,就在床头躺了几天姑奶奶不是我说你,屋外春意盎然的,你忘了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还等你去看荷花呢”

“有那闲工夫,还不如睡觉呢”若兰翻了个身。

“是谁把我从渝城叫到泉城来的!我这可是请着假陪你玩儿呢?你就这样对我?天天把我困屋里?不行,你今天必须得跟我出去”说完莫妮卡就要掀若兰的被子,两个人进行这被子抢夺大赛。

一个小时候,两个人站在门口若兰戴着一副墨镜,莫妮卡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别说六月了这四月还没到呢,你戴什么墨镜?”

“阳光太刺眼了”

“你………你还抹了防晒霜?”这三月的阳光不是正好吗?

“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被吸血鬼给咬了”莫妮卡胳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笑问道。

“爱伦坡看多了吧?放心我要是被吸血鬼咬了一定第一个咬你,让你变成一个妖艳妩媚的吸血鬼”

莫妮卡听完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记得我不要卷发”

“Absolutely!”

两人在街上闲逛着,莫妮卡的购物一直在选选选,若兰累到实在不行了,她坐在了休息椅上,这个莫妮卡真的眼光越来越挑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下,若兰拿出手机一条新闻出现在手机上“昨晚九点春城火车站暴恐事件”

看到这消息若兰心里觉得有一种恐惧感,多亏在最后一刻她后悔了选择重新买了一张机票,她打开新闻,每多看一分钟她的心里的害怕就多几分,她握着手机心里有几分忐忑。

突然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艾瑞克的,这几天他打了不少电话,都被她一一挂掉了,那个人也打了不少只是她终究没有忍心去接,若兰犹豫着接了电话“喂”

“感谢上帝你终于接电话了”

“艾瑞克,有事吗?”

“快告诉我,你在哪儿?”

“一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艾瑞克,我非常抱歉,恕我不能告诉你我……”不等若兰说完艾瑞克打断道“阳去大理找你了,现在他在春城,如果恰好你也在,就去找他吧,他真的很爱你……”

“什么!?你说他在哪儿!?”

“春城!”艾瑞克重复着城市的名字。

若兰有些站不稳忙对艾瑞克说道“艾瑞克,我现在有非常要紧的事,之后我会打给你”说完就挂断电话,若兰忙拨打着沈奕舟的电话对面直接传来“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听到这句话若兰的心凉了半截,重复地打了几次都是这句话,整个人愣住了,手机直接滑落在地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从她心中涌出。

她捡起手机就往外跑,莫妮卡一回头就见她跑了出去,顾不得买衣服了,直接跟着跑了出去“若兰……若兰你去哪儿……”若兰心里默念着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几日后的春城,殡仪馆里,棺材里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男人,那张脸已经看不出模样。

若兰看着棺材里的人,苍白,一双红肿眼睛泛着泪水,她就这么站在棺材旁不准任何人进行火化,她紧紧握住莫妮卡的手似乎想从外界得到一些力量在这个时候不再倒下。

叶俊和阳爸爸扶着伤心欲绝的阳妈妈,严昊扶着阳姐姐,阳妈妈红着一双眼睛走到棺材旁看到棺材里躺着的人,整个人激动地扑在棺材旁嚎啕大哭“奕舟,我的孩子”

她摇着沈奕舟的身体“妈妈在这儿你醒醒啊,你看看妈妈啊?奕舟……奕舟……奕舟……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妈…”阳姐姐来到妈妈的身边安慰着她“你帮我叫叫你弟弟,我怎么都叫不醒他,他从来不会不听妈妈的话的”阳妈妈忙拿着阳姐姐的手着急而害怕地对女儿说。

阳姐姐看到妈妈这副模样,泪水不停的流“妈,弟弟……弟弟已经死了”

“不,你骗我,奕舟没死他不会死的!几天前他还跟我通话,让我准备婚礼的事的,奕舟你快起来,妈妈不允许你这么骗人,你已经长大了不能这么淘气!快起来,奕舟你再不起来妈妈要生气了”

阳爸爸他满眼悲痛,整个人险些晕倒幸好严昊扶住了他“我是遭了什么孽!为什么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儿啊……”

“伯父,节哀。奕舟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您这么难过!”

“这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啊我的儿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他怎么会死!?………”阳爸爸反问严昊。

“奕舟……他……疏散了那些人”严昊红着眼睛,走到棺材前给阳奕舟敬了一个军礼。他的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他退伍时的样子“真的就这么退了?不后悔?”

“当兵也需要知识,现在这些新兵年龄越来越小,好多都是父母管不了的学校放弃了的。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不过还是那四个字有召必回!”

“你这三心二意地就不能专情一个!?当兵还是当西席,要是只能选一个呢”

“我这不选了吗?心是西席心,魂是军魂”

“给你能的”

“行了,我走了啊……”

叶俊擦了擦眼泪,走到若兰面前有些责备“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正式的答应过他的求婚,但是奕舟他真的很爱你。

几天前还兴高采烈给我打电话说他准备婚礼,他想给你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婚礼………算了,逝者如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节哀顺变吧”

若兰没有说话,她紧紧盯着棺材里的人,眼前浮现出他的温柔他的霸道还有他的笑容……所有的事情就像是昨天刚生样,在婚礼上撞了他,他安慰她,娶她,爱她,保护她,寻找她……

若兰红肿的眼睛再次留下泪水“节哀?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深深地记住每一个和他在一起的瞬间,这颗心已经被他带走了,我怎么能节哀?这个人不会是他!我不信,不信他会这么狠心!”

莫妮卡心疼的搂着她“若兰……”

若兰看着棺材里面躺着的人,心如死灰,泪水决堤“阳奕舟,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抛下我……”

若兰看着他,想起阳奕舟的种种好“我来找你了”说完猛地撞向棺材莫妮卡大惊“若兰!”

阳爸爸手疾眼快一把拉住她“你在干什么!?奕舟不会想让你跟他去的,你死了你妈妈,外公外婆怎么办!?”

若兰痛苦不已,泪水不停的流“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害了他,让我去陪他吧,让我跟他一起去。”

阳爸爸痛惜道“我跟你妈尚且不能接受奕舟的死,你难道就真的自私到要让罗中校像我们一样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奕舟你不可以死,我错了,我认输了,你回来好不好!这一次换我向你求婚,不管多少次我都愿意……”若兰越说越激动,突然眼前一黑若兰晕了过去。

“若兰!”

“若兰……”

阳奕舟的葬礼结束后,若兰回到了她跟沈奕舟的家。看着家里熟悉的摆设,她呆坐在沙发上泪水决堤般的流着,隐约她的脑海里出现她第一次来这里的情形那个时候她也是坐在这个位置哭,沈奕舟就坐在她面前用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伸出手轻轻去触碰自己面前的空气,眼前出现了沈奕舟的样子,她正摸着他的侧脸,一伸手想要抱住她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她闭着眼睛坐在板上将脸靠在沙发上,隐约就像枕在他的腿上一样,而他正宠溺地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哄她睡觉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天都黑了,若兰睁开眼睛,她打开灯,去衣帽间拿了睡衣准备洗澡,她看着沈奕舟的那些衣服,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人,他侧身笑着问她“今天有个研讨会,你觉得穿那那件衬衣比较好?”

若兰慢慢走近带泪的双眸,紧紧地看着他,生怕下一刻他就此消失了“都好”

若兰走近了才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她看着阳奕舟的那些衬衣,用手轻轻地抚过它们,而后她从中拿出取下一件衬衣,离开了衣帽间。

洗完澡后,若兰去找吹风却怎么也找不到,便随口一句“奕舟吹风在哪儿?”问完之后愣了三秒,她都忘了奕舟已经死了。

她没有再找吹风,而是直接去阳奕舟的酒柜处拿了两瓶酒,来到客厅,刚打开酒就仿佛听到什么声音,转头看向接近阳台的沙发上阳奕舟正给她擦着头发“你啊,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头发擦干了才能睡觉。”

“已经很干了,你看都没有滴水呢”她拿起一缕转身给他看。

阳奕舟一张毛巾盖住她的头,整张脸只剩下了一张嘴,他忍着笑意给她擦着头发。

“那个我看不见了”

阳奕舟看着她的整张脸只剩下嘴了,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啰嗦”他吻了她一下,她拿开毛巾害羞地看着他“你……你刚刚干什么了……”

“什么干什么?”正当她打算再问,他却打吹风给她吹头发,嘴角挂着笑意。

若兰看着桌上的红酒,耳边突然响起了阳奕舟的一句话“女孩子,别喝那么多酒,对胃不好”

她终于忍不住落泪了“阳奕舟你这个大坏蛋,你不让我喝,我偏要喝”说完她拿起一瓶红酒猛地往嘴里灌,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喝太多了,刚喝进嘴里,那个味道便让胃一阵抽搐,她忙吐到垃圾桶里。

“你走了,连酒都这么难喝。是我的错,都是我害了你,如果我不让白煜买去大理的机票你就不会去大理,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说完她将酒猛地砸在地板上,捡起地上的碎片“奕舟我来陪你”正当她要划过手腕的时候。

突然从客厅的落地窗吹进来一阵强风,窗帘被吹地飞起来,这风里带着一阵阵梨花香,若兰微眯着眼睛看向落地窗,仿佛他正眉头紧锁心疼地看向她,若兰擦了擦眼泪开心地看向他“奕舟,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阳奕舟没有说话,突然风停了,落地窗的窗帘落下了,风微微吹动着窗帘,那个位置什么都没有。

若兰有些失落,此刻耳边再次响起了一句话“你在我身边,便愿意把你宠成孩子,倘若我不在,也希望你可以独挡一面好好照顾自己,哪怕是为了我。”

这种感觉就像他在她的身边一样,若兰起身来到落地窗旁寻找着他的身影,可什么都没有。风依旧吹着,看着落地窗外的亮光,她落泪了,慢慢地走到阳台上,她蜷缩在阳台的沙发上,看着阳台上的几株太阳莲,它们开得正好,晚风此刻要温柔许多,它轻轻地吹过她侧脸的碎发。

记忆里再次涌现,阳奕舟正调整着天文望远镜“以前看过一句话,每个死去的人都会变成天上一颗星星”

“这话一定是骗人的,天上那么多颗星,你怎么知道是那一颗?”

“不是还有星座吗?实在不行你就看那个人的星座,也许它就是其中的一颗”

“这么文艺?”

“你说呢?”

若兰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她抬头看看了天空的,天上没有星星而城市里的霓虹依旧很美丽,她轻轻地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两个星期后,夕阳透过玻璃窗照进明亮的教室,一名女子站在讲台上讲课,讨论到心愿,询问道“同学们你们的心愿是什么?”

一个叛逆的女学生举手道“我嘛,但愿天下的寡妇都结婚去”女子的面色有些尴尬,她放下手里的书,挥手让她坐下,周围的同学低声议论着。

这个时候坐在后排的一个高个子男生,有些幽默地回答“那我愿娶个有钱的寡妇”同学们哄堂大笑,女子淡笑了一下,很快她恢复了平时上课时的严肃。

放学后女子独自行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女子以为又是推销电话直接挂掉了,随即又打来了,女子依旧挂断,对方锲而不舍再次打开,女子有些不悦的接了电话冷漠的说道“不买房,不买车,不贷款,没有孩子不上补习班!”

对方听到这儿竟然笑了“嗯,咱们都是老师,以后他确实不用上补习班”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若兰屏住呼吸,泪水在眼眶打转,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忐忑的问道“你…是…谁?”那一刻她的心里仿佛再次升起了一丝希望。

电话那边的人回复道“这个答案在地上”若兰震惊地看向地上的影子,泪水再也忍不住了,身后的人走近“你好,我叫阳奕舟,你可以做我的妻子吗?”

若兰看着地上的影子,不愿转身,她害怕这又是幻觉,如果这是奕舟的鬼魂,她害怕自己激动的情绪会吓着他,慢慢地她伸出手在空中描绘着阳奕舟的影子,委屈心酸的哭出了声来。

阳奕舟看着眼前的唐若兰眼睛有些湿润了,他从身后走到她的面前“我回来了”

若兰愣愣地看着他“我现在就在你面前,还是说你觉得影子比人更帅呢?”阳奕舟轻笑着说道,若兰呆呆的看着他,阳奕舟笑着将她刚刚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抓住,抚上自己的脸“是我,我没有死”

若兰的泪水再次滑落,她猛地抱紧他,闭上眼睛吮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如果这是梦,我期盼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阳奕舟一手托着她的脑袋一手搂着她的腰轻笑道“小家伙,这不是梦,我就在你面前”

“我亲眼看到你躺在棺材里,面目全非,他身旁的箱子里是你的衣服……”

阳奕舟耐心解释道“到了大理后我和另一个人拿错了箱子,这也是我到XZ后才发现的,在下了大理的飞机后我才想到也许你不管去哪个地方,最后一个要去的地方一定会是那儿,可没想到我好像猜错了。”

“不是的,按照计划我和莫妮卡是要去XZ的,可艾瑞克打电话说你在春城,我恰好看到了春城的暴恐新闻,我担心你所以就去找你了”

阳奕舟松开她拿出戒指单膝跪地,眼睛湿润异常认真的说道“嫁给我好吗?我严肃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人能让我求婚这么多次了,还有我这颗心已经被你全部占据,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跟你求婚了,如果这一次你依旧不答应,那……”

阳奕舟赌气似的说道“那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跟你求婚了,明天我就去XZ当和尚…天天向佛祖祈求让你好好的,就是不让你爱上除了我之外的其他男人”

听到这儿,若兰忍不住笑了,阳奕舟看着她异常严肃说道“我现在很认真的在跟你讲话,你别笑,这辈子除了我,没有其他男人能够给你幸福,现在我不会再给你时间思考,答应或者是不答应,现在就决定。”

若兰看了看周围往来的人正盯着他们,她有些不好意思“你先起来”说着他扶起了沈奕舟,阳奕舟有些失落“所以……这一次还是拒绝吗?”若兰没有说话,阳奕舟叹了口气“那我知道了”随即就要离开,突然若兰拉住他,阳奕舟看向她,若兰小声道“你可以娶我吗?”

阳奕舟有些难以置信,他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若兰的脸有些红了清了清嗓子,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阳先生你可以娶我吗?”

阳奕舟笑着看向她“宝贝儿,再说一次”

若兰拿过戒指单膝跪下“请问聪明,睿智,帅气的阳奕舟先生,你愿意娶我吗?”

阳奕舟见罢忙跪在她对面笑得很开心大声说道“我愿意娶你,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太愿意了……”随即他拉起她,激动的抱着她,语言竟然有些颤抖了“这一刻我终于等到了……”

爱从来就没有永恒,但是关于爱的记忆却是永恒的!成为一个人,用余生去回忆,带着回忆去爱余生,用余生去爱……

神莫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