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西游记

第51章 仙丹救国王

“多谢老君!”孙悟空拱手道谢。

“不过。”太上老君补充道,“救活了乌鸡国国王,你们师徒在乌鸡国恐怕有难了。”

“知道,知道。”孙悟空笑道,“听老倌儿口气,是否想指点一二?”

“你这是请教的态度吗?”

孙悟空嬉笑,向太上老君作了个揖,“井龙王说,妖灵背后有大能。妖灵给我对付,大能就只能靠老倌儿了。”

太上老君抖了抖拂尘,生气道:“那妖精明明是文殊菩萨坐骑,偏偏变个道士迷惑人,坏我道门名声。此罪不可饶,把他打死即可。”

“文殊菩萨那边如何交待?”

“菩萨那边自然得先告知一声。不如直接请菩萨到乌鸡国,这是他三年前埋的因,当然还得由他去收果。你也不必担忧菩萨怪罪,取经大业关系佛门存亡,比坐骑重要得多。”

“这么说,俺老孙可以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不然以为呢?为何上天找救兵,神仙都能响应?不是齐天大圣的名头大,是佛祖的面子大啊!”

孙悟空轻动眼珠想了想,向太上老君拱手,“多谢提点。”

太上老君递上枚丹药,“快去救人吧!”

孙悟空接过药,立即下界。

老君在其背后一甩拂尘,呵呵发笑,轻掐指尖,算了算,“微妙啊微妙!这如蛛网般的关系……”

“老君发现了什么?”奎木狼问,“猴子一去,有了什么因果?”

太上老君笑呵呵道:“乌鸡国的假国王背后可不止文殊菩萨这么简单,他有个结义兄弟,来头不小。文殊菩萨固然会给如来面子,可这位结义兄弟不会。”

“什么人物,如来的面子都不给?”奎木狼起了兴趣。

“一封书信到灵山,五百罗汉来迎接,你说来头是小是大?只是他现在分身乏术,被拖在天竺,跟如来钦点的护法王耗上了,暂时无法亲自插手。他与猴子的因果,五百年前就已结下,快到见分晓的时刻了。”太上老君笑道,“这些事你们不必多管,做好分内之事才要紧。”老君叮嘱完,忙自己的事去了。

“猴子真嚣张,丹药说拿就拿,完全没把兜率宫放在眼里。”金灵、银灵愤愤不平,“就没人治得了猴子吗?真要让他去了西天,受了正果,以后那还得了!”

奎木狼却沉默思索,一会儿后,他对二童子说道:“我要去趟天竺。”

“星君还敢下界?”金灵、银灵惊愣。

奎木狼冷笑,“孙悟空杀我孩儿,我跟他不会这么算了,自然是去天竺找帮手。我在玉帝那边,每三日还得点卯,在老君这里,谁点我的卯?去去就回,不会有人知道,你们替我保密。”

孙悟空拿了仙丹,回到宝林寺,八戒已将国王移出水中,放到井上。三藏、沙僧正为其擦干水气。

“师父,我拿到九转还魂丹了。国王能不能活就看此举。”孙悟空让三藏等人靠边,他将仙丹送入国王口内,又吹了口仙气。

平躺着的国王睫毛颤动,手指也微动起来。

“活了!活了!”沙僧高兴地叫,身旁的三藏同样高兴。

睡了三年的国王睁开眼,缓缓坐起身,目光迷惘,但一会儿后开始清晰,环顾四周,记起了什么,这是他三年前落井之地。又看到三藏几人,他托梦给三藏,所以认得,立即向三藏磕头行大礼,“谢大唐圣僧救命之恩!”

“陛下快快请起!你是一国之君,使不得的!”三藏扶起国王。

国王在三藏搀扶下坐到石凳上,重获新生固然喜悦,却痛哭不已。

“陛下劫后重生应该高兴。”三藏安慰道。

国王抹了鼻涕,挂着眼泪说:“高兴是高兴,可寡人如今一无所有,社稷、三宫都被妖怪占去,就连太子都叫妖怪为父,让寡人如何高兴得起来!”

孙悟空调侃他,“三年前有个游僧叫你把王位、王后都施舍给他,你舍不得,不仅丢了场造化,结果舍不得的东西还是没留住,这三年白遭了罪!”

“悟空!没有笑话别人惨的道理。乌鸡国既然有妖怪作祟,你就帮人帮到底,那妖怪能否除去?”

“师父,这事不用你说,我肯定是要做的。只是打狗也要看主人,那妖怪有主,最好是他主人来收。”

“如此甚好,悟空你快去办吧!”

孙悟空答应,一个筋斗蹦了出去。

乌鸡国王宫内,笑声不断传出,国王与客人想谈甚欢。

“以前我以为当国王很简单,坐着发号施令就行了,当了国王才知道,累啊!乌鸡国,鸡蛋这么大点儿国家,治理起来都累人,别说大唐那样的大国,怎么管下来的?反正我做不了。”国王笑道。

王玄策笑回:“我不是国君,但想大国小国,治理的道理是相通的,儒家学说重治世之道,陛下可多读些。”

“我正在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自认修身还行,我都修炼几千年了;还没成家,不过有人叫我爹,也有人叫我夫君;正在治国;平天下那是以后的事。”

“陛下,修身不是说修炼道行,是指自身品行道德的修养。”

国王一愣,却又笑道:“不管了,不管了。我正在学,等学好了,回狮驼国帮老三分担国事,在乌鸡国毕竟不能长久。”

“陛下怎么这样想?陛下没打算长久治理乌鸡国?”王玄策问道。

初到乌鸡国时,得知这里的国王是个妖怪,王玄策吓了一跳。乌鸦还说,这个国王是他们大王的结义兄弟,更让他吃惊了阵。妖灵已经篡夺了狮驼国,现在乌鸡国也沦陷了,他假设,如果妖怪们都偷偷把凡间的国王替换掉,凡间岂不是要沦为妖魔之地?凡人该怎样生存?不过在国中所见所闻,让他放下了心,乌鸡国仍然是凡人国家,国民照常生活,不知国王已调了包。

国王说话露出倦意,“乌鸡国毕竟是凡人的地方,我在此行事多有不便,不如狮驼国自在。”

“陛下走了,这一国的人怎么办?没了国王,可能陷入混乱。”满胄担忧说,“我以前也以为当国王就是享乐,但看到陛下,才知国王身负重任,一国老小,要管他们吃喝,还要防御外敌,提防有野心的臣子。能当国王的都不是人啊!”

“该怎么办?该走的时候就得走,我会把王位传给太子,至于太子有没有能力治国,就不关我事了。”国王呵呵笑道。

“陛下。”突然,宫女来报,“娘娘使奴婢来问,陛下今晚留寝何处?”

“她怎么又来问?”国王很不耐烦,“跟她说多少遍了,寡人要修行,近不得女色。再来打扰,寡人把她打入冷宫。”

宫女吓得连忙退走。

国王松了口气,对两位客人笑着说:“女人到了中年,如狼似虎啊!”

王玄策和满胄都笑,这个妖怪夺了人家江山,却不睡人家女人,有点意思。王玄策对他好感越来越浓。

“大王!”乌鸦落上窗台。

王玄策知晓妖怪们有事商议了,这些事,自己一个凡人不该打听。拉起满胄,向国王告退。

星河繁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