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与征服

第48章 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

第四十八章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

“哄.....”

议事大殿变成了纷乱的菜市场,人人面红耳赤,就如喝醉了酒一样,大声叫嚷。

陈玄机和李梓念都没有出言制止,他们面带微笑,和这些年轻人一起享受这属于大夏帝国的荣光。

秦沫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动不已,只不过他和这些兴奋的家伙不同,他最先感到的不是兴奋,而是恐慌。

买卖城在兽人族那边的地位,相当于大夏的乌兰城。它是兽人族领地内南下侵略大夏的出发点,同样也是防御大夏反攻的防御中心。买卖城周围有数座大城作为防御支点,而买卖城自身更是城高墙厚兵员众多。

这两三年以来,大夏军攻入兽人族领地,屡次攻破了买卖城周围的“达尔罕”、“额尔登特”等大城。也曾数次攻到买卖城城下,但是死伤了数十万人,没有一次攻破买卖城的城墙。

而现在赵启睿竟然在冬日攻破了买卖城并占领之,那么来年兽人族的反扑肯定是前所未有的凶猛,自己第一次带队出征,难不成就要来一场生死苦战吗?

“诸位,武安公神机妙算,立下不世之功,然而,兽人族凶狠狡诈,必不会善罢甘休,用不了多久他们必然会卷土重来。现在,有一个可以名垂青史的机会摆在各位面前,不知哪位英雄可以取之?”

李梓念的几句话彻底的燃起了勋贵们的狂热,也把秦沫浇了个透心凉。

他看着那些疯狂嚎叫的年轻勋贵,心里为他们默哀......有一个为国捐躯的机会摆在你们面前,要想做英雄的就去取之吧,我先睡会儿。

秦沫一边学着他们的样子嚎叫,一边想找个不显眼的角落藏起来,但是他的座位在第一排啊,怎么看怎么显眼,特喵的地位尊崇有时候也是原罪吗!

“武安公定下策略,以买卖城为诱饵,引兽人族大军来攻,坚守挫其锐气,然后乌兰城守军倾巢而出发兵买卖城,南北夹击彻底击败兽人族大军。”陈玄机再次抛出猛料,把殿内的狂热气息又拔高了几分。

“现在武安公需要五万勇士,去买卖城归于武安公帐下听令,哪位少年豪杰愿往啊?”李梓念看着殿中被自己点燃了热血的勋贵子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属下愿往.....”

“本校尉愿往......”

“湖州吴家吴盛焕愿往买卖城为国杀敌.....”

秦沫冷眼旁观,发现殿中的热度在李梓念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瞬间冷了一半,虽然有很多人高声应答,表示愿意去买卖城为大将军效力,但是几乎都是小家族小勋贵,世家大族的领军人物一个也没有出声。

“还有别的俊彦豪杰愿意去买卖城助大将军一臂之力吗?”

李梓念有些失望,也有些无奈。世家大族的世子、长子都不是傻瓜,刚才热血沸腾的欢呼都是表象,真让他们去冒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出列支持自己。

亲王被征召的私军是一万人,国公六千到八千人,侯爷是三到五千。伯爷就只有一两千人了。至于那些对军功表现最狂热的县子、县男,不过带了几百人来北方而已,指望他们能凑几万战士?又有多少战力?

“还有没有其他人愿往买卖城为国效力?”

李梓念的声音突然拔高,大殿中顿时寂静无声。小勋贵小家族的人小心的左右观望,不知道李都督为何突然发作,而世家大族的人都是同一幅模样,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宁远将军秦沫,你可愿往买卖城?”

秦沫一直没有表现的太突出,他知道现在随大流才是最正确的,他在乌兰城没有眼线不代表别的世家没有,所有的世家大族都没有去买卖城的意思,自己绝不出头跟着走就是了。结果李梓念竟然第一个点了自己的将。

“本世子的部曲都是南方人,能挨到乌兰城已经都丢了半条命,现在这种天气他们实在无力赶往买卖城了,还望李都督体谅。”

李梓念称呼秦沫为宁远将军,自然是想用军法解决此事了,可惜他不是征北将军府的人,对秦沫没有直辖权。而秦沫是恒王世子,是一品爵位,比他这个乌兰城都督还要高一阶,自然不惧他这个李家二爷。

李梓念是晋西李家的二爷,其大哥晋阳公李梓初是当代家主。晋西李家也算是大夏的一方豪强,家中李梓初和李梓念都是地境修为,一门两地境也算是实力不俗。但是比起大员来还真不够看,不说艾伦他们的武力,单单秦沫的亲王世子身份就要他们忌惮三分。

“秦沫,你大员世受皇恩,皇上更是封你为宁远将军,你自当为吾皇效力,怎能这般推诿?”李梓念再次把皇室抬了出来,我管不了你,可皇上总管得了你吧?这次你可是被皇上封为将军的。

“国有国法,军有军规,李都督,你可有将军府的手令?”

秦沫已经懒得和他叨叨,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他抓住言语上的小辫子,自己可就百口莫辩了。他已经想好了,没有军令自己就是不从。

惹急了自己....哼哼..........,老子立马找个大夏顶尖的世家去求亲,凭哥的花容月貌,立马就可以和顶尖的世家结成最坚固的同盟,你晋阳李家一介二流家族,分分钟让你跪地唱征服。

“哈哈,真是可笑,秦澜何等人物,竟然生出这么个怕死的玩意.....”

一阵大笑在李梓念身后响起,粗鲁的话语让秦沫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必然是对方的激将法,但是涉及到他的便宜老爹秦澜,又说他是什么.....玩意儿,今天此事看来是无法善了了。

“刚才说话的是个什么东西,躲在别人身后说怪话算什么本事,站出来让本世子瞧瞧,看看值不值得本世子动手。”

秦沫懒懒的说道,纨绔二代的蛮横腔调拿捏的恰到好处,他准备拿自己的身份压人了,今天不把这件事压下去,以后在军中还不知道有多少绊子等着自己。

“本将军乃平卫军统领何进,自问行得正、站得直、光明磊落,若皇上有用我何进之处,必当效死,不像某些人,一身富贵俱来自皇上,大敌当头却畏敌不前,令人笑话。”

一个黑脸汉子从李梓念身后转了出来,大发言论。而李梓念和陈玄机并没有丝毫阻止,让秦沫怒火更盛。

“你是什么爵位?”秦沫收起了令某些人生厌的纨绔嘴脸,冷冷的问何进。就像在问一个死人。

“本将军乃平卫军统领。”

“你是什么爵位?”

“我说过了,本将军乃平卫军统领。”

“你…是…什…么…爵…位?”

“本将军.......蒙皇上厚恩,赐爵蒙山伯。”何进终于坚持不住,额头上悄然有了汗水。

“那你可知道本世子是什么爵位?”秦沫冰冷的语气就如催命的咒语,再次敲打何进的心脏。

大夏帝国等级森严,特别是爵位之间有着严格的阶级划分。高等爵位相对于低等爵位有着数种特权,一丝也逾越不得,何进按理应该先对秦沫行礼才能说话,秦沫不计较可以,但是较真起来,何进就有的头疼了。

要知道,所有的爵位都是皇室赐予的,贵族本身就是皇室掌控帝国的基石,可以说爵位就是皇室掌控帝国的重要手段。若是皇室分封的爵位都被人蔑视,那等同于是对皇权的蔑视。不管你身居何职都会被皇室斥责,严重者更要问罪。但不管结果怎样,你都在皇上面前挂上号啦.....。

“世子殿下,何进一介粗人,战场上的厮杀汉子,心直口快的哪里顾得上那些规矩,世子不要计较才是。”李梓念捋着胡须轻描淡写的帮何进开脱道。

“奥.....如李都督所说,那帝国的封爵十有八九都是战场搏杀得来,这些人都是不懂规矩的粗坯汉子喽?”

秦沫一句话把李梓念噎了个半死,帝国除了皇族之外,其余的贵族基本都是凭军功得封爵位,然后一代代传下来,你要是说厮杀汉子不懂规矩,那岂不是连你家老祖宗都骂进去了?

风随流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