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我少年时

恰我少年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何种代价?

半山腰的小亭中,依旧是繁星点点,月华如水,山间雾气蒸腾。只是,小亭内外,气氛诡异。

在画面、声音效果俱佳的直播中:丹境高手沈余,打死持有两张珍贵灵符的练气士顾锐。

方才如同逍遥的老道般闲适喝茶的王智,此刻默然无语。这个结果,他难以接受。怎么会这样呢?

一身黑裙的陈婉儿,清丽、净白的脸蛋上汇聚着庆幸、嘲讽、得意、欢快的神情。娇笑声骤然而起。

“咯咯,咯咯。”陈婉儿笑的极其的肆意,眼泪都笑出来,“爸,你现在还要不要我慢慢看啊?”

头发花白的老头王智,被这美少妇嘲讽的脸色再黑三分,一声不吭。不久前,他怎么说的呢?他所谓的底牌,在沈余面前不堪一击!而更令他痛苦的,大约是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吧!

他有三个儿子,幼子死在江北省的一次斗法中。长子在五十多岁时,外出游历,带回来这个漂亮的女人做续弦。半年后就死于一次意外。次子太过于平庸,只会寻花问柳。他对这个大儿媳委以重任:掌管内外大权。她在王家呆了有七年。

他已经不记得是何时对她动了心思。或许是在她披上婚纱的那一刻吧。

陈婉儿一吐昔日的怨气,娇笑道:“爸,你还坐在这里啊?我跟你说,沈少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哦--。你觉得他会什么时候来打死你呢?”

沈余打赢顾锐,意味着在落城市内已经无敌!而且,给她一个出气的机会。沈师傅自是变成沈少。

“够了!婉儿,他不会有一个好结果的。”王智纵然明知“沈少”这个称呼是陈婉儿故意喊的,但还是给刺激到,拍案而起,拂袖离开。

风格简约的乳白色休息室中,一身西装的孔庆焦虑的在窗口眺望。他已经站在这里很久,等待着山路中袭击的结果。这时,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

孔庆回头,就见安然坐在乳白色的半新月形沙发中喝茶的熊总接起电话,随即娥眉皱起,惊呼道:“什么?好,我知道。呵呵,王族长,我拿什么阻挡他?你赶紧让你们王家的紫岚妹妹去门口才对。呃…,好吧!”

熊秋曼和王智聊了两三分钟,答应他的条件,挂掉电话。无语的摇头。得到王智资助的马家,针对沈余的袭杀竟然失败?而且,顾家的练气士顾锐横死当场。

这叫什么事?闹这么大,她都要给上级写报告说明原委。顾家那里,肯定也会问她情况。

顾家的二公子顾茂,年仅三十余岁,突破至练气后期。为雏凤榜第七的高手,将来必定可以聚灵。现在顾家在整个省内,都呈现出一种扩张的态势。落城市这里种种风云,都是源自于此。

熊秋曼收起思绪,心里想着她如何阻拦沈余进入王家肆虐。这是她刚答应王智的条件。

刚才竞价紫元丹丹方时,她还想着收沈余为她所用。但,沈余如此实力,打死拥有两张灵符的顾锐,这个念头,她不得不放下。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啊!

熊秋曼正琢磨,忽而发现孔庆正关切的看着她,等待她的消息。娴静的微笑,开口道:“孔总,你可以放心了。沈余安然无恙。”

这个消息令孔庆愣住,随即一股兴奋的情绪从心底涌起来,道:“熊总,谢谢。”

熊秋曼优雅的摆摆手,道:“孔总,走吧,我们到门口去等他。他要杀过来了。”

古朴的小亭之外,陈婉儿毫不在意王智的负犬之吠,在王智拂袖离开时,她亦转身,轻快的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出后花园。她几乎都想哼一首歌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出后花园后,陈婉儿黑色长裙领口处小巧的无线电麦克风打开,指挥着王家众人准备“迎接”沈余的到来。她当然很乐意因为她乱来让王智决定继续留在别墅中。但是,他敢吗?

她的心情非常好。王家倒霉,是她心中的第二快事!第一件事,是杀王智!

陈婉儿一边发出命令,将王家的子弟都调动起来,再收到回馈,到正厅中见张伟。古香古色的正厅中,陈列着门匾、楹联,一套黄梨木桌椅。

身材魁梧的张伟正焦虑的在厅中踱步,见陈婉儿进来,连忙起身,说明来意:“大伯母,沈师傅在别墅外的山路中遭到马家的刺杀,请马上…”

他的年纪比陈婉儿大,但是辈分比她低。这时,他估摸着已经来不及,但他想尽尽人事。沈余帮了他很多:今晚的花和尚侯高、祁学在市局里都有案底。这案子结了,他八成会因功升官。还有徒弟郝成的事。

陈婉儿满面春风的竖起雪白的玉手,制止道:“不用说了,张伟。沈少已经打死顾家的练气士顾锐,正往王家这里来。”

张伟一愣,心中顿时安定下来。转念一想,就明白沈余来王家做什么?当然不是要求兑现之前售卖丹方的承诺:在灵脉中修行一日。而是要一个说法。

陈婉儿美眸顾盼,笑盈盈的道:“张伟,你这个落城市第一高手的称号,从今而后怕是要换人了。”

张伟对王家的秘事了解不多。只是觉得陈婉儿此时表现的有点诡异:哪有王家要倒霉,她这个大总管,反而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呢?多年的宦海生涯历练出来的本能,附和的道:“沈师傅拳术高明,我远远不如。”

“咯咯。”陈婉儿好笑的看张伟一眼,“我开玩笑的话你都听不出来啊?沈少哪里会稀罕你这个头衔。走吧!随我一起到门口去迎接他。”

张伟心里摇头,跟着陈婉儿一起往别墅外走去。心中却是在想:王家怎么才能消弭沈余的怒火呢?

沈余来讨说法,证据什么的,根本无所谓。所以,解释的话不用去说了。阻拦,肯定阻拦不住。王族长的实力听闻也就是练气中期。

而王家仅仅是赔礼道歉,他怕是不会接受。那要奉上财物、美人?要大出血啊!

….

王家的别墅群位于半山腰的一处山坳中,风水极佳。由十几栋别墅组成。所谓的在门口等着,实际上是在必经之路的2号别墅前的马路上等着。

深夜十二点许,三四十人等在马路中。少顷,三辆轿车驶来。随后,沈余在刘正英,刘雪琳,傅伯的陪同下,自车中下来。

明月当空。

九悟

作家的话
祝高考的同学,取得好成绩。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