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真皮如斯

第8章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在乐声消失的同时,五毛特效的幻景也是瞬间消失。

黑衣老者沉浸的情绪立刻就被打断了,郁闷得差点吐血。

你说你唱的好好的,干嘛突然停止,也幸好我现在已经道碎了,否则还不得被你气碎一次啊!

黑衣老者俩小眼神不满的看向王星,却只见王星将弓子和二胡分开了,露出一脸抱歉神色。

“哦,不好意思,我似乎拿错歌谱了,这样悲切的音乐丝毫不太适合吃东西,我想了一下,还是来一首欢快激昂的比较好。”

“给我停下,别再搞出噪音了。”

兄贵大汉怒吼,好特么绝望,谁能帮我过去打死这个家伙,一听到乐声就好烦躁,好想打人。

“淡定,不要慌,这首歌绝对嗨,晚上嘛,就是要嗨起来。”

王星严肃脸,不再坐在床上,而是起身,走到古代同款房门面前,岔开两条腿腿,膝盖微弯,摆出一个姿态,低着头,许久不剪的长发将半个脸都遮住了。

二胡提起,弓子搭上。

黑暗的房间里,系统灯光师无比配合的上线了。

一道闪亮的紫色聚光灯照在王星身上,将他衬托得无比显眼,带着些许神秘和高贵。

就算那蓝白条纹服,都和紫色辉映,有一种无法言语描述的气质感。

在黑衣老者期待和兄贵大汉愤怒的眼神里,王星握住弓子的手猛的一拉,一连串颤音出现,完全打破了二胡的自带凄凉音色,竟然有一丝拨动弹簧的上下波动感。

几秒欠揍的前奏之后,系统配上了其它乐器声音,比如鼓和电子音。

随着鼓点一下下进入佳境,王星再次开唱了,一开口就是一个厚重高音。

“猴哥猴哥……”

“你真了不得……”

“五行大山压不住你……”

“蹦出个孙行者……”

“哐……”

金属般刚硬的铜锣声开始响起,每一句歌词后面都会响起一次,最后一句的时候,王星抬头,一甩长发,无比风骚的一扭头,露出一张略显嚣张的脸庞。

“猴哥猴哥……”

“你真太难得……”

“紧箍咒再念……”

“没能改变老孙的本色……”

“拔一根毫毛……”

“吹出猴万个……”

王星将手上的弓子向天上一扔,回手就在自己头上拔了一根头发,拿到嘴边,满脸放荡不羁的一吹,长发顿时轻飘飘的飞了出去,飘然落地。

兄贵大汉愤怒的神态都凝固了,这种歌调,完全没听过,哇,为什么心里更加烦躁,止都止不住。

黑衣老者倒是眼前一亮,嘴巴微张,眼睛微突,不晓得此刻在想些啥子。

愤怒影响点数+26……

震撼影响点数+30……

“眨一眨眼皮……”

“能把鬼识破……”

“翻个、跟斗、十万八千里……”

“抖一抖、威风、山崩地也裂……”

王星接住从天上落下的弓子,冲着两人俏皮的眨了眨眼,旋即整个人肩膀抖了几抖,猛的一跺脚,系统配音及时抵达,一声天崩地裂的声音轰隆一声,仿佛炸在两人心里,精神顿时一震,再震,晕乎乎的了。

“哪里有难都想你……”

“哪里有险都有哥……”

“身经百战打头阵……”

“惩恶扬善心如佛……”

“你的美名万人传……”

“你的故事千家说……”

“金箍棒啊永闪烁……”

“扫清天下浊……”

这一次王星嗨到深处,手上整个二胡都给扔了出去,还在半空,嘭的炸了,变成稀巴烂一堆散落。

王星舞动双手,一根金色光束凭空在他手上出现,光芒闪烁着,随着他双手动作开始舞动、交织、旋转、折跃、分裂……

整个拘留所都仿佛变成了KTV大厅。

灯光闪耀又混乱!

无序中透着有序,给人别样感受。

“我唱得怎么样?”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王星最终定格在一个起手姿态,金色光束燃起光焰,斜指墙角,他淡淡的问道,语气中透着孤寂,淡漠,还有高傲。

明显感觉到都是装的。

场面霎时一静,稍微有些尴尬!

兄贵大汉哑然无语,感觉烦躁和怒火把脑子都烧得有些糊涂了,压根没听清王星在问些什么。

“好,这歌叫什么名字?唱得非常好,言语已经无法描述我的感受了。”

黑衣老者无比激动,王星的唱法和乐曲,背景伴奏完全和道文明的主流音乐风格不同,但是同样蕴含了一种艺术感,黑衣老者不是顽固的人,接受了这种音乐形式,然后发现,还挺带感的,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本来已经道碎,现在却有一些重新凝道的迹象。

想要激动处,他甚至忍不住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向王星,再次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哎哟!”

由于太激动,他一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黑衣长袍,来了一个经典狗吃屎。

“哎哟小老头,就算我唱的好听,你也不至于听到五体投地吧!对了,这首歌叫《猴哥》”

手上光焰金光在手上闪了闪,跟着王星从光束的头拍到脚,光束消失在手心里。

黑衣老者赶忙爬了起来,连身上的灰尘都来不及拍,就立刻看向王星,激动的问道,“这是什么唱法?什么曲调,告诉我,告诉我!”

黑衣老者双手紧紧抓着房门两根木头,因为用力,青血管的突出老高,感觉要是质量差一点,他就能掰断房门,直接冲到王星的拘留房间。

“淡定淡定。”

有些口渴,王星在系统那儿买了一根黄瓜,在嘴里一咬,迷糊不清的说道,“怎么,你想学啊!”

黑衣老者顿时诧异,跟着立马点头,“我想学,当然想。”

要知道这可是让他本来已经碎了的道还能产生反应的,能不能恢复自己的道,或许就要靠王星的这种歌曲风格了。

否则,这辈子他想恢复自己的道几乎没可能了。

在道文明,道碎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代表前路尽绝,重新凝道的修道者不是没有,但是太少了,少到绝望,而且重新凝道也要看机缘,机缘到了很容易重凝,机缘没到,这辈子只有洗洗睡了,别想太多,想得越多越伤心。

“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想学不是不可以,只要你……”

王星吃掉黄瓜最后一口,扔掉黄瓜苦的一节,舔了舔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晨曦魔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