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谷

第17章 前往三里塘4

麦垛上的雨布不断被雨水冲刷着,湿漉漉的,紧紧的贴在了屎黄色的麦草垛上,白里透黑。上面还压了几根木桩,用以稳住雨布。

整体看起来,像一个巧克力面包似的。

季冥透过雨布缝隙,在姑姑和栎落的身影消失在村落深处后,便环顾了下四周:

西侧小沫大伯家紧闭着门户,估摸着雨季里大家总是喜欢待在家里剥剥花生,唠唠嗑,聊以慰藉无聊的生活吧?

麦垛西南侧的水塘逐渐上升的水位,也出现在了季冥的视线内,这会儿他才意识到大雨已经下了约莫几个时辰了。

水塘旁的光秃秃的大树上,枝干间,那黑压压稠密密的鸟巢也被冲刷的松动起来,以一个湿漉漉的姿态,掉落一地。

孩子们玩过的泥巴,也被渐渐大起来的雨水冲刷成一片泥水,如一片被狂风吹散的乌云,摊开在了光滑的桥面上,并向四周的土地兀自漂流而去......

季冥见状,陷入了沉思,他恍惚间对这个自己生活的村落似乎又有了些不舍,可那不舍也只是片刻!

对于他而言,相比于舒宁,一个小小的村落又何足挂齿呢?

之后,他便带着坚毅的深情摸了摸腰间的毒药,望着脚下的麦草,往旁边靠了靠。

随后便只见他双手五指并拢,手臂微曲,使手掌与肩齐宽,然后竖直向下在麦草堆里缓慢摸索起来,像在试探什么。

不一会儿,他便找到了什么似的,静止了片刻。并微微仰起脖颈呈思考状,随后:

只听“咯噔”一声,麦草便以双手为径成圓状,伴随着季冥绷着嘴唇的力度,缓缓向上升了起来。

原来,麦垛下还有一个洞口......

他紧帖着麦秧坐着,小心翼翼的将木门水平扣起,又平移至一旁,生怕抖落上方的麦草。

而后便双手对着洞口一撑,将自己由脚至头缓缓的沉进了洞中去。

随后还不忘把洞盖缓缓的平移至原有的位置,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

......

村落向北,约莫几里地处:

大雨冲刷了几个时辰的麦田,使得一份麦苗的清香也随着雨雾弥漫在了整个空气里。

让人不由得就想深呼吸几下,这对于流浪许久的羽儿来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享受之感。

羽儿牵着小沫的手,全程都没再说话。

像是在沉默里的懂得。

可他们明明算不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若一定要给默契找个理由,那大概是同病相连吧?那在被遗弃的世界里努力活下去的命运,冥冥之中便注定了他们对彼此相遇后的保留。

人们一生里总是会有无数种、无数个相遇,如果相遇就算缘分,那缘分未免太多了些。

大概那留下来的,才能叫做缘分吧?

......

小沫一行人已经过了河,过河时,河面的高度刚好涨到了木桥下方几公分处,若再晚一点,估计众人今天就只能披着蓑衣原路返回了。

因为河的南侧除了麦田还是麦田,雨季里,到处都是泥水,无法驻扎帐篷。

刚过完河,便听到了张老头的声音:“域民,要不找个地方扎帐篷吧?这雨越下越大咯,再走下去怕是不安全,衣服也已经湿透咯!”张老头一瘸一拐的在麦田里的泥泞里边踱步边说着

“在坚持会儿吧?反正都湿了,多走一点,也好多一天到不是。”爷爷看起来有些着急,停都没有停下便回复道。

他真的迫切的想了解这孑域里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幻想着这会不会带来哪怕一点儿那些亲人的消息。

“背恁多东西,大家都饿啦!你看看咱孙女都走不动啦!”张老头放下包裹,对前方的爷爷坚持道。

爷爷听罢,立刻停下看了看身后的小沫:

只见小沫被羽儿牵着手,跟在了最后面,速度慢的连傻妞都走到了他们前面。

麦田里,雨水滴滴答答的在众人的蓑衣和草帽上不断的溅起着涟漪,小沫与羽儿一左一右,小沫的帽沿与羽儿蓑衣的衣肩持平,二人四周,水花弥漫。

这让小沫和羽儿牵手的画面,别具一格,并定格在了爷爷的眸子里。

爷爷见罢,才放下包裹蹲在了旁边对张老头道:“中,就在这吃顿饭吧”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朝包裹里拿起了干粮。

“咦——你这个老哥哥,也就是对孙女好嘞,连兄弟都不顾!”张老头一口醋意。说罢便转身面向了身后的河面。

“接着!”就在同时,爷爷拿出一块麦饼丢向了张老头。

“哎哟——”却不料,直接砸在了张老头后脑勺上,使其发出了疼痛的呻吟声。

“我说你看着点!这硬邦邦的东西能乱扔?我正琢磨着给咱孙女弄点鱼吃哩。”张老头指着河流扭头对爷爷补充到。

随后便在泥巴里捡起了麦饼,在蓑衣上蹭了蹭,美滋滋的啃了起来,连带着土壤,也没有放过。

“呵呵,算啦,我忘了跟你说前几天刚被下过药,估摸没有鱼啦,咱还是赶紧找地儿扎帐篷最好!”爷爷一边啃着麦餅,一边说道。

麦饼是村里人经常会做出的屯粮,也被称为烧饼,只是不同的是麦饼更纯粹,密度更大一些,所以可以屯放很久,但同时也足够硬。

泥巴已经贴满了每个人的鞋子、衣服、包裹......

如此,大家手上便也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就粘上些,无从擦洗。

根子很快也带着傻妞追上了爷爷。

“嘿——嘿嘿—!”傻妞不知怎么了,快走到爷爷和张老头跟前时突然拉扯着根子的衣服,并指着脚下叫了起来,声音高昂,眉头紧邹。

根子见傻妞如此,霎那间有些慌乱,只好握着傻妞拉扯自己衣服的手往脚下看去。

那是一条蛇,青色,无毒,蛇皮纹理很淡,四季都会在天地里出没,农忙季节傻妞在地里也见过不少,根子很费解,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就这么反常的慌怕起来。

蛇仅仅只是路过,而后便钻进田地里溜走了,似乎是直直的钻进去的......

只是,傻妞的言语,从来不会有人在意,小沫和羽儿只在她咆哮时看了她一眼,便往前方望去了。

“羽儿哥哥,你快看,前面是不是前天我们看到的墓地?”小沫左手牵着羽儿的手指,右手食指指着北方尽头处,对羽儿问道。

不知小沫是视力好,还是有灵气,只有她先看到了北方尽头处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墓地。

“哪儿?”羽儿望着小沫手指的方向,一脸错愕。

此时此刻,他看着天真的小沫,又想起了老太儿在东院被大火包围时,小沫告诉他的她看到的场景。

这才对小沫的特别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他实在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普通至极的部落,究竟能有多少秘密。

但他知道,他自己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让小沫也好好的活着。

孤木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