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谷

田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前往三里塘13

穆野看着竹桌旁的三人,却恍然想起,当初没怎么注意蓉儿的容貌。

如今出现了两个年龄相仿的姑娘,却分不清楚了。

“你们两个谁是蓉儿?”

蓉儿看着穆野吓得不敢说话,小沫看了看蓉儿,又看了看穆野:

“我是!我是蓉儿!你是不是抓了我姐姐?你个大坏蛋!”

蓉儿听罢,有些惊讶,可又不敢说话,便扯着小沫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要,小沫姐姐,他很坏的,别惹他生气。”

穆野看她在小声低估什么,便生气道:“小姑娘家家的!本少爷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悄悄话了,你们是不是不懂尊重两个字怎么写呢?!哦,我忘了,你们这小屁孩儿,确实是不懂怎么写呢!那,就要怪你们长辈教育无方咯?”口气娇媚,又带有一丝邪气。

说罢,便看向了爷爷:“老头子,您说是不是呢?嗯?”

爷爷:“是,是是,您说的是,还请您别跟孩子一般见识,老头子我跟您道歉,跟您道歉。”

羽儿见罢,内心有一股强烈的抵触,他自然是认得穆野的。

他跟穆野分离之时穆野已近十五岁,他十一岁。

这几年的时间,羽儿已经模样大改,不再是往日微胖的小男孩了,而穆野却没怎么变。

所以穆野认不出自己也理所应当,羽儿本不打算去说破身份,因为穆野生性叛逆,一向狂妄,羽儿并没有对他有什么好印象。

可如今,他竟对爷爷和小沫都如此不拘礼节,羽儿便顾不了许多了。

“穆野师兄可还记得我?”羽儿打断他们的谈话,盯着穆野问道。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众人惶恐。

众人都分分把视线盯向了羽儿。

刹那间,众人四周空气中仿佛又陷入了一阵死寂,一旁的商贩们依旧叫卖不停。

惹得行人,分分侧目。

微风吹拂,太阳升起,寒气已去,茶水亭下,马儿都被明儿以及随从拴在了南侧的竹柱上,发出这“呼哧——呼哧——”的呼吸声。

“哦?有一点儿面熟,不知你是?”穆野看着羽儿自然毫无头绪,便洋装若有所思道。

邡儿在一旁仔细端摩了下羽儿,哈哈大笑道:“哈哈,那不是平日闷不做声的羽师弟么!我说往日师父也就那么几个徒弟,师哥怎就认不出了呢?”

羽儿:“师姐。好久不见。”

邡儿走到羽儿身前,俯身下腰,一边端详邡儿一边笑道:“呵呵,好久不见哦,帅了好多呢!”

邡儿的眉眼总带有一丝妩媚,那妖娆里的成熟,难以名状的体香,与羽儿只有方寸之距的容颜,都让羽儿顿时有些无措。

一旁的小沫却看的很不是滋味。

小沫走到羽儿身边挽起羽儿的手对邡儿微笑道:“小姐姐,你是羽儿哥哥的师姐么?那你一定也很厉害吧?”

空气中诡异的气息似乎对小沫毫无影响。

是因为过分的天真与良善么,可她明明已经有了超出年龄的成熟。

这份无畏,让穆野又愤怒又惊喜。

对着几个人道:“师弟?蓉儿?是么?”声音冷漠,却依然不失娇媚。

邡儿刚想插话,穆野便补充道:“带上蓉儿该走了,这个师弟我大概记得,我们还是改日再聚吧,今日我们是来带蓉儿的。”一股命令的口气。

邡儿无奈,忽然出手把小沫打昏,扛着小沫走到了穆野身边......

羽儿甚至来不及反应,可反应过来之后,又深知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要告诉他们,他们带走的不是蓉儿么?”羽儿想着,同时看了眼右手边的蓉儿,只见蓉儿害怕的依偎在了爷爷腿边。便打消了念头。

穆野在转身之际,掀起一阵微风,长发飘飘,风衣扬起,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酷。

小沫被带走时,爷爷本以为羽儿会阻止,但他却在羽儿的眼神中看到了,无能为力。

爷爷却奔向前去阻止道“你们就竟要干什么?!放下孩子!”

穆野:“老头子,这没你事儿,识相的就赶紧让开。”

爷爷:“你们放了孩子!放了孩子吧!就算老头子我求求你们了!”

穆野等人绕过爷爷,走到马前,把小沫先放到了马上,而后解开马栓,纵身一跃,上马。

全程不再多说一句话。

穆野一旦冷漠下来,便意味着对身边的事已然不屑一顾。

邡儿与明儿都很识趣。

同时在一旁的羽儿,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见他双拳紧握,眉宇紧锁,目光呆滞,若有所思。

“叽——”伴随着一声马鸣。

穆野一行人便往北走去,又消失在了麦田深处,当然,同时消失的还有小沫。

穆野原是师傅门下最出色的弟子,没有之一。羽儿深知自己无能为力。

却又心有不甘。

灶台上的稀饭还缓缓的冒着白烟,傻妞与根子却依然没有醒来。

而这时,茶水亭下只剩下爷爷,蓉儿,小羽三人。

“羽儿啊,你既说那是你师兄,他为啥不理你啊?现在小沫莫名其妙被带走了,万一回去发现不是蓉儿,那小沫不是更危险?!不行!咱得赶紧去救人”爷爷呆坐在灶台旁,低着头自言自语。

随后便叹了口气道:“这年头,是又要变天咯!小变则大变,大变必小变!这普天之下,哪有真正的世外桃源哦!”

同时抓了一大把柴火往灶炉里狠狠的丢去。

随着火苗的着火声逐渐浓烈。

爷爷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只烟斗,又在灶炉里捡了一只燃着火星的麦条,就着火星往烟头上印了印,狠狠的抽了起来。

羽儿见罢疑问道:“没想到爷爷还会抽烟。”

这是他第一次见爷爷抽烟。

“抽!往年老太儿一直不让抽,管的严实,可她管不住她自己的儿子,这不这也是她那养猪的儿子给我带回来的。”

说起老太儿那个养猪的儿子,众人又陷入了一阵死寂。

“是啊,那个二爷怎么就一直不出现了呢,连同季冥也一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难道他们对老太儿的死真的一无所知么?”羽儿好奇的想着。

他早已经决定打算在孑域里度过余生,本以为这个质朴的地域里充满的应是采菊、耕地、撒网捕鱼的平淡生活。

却事与愿违,也或许即便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也难免会经历自己不愿承受的不堪与艰难吧。

他这样想着。

爷爷依然抽着烟,茶水亭下,一时间烟雾缭绕,蓉儿被呛得连连咳嗦,却没人在意。

亭外的小路又被太阳烘干,尘土变回了土白色,风一吹,便贴着一旁依稀可见的枯萎的野草根,掀起一圈涟漪。

那尘土里堆积的涟漪,如同沙漠里的光晕,细腻而温顺。

仿佛整个世界又回归了平凡似的。

可羽儿知道,这表面里的平凡,都是错觉。

孤木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