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枭宠:盗妃休逃

第11章 甘拜下风(二)

登船半日后,放眼四处,皆是烟波飘渺。

龙九自心底生出悠然惬意。他喜欢停留海上,海上没有尘世是非,没有朝堂江湖之别。一切都很好,除了被容元唤作阿浔的女子。

阿浔好奇心太重,后果便是问题奇多。可是猫儿离不开她,手下未必看得住她,为了避免她再出伎俩,也只好任由她在近前喋喋不休。

“你还没告诉我,为何不喜吉祥却又霸着它不放。”萧珑坐在甲板上,正取出黑水晶珠拿给吉祥玩耍。

“它有旧主,我只是受人之托,照看一年。”龙九已经强迫自己养成了有问必答的习惯,否则她的话只有更多。

“原来不是你的。”萧珑释然,却又有些失望,“旧主若是很好,我倒不能夺人心头好了。”

“若是我的,你便据为己有?”龙九饶有兴趣地看看她,再看看宝物,“宝物为何带回?”

“这是你给吉祥的玩物,我上次怕它闷,便一道拿走了。”

龙九嗤之以鼻,“讲实话!”

“实话便是我对风逸堂主情有独钟,蓄意招惹……”萧珑看着他黑了脸,满意地抿唇一笑,“你的宝物,谁又敢要?我无法转手,只好带回。”

“谁会信?”

“那你只当我蓄意招惹,对你情有独钟。九爷风采,委实胜过风流俊杰……”这种车轱辘话,萧珑一点都不嫌烦,看到他不悦,她就分外高兴。

总有将她查得一清二楚的时候,届时再和她算账,暂且由着她放肆几日。

那般清雅姣好的容颜,胜过她每次易容时的样貌,他不由问道:“真容被风逸堂众人看去,你竟不以为意。”

萧珑却反问:“初见你是如何识破了我的易容术?”

“想知道?”见她点头,龙九命令,“先回话。”

“真容也无人识得,自然不会在意。”萧珑乖乖回话后,道,“该你说实话了。”

“想知道?”龙九气她,“先回岛上。”

“你怎么一日三变呢?之前只说在海上的。”萧珑如今最不缺的就是问题,“什么岛?是你闲时居住的地方么?那里是不是很美?”

“想知道?”龙九不改话锋,“到了便知。”

萧珑被气得不轻,郁闷地转向海面,看着身侧吉祥嘀嘀咕咕:“看看,为了你,我眼看着就要被人气死了,你也不管。去,去咬他!”

吉祥只顾着玩水晶珠,神态活泼,对她的话毫无回应。

萧珑没好气地揉吉祥的小脑瓜,“小叛徒!哪日把我惹急了,真就炖了你!”

龙九忍俊不禁,勾唇一笑。

沉了多时,萧珑回首,一本正经地道:“你得给我找个女子做伴,没人管我的衣食起居可不成。”

龙九蹙眉,不耐烦,“啰嗦!船上岛上自来不留女子,你已属特例。”

萧珑坚持已见,视线毫不退让,“你让我照管吉祥没错,可我也是要人照管的!”

看年纪,她也有十六七岁了,且是以盗为生的人,怎么就不能照顾自己?她定是想烦死他。因而冷声道:“要男子多少都有,女子却是一个也无。”

“我要男子做什么?女子难道能把你吃了不成?!”萧珑抓起水晶珠,对他比划着,“就该把你那张脸打得开花!”

“闭嘴!去歇息!”

“偏不!”萧珑竟显得分外生气,唇色都有些发白。

龙九匪夷所思地看着她,“说说原由。”

萧珑气鼓鼓起身,抱着吉祥便走,“懒得理你。”之后便将自己关在舱房里,到晚间都不曾出来。

龙九竟有些庆幸,终于能得一时清静了。

晚间歇息之前,寒烨走进来,迟疑地道:“九爷,属下看出些端倪,知道阿浔为何执意找找一名女子作伴了。”

“讲。”

“这个……”寒烨吞吞吐吐,“九爷不妨亲自去她房内看看。”

龙九拧眉,语气加重:“讲!”

“阿浔肩背处渗出血迹。”寒烨说完重点,忙澄清自己实属无意中发现,“方才听人说阿浔还未用饭,便去看了看。”

龙九目光微凝,步出房门,去看究竟。

她受了伤,是什么时候的事?

萧珑的住处,就在龙九隔壁。最初是龙九歇息处,后来给了吉祥,如今她与吉祥共享。房内不过一床一桌一椅,陈设已被清除的所剩无几,吉祥若淘气,能毁掉的东西少之又少。

此时,白色床幔下,女子背对他侧卧,吉祥打着呼睡在她身侧。

她肩背处果然渗出一点血迹,白衣为衬,已够刺目。

龙九负手趋近,萧珑立时坐起来,没好气地咕哝:“怎么这么烦?不吃饭也不行?”

见是龙九,白他一眼,“我给你省了粮食,是来道谢的么?”

“你——”龙九沉吟一下,“身上有伤,是何时的事?”

萧珑一怔,随后道:“你既然已知晓,还不快给我找个人来?我自己没法子换药。”

龙九仿若未闻:“何时的事?谁伤的你?”

萧珑不自在地咳一声,“熟人所伤,有几日了。”想来就汗颜不已——本意是试一下易容术能否以假乱真,伪装成了姑姑最厌恶的人,却不想姑姑丝毫也不能看出,与东方澈联手出击。她不曾防备,生平第一次受了重伤,还要被众人奚落缺心少肺自讨苦吃。

“你轻功果然无人能及。”

听到龙九得出这样的结论,萧珑讶然失笑,“有伤是真,却无妨碍。被你追杀时,已是倾尽全力。”

“不需自谦。”龙九语声温和许多,说的话却还是让萧珑心里冒火,“船离开码头,便没有改航线的道理,眼下你将就些,找个合心意的人为你换药。”

萧珑冷笑,“怎么就不能改航线?再者,我是怎么到的船上你忘了么?你随意选一个女子,留几日便能走,你为什么这么死板?!”

“女子留在我眼前,你是第一个,亦是最后一个,再无破例的可能。”

萧珑啼笑皆非,语带嘲讽:“听听这话,不知情的怕是会以为九爷在对我说情话。”

芸心亦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