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旭兰舟映斜阳

第2章 你有多不甘,我就多不甘

这就犹如一场梦,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梦醒后却那么锥心。

她记得第一天到新学校,刚走到学校的阶梯的时候,有一个戴帽子的小男生顺着栏杆往下滑,要看就要滑到头了,只见他的手猛地撑在了她肩上。

恰巧她穿的是一件青纱短袖,他这一撑,衣服从领口被拉下了一大半露出了一大半的肩膀。这突如其来的力量让她重心不稳,眼看就要跌下去了,她一把抓住栏杆。到地的男生回头看着她,一直做鬼脸。

她有些气愤地对着人群里的男生骂道:“神经病啊!”

李炜拿掉帽子对她痞痞一笑“就是神经病怎么样?你来打我呀?”

放学期间,人也比较多。若兰气得喊到“有本事你别跑?”

李炜把书包往后一甩,勾了勾手指道:“有本事你来追呀”

若兰刚下了几步楼梯,李伟掉头就跑,用特别大的声音喊到“老婆追老公了咯”吓得若兰赶紧止步,心里气惨了。

稍微大一点儿她的位置在窗户口,他在隔壁班,每次下课都跑到窗子边敲窗子做鬼脸,逗她笑。

有一次她在笔记本上写着作文,这个家伙居然把作文的内容大声的念了出来,偏偏那是她们在考试,她又不能出去。这件事后她在窗子哪里贴了报纸,结果李伟变本加利的痞着她,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一起上学放学了。

到了初中的时候,她住校了,他依旧是每天回家,他知道学校的早餐不合她胃口,他便每天给她带早饭。

还有一次她和同学打跳,眼看就要摔倒了,是他伸手扶她,还骂她傻,不是他出手就一头撞栏杆上了。

有时候打完篮球后,他会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对她不羁的说“看吧,我迟早得是这个学校的校霸!你就负责在我打篮球累了的时候给我拿水给我喊加油,认真学习就可以了。不对,你这么笨现在的数学物理化学题这么难,你认真学了也不会啊。”

若兰打开他的手“去你的,下次自己补作业去!”虽然他说的没错可她还是有些不悦。他很聪明老是给她补偏理科性的学科,高中的时候他喜欢带着她骑着摩托车到处跑......

阳奕舟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完,重重的放在吧台“回忆是梦,梦醒了,就该面对现实了。”

他一点也不想听这个故事,因为他还不曾遇见他的精灵,酒保默默给他倒了酒后转身去另一边。

若兰不知道是自己醉了,还是已经被伤到没有力气去清醒,喃喃道:“是该面对现实了……”

她那如秋水般的眼睛看向阳奕舟,此刻她才仔细的打量着他,淡黄的灯光之下棱角分明,眉宇间透露出沉着与冷静,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她端起酒,学着阳奕舟的样子就要喝,阳奕舟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某个地方有些不舒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拿错杯子了”她低头发现自己拿着他的酒杯。

“是啊,拿错杯子了”

“阳老师,人能选择醉死为什么还要选择清醒?”

阳奕舟松开她的手,拿过自己的杯子,有些失望的说“醉死?唐若兰我看不起你!”这句话无疑狠狠地抨击了她的自尊心,本以为这样她会振作起来却不想。

“看不起?呵,看不起算了..”她有些自暴自弃的说。

“你怎么会明白,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多不甘心?!”若兰说着说着就又开始哭了,她一把拿过他的酒杯,一口喝下去,酒如刀刃般在她的喉咙划过。

阳奕舟看着她的样子,吧台上的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最后又无奈的松开“我怎么会不明白,你有多不甘心我就有多不甘心?”

她有些愣了,看向他。阳奕舟的眼中的无奈和沮丧那么明显“你也被甩了吗?”

阳奕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灯光之下,她脆弱而迷茫,红红的眼睛跟一只迷路的兔子一样。

见他不回答,若兰凄凉一笑喃喃道:“看来,我们是同病相怜了”

唐若兰的脸上泛起红晕,兴许是醉了,她的视线有点儿模糊了,她仿佛看到李炜了,又仿佛是阳奕舟,她眨了眨眼,阳奕舟的样子居然跟李炜的样子重合在一起了。

阳奕舟叹了口气,无奈的伸出手,轻轻擦掉她眼角泪水“不甘心,也没办法不是吗?放手吧,你又不能去做小三把他抢回来,就算抢回来了,你又能维持多久呢?你抢得走,别人也一定抢得走……”

唐若兰感觉有点儿晕,他的动作那么温柔,就跟李炜一样,不知怎么的,眼前这个人渐渐由阳奕舟就变成了李炜。

唐若兰委屈的看着他,突然她的手猛勾上了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阳奕舟有些愣住了,唐若兰带着幽怨地在他的嘴唇上用力一咬,这疼意让他反应过来。

“你这个混蛋!我恨你……”松开他才发现眼前的人是阳奕舟,她忙推开他“对不起,我……我喝醉了……我以为你是……”

不待唐若兰说完,阳奕舟眼中有些受伤的看着她“李炜吗?”

唐若兰叹了口气“不该喝酒的,算了我还是先回家吧”说完就要离开,阳奕舟一把拉住她胳臂,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送你回去”

唐若兰本想说什么,可看到他眼睛里的期许她难以拒绝,可能是很久以前他是她的老师,那个时候的罗森塔尔效应影响着此刻的她,让她不能回答吧。

刚好这个时候响起了音乐,阳奕舟松开她的手“听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跳舞能让人暂时忘记不开心的事,要试一试吗?”

不等她回答,阳奕舟微笑着对她作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这位小姐,临走前我能邀请你一支舞吗?”

唐若兰礼貌的微笑“我虽然很想答应你,可是我真不会”

刚说完阳奕舟拉着她进了舞池“没关系,我教你”

他将她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握住她的细手,自己另一手揽着她的腰,两人随着音乐慢慢的跳着华尔兹。

刚开始唐若兰听着音乐声为了跟上拍子有些慌乱了,脚不小心踩在了他的脚上“啊,对不起”

“没事,刚学都有踩脚的时候”

听他这么说,唐若兰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全程低着头看自己的脚,生怕自己再踩上去。

看着她的样子,阳奕舟好笑的在她的耳边说“你不用刻意去看脚,否则更容易出错”

“是吗?”唐若兰抬头额头碰上了他的唇,他很淡定,可唐若兰有些尴尬“对不起……算了我还是不要学了……”

唐若兰刚想松手,阳奕舟一把抓紧不让她离开“跳舞跟恋爱一样,不能因为某个人就放弃所有的乐趣,你看你刚刚踩了我,可我并没有因为疼痛而放弃跳舞”

“你没发现,你现在跳得比刚刚好多了吗?”

“好像是”唐若兰欣喜的看着下面四只有默契的脚。

一首歌的时间结束后,若兰的心情好了不少,因为酒吧离家太远,一时半会儿又打不到车,还是让阳奕舟送了。

“想不到阳老师,不止有才,连舞也跳的那么好”若兰心情好了不少。

阳奕舟笑道:“你也不错啊,学得挺快的。”

“我一定要告诉以前的同学,我们的阳老师是多才多艺才子!”

看着她现在心情这么好,他也忍不住笑道:“你这丫头,这会儿倒比之前好太多了”

若兰像想起什么似的,认真的看着开车的人说“阳老师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今天给我上的课”

阳奕舟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你把它理解为课?”

“不是吗?”

“你不觉得安慰更合适吗?”

若兰听到安慰这两个字,她的心莫名悸动了,感激的说“阳老师你真是一个好人”

“好人?那可不一定。你也别阳老师阳老师的叫了,我也是只比你大六岁而已”阳奕舟看着前方的绿灯说道。

“六岁?怎么会?”若兰有些意外。

“怎么觉得我老?”阳奕舟开玩笑问道。

“那有,只是老师不是对我们说,教了很多届吗?”

“其实你那一届,是我第一届教的学生”

“啊?你怎么骗我们?”若兰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她当初可是相当相信他好嘛毕竟他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

“不骗你们,你们会相信我吗?”

“那倒也是…”

“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你确定你今年三十岁?”若兰满脸探究的打量着他。他居然只比自己大六岁?这个人还真是挺能藏的。

阳奕舟轻笑伸手将车里的证件拿给她后继续开着车。

唐若兰看着证件照上的年龄有些震惊“真的耶…叫你一声阳大哥才正常呢”

“所以就叫阳大哥吧”阳奕舟难得好心情的逗着她。

“好歹也是我曾经的老师,虽然只有两年,可是我依旧还是很尊敬您的,嗯就叫你大叔好了”

“什么!?”

“既尊敬又有亲切感…怎么样?”

“你啊…白天在婚礼还一副伤心样子,这会儿又来调侃曾经的老师…还真是可爱”

若兰听他这么一说有些害羞的脸红了,心情却也因为这句夸赞而愉悦不少“都是老师教的好”

“你要上学那会儿嘴这么甜,没准我还能多送你两分”

“才两分?哼阳老师的分不好挣啊”

阳奕舟轻笑着摇头不语……

神莫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