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宇宙

第21章 谁胜谁负?

全身发抖,方向盘也不听使唤,赛车一会儿撞到墙边,一会儿又晃来晃去,要怎样才能向大家一样平稳快速的行驶呢?彩悦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如果亚乐在身边该有多好,他鬼点子多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

不远处,彩悦看见了一辆和自己相同的赛车,肖易阳此刻正拿着一瓶饮料朝她挥手。

彩悦艰难地把车开到离肖易阳不远的地方停下,万一停近了会不小心误伤他,这是事实。

“你怎么还在这儿?”垂头丧气走下车,难不成肖易阳是故意在这等着好看她笑话?

“等你啊。”肖易阳把饮料递给彩悦,英俊的脸上露出清爽干净的笑容,高大的身体就像天神一般不容侵犯。

彩悦接过饮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笑起来好傻,帅哥的形象不用维持吗?”

肖易阳点点头若有所思道:“活了十八年头一次听别人说我是帅哥,难道我真的帅吗?”这番话当然是骗人的,理由是他不觉得自己帅,所以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说他帅。

彩悦:女孩子一定因为害羞不敢说你帅,至于男孩子一半也是因为害羞,另一半就是嫉妒啦。

打开饮料瓶喝了一大口水,彩悦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噗!咳咳咳……”嘴里的水全部吐了出来,衣服也因此打湿了一片。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恶心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对方一个眼神瞪住了,肖易阳感到无奈,他只有选择沉默,毕竟女孩子都挺爱面子。

“你说你活了十八年,意思就是你今年才十八岁咯?”不可置信!

双手扶着车门,肖易阳将彩悦圈到自己臂间,挑眉问:“我很老?”

壁咚!彩悦心脏七上八跳,犹如小鹿乱撞般,她埋下身想从对方手臂包围圈中钻出去,可惜中途还是被拦下了,肖易阳帅气的脸近在眼前。

“别这样,你小男朋友会误会滴。”彩悦咽了咽口水,一把推开肖易阳,她可不是花痴,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就上对方的当。

“小男朋友?”肖易阳双眉紧蹙,很是不悦,“你指的该不会是徐宇吧?”

彩悦点头:“正是。”

“他是我兄弟,一个村里长大的兄弟,你懂了吗?”刀锋般的剑眉皱成一团,肖易阳没想到彩悦想法会这么复杂,竟然还以为他是个GAY,开什么国际玩笑!

“懂懂,懂了,我全部都懂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的往往就是事实,彩悦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她完全就没把肖易阳的话听进耳朵里。

漆黑的夜晚被漫天星辰所照亮,不远处传来“嗡嗡嗡”的赛车引擎声,只见两道红色的闪光如风一般飘过去,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谁前谁后。

落后的是徐宇,他的手虽然被肖易阳的治愈异能治好了,不过短时间内还是没办法恢复正常,所以必须好好休养才行,这场比赛他的胜算太小。

弗雷已经放了三成水,可是对方还是没办法追上来,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就这样继续防水输掉比赛还是……

“弗雷,你他妈给我认真比赛!”徐宇冲着前面的车大吼:“别再放水,你这是瞧不起我吗?”

放水是对赛车手的不尊重,即使输了但也要输得心服口服,而不是靠对手放水赢下一场虚伪的比赛!

重重踩下油门,时速达到最高点,一个漂亮的漂移,弗雷在一个幅度极大的弯道里甩开了徐宇,他已经用尽了百分之百的实力,剩下的就看徐宇能不能拼尽全力追上来了。

该死!眼看弗雷的车消失在自己视线里徐宇变得有些慌张,一个不留神轮胎打滑发出“吱吱吱”的摩擦声,赛车也因此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臂,徐宇从惊慌中冷静下来,“丽莎,我一定会为你赢得比赛。”

重新发动引擎,徐宇熟练操控方向盘让赛车重新回到正轨,车速提高到最快,轻踩油门,如同红色闪电队名字中的闪电一般直冲向前!

另一边,肖易阳喝了一口饮料,他抬头望着夜空的景色,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哎!输了输了,你的意志终究敌不过弗雷多年的经验以及天分。”

“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会知道谁输谁赢?”彩悦敲了敲肖易阳的赛车,思考半允道:“不然,我们也比比。”

肖易阳摇摇头:“No,我可不想跟菜鸟浪费时间。”

菜鸟?你他妈说谁是菜鸟呢!彩悦被这句话惹怒了,说什么也要和肖易阳比赛,哪怕是死缠烂打。

“比比比比比比,我要比赛,比赛,和我比赛,比赛,比赛……”重复,重复,不停重复。

“哈~好困。”肖易阳捂住嘴打了个哈欠,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每次发动治愈异能就会变得很困,不睡个三四天眼睛都不会睁一下。

“别困啊,一开始是你要求比赛的好不好?”彩悦摇了摇肖易阳,他看上去懒洋洋的一点精神也没有。

靠在车上,肖易阳不顾形象张大嘴打了个哈欠:“你的气力出乎意料的大,不过至于捏碎徐宇的手骨吗?”

“不是故意的,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这是事实,彩悦也不知道力量丸可以提高那么大的力气。

“我的异能是治愈疗伤,听起来很牛逼其实不然。”肖易阳摊开手数落着自己异能的缺点:“一,发动条件必须亲嘴才有效果;二,不分男女的亲嘴会让我看上去很花心,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GAY,就像你想的一样;三,这个异能有极大的缺陷,使用一次我就会昏睡三天以上,懂?”

发动异能有条件?会给使用者带来困扰?照这么说弗雷的读心异能也有缺陷咯,发动条件又是什么呢?如果知道以后就可以避免被他读心,一定要想办法查出来,幸好当时跟孙梁加了好友,也不枉姐陪他聚会、帮他赚足了面子,哈哈哈……

“你有没有听我说?”肖易阳看她这副模样就知道没在听自己讲话,哎,白费口舌。

好半天彩悦才回过神来,她用手肘杵了杵肖易阳,问道:“你明知自己会陷入昏睡状态干嘛还急着和我比赛?”

“……”没人回答。

“喂!”生气。

“……”依旧没人回答。

“当着我的面还要无视我吗?”彩悦转头一看,肖易阳竟然站着睡着了,看来没个几天几夜是醒不了的。

肖易阳: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可以撑住,觉得你有那么一点厉害,结果没想到你真是个菜鸟,比了还不是白费力气,不如睡觉。

彩悦把肖易阳扶进赛车副座上,开着车摇摇晃晃返回原点,尽管这么摇晃肖易阳依旧没醒,睡得可真沉啊。

砰——彩悦撞上了路边的一根石柱,赛车的四个轮子如今只剩三个,无奈,她只好背着肖易阳返回原处。

彩悦: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可真重啊!额的骨头啊,快要被压断了!

轰隆隆——红色影子冲过终点,赛车转个弯停了下来,弗雷打开车门走出里面,“我赢了,希望你们以后别再找我麻烦,就此保重。”

回到自己的越野车上,弗雷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又走下车扫视了一圈周围:“那姑娘呢?”

众人摇头:没看见,不知道,别问我,自己找。

夜晚的凉风不停吹啊吹,彩悦的身体冷得抖啊抖,背上的帅哥继续睡啊睡,终于,某人忍不住爆发了:“肖易阳你给我醒来自己走啊!”

寂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