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如半世风

第39章

“清如,喜欢吃酸菜鱼,但是不要太辣。”满亦细心地点着菜,他对服务员叮嘱。

“这里的中餐是S市最好的。”满亦回头对清如说。

“我知道。”苏清如若有所思地说。

“来过?”满亦问了一句。

“嗯,他带我来过。和他们一起吃过酸菜鱼。”苏清如的他和他们让满亦立刻就明白了。

“要不要喝点酒?”满亦提议说。

“好啊,喜酒应该要喝一点。”苏清如微笑着说。

满亦又点了一瓶红酒,酸菜鱼配红酒虽然不搭,却莫名的和谐,他们的味道都浓郁、烈香。

服务员走出包间,小声疑问:“刚才那个叫清如的女的就是满亦少爷的太太?”

“你没听见刚才他们说喝喜酒嘛!难道他们是今天结的婚。”服务员捂住嘴巴。

“看上去,那个女的比满少爷大好多啊!”一个服务员的表情相当惊讶。

“那有什么,现在这样的多的是呢!别管了,赶紧下单上菜。”两个人交谈的时候却不曾发现,另一包厢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凝聚起来无数的风暴。

他不敢相信,她竟然回来了,还成了满亦的太太。

“不会的,肯定只是同名。”他心里一直不停重复着同样的话。

整晚,秦世风都没有吃几口,他无数次想要冲进隔壁的房间,可是他竟不敢,他怕一切都是真的。

当服务生推开门上菜时,恰巧对面的房门也被打开,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祝我们都幸福!”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曾对他说的话,原来她失踪了这么久竟是与满亦在一起,竟然抛下自己不到半年就结婚了!

他起身,同桌的人都以为他要敬酒,默默端起酒杯等着。只是,他拿着酒杯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用尽所有力气推开那扇房门,带着微笑:“好久不见!”

苏清如抬头看他,眼睛里没有闪烁,平静如海:“好久不见!”

“秦总,这么巧,你也在啊!”满亦热情地打招呼,生怕苏清如下一秒就会崩溃。

“我听服务生说满少也在,就来敬杯酒。”秦世风的话如此真实,每说一个字他却觉得都是残忍。

“是啊,清如喜欢吃酸菜鱼。”满亦起身端起酒杯。

“谢谢,秦总来喝我们的喜酒!我们今天领证了。”苏清如也端起酒杯站起来。

“恭喜你们!”秦世风说完一饮而尽。眼睛却只看着苏清如,他在等。

苏清如与满亦也将酒喝尽。三个人站着。“什么时候办婚礼,记得给我一张请帖。”秦世风一字一句都在摧毁着自己。

“那是一定的。”满亦伸手搂着清如的肩。

苏清如依然没有一丝波澜地笑着,秦世风转身离去,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碎了。

“还好吗?”满亦扶住苏清如,他从刚才就发现苏清如快站不住了,一把撑住她。

“我想回家。”苏清如只说了四个字。

“好!”满亦拥着苏清如离开酒店。

秦世风看着他们的背影,他的努力在她眼里竟然一文不值。这个女人真的有本事一次又一次伤他至深。

满亦把苏清如送回别墅,这一晚他没有离开,他怕她承受不住。

“我没事,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没什么再能毁灭我了。”苏清如说着这样的话安慰满亦。她知道满亦满是内疚与自责。

“对不起,清如!我利用了你。”满亦像个孩子一样在苏清如面前痛哭。

“我不该这么自私!”满亦捶着自己。

“她是我爱的人,但她并不爱我,义无反顾的爱上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怎么劝都不听,她怀孕了,可是孩子的爸爸却丢下他们。她来找过我,求我帮忙,我却让她把孩子打掉,那时我心中充满了恨与不甘。”满亦说到这里哽咽地无法继续,“她消失了,我怎么都找不到她,就在前些日子终于有了消息,她生下了孩子,可是她却狠心地跳楼永远走了。”

“你帮她办了后事?”苏清如问浑身颤抖的满亦,原来他竟如此痴情。

“嗯,她的父母不愿认这样的女儿,也不要那个孩子,所以我想领养那个孩子。”满亦看着苏清如的眼神充满愧疚。

苏清如终于明白为何满亦要与她结婚。

“对不起,我让你与我结婚。”满亦充满愧疚,他本可以随便找个人来做这件事。可那日苏清如在医院绝望地打他电话时,他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他要守护她,他错把她当成了她。他不愿意任何男人再伤害她,他要给她全世界最安稳的生活。他的执念让苏清如心疼,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抱头痛哭。

“谢谢你!”满亦感谢苏清如能答应他,给他赎罪的机会。

这一晚,两个浑身是伤的人互相舔着伤口疗伤,他们的痛苦在于爱而不能。他不能回头,只有深深的后悔;她不能接受,只有远远的看着。

生活在被自己封闭的空间里,如同被圈养的生命缺少灵魂。唯有通过救赎别人来摆渡自己。

百果香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