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黑岩

第33章 霸王刀

※※※※※※

在世外桃源临街的不远处,是杨正的女人香。

杨正之所以召集十大青楼,除了自己是最大的青楼,一个更大的原因是,这黑岩期的世外桃源,离自己的女人香最近!如今黑岩期一招擒贼擒王,其他青楼竟都不愿意做这一定会被报复的第一个,都在观望,已经没有兴趣参与了。

黑岩期当日一身血腥,一副遭人半途劫杀的样子,至今也没人承认是自己做的!

段阿勇?不是,段阿勇总是担心气势落了自己下风,他做的肯定想到那个高调。

杨松?不像,杨松历来是个和事佬,怕事。

那会是谁做的呢?这杨正还真想不出来。

难不成是黑岩期自己唬人?看上去又不像。

那问题来了,如果真的是有人嫁祸,想要恶意挑起两方厮杀,还得堤防堤防这个躲在暗处之人,为此杨正也是烦躁。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是真是假,其他青楼不掺和了,但自己可不行,也不甘心!从月入500两的姑娘,再到月俸500两招护院,每一步都是令周边沸腾,再这么下去,自己就没法混了,这段阿勇此次敢公开坐自己的位置,看的也是这一点,他看到了,如果自己摆不平这个事,这个位置就乖乖让出来得了。

倒是令杨正意外的是,段阿勇还是有点见识,反而愿意坐下来跟自己好好聊聊怎么在擂台上给黑岩期下套的事。

此刻,他和杨正的手下们面色凝重围在一张桌子上,开始部署行动。

“依我看,既然公开比武,我们就派人去比武,随便把一个人打成残废。骚乱必起,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十几个人冲过去,给这些伤残的人好好’讨讨公道’,事情一乱就好办了。”

“对,拆了他们的台,看往后谁还敢去!”

“到时候桓大人出面,无非各打五十大板,我们耗得起,他耗不起。”

“那就先按段老板说的做!”

。。。。。。

一会,有人前来报告:“对方似乎察觉到了我们的打算,比武规则有变,改成了挑战赛,让文卫镇场。”

“文卫?你是指那个天生神力的霸王刀文卫?此人倒是有些名气的,这样的话我们可能有点小麻烦。”

“想不到文卫这种人居然跟了此人,钱这东西的确是万能的。”

“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们直接一大帮人过去,拆了他们的楼?反正我们人多。”

“不着急,光天化日这么做我们名不正言不顺,事情闹大了到桓大人那里他难做。这样,先看看再说。不是有很多人比武吗?先让这些人上,耗耗文卫的体力,我们的人再上。”

杨正并不急,有点小困难好,事情有点困难才能显出自己的能耐,自己敢召集同行,自然手上还有一张王牌,不需要急着出牌。

哪怕没有段阿勇,他一样跟黑岩期势不两立!

一会,又有人从楼梯口匆匆跑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多人同时问道。

“我们上去了四个人挑战,都没能伤到文卫,江子城还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有可能赢的只剩下曲阳了,但曲阳说,没有太大把握,所以。。。。。。”来人看了一眼站在杨正背后正在暗骂废物一脸鄙夷的家伙:“所以先派我过来报告情况。”

此人背手站在杨正的背后,脸色冰冷,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自始至终都只是冷笑,没有吭声。他是杨正的随身护卫,不过此前在座的其他九老板都不知道此人是谁,段阿勇也不清楚,只知道,前日里十大青楼聚头凤鸣楼,席间这个人突然说了一句“乌合之众”,口气不小。

杨正应了一声:“知道了。下去吧。”他回头看了自己身后的人一眼,那人心领回神,现在,轮到自己表演了,他冷着脸走下楼去,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冷血杀手。

待那人下了楼去,段阿勇才问道:“杨老板,这人新收的啊”

杨正若无其事地笑着,迎接他佩服的目光:“我义子,李安都。”

宁江人李安都,左手剑使得出神入化,乃南陵五少侠之一,也是自己最近请的贴身护卫,更是收为义子,女人香在南陵、宁江、金陵三城都有地盘,这一次,知道这个破坏规矩的世外桃源要在金陵开分楼,杨正早已看透黑岩期的强盗套路,他不但发起了金陵本地最大的十家青楼联合,更把李安都带了过来,不管怎么说,这家不懂规矩的另类青楼一定得关门大吉。

※※※※※※

段阿勇的谋划相当有胜算,简单得堪称粗暴,三个字,“拼财力”!

简而言之,把事搞大!

事大了官府势必介入,双方必然都有死伤,各打五十大板的结果是,从财力积累上,自己和杨正都分担得起,世外桃源一定赔不起,而姑娘们和客人失去了安全感,自然就不敢去。

尽管简单,但过程仍需要详细周密的计划。原定的计划如下:

首先,各出了十人,共计二十人,装作前来应征的样子分散在比武台四周,待时机成熟,自己人先假意打起来,一人受伤,众人一起上,相互群殴,制造混乱,世外桃源必不能坐事,一旦桃源的人上来,二十人即声称世外桃源打人了,群起而上,果断拆了这桃源,曲阳是这次行动的指挥。

可曲阳到了现场已不敢乱来,因为围观的人非常多,远远比预想的要多,其中不少是真心来应征的,若是没有道理直接拆了对方的台,无疑于断人财路,杀众英雄父母了。

老实说,他对500量银子的月俸也在暗流口水,因为他自己才80两,琢磨着怎么也给自己留条后路,只可惜文卫已捷足先登,成了世外桃源的首席护院。

一旦开打,自己这些人是可以煽动事端,可难保那些来参赛比武的人不被煽动,纷纷与自己敌对。

街上十分混乱,“让开”“让开”的拥挤声,“挤什么挤,挤你妹啊”的回头怒目斥责声音随处可见。文卫已经连败了十三个挑战者,桃源这边又是一阵欢呼。

楼上,黑岩期却在暗暗担忧,他看的明白,经过持续的车轮战,文卫的体力也渐渐有了不济的迹象,若是萧京唐和雪灵还不来的话,只怕自己得亲自上场了。

※※※※※※

曲阳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他跟文卫本来就有些矛盾,文卫也知道他是其他青楼的人,自己上,文卫是不会留手的,虽然不敢伤自己,但若输了难免面上难堪,这一对一擂台,毕竟有擂台的规矩。

倒是文卫,早将他看在眼里,见已无人上场,将刀立于台上,手一指:“哟,曲阳,你也来了,怎么?来拆人招牌呀?想拆就别扭捏,上来!”

顺着文卫的目光,所谓的围观者都望向了曲阳。

曲阳知道不上也得上了,当即提剑准备跳了上去,这时,却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

李安都跳上了比武台。

文卫从未见过他,又见他杀气逼人,冷冷问道:“你是谁?”

李安都满脸不屑:“你不配知道我是谁。”

黑岩期暗暗吃惊,此人杀气好重,比起昨日有过之无不及,心中更加担忧。

文卫顿时大怒,黑岩期再三叮嘱他尽量留手,不要伤人,这这一次,他忍不住了。

他也不废话,突然跳起一刀,如泰山压顶般劈向了李安都。李安都往后一闪,躲过了第一刀,同时自己手中的剑已经当胸待拔。文卫第二刀已经随之而来。

文卫天生神力,惯用大刀,每出一刀,皆有千斤之力,故名霸王刀,一般人根本抗不住他一刀,遇到文卫,都是以巧取胜,不愿与之比拼力量。可李安都偏偏没有躲闪,他原地站定,并不拔剑,反而往剑鞘一收,突然双手托着剑鞘向着他的刀迎了上去。

已经有人注意到什么地方不对了,因为此人竟是右手拿剑鞘,左手拿剑,左手剑高手南陵只有宁江的李安都,围观中已经有不少人猜到了他的身份。此时,李安都竟然要以手中剑鞘强迎文卫的霸王刀,围观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

刀与瞧正面实打实的撞在一起,随着铛的一声巨响,天生神力的文卫居然被震退了一步,再看时,那李安都的倒退了三步,淬了一口鲜血吐在地上。

站在文卫这边的人纷纷露出了喜色,可黑岩期看在眼里,却暗道不好。文卫之刀霸道无比,他原以为李安都如此正面应招,以自己劣势对敌优势,必受重伤,竟不想,文卫居然都反被震退了一步,足见其力量惊人。

李安都看似吐了一口血,但实际上未必受了大伤,文卫力量有余,敏捷不足,若纯力量比拼都不能完胜对方,那么李安都左手只要一出剑,文卫恐将受伤。

李安都握剑鞘的右手手腕活动了一圈,关节格格作响,握住剑炳的左手已经微微动了动,眼中精光四射:“果然不愧是霸王刀。”

文卫冷哼了一声,斜向第三刀再次劈了过去。这一次,李安都摸清了他的地,不再正面与之交锋,退了一步。文卫见刀劈空了,第三刀迅速横扫过去,李安都又是一闪。

文卫有了第一刀的甜头,只想与他拼力量,见两刀被闪,勃然大怒,脚向后用以用力,连人带刀向前直扑李安都而去,不想过于性急,被李安都巧妙一个旋身闪过,两人身形交错之际,文卫尚来及反应过来,背部便被李安都顺手反击的剑鞘敲中,一个趔趄,站立不稳,摔在了地上。

等他想爬起来时,对方踩住了他的刀,剑,已经架在自己脖子边了。

曲阳大喜,见李安都败了文卫,在台下作势提示他,立刻用他的剑把文卫给废了,文卫废了,大伙一拥而上,为“文卫”不平,乘势把整个场子砸了,他这个青楼也就黄了。

砍呀,砍呀,曲阳在台下拼命提醒,可李安都却突然大笑站于台上,朗声问道:“有谁要挑战我的,可以站出来了。”

没有人上台。

李安都满意的转过身来,对站在楼上观战的黑岩期道:“黑岩老板,在下宁江李安都,本是女人香的总护院,我早听说你们的美名非常感动,决定改做你世外桃源的第二个全职护院了,应该够资格吧?”

曲阳愣住了,他完全不记得之前有类似的计划,料想那李安都叛变了,当下恼怒:“李安都,你居然吃里爬外!”

“闭嘴,懂不懂什么叫良禽择木而栖,再乱说话我打掉你的牙。”

曲阳立即闭嘴了,从头到尾,他对这个人感到从心底的畏惧,知道他就是宁江李安都之后就更加自己自己不是对手了,他可不想当众真的被打掉大牙。

此时反到是他心底突然有一丝高兴,往后有这李安都开了先河,自己转投世外桃源效力,也没什么不可以了。

“看来果然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段青虹十分高兴,连最大青楼的护院都来投奔了,这不单单是开张大吉,而是开张特大吉了,有这种比文卫更加威猛的人在,往后谁还敢到桃源闹事。

她方要应李安都的话,却被黑岩期拉住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黑岩期对人群的李安都摇头:“很抱歉,你既是其他青楼的护院,我桃源不能收你。”

段青虹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她十分不解,只道黑岩期在向杨正无谓示好,低声问道:“这是干嘛?”

黑岩期低声回音:“此人目光凶狠,杀气毕露,非善良之辈,有诈。”

段青虹心里陡然一惊,竟没有想到这一层,最怕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若是这李安都怀恶意而来,指不定忽然间自己脑袋就搬家了。

段青虹暗暗庆幸,还好自己没说出来,要不就真自找麻烦了,嘴上顿时轻声骂了一句卑鄙,居然明的还没来,直接来暗招了。

果然,那李安都见被识破,勃然变色:“如此说来,你是在侮辱我了?”

那曲阳反应了过来,立刻跳了出来,大喊:“对,这明显是侮辱!”

顿时,比武台的三面各个方向都有人响应,那些本来假装来应征的纷纷跳了出来,煽风点火。

此刻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对方早已经算到了这一步,横竖都是一个打,文卫早已经爬了起来,一脸的怒气,再次横刀站了起来。那些在比武中表现不错认为应该能成为护院的人有些躲开了,另一些本来表现不太好的倒反而有站到文卫身后的,毕竟,这正是表现的大好机会。

很快形成两大对峙阵容,这边,以文卫为首,有九人,那边,以李安都为首,有二十余人。

东施效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